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秦时明月之漫漫长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三章 我叫唐七,我老惨了

秦时明月之漫漫长路 酥凉先生 3194 2019.07.09 13:58

  “呼哧,呼哧,呼哧……”

  下着小雨的林间,一队身穿银白色盔甲的士兵仓皇地跑过。

  他们的模样看起来颇为狼狈,奔跑的时候不停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披在他们身上防护的盔甲此时已经俨然变成了一种沉重的负担,染着血迹的军靴踩踏在雨水浸透的地面吧唧作响,松软的泥土混着雨水四溅开来。

  密集的雨滴无休止的落下,凝固在盔甲之上猩红的血渍被雨水冲刷而下,流淌在他们一路跑过的路上,显得异常鲜艳。

  然而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他们在逃命。

  握着长剑的手臂止不住地抖动,却又不敢有丝毫的放松。

  因为一旦有任何的松懈,那么等待着他们的就可能会是死亡。

  渐渐地,雨水变得越来越大,眼前的视线都是有些模糊,耳边也开始除了哗啦啦的雨声便再也听不到其他的声音。

  但是逃跑的士兵却纷纷露出了狂喜的表情,因为这样的环境给他们活下去的希望又增添了一分。

  不过下一秒,厄运的消息便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从在他们的耳边响起。

  那是一阵轻巧的脚步声,不是只来源于一个方向,而是从四面八方传来。声音不大,但是却十分特别,特别到让他们即使在如此嘈杂的环境中都能够听清。

  脚步声突然戛然而止,而当它再次响起的时候,几个打扮十分诡异却又各不相同的人从林间各处涌现。

  这些人中有男有女,有人披着漆黑的长袍,长袍笼罩住他的整个身体只露出一张脸,显得阴森恐怖,有人双手抱胸站在树枝之上,冷漠的眼神居高临下,好像不带有一丝情感,还有的人身上盘着剧毒的黑蛇缓缓走近,阴冷的脸上挂着嗜血的笑容。

  但是这些人的身上无一例外的共同点就是在他们的身上都能够看到一些纹身,这些统一的标志象征着他们百越人的身份。

  这队士兵不得不停了下来,他们已经被包围了,无路可退。

  “老大,怎么办?”一个士兵咽了一口口水,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

  他是一个新兵。

  士兵的前面,算得上是这个小队的队长的男人紧握着手中的长剑,此时他抬起头,阴翳的眼神扫视了一眼周围,喘着气恶狠狠地说。

  “怎么办?战场上本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不过他们想要杀了我,就得付出代价。”

  他叫唐七,已经是一个老兵了。

  似乎发现了士兵语气的颤抖,唐七余光向后瞥了一眼。

  “怎么?你怕了?”

  士兵沉了一口气,强压住内心的恐惧说:“不……不怕。”

  “最好是这样。”唐七冷哼了一声,随后咧开嘴冷笑道:“不过怕也没有用,想要活命你就得让想要我们死的人先死,就用你手中的剑杀死他们。”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但是当你真正面对死亡的时候就不是说起来的那么简单的了。

  说完,他收回目光,转而把目光死死地落在四周逐渐逼近的百越人身上。

  寒冷的雨水从唐七握剑的手掌之上一滴滴滴落,慢慢地,他的身体开始有些微微颤抖,脸色也变得青紫起来。这并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这漫天的大雨已经浸透了他的重甲,寒冷蔓延到全身,冷得刺骨。

  密集的雨点还在继续狂乱地拍打在他们残缺的盔甲上面,像是要把他们的盔甲全部打烂一般,随着所有人围成一个小圈聚集到一起,空气中一瞬间变得静默起来。

  然而所有人也都很清楚,在这骤然的平静之后,迎接他们的将会是更为残酷的厮杀,并且,有极大的可能他们之中可能没有人能够在这场厮杀之中幸存。

  嘶嘶声突然在所有人的耳边响起,同时,从四面八方爬出了一群长虫。

  “别让这些蛇靠近。”唐七大声吼道。

  在这种滂沱大雨中,听觉很容易就会被嘈杂的雨声混淆,不过凭着长久的默契,其他的士兵也还是明白了唐七的意思。

  所有的人都稍稍上前一步,却不会离开太远,他们挥舞着手中的剑不断砍杀着遍布在湿润地面上的毒蛇。

  新鲜的鲜血不断染上他们银白的剑身,然后再被雨水冲落,流淌在地面。很快,四周的地面都被鲜血给整个染红,原本清新的林间现在弥漫着一股让人恶心的浓郁的腥臭味。

  形势似乎僵持了下来,然而事实却并不是这样。随着时间的慢慢流逝,形势开始明显地倒向百越一方。

  这些毒蛇像是无穷无尽一般地从四周涌现,但是士兵的体力却是有限的。

  记不清是多少次挥剑之后,他们感觉到自己挥剑的手开始变得异常沉重,挥剑的速度和力度都开始下降,直到再也挥不动下一剑。

  一团毒蛇趁势缠上了一个士兵的剑身,意图沿着剑身向着士兵的身上爬去。

  经过剧烈的奔跑和与毒蛇的厮杀之后,士兵已经很疲惫了,现在的他的大脑已经是有些恍惚,但是强大的求生欲望仍然驱使着他沉重的手臂持续地挥着剑杀死靠近自身周围的毒蛇。

  挥剑的同时,他有些涣散的双眼不经意间扫到了缠绕在剑身之上的一双菱形墨眼瞳孔,耳边突然就陷入一片寂静,除了嗡嗡地耳鸣声便再无其他的声音,就连整个身体也僵硬了起来。

  也就在此时,毒蛇吐着剧毒的蛇信,叉形的蛇信上下,它的毒牙尖利,整个蛇身像是一条弹簧一般朝着士兵的脖颈处飞掠而去。

  如果被毒蛇咬到,这名士兵毫无疑问的会在瞬间被杀死。

  千钧一发之际,一把长剑破空而至,直接从毒蛇的一侧刺穿了它的身体再从另一侧贯穿而出。

  唐七一巴掌拍在士兵的肩膀上,大声吼道,唾沫横飞:“你在干什么?”

  耳边的嗡嗡声重新被哗啦啦的雨声取代,士兵慢慢地恢复过来,他瞪大了眼睛,似乎还停留在黑蛇冲向自己的那一刻,下一刻,他一咬牙好像做出了什么决定,然后只见他直接用剑在自己的手臂之上轻轻地划出了一条伤口,试图用疼痛来唤醒自己。

  见士兵已经恢复了正常,唐七再次狠狠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也投入了自己的战场。

  这些人根本就不是百越的军队,唐七一边砍杀着这些毒蛇,一边脸色难看地观察着不远处那个身上盘着毒蛇的诡异男人,他很清楚,只有杀死他这些毒蛇才会退去。

  但是以现在的情况,他们根本连碰到那个男人的资格都没有。

  “啊。”“啊。”

  两声惨叫声在耳边响起,唐七迅速扭过头看去,发现有人被攻击了,暗紫色的花纹爬满了他们的脸上,看起来十分渗人。

  怎么可能!?

  不过,他猛然想到了一个传闻,然后抬起头向上看去。

  果然,在浓密的树枝之上,他看到了一个个像是动物一般爬行的人,这些人全是暗紫色的皮肤,脸上有些那样诡异的图案,而且在他们的额头上还贴着一张黄色的符。

  “快杀死他们。”

  顾不上解释了,唐七直接喊道。

  突然接到这样的命令,士兵们一时间都有些迷茫。

  不过在他们停住的片刻,唐七的剑就已经到了,利剑刺入皮肉,鲜血横流,被攻击的士兵被他直接杀死。

  做完这一切,唐七大口喘着气,手中的长剑插进地里,支撑着自己有些摇晃的身体。

  “不杀死他们,他们也会变成那样的僵尸。“唐七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

  士兵们瞪大了眼睛,看着在树枝上攀爬的僵尸纷纷吸了一口冷气,头皮发麻。

  不远处,眼看着这群士兵们已经没有任何反抗的力量,百越的人则是微笑着收回了成群的毒舌和恐怖的僵尸,慢慢走近。

  他们要留活口,这样一队韩国军队出现在这里,肯定有他们的任务,说不定可以问出有用的情报。

  而且就算是没有用,再杀了便是。

  唐七费力的抬了抬眼皮看着逼近的敌人,心想,难道要被这群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东西杀死吗?

  他有些不甘心。

  暴雨不止的下着,百越人走近的脚步声和韩国士兵鼓鼓的心跳似乎处在一个节奏。

  唐七握剑的手紧的勒出了丝丝鲜血,他用手背擦了擦自己的嘴角,然后吐出一口血水。

  “要拼命了。“他对着身后的士兵们低低的说。

  身后的士兵听闻都是深吸一口气,然后握紧自己手中的剑,目光坚定地平视着前方。

  这就是他们的回答,他们会战斗到底。

  这是一方认为是最后的血战,而另一方认为是无谓的反抗的战斗。

  但是,第三方却出现了。

  刺耳的爆响尖锐得把雨声都给覆盖,就像是什么把空气都给切割开了一般。

  那声音停止的瞬间,唐七看到自己眼前不远处突然溅起了几米高的泥水,泥水如同一层阴影从高处滴落在他的脸上,让他显得更加狼狈。

  但是他并没有在意,而是用手仅仅擦了擦挡住他视线的一些,然后屏住呼吸盯着溅起泥水的地方。

  当泥水落下,只见一条深深的沟壑横贯在他们和百越人之间。

  沟壑的中间,斜插着一把泛着青色剑气的利剑。

  利剑静静地插在那里,就像是一把普普通通的剑,但是没有人能够忽视它,因为从这把剑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息却像是一天盘着的巨龙。

  一时间,所有人都陷入了死寂,包括之前觉得稳操胜券的百越人。

  “这个人,我罩了。“

  无声之中,男人平淡的声音在雨中响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