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秦时明月之漫漫长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可是蒲公英是留不住的啊

秦时明月之漫漫长路 酥凉先生 2063 2019.06.07 19:27

  三个月之后。

  村子后山。

  玄子烨盘坐在地上,在他的面前,有两座墓。

  一座有墓碑,一座没有。有墓碑的是村长,没有的,是无名。

  玄子烨举起自己手中的酒樽,仰头一饮而尽。

  其实他并不喜欢喝酒,可那又怎样,这个世界上你不喜欢的东西实在太多太多了。

  他又倒上了一杯酒,向前高高举起,然后直直的洒下。

  从始至终,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沉默。

  做完这一切,玄子烨站了起来,晦明的目光望向远方。天边吹过来一阵山风,披在背后的大衣随着风的律动斜斜飘荡。

  “不给师傅立碑吗?”

  惊鲵和颜路一直站在后面,此时看到玄子烨站了起来,她开口问道。

  “他说过他没有名字,所以也不需要被记住。”

  玄子烨低低的说道,没有转过身来。

  惊鲵的目光落在玄子烨有些单薄的背影之上,她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可是最后却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在她的怀中抱着一个孩子,孩子正香香地睡着,呼吸声如树叶的微叹,宁静的样子犹如一个天使。

  她还记得那天晚上,眼前这个男人回来的时候,天边划过了第一道白光,男人浑身上下清晰可见数不尽的伤口,殷红的鲜血覆盖了他的全身,就像是披上了一件血衣。

  男人的眼神空洞,瞳孔之中看不到一丝光亮。

  他拖着剑艰难地走到了颜路的面前,然后这个魔神一般的男人跪了下来,跪在一个孩子面前,口中只是重复的说着“对不起”,直到身体再也支撑不住。

  玄子烨转过身来,他看着惊鲵怀中的孩子,问道:“取好名字了吗?”

  惊鲵的目光如水一般温柔,她摇头道:“没有。”

  “叫言吧。”玄子烨伸出手想要摸一摸熟睡的孩子,“誓言的言。”

  正当他的手要就要触摸到孩子光滑的皮肤的时候,睡得香甜的孩子突然醒了过来,大眼睛盯着玄子烨,眨巴眨巴的,就像是在发光。

  玄子烨下意识的就想要收回自己的手,他忽然感觉到自己这双沾满血腥的手不配接触这么纯净的灵魂。

  可是下一秒,玄子烨却不得不停下自己的动作,因为孩子软乎乎的小手已经抱紧了他粗糙的手掌。

  孩子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玄子烨有些不知所措,嘴角只能僵硬地扯出一个不自然的笑容。

  可是,孩子竟然也同时“咯咯咯”的笑了起来,清脆的声音就像是山间的清泉。

  “看来她很喜欢子烨给她取的名字。”

  惊鲵恬静的笑着,然后低下头在孩子的额头上轻轻地吻了吻,温柔的问道:“是不是,阿言。”

  如云的长发落下抚在孩子的脸上,她似乎感觉到有些痒,于是松开了玄子烨的手掌,转而高高举起胖乎乎的双手想要抱住惊鲵的脖子,可是却总是抓不住,一直滑下,但是她还是乐此不疲。

  多么美好的一幕,玄子烨心想,可是手臂却止不住的抖动,他的双手握拳,捏的生紧。

  “先生。”

  伴随着一道声音,另一只手覆在了他的手上。

  玄子烨低下头,看见颜路也抬起头注视他,他知道颜路眼中的意思,于是蹲下来揉了揉颜路柔顺的头发。

  “先生。”颜路又叫了一声。

  “嗯。”

  颜路对上玄子烨的目光,坚定的说道:“我想要变强。”

  “为什么想要变强?”玄子烨询问道:“这不像是你。”

  “因为这样就不会让先生伤心了。”

  玄子烨愣了一下,看着颜路稚嫩的脸,随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站了起来。

  他低着头,明亮的阳光在他的头顶落下,留下斑驳的光影。

  他按住颜路的头,吐出一个字。

  “好。”

  又是一年夏天,开阔的山尖之上,暖暖的阳光肆意洒向大地。空中没有一片云,没有一点风,蝉鸣不止,从山顶远远望去,远处的田野里全是金黄色的一片片。

  一如往年,白色的蒲公英再次漫山遍野的开放。

  山间吹过阵阵清风,游丝般的蒲公英徐徐飘过,风吹得越久,蒲公英就会飞得越远。

  玄子烨伸出手去,用力一抓,想要把这白色的云紧紧抓在手中,可是却什么也没有留下,只能无力地看着它们远远的离去,直到飞到再也看不到的远方。

  他记得村长老头曾经问过他知不知道蒲公英代表什么,当时他没有在意,随意的回答。

  是自由。

  然而并不是。

  蒲公英是留不住的,就像是他留不住村长老头和无名一样。

  惊鲵问道:“你要走了?”

  “嗯。”玄子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只能默认,但是还是问了一句。

  “你要跟我们一起吗?”

  惊鲵摇了摇头,她看了看无名的墓,再看了看怀中的孩子。

  “不了。我已经厌倦了以前的生活,现在这样安静的生活更加适合我。以后我就留在这里陪着师傅,陪着阿言长大。”

  “也好。”

  玄子烨点了点头,对于惊鲵,这的确是更好的选择。

  “还有子烨,把这个也带上吧。”惊鲵把惊鲵剑递到玄子烨的面前。

  玄子烨看着眼前的惊鲵剑,并没有伸手去接。

  他说:“把剑留在身边可以更好地保护自己和孩子。”

  “不用了。”惊鲵拒绝,“越王八剑已经不存在了,惊鲵自然也不应该继续存在。以罗网如今的实力,杀字级的杀手无法威胁到我和孩子的安全。它在你的手上应该更有用。”

  玄子烨接过了剑,低低地说道:“谢谢。”

  他知道对于一名剑客来说自己的佩剑意味着什么,即使这把剑带给惊鲵的只是杀戮,但是在那种暗无天日的日子里,唯一陪着你的同样也只有这把剑。

  “子烨。”

  惊鲵喊道。

  “我知道我没有理由阻止你要去做的事,但是,一定要好好的活着,和颜路一起,好好的活着。”

  “还有。”

  惊鲵顿了顿。

  “如果有一天走累了,就回来吧。”

  玄子烨没有回应,或者说他不敢回应,因为他已经不敢再轻易地许下诺言。

  山风吹过,所有的话语都在风中飘荡,化为无言,最后消逝。

  斜阳西沉,晚霞醉红了山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