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秦时明月之漫漫长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四章 白亦非,你懂爱情吗?

秦时明月之漫漫长路 酥凉先生 2366 2019.08.30 20:32

  石桌前,男人将自己的酒杯斟满,一口饮尽。

  石桌的另一边,同样有着一樽酒杯搁置在那里,只是那杯中没有香醇的酒水,而是装满了淡淡的皎白月光。

  男人的府邸其实很大,但是此刻却显得格外寂静,见不到一个仆人的身影。

  如果说府邸之外人们彻夜的喧闹代表了销夜时分的纸醉金迷,那么这里就应该是夜幕降临之后那段沉闷的死寂。

  银白的月光洒下,静暗的府邸之中只有一只微弱的烛火勉强支撑着暗淡的光明,府中的各种花草也随着微风摇摆更是有些树影婆娑的幽深。

  又是一阵冷风吹过,男人背后的长袍被轻轻拂起,月光倾泻,殷红的长袍如同血液一般鲜艳。

  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男人始终只是自顾自地饮酒,苍白面颊之下,血红色的唇角在接触到透白的酒水之后显得猩红无比。

  “我说你堂堂血衣候,府邸里面怎么这么寒酸,看看别人的府里,再看看你这里,连一个人影都看不到。”

  调侃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白亦非的嘴角随即露出一抹笑意,他轻轻抬起头,并不是看向大门的方向,而是直接看向石桌的对面。

  毕竟对于有些人来说,翻墙永远比走门熟练。

  而且果不其然,原本空着的座位之上,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一个人。

  对面的男人坐姿随意,正面带浅笑地看着他。

  白亦非将手中的酒杯放下,淡淡地说道:“弱者喜欢群居,所以才会有芸芸众生。而我不需要,我是制定规则的人。”

  玄子烨抿了抿嘴巴,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我这刚一来,你就开始说骚话?

  揉了揉眼角,玄子烨说道:“你这样的态度让我这种平头百姓压力很大啊。”

  “你觉得你是平头百姓?”

  “没有做官,也没有钱,甚至没有梦想,每天就为吃饭的问题发愁,这还不算平头百姓?”

  白亦非嗤笑:“如果真如你所言,那么你根本不会有资格坐在这里和我说话。你能逍遥于七国之间,就是因为你有着让他们忌惮甚至害怕的实力。你说自己是普通人,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你所处的位置始终只有你一个人。”

  “或者说,你觉得孤独。这是一种荣耀,也是一种悲哀。”

  玄子烨叹了一口气:“不要说得那么现实,做个普通人不好吗?”

  白亦非的脸色重新变得平静:“所以这就是你现在这个阶段的想法?”

  “现在这个阶段?”玄子烨笑,“你的意思是我还有其他阶段?”

  “我们每一次见面你给我的感觉都会与上次截然不同,准确的说,我见过三种不同的你。”

  玄子烨挑眉:“说来听听。”

  白亦非把自己的酒杯重新倒满,然后开口。

  “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已经杀了楚王。那个时候的你给人一种像是刚刚被人拔出鞘的剑一样,锋芒毕露。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做着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肆无忌惮。所以为了一支仅仅只是认识几天的商队,你就杀了楚王。”

  “而第二次的时候则是在百越。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变得沉默,变得更像是一名剑客,总是隐藏在黑暗之中,一剑封喉。你的心中开始有了目的,或许也只有目的,所以你并没有任何介入百越战争的想法,而是在达成你的目的之后选择直接离开。”

  玄子烨问:“那么,第三次呢?”

  “第三次?”白亦非喝了一口酒,他当然不会说出什么厚脸皮,老油条,或者说是不要脸这类的话。

  “你自己觉得你现在是个什么样子?”

  “叛逆少年和冷血剑客的综合?”玄子烨直起腰,挺胸抬头。

  但是立刻就萎靡了下去。

  “好吧,我承认我是咸鱼。咸鱼有什么不好?“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不得不承认,也正如血衣候所说,比起之前的玄子烨,现在的他的确圆滑了很多,从不喜欢招惹麻烦这一点就可以很明显看出。

  如果是以前,他肯定就大摇大摆地进新郑了,就像是刚刚杀了楚王,就又抱着无所谓的态度跑去秦国一样。

  白亦非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随后问道:“这些天你在新郑弄出的动静,找我有什么事?”

  玄子烨不承认:“你可不要凭空污人清白,那可不管我的事。”

  “你的意思是紫兰轩的那些人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玄子烨严肃地摇头:“没有!”

  “公子韩非手中的龙渊不是你给他的?”

  “不是!”

  白亦非笑了笑,板上钉钉的事情,现在却死不承认。

  如果说石桌对面的是其他人,或许现在已经被冻成冰雕然后碎成了渣。但是眼前的情况显然并不是这样,不仅仅是因为做不到,而是这个人是白亦非的朋友,或许也是唯一认可的朋友。

  因为他曾经见过他的年少轻狂,而他也见过飘然于世的雪色白衣。

  “那你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

  说了这么久的话,玄子烨有些口渴,他正要端起酒杯喝一口,但是发现杯中里面是空的,而且这里也只有酒,便只能悻悻然地放下了杯子。

  “你都说了我们上次见面是在百越,都这么多年了,我来见见老朋友不行?”

  白亦非摇晃着手中的茶杯,若有所思。

  “百越……的确很多年了。”

  随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放下酒杯,看向玄子烨,淡淡地开口。

  “你什么时候把你的女人带走?”

  “女……人?”玄子烨突然愣住了。他心想,老子光棍一条,哪儿来的女人。而且就算是我的女人,他也不应该在你那里。

  这样的话,总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就是十年前你让我照顾的那个百越女子。”

  玄子烨焕然大悟,似乎也被勾起了脑中的回忆。

  “原来你说的那个丫头啊。”

  白亦非淡淡地说道:“现在的她可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丫头。”

  应该已经很漂亮了吧,玄子烨笑着问道:“她在那里?”

  白亦非皱眉:“怎么,你不知道?”

  “我当然不知道。”

  “你不是已经去过那家府邸了吗?”

  “我去过?”玄子烨迟疑了一下,“等等!你说的不会是……城东的那家空着的大宅子?”

  “嗯。”白亦非点头,“我听百鸟的人说你已经去过那里了。”

  玄子烨抓了抓头:“当时我就在外面转了转,也没有注意那么多,而且那里也就比你这里多了几个奴婢,我还以为没什么人。没有想到那个丫头竟然会在那里。”

  然而白亦非可不管这么多,他直接说道:“既然你已经来了,就早些把她带走。”

  带走?

  玄子烨叹了一口气,沉默了一阵。

  他纵横七国十几年,经历了无数,但是却总有两样东西总是不懂。

  随后他抬起头,眼中闪烁着一丝不解,一丝无奈。

  “白亦非,你懂爱情吗?”

   PS:因为回学校了,所以以后更新多半会在晚上。

  而且因为要上课,咳咳咳。

  还有,这小破书竟然来推荐了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