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汉乡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淮南王秘术

汉乡 孑与2 2728 2017.08.30 08:00

  第四十六章淮南王秘术?

  在一个吃野菜已经成为日常的时代里,吃一盘经过驯化的白菜,就是一种享受。

  其实姜汁菠菜这道菜是云琅最喜欢吃的绿叶菜,至于姜汁白菜就差了那么一点意思,主要是白菜发甜,没有菠菜的那股子清爽味道。

  云琅很希望已经出使西域的张骞能够把他心爱的菠菜带回来,不要让这道菜到了唐朝才出现。

  他能想象的道,在西域,菠菜这东西一定长得漫山遍野都是……

  长平要来,家里总要准备一点菜肴招待的,霍去病说的很清楚,长平过来的时候不用仪仗,不带多余的随从,就带着霍去病跟两个宫女过来。

  这就是当通家之好来交往了。

  梁翁体弱多病的老婆很细心,一缸黄豆芽被照料的白白胖胖的……只可惜没有菠菜……

  粉条也没有……为了添加一点好看的颜色,只好用荠荠菜了。

  一勺子热油浇下去,葱蒜的香味就弥漫了整间屋子。

  豆腐不小心做稀了,最后变成了豆花……不管了,霍去病也已喝了两碗,估计长平也喜欢。

  最不能缺少的就是红烧蹄髈,瓦罐子里小火煨了一天,筷子轻轻一戳,就有晶莹的油脂从红亮的外皮缺口处流出来,喷香酥烂,轻轻一抖骨肉就会自动分离。

  没有污染的大草鱼本来非常适合红烧,只可惜云琅家里的豆油太少,只好加了姜葱清蒸,大火熏蒸之下,外面的鱼皮爆开,露出里面蒜瓣一般的白肉,沾上用葱姜腌过醋水,这味道应该比什么羊肉鲜美的多。

  云琅没见过大户人家的厨子是怎么做饭的,不过,就那两个给长平打头阵的侍女不断流口水的样子,云琅就不再对长平侯家的饭菜抱什么希望了。

  鸡这个东西天生就适合炖汤,一砂锅飘着淡淡油花,却清澈透明的汤水,再配上一整只黄澄澄的肥鸡,只要撒上碧绿的小葱,就是一道再好不过的开胃汤水。

  “我舅母喜欢吃素!”

  已经开始吃第四个猪蹄的霍去病满嘴油花,含糊不清的指导云琅。

  云琅面无表情的用勺子指指霍去病道:“你不是说从来不吃豕肉的吗?”

  霍去病笑道:“以前哪知道豕肉这么好吃。”

  因为是分餐,每种菜肴云琅都做了两份,一份专门给长平准备的,另一份是他跟霍去病的。

  有洁癖的霍去病现在已经对两人吃一份饭菜没有丝毫的抗拒了。

  在大汉以前,庖厨从来都是一个很高级的职业,甚至有过因为做饭做得好成为权贵的传奇。

  只是这几年风气不好,人们渐渐不大看得起庖厨,认为这是贱业。

  不过主人亲手做羹,本身就是对客人最大的尊敬,云琅为了拍长平的马屁,也算是无所不用其极。

  长平没有动用仪仗,可是她的马车本身就是仪仗,再加上一个喜欢耀武扬威的马夫,仅仅走了一条街,大槐里的所有官宦都知道了一件事——新搬来的那家人与长平交情莫逆……

  站在门口迎接长平的时候,云琅有一种屁股上被人盖了章子的感觉,那个章子上还刻着——公主专用四个字。

  什么时候见长平,她都是一副母仪天下的模样,即便是下马车这种小事,她也能做到迈腿而身体不对,头上的金步摇只是微微晃动,人就已经下了马车。

  下了马车还不抓紧进院子,而是朝四周敛身施礼,然后收获一大堆“微臣不敢”的屁话。

  好不容易进了院子,总有长相妖艳男女仆人也不问云琅这个主人,就往云家不断地塞东西。

  从吃饭的金碗银筷到上好的白玉席子,酒水,乃至于镶金嵌玉的屏风,马桶,铺地的红毡一样都不缺。

  长平笑眯眯的坐在上首,满意的看着面前的佳肴,似乎非常的满意。

  然后她就命服侍她的宫人,将云琅跟霍去病面前的佳肴,一份份的赏赐给了那些送东西来的官宦人家。

  到了最后,云琅跟霍去病面前就只剩下一盘子凉拌豆芽……

  “还算有心!”

  长平用云家特有的铜勺子挖了豆花吃了一口,闭上眼睛仔细的品尝,然后就命宫人去厨子那里要秘方……

  五道菜吃了一遍,就要了五次秘方……

  霍去病跟狗腿子一样的蹲在舅母跟前,一道道的讲解,反正云琅做饭的时候他就站在一边看着,而且,他已经吃饱了。

  云琅没工夫吃仅有的豆芽,光是写菜谱就用来一柱香的时间。

  等他放下毛笔,长平已经吃完了,正在擦嘴,还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今天中午没什么胃口,没想到晚膳倒是进的多。”

  云琅很想回答她,是啊,能把五道菜差不多吃光的女人还真是不多见。

  长平是从来都不剩饭的,她刚刚吃完,手里捧着霍去病敬献的擂茶,吩咐宫人们把剩饭吃光,不准剩下一粒米……

  两个宫人似乎也很开心,装了两大盘子米饭,然后就各种窃喜,看样子不可能剩下什么饭菜。

  “擂茶?

  这倒是新鲜,味道不错,喝了五脏六腑都舒坦,走的时候拿一点。”

  话音刚落,见云琅眼巴巴的瞅着她,莞尔一笑指着宫人带来的藤箱道:“在里面,看你猴急的样子,一个小小的羽林郎就把你盼的脖颈都长了,可怜的……”

  云琅很想骂人,又不敢,只好傻笑着打开箱子,瞅着里面的铠甲跟印鉴傻笑。

  “十天之后就跟去病儿一起去郎中令公孙敖那里入籍,想要更大的官,就要看你自己了。

  侯府只能帮你打开大门,至于走到那一步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将相本无主,男儿当自强,我能做的,能帮的以此为限,男儿家不好扶持过甚,如果受不了军中苦楚,就回来,少府还是能进的。”

  云琅捧着印信施礼道:“长辈赏赐,云琅无话可说,大恩不言谢。”

  长平笑眯眯的道:“小郎可曾在淮南停留过?”

  云琅迷惑的摇摇头道:“蔡地在西,淮南在东,云琅未曾去过。”

  长平叹息一声道:“想来也是,只是这豆羹之术你是从何处习来?”

  “豆羹?”

  长平见云琅一头雾水,就指指已经被宫人吃干净的豆腐脑碗。

  云琅皱眉道:“这是豆花,也叫豆腐脑,如果用麻布包裹,放在木盒,压上重物,就会变成豆腐,如果放在浅盘里面继续压榨,就会变成豆干。

  小子还从未听说过什么豆羹!”

  长平叹口气道:“蔡地云姓找不到你的踪迹……”

  云琅一脸黯然的从怀里取出申报完毕的户籍记录简牍递给长平道:“我现在是京兆阳陵邑人氏。”

  “中山国乱,波及蔡地,逃户无数,云氏已经不可考。

  云琅,你告诉我,你因何会淮南王秘术?”

  云琅听到长平说蔡地云氏已经不可考,绷紧的头皮立刻就松弛了下来。

  只是,淮南王秘术是什么?

  长平继续叹口气道:“去岁,淮南王进京,给陛下敬献了名曰豆羹之物,听说是黑豆制成,我恰好在座,有幸分得一碗,与你今日所作豆花极为相似,只是一个干,一个稀,与你所说的豆腐更为相似,只是你做的豆花闻不到丝毫的豆腥味,也比淮南王敬献的豆羹白润的多,你做和解?”

  只要长平不追究蔡地云家,云琅就毫无畏惧,皱着眉头小声道:“淮南王是磨豆腐的?”

  “磨?”

  “是啊,把豆子泡水发胀,然后放在石磨上磨成浆,用麻布过滤掉渣滓,然后放进大锅里烧煮,如果此时不点卤,就是豆浆,喝起来与牛乳相似,每日喝一碗有延年益寿之功效。

  如果将少量盐卤水倒进豆浆里面,豆浆就会变成豆腐脑也就是豆花一样的东西,只要再把豆花挖出来,用麻布包裹,压上重物豆腐就成了。”

  长平愣住了,过了片刻才道:“这么简单?”

  云琅皱眉道:“这应该是人人都会的手艺啊,我还奇怪,家中老仆出去购买豆腐,他竟然没有买回来,只好自己做,难道说……诺大的阳陵邑没有豆腐吃?

  等等……您说的淮南王秘术就是怎么做豆腐?”

作者感言

孑与2

孑与2

本来啊,我的人生格言是——不让别人看出我的本质是愚蠢的,就是我此生最大的胜利,我甚至把它写在我的微博上,现在,被你们看穿了,人生好无聊啊。

2017-08-30 08: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