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汉乡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眼光决定未来

汉乡 孑与2 2945 2017.08.25 00:00

  第三十六章眼光决定未来

  云琅的声音是如此之大。

  以至于整个冶铁作坊鸡飞狗跳,人仰马翻。

  原本黑漆漆的作坊,灯火相继燃起,无数衣衫不整的人匆匆逃出屋子,更有护卫光着屁股就提着刀子连声问“贼人在哪”。

  丑庸吓坏了,刚刚还温文尔雅的小郎转瞬间就变成了恶魔,一张漂亮的脸蛋在月光下变得鬼气森森,两颗原本如同墨漆点成的双瞳也在冒绿光,大有择人而噬的欲望。

  丑庸带着哭腔环抱着云琅的腰,用力的把他往屋子里拖,而云琅两只冒着青筋的手死死的抓着窗户一步不退。

  “小郎是在骂我……”丑庸真的哭出来了,她极力的想为云琅遮掩。

  虽然听不懂小郎在说什么,她还是敏感的觉察到,这一番话可能会对小郎不利。

  云琅清醒之后,发现窗户跟前站满了人,丑庸跪在地上不断地对披着斗篷的卓姬叩头。

  他一把拎起丑庸拖进屋子,然后恶狠狠地看着院子里的人怒道:“看什么看,没见过老子骂人是不是?”

  说完话就砰地一声关上大门,又把窗户关上,对丑庸道:“再给我拿一块绢布来。”

  所谓主辱臣死,护卫首领卓蒙见云琅态度恶劣,竟敢当着卓姬的面出言无状,不由大怒,刚要上前踹门,就被平叟一声断喝给阻止了。

  平叟扫视了一遍院子里的闲杂人等人沉声道:“都出去吧。”

  当院子里只剩下卓姬,平叟与两个年长侍女的时候,卓姬亲启玉唇问道:“怎么回事?”

  平叟瞅着云琅印在窗纱上的影子道:“入魔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因何事让他心力交瘁至此?”

  “听他怒吼的话语来看,他似乎在琢磨一种新的犁具,只是中途遇到了一些困境,遂走火入魔。”

  “好事?”

  “好事!但凡走火入魔之后还能醒过来的人,一般都有大成就。

  所谓不疯魔不成活就是这个道理。”

  卓姬点点头认同平叟的判断,云琅能为了卓氏如此殚精竭虑,这让她心头大慰。

  “他院子里的侍女粗陋不堪,明日换两个精明伶俐的过来。”

  平叟苦笑道:“他可能不同意。”

  “这是为何?你们男子不是都喜欢美丽妖娆一些的女子吗?”

  平叟继续苦笑着摇头道:“这家伙不同,他是一个看起来桀骛不驯实际上非常重情的一个人,不论是一个物件,还是一个人,只要在他跟前久了,他就不愿意撒手。

  丑庸虽然笨拙丑陋,却是他用惯了的人,大女调换丑庸,恐怕他第一个就不同意。

  且随他心意吧,至少,过了这段时间,您再施以笼络手段也不迟。”

  丑庸干别的不成,倒是熬的一手好粥,尤其是小米粥,金黄金黄的,一碗下去,什么脾气都没了。

  文人的思想,可以灿烂瑰丽,可以天马行空,甚至可以信口开河,也可以别出蹊径,可以脑洞大开,更可以空中楼阁。

  唯有格物一道,是一个盖房子的过程,必须要先从地基开始,然后筑墙,然后盖屋顶,那一步错了,房子就盖不成。

  收拾心情想明白这个道理之后,云琅的心情就好了很多,喝了一碗粥之后,就把毯子往身上一盖,万事明日再说。

  早上起来以后,他就钻进了冶铁作坊,昨晚烧化的铁料,已经变成了铁水,云琅不顾工匠们的哀求,硬是往铁水里添加磨碎的铁矿石,一边添加,还一边要工匠们搅拌……

  老工匠痛哭流涕,眼看着一炉就要成功的铁料被云琅弄得乱七八糟,指着云琅怒吼道:“败家子,老夫要去主人那里禀告!”

  穿着厚厚隔热衣服的云琅回头瞅瞅老工头皱眉道:“你就不能等会?”

  老工头可能刚刚哭过,现在精神非常的饱满,狞笑一声就离开了工棚。

  云琅微微一笑,摇着头对其余工匠道:“加把劲,中午我请大家吃肉。

  如果事情成了,从明日起,给你们发工钱,梁翁就算了,他不稀罕,也就不发了。”

  工匠们一听这话,即便是不信云琅的话,手底下的动作也变得更快,更有力了一些。

  匠奴对主家来说就是跟牛马是一样的东西,只要给口吃的,就可以被主家往死里使唤。

  现在猛地听到有人准备给他们发工钱,不论怎么想,都不妨碍他们的身体对自由跟尊严的渴望。

  老工头梁翁就是没弄明白这个道理,认为只要拼命为主家考虑了,主家也一定会考虑他们的。

  他已经活了五十多岁,也失望了五十多年,到如今,他依旧希望……

  后世的办公室政治用在梁翁的头上有些大材小用。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云琅却恨不起来,觉得如果连一个卑微的老头子都要恨,他在这个时代恐怕就只剩下造反一条路了。

  梁翁当然是没资格见到卓姬的,他能见到的人只有卓蒙,而卓蒙在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也没资格找云琅的麻烦,只能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平叟。

  至于平叟的态度则非常的奇怪,骂了卓蒙一句多管闲事,就继续抱着茶罐子研究他的新式饮茶法……然后羞怒交加的卓蒙就狠狠地抽了梁翁一鞭子……

  一道鞭痕从梁翁的额头一直延伸到下巴上,隆起的部位皮开肉绽,鲜血淋漓,低洼的地方也有青色的鞭痕。

  云琅第一次炒钢自然是失败了。

  这并不妨碍他邀请那些工匠喝酒吃肉。

  孤独的梁翁站在远处,伸长了脖子向这边看,他发现,工匠们果然是在吃肉。

  捞了最大一根肉骨头啃的云琅没工夫说话,只是用空闲的那只手指指梁翁,立刻就有梁翁的徒子徒孙们装了一大碗肉给梁翁送过去。

  匠奴们挨鞭子简直再正常不过了,梁翁虽然很痛,却被一鞭子打醒了,云琅的事情不是他一个匠奴工头所能参与的。

  一头二三十斤重的瘦猪,那里经得起十几个想吃肉想的快疯魔的人吃。

  云琅想去捞第二碗的时候,大瓦罐里已经连汤汁都没有了。

  丢下饭碗,云琅拍拍手道:“这几天就这么干,不断地往里面撒矿粉,不断地搅拌,在搅拌的过程中还要主意炉火,不能减弱火力,一定要用硬火,大火,大风。

  只要达到我的要求了,我就再杀一头两百斤的肥猪请你们吃,带回家给婆娘娃吃也行,最重要的,你们每人将会分到五百个钱。

  五百个属于你们自己的钱……”

  梁翁顶着烂糟糟的一张脸,不知道该不该再相信这个败家子一次。

  其余的工匠已经欢声雷动。

  从今天下午刚吃这一顿肉来看,这个少年良家子还是很有信誉的。

  他们不像梁翁想的那么远,只要有口肉吃,有人为废料担当,那个答应给他们肉吃的人怎么说,他们就怎么干。

  卓姬的脸色阴晴不定,云琅连续六天窝在铁器作坊,没干别的,就是在一炉炉的浪费铁料……至今,堆在外面的废料已经足足有一千斤。

  平叟放下手里的茶叶块子,笑着对卓姬道:“大女的养气功夫渐长啊,老夫以为大女最多能够忍耐三天,没想到六天下来,你不但没去找云琅,反而找到老夫头上,呵呵,在这么下去,即便是你父亲也不是你的对手。”

  平叟说完,见卓姬想要说话,就摆摆手,指着桌案下面的竹筐里装着的茶饼道:“老夫为了让茶更好喝,这些天试着烘焙,结果损失了快二十斤茶,估计还要继续损失下去……”

  卓姬脸色苍白,颤声道:“您说云琅还会这样无休止的试验下去?”

  平叟笑道:“只要试验成功,过去损失掉的全部都能十倍,百倍,千倍的收回来,更何况那些废掉的铁料,只需要再回炉一次就重新成为好的铁料。”

  卓姬咬着牙道:“您老知道云琅在实验什么吗?”

  平叟大笑道:“不知,不过啊,再有三天,他无论如何也要给大女一个解释了。

  莫非大女以为云琅只需要肆意胡为而不需要承担责任吗?”

  卓姬苦笑道:“大女能给云琅三天时间,恐怕家父以及家兄不会给他时间。”

  平叟诡异的瞅着卓姬半天,看的卓姬有些羞赧,又有些慌乱。

  “大女为何不跟王孙将阳陵邑的铁匠铺子彻底的要过来,从而放弃蜀中的所有财物呢?”

  “这怎么行?”卓姬目瞪口呆,自己第一次嫁入邓氏,带回来的嫁妆价值远超这座铁器作坊,仅仅是一座铁器作坊,根本就不足以维持她豪奢的生活。

  平叟笑道:“那就再看看,反正主人到来还有几天,也不知云琅能否在这几天里给大女背水一战的决心。”

  卓姬的目光散乱,瞅着桌案下烤焦的茶叶一言不发。

作者感言

孑与2

孑与2

继续求推荐,求收藏,这是需要锲而不舍精神的。

2017-08-25 00: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