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汉乡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咸鱼

汉乡 孑与2 2814 2017.09.02 08:05

  第五十三章咸鱼

  就在他咬牙切齿的放下长弓的时候,在他不远处的一棵树上,也有一个收起了长弓。

  他领到的命令有两个,一个是保护云琅不要出意外,另一个就是看看云琅在干什么。

  昨晚突然出现的老虎吓了他一跳,而一爪子撕开他坐骑的脖子之后不吃,却立刻消失的老虎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让他非常的担心,云琅会被老虎吃掉,不管从哪一个角度来看,那个长的如同兔儿爷一样的少年,不可能打的过那头锦毛斑斓猛虎。

  所以,当云琅清晨站在山包上鬼哭狼嚎的时候,没人知道他的心里有多么的欣慰。

  公主殿下是一个和善的人,这是大汉国上下公认的,长平侯爷也是一个待下宽松温和的人,这也是大汉国上下公认的。

  只有他们这些公主与侯爷身边最亲近的奴仆,才知道公主跟侯爷是多么的和善……

  来之前,郎福已经仔细阅读过,其他人搜集到的关于云琅的所有文书,包括云琅身边的武器模样,跟衣食习惯,以及所有传闻跟调查事实。

  他如今要做的就是继续不断地丰满这个文书。

  已经有很久没有被派遣过这样的任务了,这让郎福非常的重视。

  卓氏有暗算云琅之心!

  郎福心中暗暗有了计较。

  云琅在测度土地,并且绘制了山川地形图。

  这是跟踪了云琅一整天之后得出的结论。

  至于昨晚云琅脱离视线一夜的事情,郎福也找到了结论,那就是云琅在那片山林里有一个小小的破旧的临时聚居地。

  他甚至在那间小木屋的外面,找到了三具已经腐烂不堪的尸体。

  其中一具尸体脱落的头皮下,赫然有短短的半截铁针,拔出来之后经过比较,发现与云琅身上的铁针如出一辙。

  另外一具尸体脑袋上也插着一根铁针,位置也没有第一具尸体上的正,看样子是慌忙插上去的。

  至于第三具尸体胸口上巨大的创伤,他只是看了一眼跟尸体埋在一起的匕首就明白是怎么回事。

  看完尸体,郎福对云琅的欣赏之意就更加的浓重。

  他甚至只要稍微推敲一下就能复原出事情发生的经过。

  此子,极善操弄人心!

  这是郎福在鉴定云琅报告上,下的最后一个定语。

  云琅带着一匹马,在荒原上停留了足足两天,在这两天里,他已经大致对皇陵以及这里的山川地貌有了一定的了解。

  当他来到一片荒草生长的格外不茂盛的地方,露出了奇怪的笑容。

  如果两千年来这里的地貌没有翻天覆地的变化的话,按照始皇陵巨大的封土堆计算,他脚下这片距离始皇陵五里远的土地就该是兵马俑的所在地。

  夯土层不适合植物生长这是一个常识。

  云琅准备把这一片土地当做自家的陵园,只要是自己庄园里的人去世,都可以埋葬在这里。

  他相信,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死亡,这里迟早会变成一片巨大的乱坟岗!

  反正这里的夯土层很厚,不担心有人会向下挖几十米。

  至于埋在地底深处的兵马俑,正好守卫这里死去的灵魂。

  不知不觉,一幅山庄图,就在云琅的笔下形成了,那里是农田,那里是谷场,那里是墓园,那里是庄园都有了非常明确的布置。

  最后一笔落下的时候,正是太阳西下的时候,浑浊的渭河被残阳照射的如同血一般殷红。

  有几处波浪泛着金花,美的如同一张油画。

  “始皇帝真他娘的会选地方,把这地方选座自己的墓地。

  在这里修建庄园,这眼光,除了老子之外也没谁了吧?”

  再次欣赏了一下自己的杰作,云琅满意的收回了绢帛。

  游春马再次惊慌起来。

  云琅朝不远处的那片松林,看了一眼,就跨上了游春马,不用扬鞭,游春马就疯狂的沿着大路狂奔起来。

  云琅隐隐听见一声悲凉的虎啸,长叹一声,把身体伏低,减少一点风阻,好让游春马能跑的再快一些,至少,能在天黑前,进入不远处的羽林军营。

  事实证明,游春马跑的还是不够快,等云琅来到羽林军营的时候,军营已经关闭,这个时候,就算是皇帝来了,大营的大门也不会打开。

  原本不是这样的,自从周亚夫不让文皇帝半夜进细柳营之后,大汉军队就有了这样的规矩。

  同样没有能进入军营的人很多,没人鼓噪,纷纷找了一块干爽的土地,倒头就睡,准备等明日再进军营。

  云琅也是如此,只是刚刚躺下,就听到躺在他身边的羽林饥肠雷鸣。

  刚刚就是这个羽林见他是郎官,把一小块干爽的细沙地让给了他。

  云琅的干粮还剩下很多,军营外面禁止大声喧哗,他就取出一块饼丢在了那个羽林的身上。

  羽林惊呼一声,马上就把目光投向城寨顶上,果然,已经有一个家伙举着弩弓瞄准了这里。

  他赶紧低下头,抱着饼子狼吞虎咽起来。

  一块饼吃完了,他如同蛆虫一样挪动到云琅身边低声道:“多谢郎官,不知还有没有这种麦食,我家小弟也没吃。”

  “你妹啊,刚刚吃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你弟弟?”

  “标下没有妹子,弟弟倒是有一个,刚才饿昏头了,没想起来。”

  云琅没好气的又丢给他一块饼……

  给出了一块,然后就给出了两块,很快,他的干粮包袱里就一块饼都没有了。

  城寨上面的军士非常的好奇,城门外边原本乱七八糟横躺着的晚归军卒,现在已经聚成了一疙瘩。

  一枝火箭落在最中间,云琅漂亮的郎官铠甲就暴露在火光之下。

  一个巡营的郎官怒骂道:“身为郎官,也没有及时回营,这是羽林之耻!

  今天带队出操的郎官是谁?”

  “徐正!”另一个身着郎官铠甲的羽林恶声恶气的道。

  “不对啊,老徐已经回营了,晚饭我们一起吃的,还喝了一角酒。”

  “不管了,明日就知道是谁了,到时候挨鞭子的时候就知道郎官晚归是个什么滋味了。”

  这些话云琅听得真真切切,低声问旁边的羽林:“你们今天出操了?”

  羽林有气无力的道:“全副武装,狂奔五十里,日落前没有归营,没有晚饭,明日也没有早饭,还要继续出操。

  三次未能归营者,革出羽林卫。

  郎官,您很面生啊。”

  “我是前来报名入军的。”

  “啊,看在您的食物份上,标下劝您,如果明日不是最后报名而入的期限,您最好在日出前离开,养好精神再来。

  这些天,公孙大魔头不知道发什么疯,死命的操练,再来两次,耶耶就要**死了。”

  “怎么会这么惨?”

  “惨?这算什么,郎官,看您细皮嫩肉的,一看就是功勋之后,就您这样的,要是不被公孙魔折腾死才是怪事情。”

  “为何?”

  “为何?

  公孙魔总是说现在的羽林全是废物,进羽林卫的人一代不如一代,还说你们这些功勋之后,依仗长辈恩泽,轻易就能进羽林,自己还不学无术,文恬武嬉最坏风气。”

  “郎官也不放过?”

  “郎官?郎官算什么,检校校尉都跑的屎尿齐流啊,就是上个月岸头侯张次公家的老二张自。

  因为那一次的事情,大家都叫他屎尿校尉,受不得辱,拔刀砍掉了一根手指发誓,说什么再也不会落后。

  结果,十天前又没能按时回营,觉得没脸待了就直接回家。第二天下午就被他爹捆着送来,人都被抽烂了……惨啊!”

  “这他娘的还是亲耶耶吗?”

  “这话问得好,是亲耶耶,只是母亲是侍婢,这么说兄弟你是嫡子?”

  “独苗!”

  “啊哈,独苗来什么羽林啊,将军不会让独子上军阵的。”

  “谁要上军阵了,耶耶是来羽林混日子的,顺便看看有没有机会混点便宜军功!”

  周围的羽林军校听了云琅的话,齐齐挑起大拇指夸赞道:“有志气,来羽林不想出战,又想混军功的,您是头一位!”

  云琅低声笑道:“万一成功了呢?告诉你们,人,一定要有梦想,没梦想他娘的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有道理啊,咸鱼兄,小弟在此祝你混军功成功!”

  “哈哈,客气,客气……”

  疲惫的军校们嬉笑了一阵子就鼾声如雷。

  天亮的时候,却再也找不见那位咸鱼兄,这让很多军校以为自己昨晚只是作了一个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