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刀剑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误杀

刀剑笑 情绪.QD 3508 2003.08.03 22:33

    燕戚一听更是傻了,怔了半天才道:“你不是开玩笑?”

  张步摇头道:“我……我不是故意的!”

  燕戚才知此事恐怕确实,一把扣住他的手腕,沉声道:“你杀他干什么?他哪点对不起你了!”

  张步并不挣扎,垂下眼帘道:“我不是故意的,真的,原本……”

  燕戚叹了口气,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张步沉默了一会,说道:“你今天上午叫人押回五个杀手,是不是?”

  燕戚点了点头,心忖那几个杀手是有人雇了来杀张步他爹爹的,这事与子轩又有什么关系?

  原来上午张步去找燕戚出去玩,却被告知去了西山寺,于是一个人在街边酒馆喝了两壶酒。一出酒馆刚好碰到官兵押着五名人犯经过,那为头的也与张步相熟,一问之下竟然是被雇了来杀自己父亲的,登时便要揍他们个头破血流。众官兵拉拉扯扯,劝他等审清楚再说。张步便跟着他们到了县衙,半个时辰后师爷审出指使人,却是本城富商郭树德,郭子轩的父亲!

  张步一听得结果,哪还止得住怒火,转身便出了县衙。回到家取了把长剑,随手拿布裹了,便从后门偷偷溜了出来。

  走到郭宅门前,张步心道:“子轩与我是自小便要好的朋友,我若就这样冲进去,碰上他叫我怎么动手?”便打定了主意,绕到后门边,越过围墙跳了进去。

  这宅子张步小时是经常来玩的,道路布景都依稀记得,不时便到了客厅门边。隐隐听得厅里有人说话,张步见左右无人,便纵身一跃,跳上门梁,往厅内窥视。

  只见厅当中太师椅上坐着一个身着青衫的中年汉子,正是郭树德!右侧椅上坐的却是个身穿黄布袈裟的和尚。

  听得那和尚道:“郭兄不必担心,就算真是他们五人,赵老大虽武功平平,却是极重义气,决计不会把你说出来。”

  张步一听,已明白了八九分,心下骂道:“果真是你郭树德!哼,师爷说要杖责入狱,那赵老大倒是硬铮铮;一吓唬要罪及家人,他便将你供啦!”

  郭树德道:“那便好,只是张长龄……”

  和尚笑道:“若是我早来了,哪还用你去找那几个饭桶?等到天黑我便亲自去一趟,定当提了他项上物来见你!”

  郭树德笑道:“那最好不过了,不过听说他儿子自少林回来,却不知道武功如何,大师不得不防他。”

  那和尚哈哈大笑,道:“什么小兔崽子,一起做了便是。”

  张步一听气得差点跌下梁来,正待飞身下去。忽听一个声音道:“爹!”

  自后厅走出一个白衣少年,道:“爹!你怎么可以这样!”不是别人,正是郭子轩。

  郭树德鼻子里哼了一声,不悦道:“谁叫你躲在里面的?”

  郭子轩道:“爹!你不能这样!张叔叔……”

  郭树德截口道:“商场便是战场!我这样做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我不杀他,他总有一天要我家财散尽!”

  郭子轩急道:“不,张叔叔不是那样的人,他……”

  “住口!”郭树德怒形于色,道:“大人的事你不要管,出去!”

  “爹!”

  “滚出去!”

  郭子轩双目几欲掉下泪来,猛一甩袖,大步出门去了。

  待得脚步声远去了,张步再不犹豫,跳下门梁,推门而入。

  郭树德一见是他,不由得神色一变,道:“贤侄……”

  “住口!”张步一把扯下裹剑白布,“铮”的一声抽出长剑,道:“我没你这样的叔叔,今天要取你一条胳膊!”

  “呔!”那和尚抽出戒刀,骂道:“哪来的野小子?敢在这里撒野!”

  张步一声冷笑,道:“那就先试试你的斤两。”一声清喝,猱身而上。那和尚识得剑招是少林“慈悲剑法”中的“悲天悯人”,心道:“这等招式,不过尔尔。”纵身而起,戒刀往下一捺,左手箕张,往张步头顶罩下。却是“慈悲刀法”中的一式“拜佛式”。这“慈悲刀法”与“慈悲剑法”皆是少林基本武技,几乎每一位少林弟子和俗家弟子都是要学练的,虽不是什么绝技,但却是少林数十代流传而下,极有潜力,越是往后练威力越大。

  张步断喝一声:“野和尚哪偷学的少林刀法?”左脚一顿,身形退后两步,避开和尚掌风,旋即右脚又是一点,身形如影,长剑疾刺和尚前胸。那和尚正要出言喝骂,见这一剑来势疾极,也顾不得开口,一式“观云刀”护住前门。刀剑相触,和尚只觉得刀上内力汹涌袭来,难以把握,戒刀几乎脱手。心下暗惊:“这小子年纪轻轻,怎么内力如此强劲!”

  张步得势更不迟缓,身形突起,一式“慈悲大发”,双手握剑自上而下直砍和尚面门。剑势未到,和尚已觉对方内力压迫周身,逃避不得,只得大喝一声,擎刀格挡。

  只听叮的一声响,戒刀一断为二,长剑直砍向和尚颈脖。和尚哎呀一声,明知躲避不过,只得呆立当场。

  剑锋及肉,张步忽地收势,长剑架在和尚脖子上并不斫下。

  剑锋森森,那和尚不由得大汗淋漓,湿透衣衫。

  张步道:“看在同是少林一派,今日不杀你。以后不要再落在我手上!”言罢收回长剑。

  那和尚说话不得,半晌才道:“多谢小侠不杀之恩,来日定当报答。”手中断刀往地上一摔,径出门去了。

  张步听得他话中有话,也懒得计较,转头找郭树德时,却哪有半条人影?

  张步大怒,里里外外找了一遍,只见了几个丫环仆人,并无郭树德的踪迹。张步心头一动:“肯定是从后门溜了。”于是提着长剑直奔后门,一进后花园果见后门外一人正待上马,身着青衫,头戴黑色方巾,不是郭树德更是何人?

  张步大喝一声:“站住!”

  郭树德并不回头,跨上马背便欲挥鞭。张步心忖让他跑了便追不上了,大喝一声,长剑脱手,右脚横踢扫中剑柄,长剑便如利箭般疾射而出,射入郭树德后背。郭树德便哼也没哼,扑倒在地。

  张步赶上前去,翻转那人身体一看,便好似被雷击了一般,血泊中不是郭树德,却是自己幼时的好友郭子轩!

  子轩嘴角涌血,却带着一丝笑容:“阿布,果然……果然好功夫……”

  张步双目几欲喷血,喊道:“怎么是你?怎么是你!”

  子轩目光涣散,艰难地伸出双手,握住张步胳膊,喘息道:“父亲……父亲,我已代他受过,你……你答应我,放过他。”

  张步滴下泪来:“怎么是你!子轩,对不起,我……我这就帮你去包扎。”

  子轩轻轻挣扎了一下,道:“不必了……没必要了,我……我不怪你。真的,阿布,我不怪你。”

  张步也知道自己那一剑的威力,只得呆坐地上,任由眼泪纷纷落下。

  停了半晌,子轩好像精神好了起来,双眼也有了光泽,将手移到张步肩头,道:“后花园仆人已经被我打发走了,你还有时间,走吧,离开这里,离开清水……”说着声音便慢慢慢慢淡了下去。张步一急,紧抱住他,一迭声叫道:“子轩,对不起!”

  “我不怪你……”子轩的声音已几不可闻:“我不怪你……阿布,你听……小鸟,还记得吗?小时候……小时候……还记得吗?……”

  张步听得他声音越来越远,后来便好像天边传来一般。忽觉肩头一松,低头去看时,子轩双眼已然木讷,没了半丝光泽。

  张步轻轻放下子轩的身体,大脑中便如像是空了般,拿不出半点主意。木然从后门走了出去,顺着小巷漫无目的地走了一阵。猛一抬头见已快到自家门口,心道:“我不能回去,我不能回去。”念及转头便往回走,也不知道该往哪去。

  待到心潮平息,心道:“先找小七商量。”便捡人少的小巷走到燕戚家的后门,也不敢叫门,偷偷地翻了进去,又从窗户钻进燕戚的卧房。

  燕戚听他说了事情的原委,也是心潮起伏,没有半点头绪。沉吟半晌才问道:“你准备怎么办?”

  张步道:“杀人偿命,何况我杀的是自己兄弟!”

  燕戚一惊,道:“你要去官府投案?”

  张步缓缓点了点头:“我只是先来见见你,等会我回家一趟,然后就去衙门。”

  燕戚道:“你疯了!你不投案我舅舅还会酌情考虑,要是自己承认了你怎么逃得砍头之罪?”

  张步惨然道:“我杀了子轩,便是砍头也是应该的。”

  燕戚摇头道:“杀子轩不是你本意,我想子轩在九泉之下也愿你能够逃离这场变故的。他……他去的时候不是说了不怪你吗?”

  张步点了点头,道:“他是抱定必死之心的,诱我杀了他便救了他爹一命,我……我真傻。”说着便垂下头来。

  燕戚沉吟道:“你也不用过分自责,如今只好避一避了,现在便动身,找个地方躲一阵,等这边案子结了再说。”

  张步道:“我不去!要我一个人在外面奔波逃命,我宁愿死在牢狱。”

  燕戚骂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