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刀剑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避难郎州

刀剑笑 情绪.QD 3307 2003.08.04 15:29

    “那好,我跟你一起走!”燕戚沉吟道:“我去找我表哥,子轩被你误杀,郭树德回来后怕会对你爹爹不利,我好歹求他保着你爹;你也回家一趟,我们三更在南门墙那个缺口会面。”

  张步道:“那我岂不是连累了你……”

  燕戚道:“少放屁,就你这臭脾气以后还不定要连累我多少呢。走,你从后门出去。”

  张步点头道:“那好,我先回家去了。”说罢开了房门,一看左右无人,轻道声“走了”,迅即身影便隐入夜色之中。

  燕戚心下叹道:“日间子轩还好端端的与我喝酒,没想到一别才几个时辰,便已阴阳相隔了。”正感慨间,忽听得门外传来燕睿的哭闹声,打断思绪,心道:“该走了。”

  便包裹了几件衣物,翻箱倒柜寻了十七八两银子,塞在怀里,又把单刀别在腰间,这才出了房门。

  经过父母卧室窗外,听得燕睿在里面哭闹,不肯睡觉,燕戚娘哄道:“你现在乖乖的,明天就叫七哥带你上街玩。”燕睿这才渐渐止住声息。燕戚心道:“你乖便乖,但明天怕是不能带你上街玩了。”正踌躇要不要进去跟爹娘道别,忽一眼瞥见爹的书房还亮着灯,心道:“既然娘已经安睡了,那便向爹道别也一样。”

  蹑步走到书房门外,心道:“怎么跟爹说呢?”正斟酌间,听得房中一个声音道:“小七吗?有事便进来,站在门外做什么。”

  燕戚一惊,心道:“这也能被你发觉!”只得推门而进。

  房正中书桌上亮着两支烛火,一位面容清癯的中年人正伏案疾书,待到燕戚进了门才抬起头来,笑道:“搬家?又是包裹又是刀的。”

  燕戚走上前道:“爹,我想出去一段时间。”

  燕戚爹道:“年轻人想出去闯荡一番,本也平常,我原本也是赞同的,只是你娘不允。但如今半夜三更的怎么走?明日好好求你娘放你走罢。”

  燕戚道:“爹!可等不得明天了!”于是便把日间情形简略说了一便。

  燕戚爹沉吟半晌,叹道:“可惜了,阿步也真是太鲁莽了,子轩是个很好的孩子……”

  又道:“你们准备往哪去?”

  燕戚沉吟道:“郎州。”

  燕戚爹道:“郎州……郎州西门“龙威镖局”,你若有什么事可去找总镖头谢汝龙,便说是我燕弄璋的儿子,他定会帮你。”

  燕戚喜道:“爹,你是答应让我走了?”

  燕弄璋道:“傻话!难道我要绑你在身边一辈子?”

  燕戚嘿嘿笑道:“还是爹爹好。”

  燕弄璋哼了一声,道:“你别在外面胡来就行。”又沉吟问道:“你可知道你手中刀的来历?”

  燕戚看了看手中的窄刃刀,道:“是爹爹送我的,我可不知道有什么来历。”

  燕弄璋陷入沉思,一些遥远的回忆纷纷涌上心头,半晌才道:“这刀名叫‘破狱’,是我年少之时请高人所铸。没有刀刃,是取宽恕仁爱之意,决不可嗜杀!”

  燕戚心道:“原来这刀还有名字的。”一边点头应道:“是,爹,我会记着的。”

  燕弄璋起身道:“你等着,我去给你取点银两。”

  燕戚忙道:“不用了!爹,前几天衙门的月俸……”

  “已经被你花的差不多了!”燕弄璋手指轻叩燕戚额头:“以为我不知道?”言罢转身出门去了。

  燕戚心头暗暗欢喜:“正愁没银子花呢。”

  片刻,燕弄璋便回转了,递给燕戚两锭银子,叮嘱道:“在外不要惹事,记住一句话,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张步那孩子脾气暴躁,心思单纯,你遇事要照顾着他。”

  燕戚连连点头应允,道:“爹爹不要为我担心,明天转告娘,就说我回来再去她那领打。爹,孩儿走了。”

  燕弄璋点了点头,道:“去吧。”

  燕戚跪下给父亲请了安,便转身出了门。

  出了后门,燕戚看巷子里没有行人,便施展轻功,不一时便到了陈府门前,由于已是一更时分,大门早已紧闭。燕戚稍稍犹豫,还是敲响了门环。

  半晌才听得门里传来踢踏的脚步声,呀的一声大门开了,是个五十多岁的老苍头。那老仆人见是燕戚,忙拉开大门,笑道:“表少爷,这么晚了,来找小姐吗?”

  燕戚摆摆手,道:“我找你们大少爷,在吗?”

  那仆人忙道:“大少爷在自己房里呢,不知睡了没睡。”

  燕戚道:“你去吧,我自己去找他。”说着便进了门,那仆人知是自家人,便应了声,关了大门自进去了。

  燕戚对这陈府是再熟悉不过,虽是天黑路暗,也自循路便走。穿过一条长廊,便见一扇窗户里透出灯光来,心道:“表哥还没睡。”便在窗边轻轻叫道:“表哥,表哥。”

  房里有人应声;“小七吗?”听声音正是表哥陈亦非。

  陈亦非开门见果是燕戚,便问道:“这么晚了找我干吗?”

  燕戚道:“进去说话。”

  燕戚进了门,便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最后道:“张步他完全是错手误杀,你不会拿他归案是不是?”

  陈亦非骂道:“你们整天嘻嘻哈哈,我就知道非弄出点事来不可!”

  陈亦非虽是表哥,年纪也只比燕戚大了三岁,但他不爱言谈,连他爹陈嵇都说他过于少年老成。所以平日陈亦非是捕头,燕戚是捕快,那便是上司与下属,不敢有半点马虎,现下被他责骂,燕戚也只是低头唯唯诺诺。

  陈亦非道:“张步现在在哪?”

  燕戚答道:“在他自己家,我们约好三更动身。”

  陈亦非道:“他跑了,郭树德回来找不到他,能跟张叔叔善罢甘休?”

  燕戚道:“我来就是想求你……”

  陈亦非道:“行了行了,你们去吧。张树树那边我会照应的。”

  燕戚大喜,连连道谢,道:“那我不打扰表哥休息了,回头代我问舅舅舅妈好。”言罢便开门出来。

  出得门来,估摸已是二更天。燕戚心道:“要跟小欣说声才好,就怕她已经睡了。”便穿过小花园,走到一座木楼前,见楼上果已没了灯光。只得怏怏回走,走了几步又停住,寻思道:“我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呢。”便又折回去,走到楼脚,一提气纵身而起,一手攀援住窗台,一手轻轻敲击窗棂。

  半晌听得里面似乎有了动静,却没人应声。燕戚暗笑,轻声道:“小欣,别怕,是我。”

  小欣一听是他的声音,这才披衣下床,打开了窗户,道:“你扒在窗户上做什么,吓死人了。”

  燕戚跳进房,笑道:“我可不是特意来吓你的,我是来跟你道别的。”

  小欣奇道:“道别?你要去哪?”

  燕戚道:“郎州。”

  小欣头一愣,幽幽道:“非走不可吗?”

  燕戚点头道:“非走不可,要不然张步就得吃官司了。我现在没有时间跟你说清楚,你明天问一下表哥就明白了。”

  小欣沉吟半晌,道:“你要走我当然不能拦你,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燕戚道:“什么事?我一定答允你。”

  “我要你平平安安的回来。”

  燕戚笑道:“我还以为什么事呢,你看我脖子上戴的什么?”说着便从衣领里掏出白玉观音,道:“你帮我求的平安符,定会保佑我平安的。”

  小欣微笑点了点头,问道:“今天晚上便要走吗?”

  燕戚道:“马上就走,我与张步约好三更南门会面。”

  小欣沉默半晌,道:“那你去吧。”

  燕戚走到窗台边,转首道:“没事便去我家逗逗燕睿。”言罢纵身而下。

  目送他身影消失在夜色中,小欣喃喃道:“我会想你的。”

  燕戚走出陈府,看天色已是三更,便长身直奔南门。远远看见一个人影站在城墙下,正是张步。

  张步疾步迎上前来,道:“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燕戚道:“哪能不来?我表哥答应照应你爹了。”

  张步道:“那我就放心了,我们走吧。”

  燕戚应了一声,两人双双长身跃上了城墙。这城墙原本高三丈有余,却由于年代久远,在这南门边垮了半截,一时也没有修葺,所以两人才能一跃而上。

  跳下城墙,城外半个人影也不见,于是两人施展开轻功,顺着官道一阵狂奔。张步道:“可惜没牵出两匹马来。”燕戚嗤道:“你家马会跳城墙?”

  张步嘿嘿一笑,问道:“那我们去哪?”

  “郎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