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行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长兄难为1-30

快穿之行旅 人参福果 3321 2020.02.29 22:00

  张大牛和张二牛从后面屋子里换下了湿裤子出来,食肆弄好了后,衣物也在这里放了些,以备不时之需。

  “大哥,二哥,先吃饭吧,”张大妹起身给端饭菜,“你们两个赶紧过来吃饭了。”

  然后又招呼在旁边追赶打闹的张三牛和张四牛,“听见没有!别闹了!”

  “来了,来了。”听到大姐语气有些生气,张三牛和张四牛赶紧过来。

  “大哥,二哥,没什么水了,要打水了。”张二妹一边择着菱角,一边说。

  “嗯?没水了?”张二牛起身看看水缸。

  “吃完饭,就去池塘那里挑。”张大牛看张二牛点头肯定,说。

  “大哥,我也去帮忙。”张三牛说。

  “我也去,我也去。”张四牛紧接着说。

  “行,都去,快点吃饭。”

  ……

  张大牛、张二牛几个跑了十来趟才把两只大水缸挑满,刚从后面绕进来,就听到外面来了客人。

  “店家——”

  “诶,来了。”听到外面的招呼,坐在柜台里的张大妹赶紧起身回应。

  “来些吃的,这里有什么吃的?”

  “荤菜有猪肉、猪肝、猪心肺、猪骨、鸡,素菜有萝卜、白菜、青瓜、冬葫芦……”张大妹迎上前回答。

  “先把我们的骡子给喂些草料。”率先进来的大汉吩咐道。

  “诶,好,你先进来坐,”张大妹看见来的人不少,喜形于色,回头喊张二妹,“二妹,去看看大哥和二哥回来了吗?”

  这么多人,吃的东西肯定不少,自己和妹妹可应付不来。

  “好。”张二妹放下手里的菱角叶子,起身正好看见大哥他们回来,对外面的大姐回话,“大姐,大哥他们回来了。”

  “二哥,快来帮客人把牲畜喂了。”张大妹回身叫张二牛,再回头招呼客人,“客官,马上就来人了,你别急,先进来坐着歇会儿吧。”

  “嗯,快些。”大汉点头,找了张桌子坐下。

  张二牛把水桶放下,出了食肆,抱了一堆干草往出走,原本以为顶多只三两头,就抱了这些。

  没想到外面可有十头驴子和骡子,背上都背满了东西,人也不少,看起来是一个商队。

  张二牛先引着牵牲畜的人把牲畜牵到了不远处的草棚里,把草料放下,又回身进去抱更多,放好了草料,绑紧了牲畜的绳子,就把人都引进食肆里。

  张大牛擦擦汗,也出来招待。

  “店家,这儿之前可没有食肆啊。”最先坐下的大汉看着出来的张大牛笑着说。

  “这食肆才开了没多久呢,客官是什么时候路过这里的?”张大牛送上一壶茶,笑着上前搭话。

  “我们这商队一月前路过这里,当时就只在河边休息了一下,这里开个食肆挺好,有个正经地方可以歇歇。”大汉接过茶,自己动手倒了一杯。

  “就是糊口饭吃,也给过路人行个方便。”

  “这食肆好,正好在我们商队常走的路上,以后就承蒙店家照顾了。”

  “哪里哪里,该我们说承蒙惠顾才是。”

  “不知店家贵姓?在下姓徐,徐子深,就这县里人,虚岁三十。”

  “我姓张,张伯阳,那边拂水村的,村里人都叫我大牛。大哥年长我几岁,我该叫‘徐大哥’。”

  “挺好,挺好,我就称呼你‘张老弟’了。”

  两人说话的功夫,张二牛、张大妹、张二妹也把二十来人都安排了桌子坐下,张三牛和张四牛给每个桌子都上了茶。

  “张老弟,我这二十来号人,有些什么吃的都端上来,走了一天了,总算能吃上一顿热乎饭了。”徐子深感叹道。

  “这一路上都有人烟,应该能吃到合适的饭菜吧。”张大牛有些不解。

  “张老弟啊,有人是不错,但要是进村又得绕不少路,耽误行程,我们都是吃些干粮垫巴垫巴的。”徐子深摆摆手,解释道。

  “徐大哥,稍等一会儿,先喝会儿茶,休息一下,我现在就去准备饭菜。”

  “哈哈,那我就等着尝尝你们的手艺。”

  张大牛带着二牛、大妹和二妹进厨房帮忙,三牛和四牛就留在外面帮忙端茶倒水。

  二十来个壮汉可会吃不少粮食,张大牛让张二牛搬出最大的甑子蒸饭,锅里还预备了许多苞米、红薯,担心不够吃。

  菜色也以荤为主,跑商的人不吃点油水完全不抗饿。

  大火,放油,一下子全炒,起锅则是分了几桌。猪肉看着不够,张大牛就让张二牛赶紧去杀两只鸡,再让张二妹把粮房里的腊肉和熏肉各拿一块出来。

  腊肉和熏肉是村子里收的,张家的那点腊肉和熏肉没两天就没了。虽说现在百姓的确普遍生活不富足,但穷家富路,能出门的都愿意吃点好的。

  爆炒猪内脏、爆炒鸡肉、辣椒炒腊肉、炒熏肉,再来各式素菜炒几盘,猪骨萝卜汤一大瓮,菜色差不多就齐了。

  最后把蒸好的饭和煮好的红薯、苞米端出来,二十来个汉子都没空说话了,埋头苦吃,看着看着甑子里的饭吃完了,预备不够吃的红薯、苞米也拿完了。

  张大牛看着这些人的超强战斗力,也信了徐子深之前说的话,这不就是好久没吃到热乎饭的样子吗?

  “徐大哥,要不要再去准备些吃的?”张大牛看到跟徐子深一桌的一人起身看了甑子和装红薯、苞米的簸箕一眼,没有了又坐下。

  那人看着跟徐子深挺相像,还是唯一一个和徐子深坐一桌的,不是兄弟就是亲戚。

  “再每人来个鸡蛋吧,其余的不用了,这小子,我小弟子扬,早就吃撑了,撑得都打嗝了。”徐子深拍拍身边那人,笑着说。

  “行,要蒸的、煮的还是煎的?”张大妹听了,起身准备去做。

  徐子扬看到张大妹起身,也许是感觉有些丢脸,红着耳朵没有搭话。

  “就吃煎的吧,煎的快,再给帮忙煮一些,我们带着路上吃。”徐子深看自家弟弟没有回话,开口说。

  “诶,好嘞。”张大妹答着向厨房走去,张二妹也跟着去帮忙。

  煎蛋是张大牛最先教的,不过二十多个鸡蛋,两姐妹足够应付了。

  把快灭的火又重新烧起来,一个锅里加了半锅水,把罐子里的鸡蛋一个个慢慢放进去,把陶罐里五十六个全煮了。

  另一个锅煎蛋,把火烧旺,等锅热了倒油。

  张二妹往锅里打鸡蛋,张大妹翻面炒,均匀地撒上盐和一点点胡椒粉,熟了就盛起来,放到盘子里,十来分钟就把二十来号人的煎鸡蛋做好了。

  张大妹和张二妹按照人头分成几个盘子,端出来,放到各个桌上。

  徐子深夹起鸡蛋,三两口吃完,一边吞咽一边伸大拇指。

  “张老弟,你家连鸡蛋都煎得好吃,不仅你手艺好,你妹子手艺也很不错。”

  “嗨呀,哪有徐大哥说的那么好,徐哥在县里吃过不少好东西吧。”

  “张老弟,你可千万别谦虚,我徐子深不说假话,你这食肆的手艺可胜过不少人呢。子扬,你来说说,对不对?”徐子深伸手拍旁边的徐子扬。

  “对对对,张哥,我哥真没说假话。”也许是性格腼腆,徐子扬一被众人关注就耳朵、脸还有脖子都红了。

  “这小子,胆子也太小了,说个话也脸红。”徐子深看到弟弟的样子,很是不满意,眉头都皱起来了。

  “徐哥,这不叫胆子小,人的性格不一样,有的人就是开朗一些,有些人则性子不太善于和人打交道。”张大牛帮着徐子扬说话。

  性子内向不代表懦弱,没有担当,外向的人也不都是胆大的。

  “是这样?”徐子深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反问道。

  “子扬他虽然不擅长和人接触,但应该也不怕人吧,只是性格腼腆一些罢了。”

  “嗯,的确是这样,子扬每次虽然和人说话都脸红,但确实不是怕人。但是做生意、跑商路总不能老是脸红吧,张老弟,你说说有什么法子啊?”徐子深自然地询问起来。

  虽然张家这几人的穿着打扮看着就是村里人,但能支起这个食肆,每个人都大方得体,从容不迫,也是有些不一样的。

  张大牛要是听见徐子深的想法,肯定会说,你一个月前看张家这几个,绝对没什么不同,是自己教育的好啊。

  对于徐子深的问话,张大牛还是有些说头的。虽然不是专业的老师啊心理医生这样的人,但现代信息爆炸的时候,谁还不会说几句鸡汤了?

  “这第一步,咱们先小点声,这种话不好众人都听的。”心理辅导嘛,最好是单独空间,都关注着,效果就不好了。

  徐子深以为是什么独门秘诀,拉着弟弟和张大牛换了角落里的一张桌子,跟商队的人隔远些,别被听到了。

  张大牛看着徐子深这样,也让旁边的张二牛几个去收拾桌子,不要凑近来。

  徐子深觉得旁人听不到了,才小声说:“我家里祖父、父亲还有我另一个兄弟都不是这性子,就子扬一个人这样,家里祖父、父亲都愁坏了,这样做生意不得被人坑死啊。”

  “子扬是徐大哥家里最小的?”

  “是啊,家里他还有一个姐姐,就数他性子这样,请教过不少人怎么办,都还是这样。”

  “子扬小时候跟着姐姐和母亲的时候多?”本来张大牛只打算随便说几句的,但看徐子深这么紧张的样子,也不由地认真起来。

  “没有啊,咱家里的男孩到了五岁都要搬出后院去前院住。每天家里兄弟几个一起去学堂上学,从小我跟我弟弟带着,也没被人欺负过啊。”

  张大牛看不是后天家庭原因,那就是这徐子扬天生的性格是这样,这就既简单又难了。

  简单在自己不是专业的心理医生,好在不是后天原因。如果是心理障碍和创伤,自己也没办法解决。

  难也难在天生的性格原因,不是随随便便几句话就能解决的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