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行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长兄难为1-67

快穿之行旅 人参福果 1712 2020.04.06 18:00

  早上天还蒙蒙亮,二牛就驾着车,带了好几个背篓子,还有锄头,准备今天把路上看见的能吃的都带回来。

  路过昨天下午经过的野茶树,把树上剩下的长好的全都给摘了,带到陈家那边去。

  “大毛,二毛,来,看我给带了什么。”二牛这次在村口上把大毛和二毛给接到了车上。

  大毛和二毛在小伙伴们羡慕的眼神中,坐上了牛车,拿着二牛叔给的茶泡果,极为神气地吃起来。

  今天有准备的陈家吃过早食后,没有急着赶去地里,在家等着二牛来。

  陈夕在厨房里收拾的时候,也时不时地支起耳朵听,听着外面的动静,看二牛有没有到。

  这样子惹得段氏和陈清一直调侃着,让陈夕的脸一直红着。

  二牛驾着车,还没到陈家,大毛跟二毛就扯着嗓子开始叫人了。

  “公公!婆婆!”这是在叫陈爷爷和陈奶奶。

  “爷!奶!爹!娘!”

  “大姑姑!小姑姑!”

  “……”屋里的人一听到这里,赶紧的出来迎,除了昨天就在家的人外,还有昨天回了段家坪走亲戚的二叔一家。

  ……

  家里的张大牛先送走了二牛,再把去食肆的两姐妹送出门后,才带着家伙事儿,肩膀上站着雄赳赳的元宝,身后跟着摇着尾巴的小黑。

  今天要干的活儿是把发好的黄豆苗给种到地里去,往年家里的黄豆都是红薯跟苞米地的边上种些,插着空到处栽些。

  家里的豆类都是这么种的,每年都是只种些家里人自己吃的就够了。

  但是今年张大牛在给苞米下种的时候,没像村里人一样下的那么密,长出来一株跟一株紧挨着。

  而是将间距拉开,进行大豆和苞米的套种,本来是留着自家吃的黄豆也都给发了。

  虽然张大牛曾经长在城市里,从来没有种过地,但像这种套种的常识还是有的,课堂上可是学过大豆根部的根瘤菌能够肥田。

  这个地界,村里人倒是会在种一两季苞米和红薯后,在地里种黄豆肥田,只是没有人试过套种的法子。

  说实话,虽然张大牛曾经在课本上是这样学到的,但没有实践过,自己也不知道能不能行。

  因此这一季,张大牛只是自己在种地的时候尝试一下,反正家里地怎么安排,大哥说了算!

  因为搞不清效果究竟行不行,张大牛也就没有跟村里其他人说,也没有让村里的人跟着做,等一季下来,产量真的涨了,那就让村里人跟着做。

  不然张大牛还真怕自己的操作会导致村里的地产量下降,那就后果比较严重了啊。

  “汪呜呜呜……”

  张大牛正埋头苦干,把黄豆苗一根根地给小心种到地里,就看到小黑跑了回来,围着自己呜咽。

  这怎么回事啊?刚刚元宝和小黑这俩不是跑去边上玩了,这是怎么了?

  “大牛,你快看看小黑!它刚刚被蛇给咬了!”元宝慌慌张张地飞回来,语气急切地说。

  “诶?我瞧瞧。”大牛蹲下身子,果然看见小黑的一条腿缩着,只有三条腿站在地上。

  大牛伸手想去抓着看,小黑一边呜咽,一边往后躲,怎么都不愿意让主人碰。

  “这可怎么办?找兽医看吗?哪来的兽医啊?”地里没有外人在,张大牛直接对元宝说出来。

  “去找大夫吧!大夫肯定行。”

  “等等,刚刚太急了,咬到的是有毒蛇还是无毒蛇?要是无毒的,那应该没事。”

  “我,我刚刚一急把那蛇给叨死了,不知道有没有毒,我吓得忘了长什么样子了。”

  “走,我先跟你去看看,应该没有毒,不然小黑早就倒了。”退了最开始的慌乱,大牛头脑清晰地安排。

  “哦,哦,好。”元宝赶紧带头飞过去。

  大牛看着小黑一直疼的哼哼叫,避开小黑被咬到的腿,抱了起来。

  被抱起的小黑因为不会再惯性地四脚着地而碰到伤处,窝在主人怀里,倒是舒服了许多。

  “这,这是什么蛇?哎呀,我还真认不出。这头到底是圆的,还是三角的?你叨成这样,本来我就认不得,这样我更认不得了。看花纹,花纹我好像也没什么印象……”

  “哎呀!大牛,你到底认出来了没有?小黑不会死掉吧?呜呜呜……”元宝说着说着,突然像是哭了起来。

  “诶,诶,元宝,你放心吧,死是不会死的。不过,说起来你们系统挺智能,还能哭啊。”

  “你这个冷血的人!人家为了救我才这样,我当然伤心了,没哭。”

  “行了,行了,逗你玩儿呢。把这蛇带上,我们去找王大爷爷去,王大爷爷常常帮人看蛇咬伤,跟狗应该也可以。”

  “哼!无聊!”元宝叼着这蛇,跟在大牛后头。

  别看这蛇比元宝大那么多,其实可不能从体型上比较,元宝真要打架,这世界上没有什么能伤害到他。

  只不过是张大牛一直耳提面命,不准元宝展现出来,尤其是在有别人的时候。

  至于元宝背着人,在山上和小动物们玩什么“游戏”,张大牛表示自己是管不着了的,反正别吓到人就好。

  “元宝,你刚刚说小黑救你,这是什么意思?”在去王大爷爷家的路上,张大牛问道。

  “就这倒霉蛇想吃我,然后这蠢狗一下子扑来,把我撞飞了,自己却被咬到了。”

  “然后呢?”

  “然后我就把这蛇给叨死了,它就跑回来了呀。没想到它原来已经拜倒在本大爷的威严下了。”

  “别贫嘴了,快走吧。”张大牛听出元宝的嘴硬,也没取笑他。

  张大牛抱着小黑先到了王大爷爷家里,人不在家,听说在村口那儿,又赶紧抱着小黑到了村口。

  “王大爷爷,快帮忙看看,我家狗子被蛇咬了!”

  “咬了就咬了,蛇咬狗一口,不知道谁毒谁呢,不用担心。”王大爷爷回头看了一眼张大牛怀里的小黑说。

  “可小黑它被咬这只腿疼的不行。”张大牛说的时候,小黑还适时地哼唧了一下。

  “来,我瞧瞧。”

  王大爷爷伸手想碰,小黑一直往后缩着不给碰,眼睛湿漉漉地一直盯着王大爷爷伸来的手。

  “大爷爷,不会很严重吧?”大牛看着王大爷爷瞅了半天,没说话,心慢慢往下沉。

  再低头看向准头可怜巴巴地望着自己的小黑,真觉得一下子不好了。

  “啊,这腿上有毛,我看了半天,没看着伤口的样子,还记得那蛇长什么样子不?我看看有毒没。”

  “呼,”大牛听了王大爷爷的话,心一下就放下了,原来是没看清啊,“那蛇在这呢,我给带来了。”

  大牛说着,把小黑放在地上,将背上背着的背篓子里面的死蛇给倒在地上。

  这蛇一倒出来,本来躺着的小黑立马站起来,冲着那死蛇狂吠起来,大牛呵了一声,小黑才重新躺下。

  “大爷爷,你瞧这蛇,我好像没见过。”

  “哦,这个啊,没事,这东西要是你咬人还得注意一下,但咬狗绝对是咬不死的,放心吧。”

  “那小黑要弄些草药吗?您看它这腿都挨不得,站着也挨不了地。”

  “不用,不用,狗子身体也带毒性的,过几天就好了,不用管。我还没见过咱们这的蛇能咬死狗的,去吧,去吧,别都围这了,挡着我光亮了。”王大爷爷不耐烦地赶着周围过来看热闹的人。

  “诶,好好,大爷爷,谢谢了。”大牛赶紧把死蛇给装好,把委委屈屈缩着的小黑又给抱起来。

  大牛看小黑的腿一直保护性地缩着,走路也是三条腿,就没给再带着,放回家里去了。

  而元宝则是自愿地留着陪小黑待着,老老实实的。

  就像王大爷爷说的,眼见着小黑的腿很快好了,半个月后就差不多可以像没受伤之前那样,随意到处跑了。

  那天那条死蛇,大牛做了后,谁都没吃,全部都给小黑做了营养餐。

  小黑不是全身通体都是纯黑的,在眼睛上有棕色的毛,像四眼;胸口和腹部是白色的毛;四只脚上的毛也是白色的,还有尾巴尖儿上也是一小撮白色的毛。

  这些白色的毛说是白色的,但严格说起来是灰白色,白色立马夹杂着灰色,看上去就是灰白色。

  不过跟小黑全身大部分的纯黑色毛对比起来,那些灰白色看上去跟白色一样。

  小黑被咬后,二十来天就完全好了,唯一老让人想起来的是被咬的那只腿,本来是黑色和白色的,现在不仔细看也是黑色和白色。

  但是四条腿放在一起,很明显就可以看出其中一条腿的颜色跟其他三条不一样,黑色更浅,白色更深。

  而且就只是下面半条腿的颜色有区别,上面半条腿颜色还是挺纯正的黑色,就下面半截不一样。

  不过张家人看着小黑除了那半条腿的颜色不同外,平日里还是招鹅逗鸡的,倒是没担心了。

  而自从小黑为了“救”元宝,腿“瘸”了快一个月后,元宝本来和小黑算是“对头”关系的,你啃我一下,我叨你一口的。

  现在两方的关系越来越好,元宝常常给小黑从外面带些吃的回来,而小黑也允许元宝站在头上了。

  所以元宝如今常常都是和小黑混在一起玩儿,被小黑顶着驮着背着等各种方式在村子里晃荡。

  当然这俩的相处方式和形象也被食肆里吃饭歇脚的人,再次当作新鲜事“发扬光大”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