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行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长兄难为1-3

快穿之行旅 人参福果 3454 2020.02.04 18:00

  原本的张大牛平日里就只知道埋头苦干,从来没强制要求家里几个弟妹一起下地干活,只想着让弟妹们能够过着家中父母还在时的生活。

  肖瑜想着自己可不傻,没道理自己拼死拼活把这几个喂得身强力壮,还不知感恩,自己却过劳死。自己可得这几个好好试试功夫,让他们明白长兄的辛苦和重要性,不然不知道天高地厚。

  张大牛以前做的最好的一点就是把家里的粮食锁着,钥匙自己拿着,一段时间拿出一定量出来,虽然他的目的是为了家里全年粮食好好分配,不抛费,但是也是握住了家里的关键。

  在家中厨房里的粮食吃完后,原本对大哥的昏迷并不怎么着急的张大妹和张三牛,翻遍了张大牛房间找不到地窖和粮房的钥匙,两人才真正饿得慌了。

  拿出以前大哥农闲去镇上打短工后,给自己的存下的全部钱,跟之前张二牛、张二妹拿出的钱凑起来给张大牛买了好药,想让大哥早点醒过来。

  当然张二牛和张二妹是实心地想要大哥好,希望大哥早点转好。而其余几个,张大妹和张三牛真实目的是想问出大哥的钥匙所在地,拿出粮食来吃,其余的坏心思倒是没有。

  张四牛是太小了,还不太懂大哥病倒的后果,只是隐约感觉不好,倒是从以前的整天疯玩,到天天去张大牛房中守着,看看大哥醒没醒。

  现在的张大妹一点都看不出以后的大胆,张三牛还只是有点爱偷懒的少年,张四牛因着张大牛从母亲去世后一直带着睡觉,对大哥很是亲近孺慕。

  肖瑜装病这半个月来可是好好地睡了个饱,私心里要把以前的张大牛亏损的觉补回来,毕竟现在这已经是自己的身体了,可得好好保养,长命百岁,只有失去过生命的人才最知道生命的可贵。

  更重要的是要趁此机会好好治一治几个弟妹,让他们认识到张大牛对他们的付出,以后才好教育。

  现在张大牛每一旬从粮房里取出一定量的粮食,每天让张二牛和张二妹拿着钥匙去取每天的粮食,毕竟这两个弟妹最是老实听话。

  另一边找着机会就苦口婆心地“劝着”另外几个弟妹下地勤快些,让他们知道大哥以前的辛苦。还有年纪还小的张四牛,趁着还没长歪赶紧好好教教。

  当然张大妹和张三牛这两个已经长了“懒筋”的,下地勤快还是被大哥病时,饿肚子饿怕了,懂了饿肚子的难受,拿起农具认真学做农活。

  结果本来以为命不久矣的大哥竟然慢慢好转了,让他们又升起了希望,以为等大哥好了以后又会回到以前舒服安逸的生活,现在也就是辛苦个几天,还能给大哥留个好印象,以后大哥能更疼自己,所以干活都还算上心。

  张大牛要是知道他们俩这么想,也就是冷笑几声,看看以后怎么“疼”这俩货,当然有点良心的张二牛和张二妹还是要好好对待的,毕竟这俩人还算勤恳。

  原本的张大牛死的时候就是他俩收殓的,没让张大牛草席裹身草草下葬。这次装病,也是他们俩忙前忙后,请大夫,每天擦洗喂水喂吃的。

  张大牛“颤颤巍巍”地走到了大门口,那边扛着农具正准备出门的张二牛等人听见声音,回身看见张大牛倚在门边。

  张二牛和张二妹惊喜地跑过来扶张大牛。“大哥,你醒了,我给你端吃的来吧。”

  张大妹和张三牛也一脸激动地扔下农具跑过来,“大哥今天好多了,都能下地走动了。”

  张大牛看着这几个对自己嘘寒问暖的弟妹,微微笑了笑,“虚弱”地说:“时间不早了,你们赶紧下地去吧。这几天把田里的草除干净,过不久就要开始收粮食了,到时候大哥买点猪肉和肉骨头,给你们补补身体,你们可要好好干,别偷懒啊。”

  “嗯嗯,大哥,我们绝对不会偷懒的。”张二牛和张二妹听话地点头。

  “大哥,真的买肉吃吗?”张三牛的注意点明显放在后面。

  “当然了,大哥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了?”

  “大哥,我还想买头绳和绢花,我这段时间下地可勤快了。”张大妹顺势提出了要求。

  “行,只要你们好好干活,大哥病好了就去镇上买肉,给你们每一个都买糖和奖励。三牛粮食收完了以后也要继续去村学上课,落下的功课要好好请教夫子和同学。”张大牛许下了好几个承诺,脾气很好地应承道。“小牛呢,小牛起床吃饭了没有?”

  “大哥,我在这里,我给你拿吃的了,你快来吃吧。”张四牛端着粥和窝窝头从厨房里出来,大声叫道。

  “小牛真勤快,想着大哥呢。”张大牛利索地给出一个夸奖。

  “我也很勤快,我扫了院子。”这是张三牛表功的声音。

  “是我把小牛叫起床,还给他洗漱了。”张大妹也不甘示弱。

  “嗯,都勤快,二牛和二妹也勤快,我们一家人都是勤劳的人。”张大牛乐呵呵地说。“现在时间不早了,你们赶紧去地里吧。正午日头大的时候,回来吃饭休息,别晒伤了。”还没晒习惯呢,等以后晒习惯了,就好了。张大牛心里默默地加了一句。

  “好,大哥,你在家好好休息,有事都叫小牛做。”张大妹得到大哥的许诺,嘴巧地将活派给了张四牛。说着,四人拿着农具去了地里。

  唉,都还是未成年呢,真是罪恶啊,等他们改好了就别让他们天天下地了。张大牛心里忏悔道。

  “小牛,来,把这个窝窝头拿着吃,大哥有些吃不下。”张大牛将半个月来天天吃的窝窝头递过去,这窝窝头实在不如现代那些细面加糖的窝窝头好吃耐嚼。

  张四牛赶紧推拒,“大哥,你吃,多吃点好得快。”

  “大哥已经快好了,喝一碗粥就可以了,快,拿着吃,大哥只给你吃。”张大牛直接将窝窝头塞过去,心想,窝窝头我已经吃够了,每天都是杂粮粥和窝窝头,要是真病了,吃这个哪来的营养,在现代的时候没想到古代的粗粮这么粗啊。

  张四牛开心地接过去,他现在每天都吃不了多饱,大姐和三哥用自己不下地的理由,每餐都只分刚刚好的那么些,不到饭点就饿了,还是大哥疼自己。自从大哥病了,家里都没人疼自己了。

  “小牛,粮食收完就到你七岁生辰了,马上就是大孩子了,你想要什么生辰礼物?”对于现在还不错的弟妹,张大牛希望能给他们留下一些美好的记忆。

  “我想要一个草蚂蚱,就是虎子的爹给他从镇上带的那种。”张四牛有些不好意思地提出要求。

  “好,大哥给你买一个最好的草蚂蚱,比虎子的那个更好。”

  “不用更好的,跟虎子一样的就可以了,我听虎子说得要四文钱呢。”张四牛赶忙说道。

  在张家生活了半个月的张大牛每天面对几个弟妹,不再有一种疏离感,询问元宝,元宝说这大概是身体血缘的作用。

  再说现在的几个弟妹都性情单纯,没有被不好习气所影响,都还没有长成以后冷情冷性的样子。

  张二牛还没有成为“耙耳朵”,家里的农活除了张大牛外,他干的最多却从没有抱怨过,张大牛吩咐的事都认认真真做到。

  张大妹只是一个爱美爱俏,喜欢被关注,有些小虚荣的小姑娘,但作为家中的长女,缝缝补补洗洗涮涮大部分都是她做。

  包括在张三牛张四牛还小时,是她带着妹妹在大哥二哥下地没时间时,哄哭闹的弟弟们,处理家里杂碎的小事,也是她做好了与村邻婶子们嫂子们交际的事。

  张二妹最是听话,存在感也很低,毕竟上面已经有了一个性格较强的大姐,性格偏内向的她也就显不出来。但她也从来没有过任何怨言,即使前世被姐姐张大妹拖累了名声,也只是在姐姐走之前,劝着姐姐以后别冲动,好好照顾自己。

  张三牛只是有点爱偷懒,但每天放牛砍柴从来没有忘记过,甚至在大哥二哥整天忙于农活时,性情活络的他则与村里所有的半大小子交好,掌握了村子里的信息来源,让张家能不被排除在村里交际圈之外,不至于有什么大事小情都不知道。

  最小的张四牛还不满七岁,没有父母疼爱的他也不过是一个缺少安全感,喜欢黏着大哥的小孩,几乎没有提过什么要求。

  对于这几个在现代本应在学校念书,享受父母疼爱的年纪的弟妹,张大牛在这半个月时间里,通过相处,不再像最开始那样用一种局外人看故事一样的眼光看待。

  也许原本世界的张大牛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甚至觉得不满不甘,但仔细想想,张大牛作为长兄也没有在父母缺席的时候真正照顾好弟妹,不是喂饱他们就叫做照顾好了。

  张大牛自以为自己尽了长兄的责任,好好养大了弟妹,却没有在每一个弟妹做出人生选择的时候给予正确的引导。

  本就缺少父母言传身教的他们,在没有人正确的教导时,很容易被外界所影响,就像张大妹选择去做妾,只是为享受,后来整天困于内宅争斗。张二妹性情最为老实,在发生变故后,变得越来越寡言懦弱。张三牛和张四牛看似活得威风八面,但走上了错误的道路,最终也没有好结果,早早地被时代的浪潮抛却。

  在肖瑜看来,张大牛最没有做到的就是没有教会弟妹什么是骨肉亲情,几个人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就像最熟悉的陌生人,到最后各奔前程,联系极少,都只顾了自己,还好现在的他们都还淳朴天真。

  当然,肖瑜也认为张大牛已经做到了他自己认为的最好了,毕竟真正担负起长兄责任的时候,他也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还没来得及从父母身上和生活中学会更多的时候,就不得不挑起了一家的重担。

  对此,肖瑜也不确定自己能否承担起这份长兄的重任,毕竟肖瑜自己都是野蛮生长。

  张大牛看着张四牛将碗筷收去厨房,洗完放进碗橱,就由着他将自己扶回房,让他自己去找小伙伴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