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行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长兄难为1-46

快穿之行旅 人参福果 3359 2020.03.16 18:00

  做豆腐乳需要晾晒、发酵等步骤,张大牛首先把第一步给做了,把豆腐切成小块,趁着日头晒了两个白天,然后把豆腐块盖上草垫发酵。

  等豆腐块上面长满了像白色细绒毛的菌丝,之后就是由刘婶和王婶到张大牛家里指导着做下面的步骤。

  这天张大牛特意等在家里,没去食肆。自从场结束后,路上的人骤减,不用张大牛在食肆里也能招架得来。

  日头渐渐升起来,王婶和刘婶是结伴一起来的。

  “大牛啊,在家吗?”

  “在,婶子直接进来吧。”

  张大牛忙出来迎,给两个婶子倒了茶,就引着两人去看自己发酵的豆腐块。

  “可以,这样就行了,我家里每次发到这样子就够了。”刘婶拿着筷子扒拉,仔细看了后说。

  “这样就可以了。”王婶也仔细看了后,也点点头,表示肯定。

  之后,刘婶和王婶让张大牛拿出了之前让准备的材料。刘婶要准备的是白酒、辣椒油、干辣椒末、盐等。

  王婶要准备的差不多,不过辣椒油换成了菜油,还有盐是让准备的盐水。

  张大牛根据两个婶子的说法把豆腐块用白酒浸泡后,滚上了调料,最后装进事先洗干净晾干的坛子罐里。

  刘婶最后让张大牛加入的是辣椒油,王婶就是让用的菜籽油。

  说起来,张大牛觉得这做腐乳的法子在每家应该也算是秘方的,开始去问时还会觉得是不是让人觉得冒昧,猛一下去问别人家的配方。

  毕竟在这个喂鸡专门抓虫喂都算秘密方子的时代,当然这个喂鸡喂虫子的法子后来还是让张大牛直接间接地告诉了村里。

  但没想到一去说了来意,两个婶子都一口答应。刘婶子甚至还作为一件炫耀的事,在一众家庭主妇间炫耀。

  后来张大牛听到张四牛的转述大概就是:知道不?大牛我侄儿那么好手艺的人向我请教做菜,由此可见,我的手艺比你们都行!

  刘婶子得意了好几天,直到知道了王婶也被请教了,这话题才掉下村里的“热搜”,不过这“热搜”其实都是婶子自己炒的。

  张大牛听了两个婶子说的法子,大概知道了这两个方子的差别,老村长家的口味在村里来说,最是嗜辣,陈叔家在口味上,更加爱吃咸的一些。

  两家口味上的差别,让刘婶和王婶慢慢调整了做菜、做酱腌菜的配方,时间长了就较别家与众不同起来。

  而其余家里,要么是家里人口味没什么特别的。要么是主妇们没想过要去调整,反正做出来能吃,你不吃就不吃,还让你挑捡?

  两个婶子帮着张大牛封坛,做好了就准备走,家里还有事儿要忙呢。

  张大牛要给点什么,你推我塞的,最后被张大牛硬塞了一人一包大红枣,让两个婶子吃些,对女人家身体好。

  不过虽然两个婶子拿回去了,张大牛觉得应该两人自己吃的机会少,刘婶大概率会都留给儿媳妇吃,王婶也应该会留给两个女儿吃。

  尽管张大牛其实很想两个婶子自己吃了,因为两个婶子的脸色看上去气色并不怎么好,但也不会管的那么宽,指手划脚的谁吃谁吃的。

  这时候的人只要不病倒,那就是身体好,农家人也不会说,调养身体什么的,那是有钱人干的事。

  从准备豆腐乳开始,整个村子都开始忙忙碌碌的开始准备年货,张大牛也跟着学,往家里囤年货。

  因为没什么经验,所以基本上听到谁家买了什么,张大牛就会跟着买些,反正吃不完用不完的,想办法在食肆里再卖出去就是。

  听说东家买了瓜子花生糖干果,张大牛也跟着买了一些;听说西家买了梨子柚子甘蔗等,张大牛也买了梨子甘蔗。

  柚子,家里有一棵柚子树呢,看着那柚子果从深绿色慢慢变成青绿色,再过不久就能摘下吃了。

  还有猪肉羊肉等,各家养猪的都在看着日子,叫了屠户上门杀猪宰羊。

  而这个时节,不仅是紧忙密赶地忙活年节的事情,还有各家看好的喜事也趁着农闲的时候要办起来。

  张家在这边没什么亲戚,参加的喜事大都是村子里的,村子里今年没什么喜事要办,去年可办了一批。

  不过张大牛看着,明年的喜事肯定多,下一批的又长成了,得嫁娶了。

  因着喜事多,婶子们也多了许多机会到各村去,七大姑八大姨的说起来,倒是让张二牛的婚事有了些眉目。

  前两天,王六伯和王七伯两人的媳妇,也就是两个陈婶子,娘家有喜事,作为外嫁女都回去帮衬,帮忙招待客人还有帮着上菜这样的轻活。

  一堆女人家聚在一起,聊东聊西的,聊到娘家侄女也到了说亲的年纪,王七伯家的陈婶子立马就想到了张二牛。

  其实最开始陈婶子想说张大牛来着,不过说亲嘛,谁也不会第一下就把信息说的那么清楚,两方探探口气,分开后就各自去打听这两家的名声。

  陈婶子回来后,喜气洋洋地跑来跟张大牛报喜,张大牛吓得一激灵,自己还没想结婚啊!不过听到后面陈婶子说的是张家,才心回了原位。

  而且陈婶子虽然第一人选是张大牛,不过这是她个人比较偏向大牛侄子。从年纪上看,张二牛的年纪和那姑娘更合适一些。

  不管是张大牛还是张二牛,陈婶子表示都行,毕竟在这个年代,说亲上看的最少的是两个说亲对象的匹配程度。

  更多的,大家都更看重双方的家世、小伙子和姑娘家的人品这些,要是两家家长觉得行,这亲事就算是定下了。

  陈婶子准备走的时候,还悄悄跟张大牛说了,婶子明天才去娘家那边,要是改变主意了,明天去之前来说都行。

  这让张大牛有些哭笑不得,百般肯定自己不用了,陈婶子才一脸遗憾地离开。

  离开之前,张大牛更是跟陈婶子交待,跟别的谁说都要肯定地说,是给张二牛说亲,别扯到自己,千万别传出不好的名声。

  陈婶子一听这话,就知道张大牛是铁了心地不说亲事,心里倒是开始思考明天怎么跟娘家嫂子讲张二牛。

  二牛也是一表人才的,虽然比不上她心里大牛的位置,但这人才和家世应该会让嫂子满意吧。

  张大牛送走了陈婶子,抹了一把头上不存在的虚汗,总算是把陈婶子给说通了,看来二牛的婚事应该快了,说不定明年的农闲就能办喜事。

  诶?不过不知道那边姑娘家的年纪多大,太小了还是不急吧。

  “大牛,你要结婚了?”灰鸟元宝从廊下飞到张大牛的肩头问道。

  “不,这是任务世界,我可不想结婚,你刚刚躲哪儿偷听呢?”张大牛扭头看向肩头的元宝。

  这元宝现在可自由了,家里人发现这灰鸟不仅不飞跑,还每天准时饭点回来吃饭。而且还必得上桌吃,弄个碗放一边还不干。

  惊奇了两天后,家里人也算是接受了这鸟的怪癖,就当成和家里的小黑,还有白鹅一样养着喽。

  “我可不是偷听,家里就你们两个,说话声音这么大,我在那光明正大,怎么能说是偷听呢?”

  “你这可是强词夺理啊,我可没允许,怎么不是偷听了?算了,跟你争这个干嘛,你飞哪里去了,身上干净吗?”

  “我,我不干净!你怀疑我的纯洁!我跟你说过了!我进这个身体开始,就用能量打扫的干干净净了,不然我可不会住进脏脏的身体里!”

  “行了,这么激动干什么,我这不是忘了吗?好好说话,别人就只听见你每天叽叽喳喳的。”

  “我现在是鸟,当然叽叽喳喳地叫了!”

  现在元宝在灰鸟的身体里,不能说话,只能“喳喳”的叫,和张大牛说话也得靠近些了,才能在脑海里交流。

  “行行行,别叫了,明明可以在脑海里交流,你硬要叫出声,还每次在我耳边叫。”

  “我是鸟诶,我看着那些鸟可不是天天都叫嘛,我不叫多奇怪啊。”

  “好好好,这个问题不重要。吃饭,去不去?”

  “去!今天吃什么?我想吃水煮肉,清蒸鱼,还想喝猪肺萝卜汤,哎呀就是这嘴,喝汤老漏啊……”

  “有什么吃什么,不准挑!”

  “唉,行吧,谁叫我只是一只可怜的小鸟呢!”

  “……”张大牛简直是无语了。

  张大牛肩上站着一只鸟走进了食肆,除了第一次见的食客们很是惊讶,张家人和一些见过的人也是习以为常了。

  虽然有时候还是忍不住去瞟,不过比最开始好了很多。

  小黑从厨房里跑出来迎接张大牛,立起来扒拉张大牛的裤腿,眼睛看见张大牛肩上那只灰鸟的时候,“汪汪”地吠起来。

  这鸟真讨厌,老是挨着主人那么近!

  元宝听见犬吠声,也叽叽喳喳地对吼。

  你这死狗,又想对我干什么,我总有一天得叨掉你尾巴!

  张大牛已经习惯了这俩驴头不对马嘴的对吼,很是淡定地洗手,接了掌厨的工作,开始做菜。

  看到张大牛进了厨房,那些第一次见的食客们就开始向看着知情的人打听情况,知情的食客也很乐意跟不知道的人八卦讲解这事。

  这事啊,要从一直爱偷吃油坊豆子的幼鸟说起……

  得亏张大牛没听见完整版本,不然真得佩服这些人的脑补能力。其实他就只跟人说了,这是油坊里抓住的偷吃豆子的灰鸟,带回来的时候气都快没了。

  结果听的人自行给这鸟加了凄惨的幼年生活,早年失去大鸟的照顾,不得不自力更生,去油坊里偷豆子吃。

  之后就是与油坊里猫的三百回合大战,最后惨败,被人救下后,留下来报恩,吧啦吧啦的。

  张大牛倒是听见了些传言,心里想:这是报恩吗?这分明是享福,做大爷啊!谁家报恩的天天光吃不干,还挑三拣四的!

  不过张大牛也不会去解释什么,都是娱乐匮乏的年代,大家的小谈资罢了。再说了,跟人特意去解释这事,显得多傻啊。

举报

作者感言

人参福果

人参福果

昨儿我就看见了收藏的又多了一个,开心!毕竟这是自己慢慢涨起来的!还是求推荐票啥的,拜托大家多多支持啊!

2020-03-16 18: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