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行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长兄难为1-44

快穿之行旅 人参福果 3768 2020.03.14 18:00

  走出巷子,张大牛没有带着张三牛直接回到二庆叔的铺子里,而是带他到了之前给张四牛买生辰礼物的那家木器店。

  之前答应的张三牛,要是表现不错,就给他买个小玩意儿的。张大牛觉得表现挺好的,也就不打算食言。

  张三牛本来还奇怪为什么大哥带着自己拐到了正街上,不过走进木器店的时候就明白过来,大哥果然给自己买玩意儿来了!

  张大牛进了木器店,里面的人出了柜台来招待,一看,又是上次那个老板。

  木器店老板看见张大牛也是惊喜,满脸笑意地迎上来。

  “哎哟,大兄弟,可好久没见到了,可是很久没来这镇上?”

  “是啊,老板,上次来了镇上,这次赶场才来了。老板生意兴隆啊!”张大牛看老板还记得自己,也高兴地拱手道。

  “这小兄弟是?”

  “这是我三弟,上次是我小弟,今天赶场带了他来看看老板你店里的玩意儿。”

  “行,随便看。”

  张大牛把张三牛放开,张三牛直奔木马的台子那边,这古代小男孩儿喜欢马就跟现代小男孩儿喜欢车是一个道理。

  “来来来,快来看我们店里新上的。”老板看张三牛没有乱碰乱动,放心地让张三牛在那看,把张大牛引到自己的得意之作旁边。

  张大牛果然如他所想,把那几个新上的很是夸了一番。不是张大牛吹彩虹屁,是真的技艺精湛。

  先不说木材,反正张大牛也不懂。至少在张大牛现有的审美和见识里,这木器店老板的手艺真是好。

  台子上摆着的最大的一尊是人和动物,人物栩栩如生,动物小巧灵活,看着格外和谐。

  最后张大牛又是在老板的热情相送下出的木器店门,六文钱带走了一个木马,这木马和上次买的差不多大小,不过形态不一样,看着是同一个学徒的手艺。

  除了这个木马,张大牛买了一套三个镂空木球,镂空的木球里面有三个圆溜溜的实心小木球,大小比孔洞大,也不知道是怎么做的。

  这木球贵些,不过小巧可爱,很适合女孩子把玩,张大牛也没计较价格,买了一套三个,到时候给妞妞一个,两个妹妹一人一个。

  至于张二牛和王二郎,张大牛给买的是一串果核手串,跟自己的一样,也不知道是什么果核。

  不过最后算账的时候,三个手串没算钱,那老板只要了木马和木球的钱,手串算送的。

  张大牛觉得这三个手串大概是因为自己的彩虹夸夸才送的。

  到了二庆叔的铺子里,张大牛把手串和镂空木球给了二郎和妞妞,两人都很高兴,立马拿着把玩起来。

  “怎么没给婶子买一个啊?”关氏等了半天,以为自己也会有。

  “你这人,跟孩子争什么?闹什么笑话。”二庆叔说。

  “我觉得这些都太便宜了,配不上婶子。我现在没钱,等有钱了,给婶子买好的。”张大牛憨笑着说。

  “额,那,婶子开玩笑呢,不过这木头做的的确配不上我。”关氏哽了几下,装着不在意的样子说。

  “嘻嘻嘻嘻嘻。”这是张三牛在偷笑。

  “哈哈哈!”二郎和妞妞也忍不住笑出来。

  “大牛,别理你婶子。”二庆叔也无奈地摇摇头。

  “二庆叔,看这天色,我打算先回去了。”

  “哎呀,这么早回去呀,留着吃饭呀。”

  “食肆那边就他们三个,我还是有些担心他们三个搞不定。”

  “也是,今儿肯定来往的人多。”

  “对啊,就担心他们忙不过来。”

  “那行,咱们把东西先搬去车上吧,赶路的话就早些出发吧。”

  “嗯,好。”

  张大牛跟二庆叔、王二郎三个忙活着装车,妞妞、张三牛和张二妹则被吩咐着用纸笔记下装上车的东西。

  大枣弄了一袋子,豇豆和豇豆种子总共弄了一袋,葡萄干半麻袋,海带五麻袋子,这些是二庆叔给带的新玩意儿。

  还有之前定下来的,马蹄果子先弄了一麻袋,干花椒也弄了半袋子,干辣椒、姜块、大蒜这些也弄了不少。

  像桂皮、茴香、紫蔻这些的调料,是张大牛让二庆叔帮忙在别的地方寻了一下,算是给自己的调料盒子补充了几个空格。

  二庆叔家的铺子是卖杂货的,杂货铺就代表着什么都卖,卖的呢又都不是什么单价很高的单品。

  基本上在这里,你想买能吃饱肚子的主食能找到,不大量卖,但要是想买些也是有的;

  想买杂七碎八的梳子镜子这样的也有,锅碗瓢盆、缸壶罐瓮这些日用品都能买到;

  想买菜和零嘴,腊肉腊鱼熏鸡熏兔子的也有,花生瓜子干果果子更是铺子里主要卖的。

  年节用的年画灯笼对联黄历也卖,还卖竹编的箩筐背篓蓑衣,手工的小玩具这些,都是乡下村子里的人卖了挣些铜板的,镇上也只有二庆叔铺子里收。

  甚至连碎布头、针线家伙什都有。

  这开杂货铺的法子是张父最初想的,但是张母接连生育,家中没有亲戚长辈帮衬,张母基本上在家脱不开身。

  更重要的原因是逃荒过的人最看重土地,真要开了铺子,根本忙不过来。

  到王庆提出想上镇上开铺子的时候,张父就出了这主意,还把自己了解过的一些进货途径细细说了。

  开杂货铺算是对王庆最容易开头的生意,不像盐、铁、布、书肆这样的铺子专业性太强,猛一进去也没法做起来,很容易亏。更别说

  镇子太小,也容不下除了之前已经有的,再开一家同类型的铺子。

  看结果也可以看到,二庆叔现在的杂货铺子已经是镇上生意最好东西最齐全的了。

  除了张父当年给帮的忙趟的路,有了一个好的起点外,还是二庆叔自己每个月或者每几个月都会出去跑货,时不时弄些新鲜事物回来,慢慢做大了铺子。

  这边张大牛、二庆叔还有二郎三个搬完了所有的东西后,张大牛洗洗手就去铺子前面看之前妞妞三个抄的单子。

  铺子柜台里,关婶子正拿算盘算着张大牛今天搬走的货物的账,嘴巴忍不住咧开笑。哎呀,张大牛这一下走的货可比昨天今天两天卖的散货多。

  二庆叔和二郎洗了手也到了铺子里,二庆叔走进柜台,拿着单子先扫了一眼,然后拿算盘又重新算了一遍。

  王二郎也在旁边看自己爹打算盘,看有没有算错。

  关婶子开始还挺开心,看自己男人拿着单子看也没什么,等看到男人又拿着算盘开始算,一下子不高兴了。

  “怎么的?怕我给多算钱啊?”

  “哪有,这不是量大,多算两下嘛。”二庆叔没抬头,直接否认。

  “我算账就没有算错过,你们爷俩这么紧张干什么?”

  二庆叔算完,看自己算的和媳妇算的没有差,才放下心来。

  “婶子,二庆叔担心你算少钱呢。”张大牛笑着说。

  关婶子一听,眼神就转向自家男人,二庆叔看到张大牛使的眼色,也就顺势应下。

  “那你们别担心,我还没见过人能从我这里占到便宜呢。”说着,关氏得意地一仰头。

  “好了,算完没问题,本来是七两二钱又十八文,大牛给个七两就行。”

  “二庆叔,这怎么便宜了这么多,别亏了。”

  “这你放心,亏不着的,”二庆叔拍拍张大牛的肩膀说,“这是自家人才有的价,大牛自家知道就好了。”

  “诶,这是当然。”张大牛说着,数出七两碎银子递过去。

  关氏赶紧接过,拿出小秤高兴地称起来。关氏今天心情不错,也就没计较自家男人便宜了那么多。

  等用小秤称好了银两没错,就点头示意张大牛可以走了。

  张大牛看关婶子收好了,就带着张三牛和张二妹到后院里牵了大黄,从后院走。二庆叔一家在后门口等牛车走远了,才回到铺子里。

  牛车“哒哒哒”地走出巷子,张大牛没急着回去,先把牛车赶去了油坊买豆渣。

  到油坊的时候,张大牛让张三牛和张二妹看着车,自己一个人进去买。一进门,前面铺子只有一个伙计守着。

  “伙计,买些豆渣,有吗?”张大牛开门见山,直接说明来意。

  “诶,有,多着呢,买多少?”伙计热情地迎上来招呼。

  “来一筐。”

  “行,麻烦你等等,我这就叫人。”

  说着,伙计起身,走到通往后面的门边叫人,不多一会儿,另一个穿着伙计衣服的人搬着一筐子豆渣出来。

  “诶,等一下,这个大哥手上那个鸟卖吗?”张大牛叫住又要回后面去的伙计。

  “你说这个?”那伙计提起手里抓着的鸟,问。

  “对对对,就是这个。”

  “这都没气了,我打算扔给猫吃的,既然你要就给你吧。”伙计不在意地把那只灰鸟扔到装着豆渣的筐上。

  “诶,谢谢大哥了。”

  “没事,没事,这鸟老是跑来偷豆子吃,今天总算是逮着了。”

  张大牛付了豆渣的钱,道着谢,搬着筐子回到了牛车上,鞭子往地上一拍,大黄就知道往前走了。

  豆渣牛吃家畜吃都行,不过牛车装的差不多满了,没买多少。

  至于张大牛特意要过来的灰鸟,倒不是张大牛有什么用,是这伙计刚一出来,脑海里的元宝就叫着要这鸟,突然响起的声音倒把张大牛弄懵了一瞬。

  张大牛赶着牛车,一边脑海里跟元宝交流着,弄了半天才明白,原来是元宝看中这鸟了。

  虽然听元宝的口气里满是嫌弃这鸟灰扑扑的,但也掩不住语气里的高兴。

  可不是嘛,刚好碰到一个合适的身体,以后就能自由了。

  等驶上了大路,没有很多行人的时候,元宝就让张大牛挡着,“嗖”的一下钻进了灰鸟的身子里,正想立起来动动的时候。

  “诶,大哥,这鸟动了,我还以为你买了个死鸟呢,没想到还活着啊。”张二妹说着,伸手就将灰鸟抓在了手里。

  元宝一僵,黑豆一样的眼睛就求助地看着张大牛。

  “二妹,别管这鸟了,看,大哥给你买的木球。”张大牛伸手从兜里掏出两个木球,一个递给张二妹,“这个是给你姐姐买的。”

  “是和妞妞一样的,我都这么大了,怎么好还买这个给我。大哥,这鸟拴起来吧,免得它飞跑了,养几天就吃了它。”张二妹惊喜地接过木球,但也没忘记让把鸟给绑起来。

  “行,我这就绑起来。”张大牛从善如流地从牛车扶手上扯下一根细麻绳,无视元宝“叽叽喳喳”的抗议,把鸟腿绑在了筐上。

  元宝蹦跳着凑近张大牛,在脑海里抗议,让张大牛赶紧解开。

  “嚯,我还以为你以后只能‘叽喳’了呢。”张大牛在脑海里说。

  “快点,给我解开,我要自由!”

  “现在不能解开,得养几天了再说,不然他们会以为你飞跑的。”

  “我不会跑的,快解开嘛。”元宝边在张大牛脑海里说,边笨拙地用黄色的鸟喙叨腿上的绳子。

  “放心,我肯定不会一直绑着你的,明天就解绑怎么样。你也知道这只有我知道你不跑,别人不知道啊。”

  “明天,明天就得解开,不然,不然我叨你!”

  “行行行,保证,我保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