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行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长兄难为1-17

快穿之行旅 人参福果 4040 2020.02.17 18:00

  “哎呀,叫你半天也不应,怎么?忘了我声音了?”

  张大牛看着青年男子走近,飞速从记忆里找到了这人,自己在镇上读书时玩的最好的同窗,黄松,后来辍学后,就没见过面了。

  “我这多久没被人叫过‘伯阳’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确定了人后,张大牛放松下来。

  头一回听到人喊自己“伯阳”,张大牛才记起来自己是有大名的,叫张伯阳,当时念书的时候还没取字,大家就都叫“伯阳”。

  后来回村了都叫自己“大牛”,自己都忘了自己的大名了。因着这个,张大牛也记起了家里的几个弟妹也都由张父取了名。

  张二牛叫张仲瑞,张大妹叫张琴,张二妹叫张玲,张三牛叫张叔琅,张四牛叫张季理。除了张大牛,家里其他几个弟妹都是“王”旁字。

  张大牛的名字是祖父给取的,希望长孙能阳刚英武,光宗耀祖。后来张父给孩子取名就给重新取了“王”字旁的名,也算是突出父亲取的名。

  “那我声音也不记得了?”张大牛的思绪被黄松的声音拉回来。

  “你以前那破锣嗓子的确和现在不一样。”张大牛故意开玩笑说。

  “哼哼,你,哼。”黄松气哼哼地白了张大牛一眼。

  “挺长时间没见你了,你现在在哪呢?这是准备干什么去?”张大牛看黄松气呼呼的模样,也就不逗他了,正色问道。

  “我现在在县学念书,这次是回来打算去看看夫子。昨儿给夫子送了拜帖,夫子要我今天下午,他下学了去拜访。大牛,正好遇见,你多久没见夫子了?一起去吧。”

  “我,我这又没送拜帖,还空着手,还是下次吧。”

  “得了吧,夫子根本就不是拘泥于礼节的人。我是因为还在读书,如果不送拜帖,夫子肯定就我的礼节大训特训。你又没读书了,怕什么?额…那什么,我不是故意的……。”黄松嘴快地说完,小心地瞟张大牛的神色。

  “行了行了,这么紧张干什么,就算当年我继续读书,也不见得能考成什么样。”张大牛知道自己好友就是这样直接的性格,神色轻松地回道。

  就是因为这个性格,以前的黄松老是得罪人,常常是张大牛帮忙解释,现在看来这得罪人的性格还是没变。

  “哎呀,你知道我没有坏心就好,还是你懂我。现在我在县学可常被人挤兑,我都已经改好很多了。”

  “那你得注意一些,有些人可能会计较这个的。”

  “唉,知道了,我也吃过两次亏的。伯阳,你不知道,我娘子上月给我添了个女儿,可漂亮了,可惜满月酒你没去。你呢?现在几个孩子了?”黄松扯着张大牛往路边靠靠。

  “我还没娶亲呢?”张大牛觉得还好自己不是原身,不然真是刀刀直插张大牛的痛点。

  “什么?你不会还,还惦记师妹呢?”后面的几个字几不可闻,张大牛还是靠近了才听清楚。

  “你可别瞎说,别坏了别人名声。”张大牛听后,又想起原身还跟夫子的女儿当时有过议亲的经历。

  虽然只是刚提出,后来就因为一系列意外事故没说了,但黄松之前偶然间听到过,这次也以为张大牛没成亲是这个原因。

  “我知道,我可从没跟别人说过,还是看到你才想起来的。”黄松了解地点头,毕竟师妹那边已经为人母了,可不能坏了名声。

  “以后咱们俩也别说了,要是被听见了可就坏了。我不成亲是有自己的原因的,跟别人没关系。”张大牛本来想着搪塞过去,结果看到好友不自觉下移的眼神,赶紧说,

  “咳咳,不是身体原因,行了,既然要去夫子那里,我也得去买点东西,走吧。”

  “哦哦,走吧走吧。”黄松回神,跟着张大牛走进旁边一家点心店。

  张大牛一手提着点心,一手牵着还在专心吃糖葫芦的张四牛,与黄松向夫子家走去。

  到了夫子门口,黄松先走过去,一本正经地先把回帖递给门房,门房也正经地接了帖子。张大牛再上前把买的点心交过去,也说明来意。之后门房曹伯把三人请到厅里坐,给备了茶点,然后一路小跑着去告知。

  “哎呀,每次都得来这么一套,明明互相都熟得很。每次看见曹伯想说笑两句,这么一套下来,哪还有心思说笑?”黄松正襟危坐,嘴上却在说吐槽的话,实在是极不协调。

  张大牛不管好友的牢骚,拿着旁边曹伯给拿的热手帕给吃完糖葫芦的张四牛擦黏糊的嘴。

  “怎么不理我?”黄松说了半天,没见张大牛理自己。

  “我在想,我三弟也十二岁了,已经开蒙完了,等下跟夫子说能不能收下他。”

  “那这花费可大了,你能承担得起吗?伯阳,我可听说过你做生意亏了的事。”

  张大牛感觉又一把刀直插过来,瞪了黄松一眼。

  “额,嘿嘿,我嘴又快了,抱歉啊伯阳。”黄松讪讪地再次道歉。

  “也就是我不跟你计较了。”

  “对对对,我在别人面前也没这样口无遮拦,我下次一定注意,注意。”黄松连连保证,这一过程中一直保持着正襟危坐的姿势,一动不动的。

  张大牛看着黄松这装模作样的样子好笑,但脸上还是严肃的样子。

  两人说着话,曹伯从门外进来,笑着说:“曹夫子让你们都进去呢,还有这位小兄弟。伯阳,曹夫子可是常念叨你呢,快去吧。”

  张大牛和黄松跟曹伯道了谢,带着张四牛就去了曹夫子的书房。一进门先给曹夫子作揖请安,张四牛看着也学着做了一个怪模怪样的揖。

  曹夫子点点头,然后让三人坐下。

  “伯阳可三四年没登过我这里的门了,真是贵人事忙啊。”一开口,曹夫子首先讽刺了张大牛一句。

  “夫子,弟子惭愧。”张大牛也没什么话说,只能称惭愧。

  毕竟原身之前觉得不好意思,每年年节都只托二庆叔送一份节礼,很久没有登门看望过夫子。

  这件事只能认错,没有理由可讲,尤其是面对这样一个颇重视自己的长辈。

  “哼,黄松你呢?怎么突然来看望?”

  “夫子,弟子想明年参加会试。”黄松侧身回话。

  “想去就去吧,也该下场试一下了。”曹夫子沉吟片刻,说。

  “是!”听到曹夫子肯定的答复,黄松明显高兴起来。

  “你也别急着高兴,我只说你能去试一下,没说你能中。不去试一下,怎么知道你差呢?”

  曹夫子一句话泼了黄松一头冷水,张大牛差点笑出来,这是个野生段子手啊。

  “伯阳,这是谁?”曹夫子转回到张大牛身上,问张四牛的身份。

  “回夫子,这是弟子的四弟,这次来是想问问弟子三弟求学的事。”

  “你过来。”曹夫子点点张四牛,让他近前来。

  张四牛看着那人叫自己,一下从椅子上跳下,走上前去。

  “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张四牛,大哥叫我小牛。”张四牛有些紧张地不时回头看看大哥。

  “额,夫子,四弟名为季理,道理的‘理’。”

  “读书了吗?”曹夫子看了张大牛一眼,点头,继续问话。

  “没有。”张四牛看了一下大哥鼓励的眼神,回答道。

  “会背书吗?”曹夫子又问。

  “夫子,弟子四弟还未进学。”张大牛怕小孩害怕,帮忙回答。

  “问你了吗?来,你告诉伯伯,会不会背书?”曹夫子喝住了张大牛,又放轻了声音和煦地问。

  “我会背《三字经》和《千字文》。”张四牛看着曹夫子和蔼的笑容,轻松了一些,开口回答。

  “来,背给伯伯听。”曹夫子继续鼓励张四牛。

  “天地人,论乾坤……”张四牛叽里呱啦的一会儿工夫就背完了,然后看着曹夫子。

  “刚刚你大哥说你还没进学,怎么会背呢?”

  “还不是虎子太笨了,背不完就不能跟我一起玩儿,我只能背会了再教他。真的,虎子真的背的太慢了。”张四牛慢慢放松,跟曹夫子聊起天来。

  “哦,那你怎么教他的,你应该还不识字吧。”曹夫子越发感兴趣,追问道。

  “这很简单啊,‘天地人’我知道,‘乾坤’我不懂,就去问三哥,三哥说是‘天地’、‘日月’的意思,那第一句就背下来了嘛。我教了虎子好久,他才学会。”

  “这样啊,你的小伙伴虎子学到哪里了?”

  “他才学到《三字经》第十句,还都是我教他背的,哈哈。”

  “那你是怎么会背这么多的?”曹夫子更是对这个机灵的小孩升起了兴趣。

  “因为小猫哥他们学的更多,也背不下来,我只能偷偷去学堂外面听了,然后好教他们。”张四牛说着,还叹了口气,仿佛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曹夫子之前不过是因为觉得张大牛天资不错,以前是有望中举的人选。看到他的四弟,觉得挺机灵的样子,突然兴起,才对这个小孩起了问话的心思,没想到竟然发现了个好苗子。

  黄松给张大牛使眼色:你教过你四弟?

  张大牛:我以前不知道啊。

  黄松:你不知道?!

  张大牛:真不知道。

  黄松:……

  张大牛和黄松眼神交流的时候,曹夫子已经和张四牛聊开了。

  曹夫子问到张三牛,张四牛说自己三哥也很聪明,所有的都是他教的,而且三哥教的比夫子教的有趣多了。

  等曹夫子和张四牛聊完,张大牛和黄松已经陪坐了两刻钟,正经的坐姿让两人都有些酸疼。

  “伯阳啊,你之前不是说送你三弟来念书,我看你四弟也送来吧,正好两人相护照应。我侄子这次中了秀才,马上要去县学了,你三弟和四弟就住在那个房间。”曹夫子一本满足,几下就安排好了。

  “我,我不想到镇上来,我要跟着大哥!”张大牛正要点头应“是”,没想到张四牛不愿意。

  曹夫子有些意外,毕竟以往都是求着他想拜师的,这次被拒绝,还有些感觉不一样。

  但是他也不生气,做学问时的曹夫子严苛谨慎,但课下,曹夫子很是和睦,不然也不会和学生们处的这么好。

  “为什么呢?你之前不是说想和伯伯一起玩吗?”

  “那我跟着大哥来镇上的时候,来找你玩就好了嘛。”

  曹夫子也有些词穷,以往可没这样劝过人啊。

  “夫子,这样吧,马上就入冬了。弟子不如明年开春了正式把两个弟弟送来,到时候天气也暖和了,季理也大了一些,这段时间弟子也可以说服季理。”

  “这样也好,我也让夫人把那间屋子收拾一下,开春了正好入住。”曹夫子听后,也不再勉强,“小牛啊,在家多跟大哥念念书,你大哥以前也很是聪慧的。只不过后来,哼哼。”

  “真的?我大哥很厉害?那我也要跟大哥一样!”张四牛听了,不再情绪低落,大声地说。

  “夫子,弟子实在……”

  “行了,我后来打听过你的消息,明白你的难处,但是可以不进学,但不能不读书。”曹夫子了然地摆摆手,告诫道。

  “是,夫子,多谢夫子教诲。”

  之后,四人又聊了半刻钟,张大牛三人才起身告辞。

  曹夫子整理了一下书桌,心情极好地回到后院。

  曹夫人看到相公这般高兴的样子,就知道今日与弟子的交谈甚欢,询问起来。

  “唉,伯阳当初,可惜了。”

  曹夫人听着相公的惋惜,想起当年自己对张大牛也很是满意,看重他的以后。不然也不会在相公提出来的时候,也生出让女儿嫁过去的念头。

  不过造化弄人,曹夫人是不会让自己女儿嫁给一个普通的农家子的,所以后来更是扫清了一切尾巴。

  她私下里还跟张大牛说过,所以张大牛才会后来三四年没有上门来拜访,每次都只把带来的礼给曹伯。

  不过,她并没有觉得不对,自己的女儿娇养着长大,怎么能嫁到乡下去,一辈子生活在乡下。这也不算错吧,不过是为母的一片慈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