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行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长兄难为1-2

快穿之行旅 人参福果 3385 2020.02.03 18:00

  那时候的养育堂可不比现代的孤儿院,每年县衙在税收后拨点粮食过去,还有养育堂里的孤寡老人们带着孩子们做点杂活手工能得点银钱买食物,再就是城里的富户偶尔发发善心,除了这些就是再无进项,完全自负生死了。

  因此那里的孩子都面黄肌瘦,实在忍不了的就跑走,要么加入帮派做做打手,做做偷儿,要么就成了乞丐,或者被拐子拐走。

  如果被拐了,县衙通常也不管,要是你是在养育堂时被拐了,还会查个几天,能找回来是运气,没找到也算命。而如果是在离开养育堂后被拐了,也就意思意思走个过场,生死由自己了。

  吃也吃不好,穿也穿不暖,所以养育堂里的孩子都待不长,等到八九岁了就跑走自寻生路了。

  就是因为知道养育堂里的情况,所以村子里很是费了一番心思把张大牛换成了张家的户主。从此张大牛从一个挺活泼的青葱少年郎成了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守着母亲生前照顾弟妹长大的遗言生生把自己变成了一个任劳任怨的“老黄牛”。

  张大牛不仅完全放弃了学业,全身心扑在抚养弟妹身上,而且当时在说亲的事也不了了之。

  一些家庭是不愿意自家姑娘一进门就做长嫂,抚养下面一串小萝卜头。当然也有一些家里看着张家气派的砖瓦房,想着自家姑娘进门了,把底下几个弟妹养几年后分家分出去。打着这样主意的人家不少,但张大牛自然不同意。后来说亲的事拖久了,张大牛干脆将所有的说媒都推辞了,因此也成了“剩男”。

  当然原先的张大牛想法也不算错,作为长兄,的确对家中的弟妹有一份责任,但张大牛养大了弟妹,却不懂得教育,没教育好家中的弟妹。

  张二牛为人木讷,还算听话老实,但张大牛费心费力地给他娶了媳妇,交代他以后要听媳妇的话,这都没错。

  但谁知张二牛是个死脑筋,说听媳妇的话,那就是完全被自己媳妇给拿在了手里。

  而原本看着大方爽利的二弟妹嫁进张家,老老实实装了一年鹌鹑后,看自家男人这么听话,就动了分家的念头,借着跟未婚的大伯子不好共处一室的话头,生生从张家分了几亩地和两间房,悠然过自己的日子去了。

  张大妹更是离谱,借着长相不错的缘故和别人谈起了恋爱,这在现代不算什么的事,在古代可是极不为世俗所容的。更不要说她后来完全瞒着家里,直接包袱款款地进了隔壁村大地主家,给地主二儿子做妾去了。走之前还嚣张地让大哥别挡了自己吃香喝辣的好日子,惹得张大牛凭空多了卖亲妹的坏名声,也带坏了张二妹的名声。

  张二妹算是家里最省事的,老实肯干,没有多少花花心思,以后嫁个村里稍微殷实的家庭也能过得去。

  谁知道张大妹的一番操作猛如虎,打了张大牛和张二妹一个措手不及,名声坏了,最后只能选了一个离家几十里远的穷山沟人家匆匆出嫁了事。

  而下面的张三牛和张四牛更不让人省心,按照张父的规划,每个儿子都要去学堂里读几年书,认几个字去,如果有天赋的就好生培养,进学科举。

  在张父张母过世后,日子不如以前好过,张大牛还是将几个弟弟送进了学堂,张二牛是没什么读书的天赋,整天在学堂里就是打瞌睡,什么都听不进去。张三牛倒是有些天赋,但想往上进学家里也没什么钱财,自己又在镇上染了些不好的习气,考上了童生后就再也考不上秀才了,但仍然借着考秀才的名头混吃混喝,伸手要钱。

  张四牛聪明机灵,但是跟着张三牛好吃好喝混日子,硬是没有一点进步,后来不知道怎么就加入了本地的“帮派”,在里面威威风风的,混得如鱼得水。

  后来还把张三牛拉进去,两人合作搅风搅雨,过得那叫一个快活,把当地的百姓商人弄得苦不堪言。

  要让肖瑜讲,能把混混这职业做得如鱼得水的,两人协作把加入的帮派从一个只会收点保护费的混混团体混成了当地第一大帮,甚至能跟当地的商人差役们合作牟利,这两人也算是很有眼色很懂钻营的投机分子了,硬是没走到正路上,浪费了这两个人才。

  肖瑜能够穿进张大牛的身体里,一方面是张大牛自身的意愿。张大牛辛辛苦苦养大了几个弟妹,还个个养得身强体壮的,自己却没过上好日子。早年因为要养弟妹顶门立户,亲事耽搁了。到了三十来岁还没有娶妻,等到了几个弟妹都长成的时候,再想结亲又找不到好人家,不是寡妇就是人品不好的老闺女,在张大牛看来实在是无法娶进这样子的妻子。

  张大牛到了四十的时候,身体因为前二十年的苦干蛮干也垮了,可家里的几个弟妹没有一个管的。有点良心的张二妹自己的日子都过得艰难,哪有精力管张大牛,打击之下张大牛就因为一场伤寒这么去了,到死都怀疑自己这么多年的辛苦值不值得。

  另一方面是系统带着肖瑜来这世界,就是趁着之前被破坏的因果线的漏洞悄悄地不被发觉地进入,通过得到功德获取能量。

  这个世界原本是没有接下来长达三十年的战争动乱的,调来的县令也就是以外放县令做个跳板,三年期满升任,再之后就顺利调回了京城,成为了将军的智囊,为将军在之后的战争中出了不少好计策,战争结束得很快。

  而张三牛张四牛是趁着外敌祸乱,地方政权不严,朝代不稳发展起来的野心家,在县城里搅风搅雨,这边帮派的根深蒂固让县令连任六年才把帮派祸害处理了七七八八,错过了早点成为将军智囊的机会。

  虽说后来将军最终也取得了胜利,将周边野心勃勃的邻国赶走了,但在国内后勤上的不及时,没有“县令”这一系官员在国内朝政上的鼎力驰援,生生将战争拖长了十来年,搞得国内民不聊生,不知道多少儿郎在战场上失去生命,多少城池蒙受了损失。

  朝政不稳、战乱不断,带来的后果就是周边国家的蠢蠢欲动,尤其是北方蛮狄和草原各部的连年掠夺,让边疆一直不安稳,整个国家也无法安稳。

  因此系统就着张大牛的意念和因果线的节点将肖瑜丢进了张大牛的身体里,让肖瑜能够管住张三牛张四牛,理清因果线,让县令能顺顺利利地升任。

  “元宝,难不成我就只能做张大牛吗?我不信没有别的选择。这因果线上牵扯的可不只是张大牛这一家。”张大牛身体里的肖瑜愤愤不平道,“你不知道让一个没干过农活的现代人面朝黄土背朝天,是一件多么难过的事吗?。”

  “的确有许多因果线相连,而因果线上也牵扯了很多人物。那你说说,过得好的人会愿意把身体给你吗?咱们这得你情我愿地好吗?张大牛要不是实在想不开,怎么会愿意跟我们交易?”元宝理直气壮地反驳。“这已经是我选择的条件最好的意愿者了,我这里还有可以跟将军府扯上关系的宫中太监;县衙养马的老刘头,63岁,老刘头的命运是为县令驾车最后为县令挡刀,保住了县令一命;城里收粪的王老三,偷听到帮派的算计,偷偷告密,被帮派查到,寻仇泄愤杀死了。你想做太监还是做快入土的老头子,还是想去挑粪?这三个还是算好的,还有些有意愿的意愿者境遇更差,不然我会给你选这个?”

  “我们元宝果然能干又聪明,这么说起来张大牛算是很好了,家里几个弟妹可都是能用的劳力啊,元宝你可真是世界上最好的系统了。那元宝,张大牛呢?他把身体给了我,人去哪了?”肖瑜听着元宝这么生气的语气,赶紧好声好气地哄着小祖宗元宝,金手指可不能得罪。

  “我可不是世界上最好的系统嘛,我把张大牛送去投胎了,他想要一个家中有长辈的殷实人家,我给送去看着他投胎才走的,毕竟像我这么好的系统可不多,虽说不管售后,但亲们的合理要求我是尽量满足的。”元宝得意洋洋地说。

  “我们元宝就是这么棒!”肖瑜继续拍马屁。

  “而且,我特意把时间推前了,把你放在了几个弟妹长大了些能干活,又还没完全长歪的时候,让你能轻松一些,完全长歪的人可不容易掰回来,免得任务完不成。”元宝用一种求夸奖的语气继续说。

  “是是是,咱们元宝可不就是这么能干周全的系统嘛。”肖瑜顺着元宝继续拍着马屁。

  “不过我可告诉你,你可千万要将自己当成张大牛本人,别想着什么大杀四方当王称侯,张大牛就是这么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实人,你可不能崩了人设,不然被这方天地排斥,我们都得不到好处。我听说过以前有过例子,下场很惨的,非死即伤,虽然我们都已经不说生死了,但被排斥被逐出去最坏的可能是完全抹杀的,不只是你,我的下场也会很惨。”元宝正色道。

  “明白明白,角色扮演嘛,我保证低调行事,绝不惹祸。”肖瑜正经地答应下来,“以后我就是张大牛了,元宝,你也要叫我张大牛,让我趁早习惯,不然容易混乱。”

  “知道了,大牛,嘻嘻,你赶紧出去吧,你的几个弟妹都已经收拾好,准备去地里了。”元宝催促道。

  张大牛整理好自己,一闪身出去空间,让元宝把自己的脸色调成毫无血色的样子,杵着木棍拉开门栓,走到大门处,倚在门上,看着院子里拿着农具正准备下田的几个弟妹心里暗暗偷笑。

  好在自己有成算,铺垫了好几天,让元宝安排自己在村子里的人都在下地时,众目睽睽下晕倒,大夫诊出来自己差一步就升天了。不然现在的自己还要天天早出晚归辛苦劳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