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行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长兄难为1-36

快穿之行旅 人参福果 3439 2020.03.06 18:00

  张大牛就呆了一会儿,菜又少了很多,赶紧动筷吃几口。张大牛左边是主座,右边是差役们,看着差役们前面的炖菜吃了大半,还不断有筷子在里面夹。

  张大牛起身去厨房端出一盆子青菜,下到了两个吃了大半的炖菜里面。

  等所有人都放下筷子,炖菜、炒菜还有汤都解决的干干净净。

  “我再去炒两个菜吧。”张大牛不确定这些人到底是不是吃饱了,吃好了,打算起身再去炒两个菜。

  “诶,别去,别去。”

  “吃饱了,吃够了。”

  “大牛兄弟,足够了,都吃撑了!”

  差役们都捧着肚子赶紧拒绝,今天这顿吃的油水可比以前一天吃的油水都多了,可不能再吃了。

  “真的?大家可别客气,饭菜都管够。”

  “大牛啊,他们都吃饱了,别管他们了。”周顺也出声阻止,然后扭头对老村正爷爷说,“一群没见过世面的,简直丢人。”

  “爷爷!”坐在最下首的那个最年轻的差役喊出声,看上去有些不好意思。

  张大牛一惊,还是亲孙子!完全没看出三代的样子啊。

  “说了在外面要叫我什么!”刚刚还满脸笑意的周顺立马变了脸色。

  “班头。”那差役吓得赶紧收了笑,低头叫了一声。

  “哎呀,行了行了,别对小勇儿这么严厉嘛,你看见了面,他都不敢叫我一声。”老村正爷爷赶紧打圆场。

  “这小子,我不骂他,就会有更多人骂。还不如被我骂够了,醒事了,就不会被别人骂。”周顺摇摇头说。

  “知道你用心良苦,不过现在这时候,你有必要吓得小子不敢说话吗?”

  “知道了,这小子今天运气好,不然可得挨揍。”

  听到爷爷这么说,周勇立马松了口气,这下才算是过去了。

  刚吃完饭,周顺也没立刻叫人走,都还坐着说话。

  张大牛招呼那边早吃完饭的张二牛几个把吃完的盘子给撤下,上了两壶茶。自己去厨房里把没用完的鸡肉做了两盘凉拌鸡丝,好让人边说话边嘴里嚼点什么。

  主要是老村正爷爷,周顺爷爷,大琪叔和两个年纪稍长的差役在说,其余的差役基本上不参与他们的话题,只喝茶吃东西,小声地和张大牛交流几句。

  茶喝完,两盘子鸡丝也吃完了,周顺就带着差役们去隔壁村子收地税,留了两三个差役在食肆这里守着从拂水村收来的地税。

  虽然周勇老是被骂,但大家都看得出来周顺对他的疼爱之意,看周勇想留下来,就都让着他,周顺看见了也没说什么,只嘴里“哼”了一下。

  周勇看自己爷爷没说什么,赶紧憨笑着送走了爷爷才回食肆,一脸“劫后余生”的样子。

  “小勇子,今天可逃过一劫啊。”一个头挺大的差役笑着调侃道。

  “别说,每次班头一板脸一生气,我都吓得心颤。”另一个留下的差役也说。

  “大头,瘦子,你们敢编排我爷爷,小心我告状。”周勇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吓唬两人道。

  “得了吧,你才不会说呢,你要是说了,第一个挨揍的就是你。”大头撇撇嘴,不以为意。

  瘦子看到张大牛从厨房里出来,招呼道:“大牛哥,快来这里坐。”

  “快来,快来!”大头和周勇也一脸笑地喊道。

  张大牛把手擦擦,拿着自己的菊花枣茶坐到了他们桌子边。

  “今天的饭菜怎么样?合口味吗?”张大牛笑着问。

  “合,太合了!我最喜欢鸡肉炖菌子,又香又辣。”周勇抢先说。

  “我觉得那个炒河虾好吃,比我家里做的可好吃多了,没一点河腥味。”这是大头说的。

  “我喜欢那个汤,还有肉饼也好吃。”瘦子也说道。

  “对对对,我喝了两碗汤,可撑坏了。”大头也点头说。

  “那个甜酸味的排骨味道也好,我可第一次吃到这种味道。”

  “对啊,又甜又酸的,菜这个味道还能好吃,真是没想到。”

  张大牛享受了一波“彩虹夸夸”,内心满足,开口说:“那个菜色叫糖醋排骨,是东边那里的人的菜色,味道跟咱们这边偏辣的不一样。”

  张大牛只知道糖醋排骨是沿海那边的菜色,但不知道现在有没有,就笼统地说了个东边的方位。

  “大牛哥,你手艺可真好,虽然我没吃过县城酒楼里的饭菜,但我觉得那里的饭菜肯定没你做的好吃。”周勇笑着说。

  “对啊,镇上的酒楼饭菜味道之前是我觉得最好吃的,今天中午吃了这顿午食,我觉得这才是最好吃的。”大头也点头附和。

  “我这饭菜乡村野食的,看着就没人家酒楼里大厨子做的饭菜好看。”

  “我们还是更看重味道,你们说是不是?”瘦子用手肘戳戳两边的大头和周勇,寻求肯定。

  “对啊,镇上酒楼里的饭菜卖的可贵,还那么少,根本不够吃。”周勇肯定地点头。

  “既然你们这么认同我的手艺,我就再给你们做道点心。估计你们今天下午就走了,回去了才能吃到热乎饭,我就给你们做点吃的路上吃吧。”

  “真的?”

  “太好了!大牛哥,你以后到了镇上一定得找我们兄弟仨,我们带你好好去酒楼……”大头兴奋地说。

  “哎呀,说顺口了吧,大牛哥的手艺比酒楼还好,怎么还要去酒楼呢?”瘦子截住大头的话说。

  “啊,也是也是,那就去我家里,吃我娘做的饭菜。”大头不好意思地摸摸头,笑着说。

  “我看还是吃那些好吃的食摊子最好,那些更好吃。”周勇也说。

  “都行,都行,你们先坐会儿吧。”张大牛都笑着接下,准备起身去厨房。

  “大牛哥,要不要帮忙?我们帮帮你吧。”周勇也站起身说。

  “也行,你们把牛车给拉到后面去吧,别摆在食肆前面了。”张大牛想了想,点头说。

  “好。”三人应下,兴奋地起身去拉装了粮食的牛车。

  之前为了看着牛车,就坐在食肆门口的桌子上,这下要进去食肆里面,还是把装了粮食的牛车放到食肆后面去的好。

  张大牛起身招呼张二牛烧灶,让张三牛去粮房里搬个南瓜出来,张大妹和张二妹则是去了后面,张四牛拿着木马在食肆里跑着玩。

  招呼客人不算什么,之前也是有长辈在,也没事,但现在只剩了三个正值婚龄的小子,两个妹妹还是避嫌的好。

  张大牛从碗柜下面拿出面粉、红糖、枣干这些材料。

  先把南瓜洗刷干净,破开了放到蒸笼里,把蒸笼架到锅上,放水蒸。

  南瓜蒸熟了,把皮去了,压成泥,趁热加上红糖拌匀。然后把早上做肉饼剩下的黏在盆子上的面糊刮下来,放入南瓜泥里面。

  古代没有发酵粉,前次揉面剩下的面糊子就可以做发酵用。

  等南瓜泥凉一会儿,再加入面粉和水搅拌均匀,成面糊状了就在盆子上盖上湿布让它自行发酵一会儿。

  “大牛哥,难怪你做饭这么好吃,原来做饭这么复杂啊。”大头旁观了半天,感慨地说。

  “是啊,难怪我娘做饭不好吃,所有的东西就那样一煮,一比真是难吃。”瘦子也说道。

  “哈哈,大头,咱们下次碰见婶子,可要把瘦子的话说给她听。”周勇笑着说。

  “我觉得可以,哈哈哈,婶子肯定得揍他一顿。”

  “你们两个可够了啊,你们俩可没少抱怨家里饭不好吃啊,小心我也去找婶子们说。”瘦子不甘示弱地威胁两人。

  “诶,停停停,我不说了,你也别跟我娘说。”大头首先投降。

  瘦子看大头认输了,转头看向周勇。

  周勇原本想硬撑着,但想到自己惹到了娘,那就等于惹到了爹,爹再和爷爷一说,那就是三个人对一个,挨揍就是铁板钉钉的了。

  “行了,行了,都不说了。”周勇无奈地妥协了。

  三个人说话的功夫,那边盖着湿布的面糊也发酵好了,发酵好的已经膨胀了。

  张大牛把发酵好的南瓜糊倒到几个大碗里,让大头三个把剪开的枣干均匀地铺在碗里的南瓜糊上。

  蒸笼又架上去,把六个大碗放在两层蒸笼上,盖上盖子,加火蒸个两刻钟。

  蒸的过程中,厨房里的六个人就坐着东拉西扯地聊天,说说今年的收成,大头几个就讲自己遇到的奇葩事。

  “你们俩那次没去,我遇到个老婶子,钱丢了,以为是贼偷了,其实是被她儿子拿去花了。我不知道啊,去帮忙找,找着是她儿子干的了,她可不认了,要我给她赔钱,你们说是不是糊涂了。”大头现在想到这事还有些生气。

  “那后来呢?”张二牛好奇地问。

  “后来啊,还是她家的邻居帮忙,我才脱身,后来我才知道,这事可不是第一次了,就是故意的!”

  “我看啊,她可不糊涂,脑子明白的很呢。”瘦子摇摇头说。

  “我看也是。”

  几人说着话,很快过去了一刻钟多,张大牛估摸着时候,让张二牛把大火撤了,用余温焖着。

  “可真香。”周勇吸吸鼻子,说。

  “嗯!可香!”大头也肯定地点头。

  “那当然,我大哥的手艺可不一般。”张三牛也吸吸鼻子,闻着香味,与有荣焉地说。

  “对啊,你每天都能吃到这么好吃的饭菜,也太舒服了吧。”

  “可不,村子里学堂的所有同学都羡慕我天天都可以吃到好吃啊。”张三牛喜滋滋地说。

  虽然不是所有人都吃过张大牛做的饭菜,但张三牛有时候会带些张大牛练手剩下的点心去学堂吃,尝过的人都说好。

  有些分到点心的小孩自己省着吃一两口,剩下没吃完的点心会省下来带回家去,给家里人都尝尝。

  虽然可能每人只能吃到一小口,或者只能吃到一点味道,但都公认了张大牛的好手艺。

  于是张三牛和张四牛两个成为了村子里同龄人中公认最幸福的小孩儿,张二牛几个都大了,不在这些方面有优越感了。

  蒸笼被张大牛搬出来,放到外面的桌子上,一揭开,白茫茫的热气跑出来,香味也喷了出来,盖子揭开就可以看到最上面一层三个大碗里的南瓜发糕。

  南瓜发糕颜色金黄,看着就很蓬松,想必吃起来味道也很不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