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行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长兄难为1-39

快穿之行旅 人参福果 3106 2020.03.09 18:00

  张大牛三个把红薯卸到家里,只放了一箩筐被锄头挖坏的红薯在车上,然后就往食肆去。

  到食肆的时候,饭已经做好了,三人把大黄拴在外面的草棚里,把早上扯的红薯藤放在食槽里做大黄的午食,然后就进去吃饭。

  食肆里有人在歇着吃饭,差不多坐满了一半的桌子,这可不常见,看衣着装束和带的东西像是集体干什么去的。

  “今儿怎么这么多人?”张大牛吃了口菜,问道。

  “明天开始,是三天的大场,大哥你忘了?”张大妹说。

  “哦,想起来了。”张大牛脑海里回忆了一下,想起来了。

  这里的镇上是逢“七”一小场,就是每月的初七,十七,二十七会有场,小场一般就是一天。

  到了月中和月末,还会有一个三天的大场,不过通常月末的场会持续五天。

  如果刚好又是月中或者月末的时候,又逢“七”,那么场就会延长个一两天。

  小场都是近处的人买卖东西,大场的时候,只要不是实在不方便的地方,基本上所有人都会去赶场。

  在这时代,生活艰难,娱乐活动少,赶场差不多就是底层人民难得全民参与的大型活动了。

  明天是月中,是个大场,难怪这么多人赶路。

  张大牛还看见有人还背着草席和薄被,估计是为了省下住宿钱,晚上随便在一个地方睡一下。

  千万不要小看这时候人们的节俭意识,像这样自带“野营包”的操作简直就是基操,反正都是能省则省。

  像张大牛这样花钱的手法,要不是他能挣,不然村子里的长辈得轮流去劝着人勤俭持家。

  对于明天的大场,张大牛还挺好奇的,虽然记忆里有,但那就像个默片,一点都不鲜活。明天得去赶场,不然来了这么久没有娱乐活动,人都待的有些自闭了。

  不过弟妹们要不要一起去呢?食肆怎么办?看着这几天正好是生意好的时候,不开门感觉挺亏啊。

  “明天是场,”张大牛开口说,一抬头就看见张二牛几个都一脸期待地看着自己,“所有人都可以去赶场。”

  听到这话,张二牛几个都一脸兴奋。

  “不过,明天不能所有人都去。”

  张二牛几个立马脸上摆上了失望。

  看弟弟妹妹脸上的表情忽上忽下的,张大牛也不卖关子了,说:

  “咱们分批去,明天二牛先带着大妹和四牛去,后天二妹和三牛跟我一起去。三牛,村学会放假吗?不放假就不准去。”

  “放放放,明天放一天,后天放一天,只放两天。”张三牛赶紧说。

  村学一般大场才会有假,不过也只在头一天。

  安排好了事,所有人都很开心,赶场算是最让人开心的娱乐活动了。张父张母去世后,张大牛觉得弟妹都小,基本上不带着去赶场。

  主要是人小,担心一下看不住,被拍花子趁着人多把小孩拐走,那可就出大事了,一般找不回来。

  五个弟妹里面就只有张二牛最大,从小到大去的次数多些,像张四牛,去的机会最少,算上上次去镇上都不过五六次。

  吃完饭,张大牛想去收拾洗碗,今天没有做饭,那就要自觉收拾洗碗去。刚站起身,把吃完的盘子叠起来,就被弟妹们赶到一边去歇着。

  张大牛看他们一脸兴奋的样子,也就没抢着做,准备去把之前卸下来的那箩筐挖坏的红薯洗干净了。

  除了留些做今天晚上晚饭的主食和卖的食材。其余的洗干净了,想试做一下红薯粉。

  这红薯粉从前只在综艺里见过别人做,知道步骤,真要做还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张大牛从水缸里打了一桶水,刚把红薯倒进大盆里,把水倒进去,还没坐下,又被张二牛和张大妹两个赶到旁边歇着去。

  嘿!这是真不让自己干活了,行吧,让我歇着就歇着,反正也不咋想干活来着。

  张大牛交待两人把红薯洗干净,特别是挖坏的口子里夹着的泥土,之后左右看看,实在没有自己插手的活,去后面房里拿来自己的背篓。

  去到在柜台后坐着,边做手工活,边守着准备结账的客人。

  那边张二牛两个洗完了,张大牛过去看看,洗的还挺干净,又吩咐两人把皮给刨了,用刀剁碎后,用木墩子压成末。

  等送走最后一个客人,张大牛起身去看进度,看剁的够碎了,就往盆里倒些水,让张二牛搬出那个小石磨子。

  两个人把石磨子和盆放到角落里,石磨子下面放个桶接着。一个先磨,一个去前面收拾桌子,看那干劲可不小,看来能被大哥允许去赶场还真是不小的动力。

  厨房里刷锅洗碗收拾的三个人也是一副干劲满满的样子。

  张大牛背着手走出厨房,看见门外面有几个人影晃动,走出去一看是村里的小孩,虎子,小猫,大栓,二栓,连窝头都在。

  再往外面看,路上还有往这边跑来的小孩,嘿,村里的小孩儿都往这边来了吧。

  虎子几个看被张大牛逮了个正着,都一脸不好意思地开口叫人。

  “大牛叔。”

  “大牛哥。”

  “大牛叔。”

  “……”

  张大牛一一点头回应小孩儿们,问道:“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进来啊?”

  “我奶奶不准我们来这边玩儿,说我们太闹了。”

  “我娘说要等客人都走了,才能进来。”

  “对,我爹也说不能打扰客人。”

  “我娘也这么说。”

  “我爷爷也是这么说的。”

  “嗯嗯,我也是。”

  小孩们叽叽喳喳地回答,吵得张大牛都有些脑仁疼,赶紧说:

  “好了,进来吧,客人都走了,进来玩吧,三牛和四牛都在里面呢。”

  “好!”

  “好耶!”

  小孩们回答着,一窝蜂往屋里跑,挤挤压压的,好几个都被门槛绊倒,还有好些也差点被绊到。

  张大牛还没来得及伸手去扶,摔了的小孩一溜爬起来,也不哭,也不喊疼,继续往里窜。

  厨房里的三牛和四牛早就听见动静了,收拾的动作都加快了,但是加快了反而做不好了

  张二妹看着这俩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样子,干脆让他们俩去玩,最后一点自己来收拾。

  张三牛和张四牛本来还想继续做来着,回头看到厨房那半堵墙上趴满了自己的小伙伴,小孩儿们看到张三牛和张四牛在干活,也没催,就那样安静地趴那里。

  倒是张三牛和张四牛心痒痒地想去玩,手脚都不利索了,直接被张二妹赶去玩。

  张三牛和张四牛把东西放下,在抹布上随便擦擦手,就往厨房外走。

  小孩儿们看见张三牛和张四牛两个出来,一下子被点燃了,叽叽喳喳地招呼起来。

  来的小孩儿能分成两拨,一拨是年纪稍大的,和张三牛一起玩。一拨年纪稍小,是和张四牛一起玩的。

  年纪小的这拨倒是想和年纪大的一起玩,但是年纪大的那拨嫌弃小的那拨,通常都不乐意带着玩。

  张三牛和张四牛分别和自己的小伙伴们走一块,勾肩搭背地就要往外走。

  张大牛把自己做的东西从柜台下的背篓里拿出来,叫住小孩儿们。

  “来,看看大哥给你们做的玩意儿。”

  “这是什么呀?”

  “是呀,是呀,没见过。”

  “三牛,你认识吗?”

  “四牛,你知道怎么玩吗?”

  “停,听我说!”张大牛抬高声音,压下这群“叽叽喳喳”。

  “叽叽喳喳”的声音一下子止住了,小孩儿们全都满脸期待地看着张大牛。

  张大牛拿着东西演示了一遍,然后小孩儿们几个人分一个,轮流拿着玩去。开始没想到会来这么多小孩儿,只做了十个,完全不够分。

  小孩儿们看明白了正确玩法,抢着跑出去要试着玩。

  其实也不是什么稀奇玩意儿,就是小时候玩的“滚铁环”,只不过这个时候还没有这个游戏。

  “铁环”也不是铁丝做的,这时代的铁可贵,那环都是用竹篾圈的,不怎么规则,也还算圆。

  长柄铁钩子也是用竹子做的,弯钩的地方用火缥一下,有个弯钩的形状就够了,虽说算不上多精致,但也够玩了。

  做出来形状后,再把倒刺磨光就好了,工艺简单的很。

  张大牛看乌拉拉一群又跑出去,笑笑,转身又坐回了柜台里,背篓里还有材料没做完,干脆再做几个得了。

  等又做完几个,张大牛看看外面的天色,起身去厨房看磨浆的进度。

  厨房里张二牛、张大妹还有张二妹三个一起轮流着推磨,下面接着的桶里已经有了半桶浆了。

  张大牛把灶烧起来,倒入大半锅水先烧着,另拿一个干净的桶接着磨出的浆,把装了大半桶的浆提到灶边,等水烧开就能做了。

  没有合适用作煮红薯粉的平板型容器,张大牛就把小锅的底面刷干净,等土锅里的水烧开后,把小锅放里面。

  等小锅也热了,张大牛用瓢把浆均匀地倒进小锅里面,等凝固了再把小锅端出来,用筷子把凝固的粉块从小锅弄到旁边装了凉水的盆里。

  灰白色的粉块在凉水里舒展开,张大牛用手捞起来,仔细看这厚度,不错,还挺均匀的。

  然后张大牛回到灶边依法炮制,后来那边磨完浆的张二牛三个也过来帮忙洗粉,然后一层层叠放在砧板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