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行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长兄难为1-50

快穿之行旅 人参福果 4944 2020.03.20 18:00

  张大牛先没叫人,等二牛和婶子见完人,分开了,才把张二牛叫到外面来。

  “二牛,刚刚婶子是带着你认人还是什么?”

  “我,婶子让我跟着的,说那是婶子的娘家人,让我跟着认一认。”张二牛话还没怎么说,脸先红了大半。

  “哈哈,脸红什么?今儿跟那姑娘见着面了,怎么个情况啊?”

  “还行,还行,她比我会说话多了。”

  “中意不?”

  “嗯。”张二牛轻点了一下头。

  “中意你就主动点,别让人姑娘家找你说话。等那边传来确切消息了,你就多跑跑,帮着干干活去,知道了吗?”张大牛给帮着张二牛想辙。

  “好,大哥,我知道了。”

  “大哥现在要去食肆那边了,你跟着一起过去不?”

  “去,我也去。”

  “嗨,刚还说主动点,帮帮忙,你就留在这里帮着招呼一下,食肆那边也不用你忙了,做事机灵点,知道了吗?”张大牛提点道。

  “嗯嗯,知道了。”张二牛连连点头。

  “行了,走,我去跟婶子说一声去。”说着,张大牛带着张二牛向婶子那边走过去。

  陈婶子今天是真忙,忙着应付来的客人。张大牛等了一会儿,等陈婶子把来吃杀猪饭的老交情送走,才上前去。

  “婶子,这边差不多了,我就先去食肆了,那边就大妹一个人在那。这二牛,就在这里帮帮忙,婶子你帮着多带带他。”

  “诶,行。你自忙去吧,正好今天事忙,二牛就帮着家里忙活下挺好。”陈婶子也大概知道张大牛的意思,应下来,让张大牛自去忙去。

  张大牛说完话,又叮嘱了张二牛几句,就喊上张二妹,接了张三牛先往家去拿东西,带上了小黑和三只关不住的白鹅往食肆去。

  本来还想找元宝来着,也不知道元宝飞哪里去了,这有翅膀的鸟就是不好管。

  ……

  到这年关上,家家户户不论富还是穷,都在为着年节准备,各个村子里往镇上去的人也多起来。

  很多人一年到头可能就年节上有机会出村子,平日里都要忙着地里的生产。

  难得出门,就会各个稀奇的都瞧瞧,倒是让食肆里热闹很多,虽然大部分都是好几个人花个一文钱买碗粗茶,喝完续的三碗就继续赶路。

  还有不少是之前商队商铺的队伍贩完货物回来的,这部分群体是食肆里盈利的主要来源,也让张大牛这个小食肆的名声打起来了。

  腊月二十七,今年的最后一个场。

  每年最后一个场都是最热闹的,基本上能出门的都会赶这年前最后一个场。

  这个场过完了,家家户户都会待在家里忙过年的事儿,在家里过冬,等开春了,整个大地才会又重新热闹起来。

  今天是赶场的正日子,张大牛想着干脆把家里人都带着,一起去镇上买东西,采购过年要用的。

  至于食肆,张家一家六口起了个大早,六个人在食肆里忙活到凌晨,给准备的都是粥、炖菜、汤这些先做好了可以现热的食物。

  然后提前和陈婶子说好了,让帮着看看店。陈婶子家里在之前的场,还有货郎下乡的时候就把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这个场就不用去。

  这入冬以来,村里人的生产停了,闲下来,所以到食肆外面卖东西的人就多起来,陈婶子家也是,这次也就麻烦了陈婶子。

  等到陈婶子和村里人都到食肆这来的时候,张家人已经准备好了,陈婶子一来,张大牛给交待清楚了,一家人就赶着牛车往镇上去。

  路上风很大,一家人把棉被围在身上,挤在一起瑟瑟发抖。虽然这么冷,但张二牛几个都满脸高兴,一直聊着今天镇上会卖什么这样的话题。

  张大牛围着棉被,靠在扶手上,心里还挺后悔这么冷的天出来。但是没办法,谁叫是他自己之前跟人定下的亲自去看猪。

  张家没有养猪,村子里各家各户杀猪时买到的猪肉只够自家人吃的,想要供食肆里用就远远不够了。

  明年还有食肆里肯定需要大量的肉,现在就得多买些肉,趁着冬天没什么生产要做,做成腊肉、熏肉这样的,给家里补点存货。

  唉!张大牛仰头看着阴沉的天色,乌压压的云,心里再次盘算了一遍今天要买的东西,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搞餐饮业是最累人的,还很不自由,每天都得到食肆里去。

  开食肆就是要个人气,你一天不开门,还行。但要是时不时的一天两天不开门,人气就散了,所以就得长期地守着食肆才行。

  虽然张大牛自己还挺喜欢做饭的,但不喜欢天天被绑在食肆里,现在都有点后悔开食肆了。但是没办法,这是张大牛目前唯一能找到的可做的营生。

  张大牛心想,要不,等二牛成亲了,把食肆转给二牛小两口去做?

  自己是真不想一辈子都在这里开个食肆,现在这日子是自己从前给自己规划的养老生活啊。

  “大牛。”元宝从张大牛裹着的棉被里蹭出来,仰着看张大牛。

  “什么事啊?这么冷的,你还硬要跟着出来,想回去了?还是想进空间?那可不行,都看着你出来的,可不能凭空不见。”张大牛低头瞅元宝,在脑海里说。

  “不是,我就是想问,我们什么时候有机会去县城啊?你带我去呗,我上次听人说县城更大,更气派,好吃的更多。”

  “我也很想去啊,到这里过去两三个月了,走过最远的地方就是镇上。每天就在村里走来走去的,我也想去亲眼看看县城什么样啊。”

  “那,那……”

  “你说你,别的系统要钱给钱,要身份给身份的,你简直就是个鸡肋,天天还得吃我不少东西。”

  “我,人家还是个新系统嘛。再说了,你别被误导了,我们系统界不是那样的,那都是你们写小说的自己脑补的,哪来那么多便宜事。”

  “唉,算了,算了,靠别人不如靠自己。你要是能给我准备好所有的东西,我还害怕呢,这样子自己奋斗来的,我还踏实些。”

  “是啊!人生就是要奋斗啊,你要知道……”

  “得了,你可别说了,听不出我这是退而求其次,安慰自己的话吗?我还以为自己得了个金手指,结果是个……”

  “是什么?!我,我可告诉你,你得好好说,不然我,我会生气的!”

  “行行行,结果是个大宝贝,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我不跟你说了,我要进去棉被里睡觉了。”

  “你这最近也睡太多了吧,天天不分昼夜的睡。”

  “唉,能量不够,而且这是这个身体的惯性,不过我也觉得睡觉挺舒服的。我进去了,别打扰我,到了镇上记得叫我哦。”说着,元宝又蹭蹭地往棉被里缩,找了个舒服姿势继续睡了。

  等元宝又睡着了,张大牛听着弟妹们的聊天,加入了进去。这路上可还有挺久的,不说话实在没事做。

  而且不说话,要是这车上睡着了,很容易冻感冒的,这年头,医疗卫生条件这么差,可得好好保重自己。

  张大牛想着,开口让弟妹们避开迎风,喝几口还温热的姜茶暖暖。

  这姜茶是之前食肆里加了红糖熬的,,熬好了装在竹筒里和罐子里。之前一直放在众人最中间保温,但现在已经温温的,不太热了,还是趁着有温度喝了得了。

  六个人把温热的姜茶分完喝了,感觉身子的确暖了不少。张大牛把喝完姜茶的罐子收到背篓里放好,继续跟大家聊起来。

  现在一家六口的关系可亲近不少,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家里人的性格都开朗了许多,尤其以张二牛和张二妹为最。

  张大妹和张三牛的小毛病也改了许多,张大妹还是挺爱美的,但虚荣心少了很多,张三牛也做事比以前踏实。

  张四牛也没有以前敏感,胆子也大了。在张大牛的引导下,做事情有条理,行事也有章法。

  整个家庭已经有了很多好的变化,每个人都有进步,这是张大牛除了挣钱之外最自豪的事情。

  食肆这一个多月,将近两个月,看着每天没什么进账,但张大牛那天闲了拿着账本随便算了一下,竟然挣不少。

  除开那三十两的大进账,其余的进账倒还挺多的,乍一算差不多有五六两的纯利润。

  这五六两听起来不多,但这不过是五十多天的利润,比起现在村平均收入,都能抵过有些人家一家人一年的进账了。

  并且,这还是在没什么名气,没什么回头客的时候,等真正开起来,开好了,应该能挣更多。

  因此,张大牛特意狠狠心准备去买头整猪,看着是把挣的又都花出去了,但这是囤货嘛不是,总比买散肉划算许多。

  “哎呀,下雪了这是!”

  张大牛听到张三牛的声音,抬头看,果然天空零零散散地飘了些雪花,不过还不大。

  今年到了腊月二十七了,雪才下,比以往都迟了许多,温度也没有很低。村里的老人都说明年的收成得受影响,村里都盼着下场大雪。

  粮食是村里人的命根子,这场雪下了,还能下大些,应该能让村里人放下心来。

  快到中午的时候,总算是到了镇上。

  张大牛先去二庆叔铺子那里说了一声,看铺子那么多人,就让他们继续忙活,自己带着弟妹们赶着牛车往集市去。

  临近年关,又是赶场的日子,镇子上的人非常多,张大牛小心地赶着牛车,时不时吆喝一声,让行人避避。

  到集市的时候,张大牛把睡熟的元宝用棉被子围好,交待车上的人看着,然后和张二牛两个往肉摊那里去了。

  “哎呀,张老板啊,来了,哟,二牛兄弟也来了。”

  张大牛两个刚走到摊子前面,卖肉的就招呼起来。这大冷的天还穿着个单衣,头上还冒汗,一点也看不出冷。

  “我哪里称得上什么老板,还是冯老板这里生意好。”张大牛笑着回道。

  “那张老弟都称不上老板,我冯老屠可不敢称老板。”冯老屠也笑着接话说。

  其实冯老屠年纪并不大,才三十多,不过杀猪宰羊的手艺也是家传的。自从接了家里的这个肉摊,因着手艺不错,很快就把自家老爹的名号给接下来了。

  “哎呀,冯大哥,咱们也不说这些虚话了,今儿是来看肉的。”

  “张老弟放心,我特意给你看好的,养在圈里养了几天了,能吃的很,保管你满意。”

  “冯大哥的眼光和手艺,我肯定是相信的。”

  “走,咱们去我家里看去,家里的,出来看摊子。”说着,冯老屠把手擦擦,叫了自己媳妇来看摊。

  张大牛和张二牛两个跟着冯老屠往铺子后面走,到了最里面养猪的地方。

  圈里养着八九头,分开住着,有大有小,正吃食吃的欢,根本没空理进来的三人。

  “张老弟,你来看啊,那个圈里的,吃食最猛的那个。”冯老屠伸手,指着最里面的圈里,那一头猪一边吃食一边拱走旁边猪。

  “很好,我就想要那么大的。”张大牛仔细瞧了瞧,也听了张二牛的想法后说。

  “这头是前些天村里收的,吃起食来最猛,看着就肉好。”

  “这猪多少斤?”

  “这头,昨天称,一百四十斤多一点,今天再称没问题的话,就算整一百四十斤。”

  “嗯,这头就很好,那这价钱上呢?”

  这一百四十斤远远比不上现代的大肥猪,但在这时候可真是不小的分量了。这猪能光吃草长到这程度,算是易胖体质了吧。

  “张老弟,放心,我冯老屠做生意都是知道的,绝对良心。现在还说不准,等把猪杀了,称肉的净重,再算钱。”冯老屠大掌拍拍自己的胸膛,大声说。

  “行,我也是听过冯大哥的名声,信得过才来的。”

  “这猪是现在杀呢,还是……”

  “就现杀吧,现杀了,今天我们就把肉给带回去,早点把肉给处理了。”

  “好,我喊人来把猪给拖出来,你们就旁边等一下。”冯老屠应着,喊着铺子里的学徒来帮忙。

  张大牛和张二牛从猪圈里退出来,张大牛让张二牛去牛车上拿装猪血的桶。张二牛拿了两个桶来,把木桶递给一个帮忙的学徒。

  杀猪的时间里,张大牛让张二牛在这等着,这可还有段时间,不能光在这等,得趁着这时候把其他该买的买了。

  张二牛应下来,一个人在这等着。张大牛走出集市,小心地把元宝睡着的被子挪开,自己坐在牛车边上,赶着车往正街那边去。

  往正街去是为了到那边的书肆里去,给张三牛和张四牛买些好点的纸张,在明年开春正式进学前,抓紧时间练练字什么的。

  这练字啊,就得耗费纸墨去练,光拿着沙盘,练字是没有效果的。

  除了纸墨,其余的东西倒没有什么要在这买的,都能在二庆叔的铺子里买到。对联年画、果干坚果等等,应有尽有。

  买完纸墨,张大牛带着张大妹张二妹两姐妹去了旁边一个首饰店。

  两姐妹也都大了,两人除了一些廉价的绢花头绳,也没个稍微像样的首饰。女孩子嘛,不说要有多少,至少出门见人得有点装门面的。

  张大妹和张二妹被带到了首饰店,刚开始还挺拘谨,这还是她们俩第一次来这样的店。

  但是看到大哥很从容地跟店里的伙计掌柜的交流,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倒是让两姐妹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也跟在大哥后面说起来自己的想法来。

  最后,走出首饰店的时候,两姐妹一人得了一个银手圈和一副银丁香。手圈很细,也没什么花纹,银丁香也很小,总共加起来要四百八十七文,都快半两银子了!

  张大牛付账的时候,其实有点肉疼的,没想到这么一点点重量,怎么就要了这么多呢。不过看两姐妹都很喜欢的样子,心里觉得还算行。

  最后在张大妹和张二妹两个的讨价还价之下,以四百八十文,外加送了两个不大的首饰盒子。

  别以为首饰盒子多贵,这没什么雕花,没有做工的素木盒子一个就四五文的样子。

  不过张大牛买完出来,感觉不算亏。但出了首饰店,两姐妹还在讨论刚刚吃亏了,得再多要点其他什么的。

  本来张大牛觉得不亏的,张三牛和张四牛也没觉得什么,但听这两姐妹一直说,三个人都有种今天亏大了的感觉。

  出了首饰店,张大牛就赶着牛车,带着四人又往集市去,杀猪的那边应该忙活完了吧。

  现在赶紧去冯老屠那边拿肉,结好账了去二庆叔铺子里买东西,买完东西好趁着天还亮,早点赶回家去,免得雪下大了太冷。

举报

作者感言

人参福果

人参福果

五十章了诶!我竟然写到了五十章了!张大牛想进城了,预祝张大牛进城顺利!   求推荐票呀!想要多多的推荐票!

2020-03-20 18: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