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行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长兄难为1-6

快穿之行旅 人参福果 3292 2020.02.07 18:00

  饭很快就做好了,张四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一家六个人整整齐齐地坐在饭桌前,张二牛几人扭头望着上首的大哥,等着大哥发话。

  这是张大牛新定的规矩,饭前人最齐的时候,大家一起说说话。也算是张大牛为了加深几人的交流了解,做的改变之一。就算是整天待在同一屋檐下的一家人,整天不说一句话,再亲的人感情都淡了。

  “你们先说说上午的活干得怎么样了。”张大牛开口说。

  之后就按照长幼顺序,从张二牛开始讲。

  “今天上午把地里的草和虫都除干净了,下午我就牵着大黄,运水给红薯地和苞米地浇水。”这是张二牛,经过这十来天的“当众发言”,明显比以前开朗了一些。

  大黄是几年前张大牛做生意唯一留下的那头一岁多的公牛,现在算是家里最值钱的财产之一,平日里由张三牛放牛,张四牛也会给它打草。

  接着是张大妹,“我今天干活比昨天动作快了,大哥,我会更卖力的。”

  “我,我也会更卖力的。”张二妹还是很腼腆,但也比最开始敢开口了,不像开始时那么吱吱呜呜,蹦不出一个字。

  “大哥,我有很卖力地除草。现在知道你以前有多辛苦了,我以后肯定多多帮家里干活。”张三牛还是最机灵最会说话的一个。

  “我今天给家里的鸡抓了很多蚂蚱,下午我还去挖蚯蚓,让它们多多下蛋给大哥补身子。”给鸡抓虫吃,是张大牛给张四牛安排的任务。

  现在的鸡还是散养吃草,或者吃苞米杆磨成的粉和稻壳,没有给鸡捉虫吃的意识,鸡下蛋的频率也很低,两三天才有一个。家里养的五只母鸡,一周捡不到十个蛋。

  当然,除了小孩,也没哪个大人能有时间有心思,天天抓虫挖蚯蚓给鸡吃,光地里家里的活就干不完。所以,张大牛就安排了张四牛干这个活。

  “嗯,很好,大家都很不错。下午给地里浇水可以晚点去,日头太烈的时候浇水,会烧坏地里的秧苗。”

  “我现在身体已经好了很多了,从今天晚上开始,家里的饭我来做,你们这几天赶紧地把地里浇完,马上要收稻子了。”张大牛听了几个人的汇报,很满意,决定从今天晚上开始改善伙食。

  “大哥,你还是好好休息,饭我们来做就好,不要累着了。”张二牛赶紧劝说。

  “对呀,大夫说你要好好休养的。”其余几个也跟着劝说。

  “不用了,大哥现在身体快好了,没那么虚弱了。大哥虽然还不能干重活,做饭还是可以的,你们每天下地回来也很累,大哥在家也不能什么都不干。而且你们还没吃过大哥做的饭吧,就让大哥给你们露一手。”张大牛不由拒绝地说,

  “如果真的累了,大哥会休息的,小牛,你下午早点回来帮大哥烧火。好了,大家开始吃吧。”

  “对了,大哥,回来的时候,我们遇到了大琪叔家的刘婶跟我们说,下午二庆叔回村,晚上会来家里看看你。”张二牛补充说。

  “那,二牛你吃完饭,去后院捉只老母鸡杀了。小牛你下午在村口盯着些,看见二庆叔了,告诉二庆叔,让他和关婶子晚上来家里吃饭。”

  张大牛记起记忆里颇为关心自己的二庆叔,自己病后还让人给捎回了十五两银子,不然以张二牛几个存的三两文,还真买不到什么好药,顶多买些药渣。

  虽然张大牛并不是真的病了,但这情还是领的。

  “好,我下午就和虎子、小猫哥在家门口玩。”张四牛应下。

  “嗯,开始吃饭吧。”说完所有的事,大家才开始吃午食。其实菜色只比早食多了个炒菜,味道还是那么寡淡。

  二庆叔是老村正家的二儿子,老村正的大儿子王琪,也是前面说到的大琪叔,几年前才接任了村正和王氏族长的位子。

  张家刚落户拂水村的时候,张家出于种种原因与老村正交好,老村正也是看重了张父的才干,一来二去,两家都处出了真感情。

  王庆以前不爱干农活,每天游手好闲,让家里的父母大哥大姐愁坏了。后来还是张父带着他做生意,后来介绍他去做伙计。

  王庆想自己租铺子做生意,家里所有人都不支持他,也是张父借钱给他做本钱租铺子,出主意拉关系。慢慢的,王庆在镇上做好了生意安了家,还娶了隔壁饭馆的女儿。

  所以在张父张母去世后,没有氏族,也没有任何亲戚的张家几个孩子本来都要送去养育堂,是老村正跟里正使了劲,才没让张家散了。

  王庆更是对张家用心,每次回村都要来看看,给张家带东西,张家有什么事更是当仁不让。

  这次张大牛“生病了”,正好王庆出门贩货去了,王庆的媳妇关氏也托人给送了十两银子。

  王庆一回来听说张大牛病很严重的事,已经做好回来的打算。后来听说已经转好,才没有急着回来,只是托人又送了五两银子回来。

  前前后后十五两银子对一个农家来说可不是小数目,没看张家的存款也才一百来两嘛。对于王庆虽不算伤筋动骨,十五两也不算小数目。

  王张两家这么多年一直都来往密切,要不是二庆叔他自己的女儿还太小,不然当年说亲不成功的时候,都想把自己才两岁多的女儿许给张大牛。

  这些年也一直帮着物色好姑娘,希望张大牛能早点娶媳妇,对张大牛的心思甚至比对自己亲侄儿都要急切。

  因此,对于这份情,张家全家都觉得要杀只鸡才够。张大牛更是打好了加倍还给王庆的主意。

  吃过饭,现在家里的碗都由张四牛负责洗。不过饭菜都没什么油水,所以稍微涮涮就干净了,其余的人就各自回房休息。

  张二牛先去厨房借着之前做饭的火炭,加柴烧一锅水。然后去了后院,从鸡窝里挑了一只挺肥的老母鸡。

  用麻绳把受到惊吓,死命扑腾的母鸡翅膀一绑。抓着翅膀根部,用菜刀在鸡脖子上轻划一下,把血放进张四牛拿出来的大碗里,把鸡倒提着让血控干。

  等水开后,用瓢把水舀进木桶里,将鸡整只浸进去。泡一会儿后,动作迅速地拔毛。拔干净后,用清水冲一下,再将内脏清理到另外的盆里。

  洗净血后,用麻绳绑住双脚,倒挂在厨房墙上,收拾好一片狼藉,就洗手回房休息去了。

  等日头渐渐西斜,张二牛就起来去敲两个妹妹的门,叫起。然后从后院绕去杂物房,将杂物房的两个大木桶搬出来,放在板车上。把搁在堂屋里的几顶草帽拿出来,挂在板车的扶手上。

  张大妹和张二妹出来,水缸里打水洗了把脸后,就由张二牛在前面拉着板车,张大妹张二妹戴着草帽在后面帮忙推着。张三牛早已经出门去,把大黄从吃草的地方牵到了荆水河边上等着了。

  听着外面的声音消失了,张大牛早已经起床了。这些天睡得太多,张大牛也睡不了多久,干脆起身,去后院菜地看看有什么菜,去地窖和粮房看看家里还有什么干货,盘算晚上能做什么。

  ……

  “大哥,大哥,我刚刚在村口遇见二庆叔和关婶子了,我跟他们说晚上来家吃饭的事情了。”张四牛的声音由远及近传进来。

  张大牛听到声音,从粮房里出来,拿着洗过的早上张四牛给的几个野杏子。

  “咳咳,大牛,你现在病还没好全。”动作矫捷的张大牛突然听到元宝的提醒,瞬间意识到不妥,放慢了脚步。

  “大哥,你怎么没吃杏子呢?不好吃吗?”张四牛看到大哥手里拿着的几个杏子,问道。

  “很好吃,来,大哥给你留的,大哥吃两个就够了。”

  “大哥,这是给你……”

  “来,别推了,拿去吃,虎子和小猫都吃过了吧,你也吃。晚上记得早点回来帮大哥烧火。去,去玩吧。”张大牛将三个杏子塞过去,转身回了房。

  跟小孩子抢东西吃真是太罪恶了,还是给小孩吃吧。别人家孩子有的,自家小孩也要有,又不是什么奢侈的东西,没必要亏着他们。

  张四牛一边转身跑出去,一边开心地把一个杏子塞进嘴里,心想,果然大哥最疼自己,只给自己吃。

  张大牛从地窖拿出春末存下的干蘑菇,取出过年剩下的最后一小块腊羊肉。羊肉还是去年村子里一户人家养的羊摔断了腿才杀了,张大牛也只买了少少的几斤。

  之后又从粮房取出一碗面粉和一些红糖,从廊下摘下一串干辣椒。

  晚餐做小鸡炖蘑菇,腊羊肉炖萝卜,油煎地瓜饼,再炒两个青菜,五个菜应该足够了,不知道二庆叔这次会不会把关婶子带上,等下让四牛去交待一声,顺便给老村长家送一些地瓜饼去。

  张大牛想着,走出院门,看见张四牛正和虎子、小猫就在院门不远处玩得起劲,将张四牛三个喊过来,带进屋子。

  拿手巾给玩的满头大汗的这三个擦擦额头和背上的汗,又倒水给他们补充水分,拿出在“病”时别人看望带来的点心和糖给他们吃,交待三人在屋里玩会儿,免得中暑。

  现在虽说已经秋末了,但秋老虎仍然很厉害。

  张大牛看着张四牛不再喘粗气了,让他去厨房把灶台的火升起来,许诺给他们做好吃的。

  三人一听他这样说,高兴地大叫,拉拉扯扯地争相向厨房跑去。不是张大牛要让几个小孩做事,实在是他空有记忆,知道怎么生火,可之前试过,这火就是升不起来。

  张大牛想着给大琪叔送些地瓜饼去,干脆又从地窖拿出了一个南瓜,从粮房多舀了些面粉和红糖。

举报

作者感言

人参福果

人参福果

以前没注意过,高兴地大声欢呼,欢就代表了高兴吧,干脆改了。

2020-02-07 18: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