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行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长兄难为1-62

快穿之行旅 人参福果 3929 2020.04.01 18:00

  春天是一年中忙碌的开始,对于张大牛来说,最为明显的就是冬天还很是安静的村子,现在大家都忙活开了。

  即使田间地头没人,那么大家就都指定在家里忙活准备,秧苗得育上,农具该修补的得修补,做种的红薯苞米也得挑出来了……

  可以说,张大牛充分地感受到了什么叫“一年之际在于春”,每家每户就没有停下的。

  张家同样也是,而今年与往年不一样的在于多了一个食肆要管。

  好在开春的时候,所有人的重心都在地里,路上没多少闲人,连村里的几个常常偷懒的闲汉都被拘在家里给帮忙,食肆也很是清净,大妹和二妹两人已经足够应付了。

  昨天干了一天施肥的活儿,这活说重不算重,只是相比来说挺脏的,你要是请个短工帮忙的话,绝对所有人都会奇怪地看你。

  所以张大牛只能和二牛两个人一起干,总不能食肆那边只留一个小姑娘守着吧。

  好在家里有大黄,有牛车,不要一担一担的挑到田间地头去。

  不过往年施肥都是张大牛和二牛两人挑着担子一担一担做完的,为什么呢?农家的畜力可比人力值钱,张家以往宁愿人一担担的挑,也不想累着牛。

  张大牛可不认可这资源的浪费,虽然桶放牛车上,牛一走,桶一荡,粪水就浇到了车上,把车给弄脏了。

  可这效率就提高了不止一点点,一人去家里茅厕把粪痛装好运来,地里的人就趁着这段时间把地肥了。

  两人轮流着,一天就把家里的田地肥了大半。板车虽然是臭了,但家里又不止这一架板车,把轮子卸下来洗洗干净装到另一架板车上,嘿,又是一辆新车。

  到了第二天,张大牛记着这是镇上做面条的杨老伯说来送面条的日子,所以挺早就到了食肆。

  因着自己老觉得自己洗澡了还是有味道,张大牛都没进前面的厨房和客堂,直接到了后头,趁着人还没来,把书拿出来背。

  不管怎么说,既然决定去考个文凭了,那就认真去做。

  前面是大妹和二妹开了食肆,烧火起灶做早食,二牛则是先牵着牛到地里肥田。

  果然按照张大牛预想的,早食才吃了没多久,杨老伯就到了,算时间,怕是天没亮就出门了。

  “杨老伯,前日我还说给你尝尝我手艺的,没想到这两天家里给地下肥,我都已经两天没进厨房了,这次是没法让你尝我的手艺了。”张大牛听到前面大妹叫,从屋的后面绕出来,站在食肆前面跟杨老伯说。

  “嗨呀,这次没吃到,下次还有机会嘛,以后咱们打交道的机会就多了。”杨老伯摆摆手,笑着说。

  “哎哟,怎么说?”

  “我们家已经决定了,把家里改成作坊,以后就我在家专做,我儿子呢就找地方卖。”

  “哎哟这可好了,杨老伯你真该多让人吃到你的手艺。我听大妹说,啊,大妹就是刚刚接待你那个,她说这两天很多人买面条的。”

  “是吗?那可好啊!”

  “往常呢,我一个人发面擀面做面条实在是忙不来,有时候要吃面的人多,有时候人少;有的要纯白面的,有的呢又要两掺面。现在有你们专给供了,就好办多了。”

  “好好好,有人吃就好。”

  “杨老伯,今儿先把我之前定的卸下来,试着都卖完了,我这里就知道以后要怎么定了。”

  “就听你的。”

  “杨老伯,你今天带了这么多出来,想必是打算去试着推的吧,我倒是觉得可以去到没处都各样式的都留些,各处都卖完了就知道个大概样子,以后你们也好估摸着做。”

  “有道理,有道理,我们就想着这么来,也不知道行不行,现在听你这么说了,就这么来了。”

  “嗨呀,杨老伯别怪我多嘴多舌就是。”

  “老伯看得出来,大牛你是个实诚人,怎么会怪。大牛,老伯是想着多留会儿,但这我又赶时间,所以下次咱们再好好说说话啊。”

  “行,杨老伯你就去忙去,”张大牛应道,转头对食肆里大妹叫,“大妹,二妹,你们给老伯捞两个茶叶蛋来。”

  “大牛,老伯这里带了干粮的。”

  “杨老伯,今儿你吃了这蛋也不算没尝到我手艺了,这蛋是我教着煮的,味道不差的。”

  “行,下次,下次到我家去也得尝尝我家里的手艺。”

  “绝对的!”张大牛笑着说。

  等送走杨老伯,张大牛嘱咐了两个妹妹一番,把小黑给强制地留这后就走了。

  把小黑留在这里,一方面是有些威慑力,怕遇到地痞流氓什么的,两个妹妹起码有个反应空间。

  再一个就是最让张大牛深恶痛绝的,大概“狗真是改不了吃shi”,明明每天给小黑喂食了,它自己还加餐。但是这两天家里茅厕起粪水,它老是凑过去。

  这个实在是让张大牛忍无可忍,每次一靠近,就会把小黑给呵斥开。

  ……

  进到三月来,雨水一下子多了起来,这一场春雨已经连绵不绝地下了三天的,每天夜晚还春雷滚滚的。

  这个架势好像是春天在擂鼓赶走逗留的冬天,顺便大肆宣扬自己的到来。

  不管冬天是不是内心含着愤怒地离开,但农人们都很欢迎这连绵不断的春雨。

  这场春雨下个几天,之前给地里施的肥才能渗到地下去,真正地肥地。并且湿润后的地不再板结,各家各户犁地所需的力气功夫也少多了。

  三月十二是清明,三月初十是曹夫子学堂给放假的日子,张大牛定的这天去镇上接三牛和四牛。

  三月初九的晚上雨都还在下,张大牛几个都以为得冒雨去接了,没想到天快亮的时候雨竟然慢慢停了。

  虽然雨停了,但为了保险起见,蓑衣和雨伞都备上带好了。

  还是张大牛一个人驾着牛车赶早去镇上,也不算一个人,元宝上次不知道跑哪儿去,今天倒是磨着跟着去。

  就这样,一人一牛一车一鸟趁着这一点天的微光,赶着去路上了。

  本来今天还打算带着大妹或者二妹去镇上,倒是两个妹妹说要留下来守着食肆,让二哥赶着天还不错把秧给栽些去。

  这下把三牛和四牛两个接回来,可不只是给过世亲人扫墓的。

  两人可得趁着这两天帮着家里干点农活儿,张大牛从前在镇上读书的时候也是这样。

  每年春播夏收还有秋收的时候,学堂都会放个几天,这可不是法定节假日啊,这是留在家里给帮忙干活的时间。

  当然这是针对的农家子弟,你要是家里小地主的或者有钱的,这几天也就相当于法定节假日了。

  不过一般夫子都对学生们的家庭情况了如指掌,像上面提到的这两类人,那就是给留个扫墓祭祖的时间,做完了继续回来学堂里。

  黄松以前和张大牛一起同窗时,最羡慕的就是张大牛每年都能多不少假。

  可张大牛自己内心还不想多这些假呢,你以为每次回学堂补课赶功课就不磨人吗?

  张大牛其实是可以让三牛和四牛不下地干活儿的,但两人现如今还是在村子里过,总不能因为读书就不干活,一下子脱离村里的生产吧。

  更何况,张大牛更希望的,是两人能通过下地干活儿与读书的对比更珍惜读书的机会,就像以前的张大牛下苦功赶功课背书一样。

  张大牛很顺利地从夫子那儿接到了两人,仔细问过夫子布置的功课后就跟夫子告别离开了。

  大概是考虑到三牛和四牛两个得帮着做事,夫子只安排了两人把学的多背多练,其余的倒没有什么。

  “你们这些天学到哪儿了?”张大牛带着两人到奠仪棺材铺取了自己托人定的东西,从里面出来后问道。

  “我已经把四书都背下了,而且字我都认得了!”三牛挺得意地说。

  “我已经把三百千,《声韵录》还有《圣贤书》都背完了而且字也都会写了!”四牛也紧接着说。

  “哇,你们做的真好。”张大牛夸赞道。

  这可是真心实意地夸奖,不是为了鼓励两人而说的话。三牛和四牛满打满算去了还不到一个月,进度就拉的这么快,看来两人还真是挺能的。

  “那当然,夫子说我们两个都是各自班上最好的。”

  “班上有没有人欺负你们啊?”

  “没有。”

  “没有吗?”这种明显的好学生,还被老师做典型的,不可能没人看不惯吧。

  “开始时有,但是有些人打一架打赢了,他们就听我们的;有些人胆子小吓唬一下也不敢说话了;还有些吃了我们的点心,尤其是大哥你做的,立马就听我们的了。还有几个书呆子,只知道读书,管不到我们的。”三牛掰着手指头通通数了一遍。

  “对啊,对啊,现在我们俩是乙班和丙班的老大!”四牛很是骄傲地肯定说。

  额,我还担心你们俩被别人排挤,以后看来我得担心别人家里的家长打上门来啊!

  真不愧是把一个混混团体运作成地方帮派的两个人才,真是服了,果然做老大要从娃娃做起。

  张大牛听着两人很是神气的神色,忍不住想捂脸,这可得好好引导,不然两人真会成长为社会毒瘤。

  在去二庆叔铺子的路上,张大牛想方设法地把两人当老大作威作福的心态,纠成当老大要有判断力,共同进步。

  “你们说是不是?现在大家都听你们俩的,你们是不是该带着同窗一起学习,共同努力,这样你们就能一起进甲班,一起进乙班了。”

  “对,大哥你说的太好了,我们之前还想着,当了老大该干嘛呢,现在我们知道了。”

  “好好好,你们知道了就好,再回去了,你们就带着学的不好的同窗一起学,一定要一起进步知道吗?这样是不是比打架有意思?”

  “好像是的,可是大哥,我还是想打架,怎么办呢?”

  “那你们就课间的时候比着来,不打真架。比如说,你们俩裁决,两个人两个人的打,画个范围,数一百个数,谁先把对方放倒在地上就赢了,或者把对方推出画的范围算赢,这个规则怎么样?”

  张大牛自己也经历过这个阶段,知道男孩子这个时候就是闲不住,打架只是一个表现方面,所以这没法避免,只能尽量控制受伤。

  “这个好,这样就不用老是分不出谁赢谁输了,小弟,我们回去了就这样。”

  “除了这个,你们还能班里面比比谁背的书牢,认的字多。”

  “嗯嗯,大哥你办法真多。”

  “额,你们以后多想想就能想到了,多动脑子,多思考。”

  “嗯嗯!”

  接下来的路上,两人就一直在讨论怎么设定规则,怎么背书比着来,总算不是什么老大小弟什么什么的了。

  到二庆叔铺子里,二庆叔之前就得了消息,等张大牛三个来一起吃了饭,就驾着骡子车一起回村。

  回村的只有二庆叔,二郎和妞妞,关婶子没跟着回。

  一个原因是铺子需要人看着,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关婶子即便是回村了,也是不能跟着去扫墓祭祖。

  女人家只有在出嫁前能在清明时去扫墓,出嫁后娘家的祖坟不能去扫,夫家的祖坟也只有刚嫁进去能去祭拜一次。

  其余的时候都只能在祖祠外面磕头祭祖,基本上没有再进祠堂里的机会。

  回到村里,和二庆叔一家告别后,张大牛回家直接让三牛和四牛换了旧衣裳,一人一个背篓,再拿上镰刀和小锄头就让两人去挖野菜了。

  现在野菜长得正旺盛,正到了该采的时候,还有前些天一直在下雨,听说坡上的地木耳长出来了,正好把两人放出去捡。

举报

作者感言

人参福果

人参福果

其实之前设了野鸡野兔野鸟野猪等等的,现在只敢吃野菜野果了????♀️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给我投个推荐票噻!先感谢了!

2020-04-01 18: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