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行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长兄难为1-43

快穿之行旅 人参福果 3209 2020.03.13 18:00

  在去曹夫子学堂的路上,张大牛担心张三牛紧张,细细地叮嘱。

  “等会儿,夫子肯定会考校你,好好答知道吗?别怕。”张大牛停下,蹲下来给张三牛扯扯有些皱的衣服。

  今天不像上次带张四牛见夫子那么仓促,张大牛特意给张三牛穿上了张大妹给做的细棉布长衫,细棉布不像短褐,可以随便绷扯,动作稍大些细棉布就容易起皱。

  张三牛最近被养的白了些胖了些,不说话不动还算看的过去,一说话一动起来就像个皮猴儿,不得安静。

  “我所有的都知道!”张三牛自满地回答。

  “三牛,你要知道虽然你在村学里比同窗都学的好,但不代表你比所有人都好。”

  “哦。”张三牛挺高昂的情绪一下子被压了下去。

  “夫子问你什么,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老老实实说不知道,不要不懂装懂,虚心一些。做的好,大哥等会儿也给你买个玩意儿去。”张大牛看小孩儿的情绪低沉了,许诺道。

  “好!我肯定做的好!”

  “行,等会儿记得问夫子好,记住了吗?”

  “嗯嗯!”

  “夫子问你名字,你说自己叫张叔琅,记得了吗?”张大牛再次提醒一下。

  在村学里,张三牛一直写的自己的名字是“张三牛”,因为没什么关系,张大牛也就没有更正,不过正式进学了就不能这么叫了。

  “记得了。”

  看张三牛答应下来,张大牛把放在地上的雕花木盒和提篮提起来,右手拉着张三牛的手拐进了夫子家的那条街。

  门房那里还是曹伯守着,张大牛牵着张三牛前去扣门,和曹伯一本正经地问答几句,才被曹伯请进去。

  等曹伯去通报的功夫,张大牛细细跟张三牛讲述上门拜访的细节。虽然自己与曹伯很是熟悉,但是正式拜访就得依礼而为。

  像曹夫子这样熟悉的人,并且自己也没什么名头,就可以省却拜帖这门功夫。但对于不怎么熟识的对象,那就需要完全按照礼节来做,以示尊重。

  张三牛认真听着这头次接触的内容,感觉是到了一个新奇的世界,做的是从前从未接触过的事,心里不自觉地紧张起来。

  曹伯再回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一刻钟。

  “伯阳啊,刚刚曹夫子正在上课,我等着他上完课才说。现在你们俩就进去吧,夫子还是在书房里等着呢。”曹伯笑眯眯地说。

  “谢谢曹伯了,我们这就去。这个提篮里是两条腊肉,曹伯拿去厨房吧。这个木盒装的是果干之类的,就提到师娘那里去吧。”张大牛指着桌上那两个雕花木盒和提篮说。

  “诶,好。去吧,去吧,夫子听到你来很高兴呢。”

  “好,三牛,咱们过去吧。”张大牛颔首,拉住张三牛就往书房去。

  ……

  “记得和大哥一起给夫子问好,作揖就好。”张大牛在门前弯腰给张三牛整理整理衣服,小声叮嘱道。

  “嗯嗯。”张三牛点头。

  张大牛看张三牛点头,轻叩书房门,听到曹夫子说了“进”,才伸手推门进去。

  一进门,曹夫子正襟危坐,表情严肃,等张大牛和张三牛行了礼后,微微点头,让两人坐下。

  “今天这是带的你三弟过来的?”曹夫子开口问。

  “是,这是学生三弟,打算明年开春了送到这里让夫子教导的。”

  “嗯,上前来。”

  张大牛赶紧眼神示意张三牛上前去,张三牛一下子紧绷,紧张地走上前,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上首的曹夫子。

  “三牛,不可直视夫子。”张大牛小声呵斥。

  张三牛赶紧低头,看脚尖,布鞋面上起起伏伏的,可以看到脚趾不安分地动。

  “哈哈,无事,无事。告诉夫子,你叫什么?”曹夫子不生气,也没再绷着脸,笑呵呵地问道。

  “我叫张三牛,额,不对,我大哥说我叫张叔琅。”张三牛脱口而出后,才想起大哥叮嘱自己的话。

  张大牛想捂脸,三牛这个回答简直太傻了!

  “哦,三牛是你的小名吧?”曹夫子瞟了张大牛一眼,继续问。

  “不是,三牛是我的大名,我的小名叫牛牛。”张三牛一本正经地纠正曹夫子。

  “哈哈,不对,三牛是你的小名,牛牛也是你的小名,叔琅才是你的大名。不信的话,你问你大哥。”说着,曹夫子笑着看向旁边的张大牛。

  张三牛也回头看大哥,看到大哥点头,才一脸不懂的样子点头表示理解。

  好吧,你们大人就是这么复杂,听你们的吧。

  “你知道大哥带你来干什么吗?”

  “知道。”

  “好,那我来考考你,上次你小弟可是过关了的。”

  “我当然也是可以过关的!”张三牛立马有了斗志。

  “好!你先来背一背《千字文》吧,听你大哥说你学过了。”

  “开天辟地,洪荒初启……”

  “嗯,不错,我来考考释义……”

  最开始考校的还是基础,张三牛还能很流畅地说出来,越到后面,考的内容越深,回答起来也是磕磕绊绊的了。

  等到张三牛连续回答了三个“不知道”后,曹夫子才停下来。

  说第一个“不知道”之前,张三牛答不出,本来想胡乱诌几句,想到大哥说的,老实地回答了“不知道”。

  张三牛本来在村学里是同窗中的佼佼者,基本上同窗问的问题就没有答不出的。就算回答不出来,随便诌两句,同窗也相信他的回答,从来不质疑。

  久而久之,张三牛就有了这么一个坏习惯,懂的先不说,不懂的就装懂,只要不扯到夫子那里,基本上都能蒙混过关。

  张大牛之前就发现了他这一点,提醒过几次,不过没什么成效,主要是张三牛有时候糊弄小孩儿的话听起来还挺对的。

  要是不能当场抓住他在那里胡说八道,张大牛也管不到。

  不过今儿在学识远比张三牛渊博的曹夫子这里,张三牛倒是老实,没再糊弄人。

  其实张三牛从说出第一个“不知道”开始,发现其实承认自己不懂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不懂的这次弄懂了,下次再问就能答出来了。

  曹夫子问完,看着张三牛也很是满意,虽然很多释义都答得不准确,但是背的很牢靠,重点是不知道就说不知道。

  总体来说,资质还是很不错的,胆量也挺大,人也挺机灵的,有灵气,这张家个个的资质都挺好的啊。

  如果张大牛听到这句评价,肯定会说,不是每一个,家里还有一个只要看书就睡觉的张二牛。

  “行,今天就问到这里吧,你们村学学到了四书了?”

  “没有呀,是大哥教的,天天都要我背一段,唉,可烦了。”张三牛说着说着,不由的叹了口气。

  “夫子,我想着,进学早的都已经接触四书了,三牛启蒙的书册都背下来了,也能默了。不说掌握多少四书,至少把四书先背下来,别落太远了。”

  “不错,开蒙早的立志进学的都已经接触四书了,开蒙迟的也有没学完启蒙书册的。明年把三牛放到乙班去,乙班也在学四书。你在家就督促着他背四书,至少得熟读。不过,伯阳,真不现在就送来吗?”

  “夫子,学生还是想着把这两兄弟一起,季理现在还有些抵触,等明年开春天气暖和了应该会好,到时候一起送来。”

  “这样也好,到时候他们可能会差别人一截,可得好好学。”

  “夫子,教他们不用手软。”

  “你看我什么时候教导的时候手软过?”

  “额,也是,那就拜托夫子还是手软一些。”

  “哈哈哈,促狭,我会掌握分寸的,不过我看他们俩跟你一样,都能吃苦,应该不用我多鞭策。”

  “那就多谢夫子了。”

  “行了行了,还有事没有,我还得去课上看看,丙班那些猴儿,不盯着就得翻天。”

  “无事了,今日就是带着三弟来拜访一下夫子,顺便看看夫子。学生看夫子身体依旧健朗,也就放心了。”

  “走,咱们一道出去吧,也让叔琅看看以后上课的课堂。”

  曹夫子说着起身,张大牛也带着张三牛跟在夫子半步后。

  到了课堂,夫子先去丙班门口站了一下,轻咳一声,本来喧闹的丙班立刻安静下来。

  之后是到乙班,乙班氛围好很多,没有大声喧闹的,窃窃私语的倒是有。夫子解答了问题后,便去到甲班。张大牛当年也就是读到了乙班,才辍学了的。

  甲班是进学冲刺班,人数最少,学生的年纪都大些,也最稳重,是夫子最关注的班级。

  每次能考中几个童生,或者能考上几个秀才,就是这个班的成绩,也是夫子的名声,所以夫子一半的精力都放在甲班。

  等带着张三牛看完了所有课堂后,张大牛给夫子作揖以示告别。夫子看见颔首,张大牛才带着张三牛往外走。

  到了门房,曹伯起身给开门,笑着说:“夫人很喜欢你带来的果干,托我问你哪里买的?尤其是里面那种黄色的果干,味道很好。”

  “夫人喜欢就好,那果干叫葡萄干,是从我二庆叔那里拿的,曹伯知道的。”

  “哦,是王庆那儿啊,知道知道,我们家里很多东西都是那里买的。老夫人前段日子去县城前,还惦记他呢。”

  “那果干是我二庆叔最近贩来的,估计也只有他那里有。我这下回去就跟二庆叔说,王姑祖母什么时候会回来啊?说起来我也好久没见到王姑祖母了,改天我再来拜见。曹伯还有事吗?我们先走了啊,别送了。”

  “行,行,我知道了,等老夫人回来,我会跟老夫人讲的,慢走啊。”曹伯边笑着说,看着张大牛两人是身影转出巷子口,才转身关了大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