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行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长兄难为1-25

快穿之行旅 人参福果 3428 2020.02.25 18:00

  今天下雨,估计路上的人不会多,张大牛就没有急着开火,把张四牛叫到饭桌上做功课。

  这功课是张大牛自己估摸着布置的,差不多保持在,抓紧时间,就会有大把的时间休息,不会影响到小孩的玩乐时间。

  童年嘛,当然得开开心心的了。张大牛也不想小孩对学习读书产生厌烦心理,尽量用轻松好玩的方式教他。

  张大牛以前没这么手把手地带孩子,不过至少现在看张四牛的状态,这种方式应该不错。

  张四牛把昨天学的字在张大牛给他做的沙盘上一个个描出来,再背诵了一整本的《三字经》,看完听完没有错,张大牛就放小孩去玩了。

  虽然知道张四牛能把三百千背的滚瓜烂熟,但张大牛还是让他学哪本书的时候就每天背那本书,让小孩养成一个温故知新的习惯,时时能够回顾一下。

  食肆里,张二牛拿着一个木碗在打磨,张大妹和张二妹一边说话,一边在衣服上缝缝补补的。

  张四牛收好自己的书,把细沙小心地倒回竹筒里,再用绳子箍好,把自己喝水的竹筒和最喜欢的木马拿出来,其余的东西都收进背篓里。

  虽然小孩收拾东西仍然有些磕磕绊绊的,细沙也时不时洒出来,但张大牛也只是看着,最多出声提醒一下,没有动手帮一下。

  不是张大牛不帮忙,是想让小孩养成自己动手,有始有终的习惯,大人帮多了,小孩就习以为常了。

  最初,张二牛、张大妹、张二妹甚至张三牛都看不过去张四牛把细沙洒的到处都是的样子,还是张大牛强硬要求,才让张四牛自己动手。

  你看,进步多大,最开始得洒半盒出去,现在的手就稳得多了。东西也不乱放了,哪里拿的就放回哪里去。

  整个上午,都没有什么生意,只有偶尔几个过路的会叫个热茶暖和一下。

  张三牛中午下学了就往食肆这边来,中午吃的饭比较简单。切了些猪心炒了个菜,再炒个青菜就算是了,没干活没费力气的,都不怎么饿。

  吃过饭,张家人就把那一副内脏洗干净,放到了柴房里熏着。猪大肠很不好洗,味道很重,用了醋和盐才去了味道。

  秋雨不大,就是不断地下。

  张大牛看着天色,想着是不是收摊算了,就听到隐约的声音,招呼张三牛出去看看。

  张三牛回来说,远远的是有三辆马车过来了,但不知道会不会停下来。

  听到是马车,店里几人都振奋了精神,马车诶,有钱人家,肯定出手大方!

  ……

  路上。

  最前头的一个侍卫策马回转到马车边,“少爷,前面有个食肆,看上去挺干净的,要不要去那里歇会儿?”

  片刻后,里面传来几声咳嗽,“就在那里歇会儿吧。”

  “是!”侍卫应下,率先策马去那食肆里看看情况。

  这边食肆里,张大妹几个已经从最初的兴奋渐渐平复下来,毕竟谁也没法一直保持兴奋状态吧。

  马车虽然速度快,但这又下着雨视线不清,路上又泥泞,马车根本跑不起来,几百米的距离跑了两刻钟还没到。

  不过率先骑马过来的侍卫已经到了,他翻身下马,把马放到屋檐下躲躲雨,把斗笠摘下来一甩雨水,挂在马鞍上,自己进了食肆的门。

  扫视一圈,环境还算干净,店里没有客人,店家几人穿着都很得体,开口说:

  “店家,有什么吃的吗?”

  “今天的菜单都在这里了,上面挂着的都是有的。”张大牛指着墙上的那些写着字的木牌子说。

  张大牛原本想做菜单出来,每个桌子上都放一本。但这想法太不合实际了,先不说纸多容易被损坏,就说认字的也没几个。

  后来就干脆在墙上挂了些木牌子,牌子上写着菜名,下面再用毛笔画个大致样子。鸡就画个鸡头样子,苞米就画个苞米的样子。

  不过像不像就见仁见智了,反正不认字的都是听张二牛介绍,认字的倒是会看看。今天有,菜就挂上牌子,没有的就取下来,出了新菜,就再做一个木牌子。

  张大牛看着这人的装束干练,衣饰也讲究,估计是个认字的,就让他自己瞧。

  这个侍卫看着墙上的牌子,种类还挺多,不过先只点了下人们吃的菜,少爷的菜得少爷自己来看,好生斟酌。

  张大牛看点的都是些小菜,还有红薯、苞米这样的干粮,估摸着肯定不是主子吃的,就招呼着张二牛先把红薯、苞米煮上,还有把米饭焖上。

  大锅、蒸笼这些都是家里的,锅在灶弄好后定去了,但还没做好,只能把家里的锅弄来用,家里做饭就用的小铁锅。

  张大牛看着这侍卫不住地环视整个店,觉得应该是对布局不满意,主子和下人可不能在一起平起平坐,就上前询问。

  侍卫还有些惊讶这老板的敏锐,索性说出了想重新布局一下。

  “我们这里有几扇屏风,搬出来凑活着能隔出一个空间,其余的桌子就往外放放,客官看这样行不行?”张大牛听了要求,想起了村子里打的屏风。

  说是屏风,其实就是最简陋的屏风样式的木板子。

  这本是张大牛让王七伯打出来给姐妹俩隔开空间的,再亲的人还是有些私密空间的好,尤其这都是大姑娘了。

  村里婶子们看见了,都说好,虽然是不得不处在一个大通铺,但隔一下总好些,就让家里男人照着样式打个一模一样的。

  为什么要打一模一样的?这样式确实不错是其一,其二就是被统一样式的木箱子影响的。一模一样的多好看啊,一间房怎么能五花八门,多为难有些“强迫症”啊。

  张大牛和张二牛把一扇扇屏风搬出来,在靠边的位置摆成一圈,就是一个私密的空间了。

  侍卫看着这“屏风”名不符实的样子,有些不满意,自家少爷锦衣玉食,怎么能用这么粗糙的屏风?

  但是想想这地界,这也算是能拿出的最好的条件了。

  摆好后,外面传来马叫声,侍卫赶紧迎出去,接自家主子。

  怕冲撞了贵人,张大牛把张四牛赶去了厨房里待着,不准出来。这可是阶级分明的封建王朝,要是怎么了,可没处说理去。

  张大牛拿出干净的手巾擦擦手,擦擦脸,又把手巾给弟妹们擦,整理整理自己。

  传说中的贵人一出现,张大牛心里就忍不住喊元宝,你仔细瞧瞧,下次我要这样的身份这样的相貌,明白了吗?

  元宝从睡眠中被惊醒,揉揉眼睛,看着外面那人,疑惑地问:“你要做病秧子?”

  “不是!要有这身份这相貌,还得健康的。我要是如果得了这样的身份,哪还用挖空心思找些轻松的活干啊。”

  “行了行了,我先睡了,下次吧下次。”元宝困意正浓,敷衍几句,翻身又睡了。

  张大牛脑海里喊了几声,元宝都没有回应,才收敛心神招呼起来。

  不过其实也不用他招呼,那边丫鬟小厮把人围的紧紧的,只能看见华丽的斗篷进了屏风围起来的地方。

  下人们的饭菜比较简单,大锅大火三两下就炒好了上桌。

  屏风里半天没有点菜,也没有叫干嘛的,只刚刚那个侍卫长进了屏风,以为能点菜了,结果还是只能听见小声的说话声,没有半点点菜的意思。

  本来对这富贵人家很有兴趣的张大妹几个又低头重新忙起自己的活,看着看着天气冷了,得赶紧把棉衣裤做出来,今年穿新的。

  张大牛正想着,这公子哥是不是自己带吃的了,好歹说一声啊,真是浪费感情。

  屏风里。

  富贵公子哥姚洲坐下后环顾四周,这一路上至少都是在客栈的天字号房休息,还是第一次到这种乡野小店,不禁升起了兴趣。

  姚洲让大丫鬟佳锦把候在外面的侍卫长施信进来问话,施信进来先行礼,才靠近主子一步,细细回答主子的问题。

  姚洲问完,颇有兴趣地抬头看墙上的木牌子,倒是有很多菜式,正想点几个菜。

  “少爷,这店不见得干净,还是只做歇脚。等到了前面镇上,再寻吃的吧。”

  要是以往,姚洲也就无可无不可,但今天听了施信的回话,倒是对这个店家有了些兴趣。

  观察力好,施信还没进门,店里的人就做好了迎接的准备。

  判断也挺准确,施信只是多看了几眼环境,就猜到客人想改动一下环境,甚至进一步提出围出一个私密空间。

  与施信说话,既不过分殷勤也不显得冷淡,很会处理分寸。

  说不定马车刚进入他们的视线,施信刚走进门,这店家就判断出了有贵客上门。

  姚洲让施信去叫主事的人来点菜,这次丫鬟小厮们就没再劝阻,少爷做出决定了就只能遵从。

  张大牛靠在柜台上,看着下人们虽然吃的开心,但也很克制,说明这家人应该很是约束下人,不至于做出无理的事。

  施信走出屏风,回身合拢了才向柜台走过来。

  张大牛看着总算有动静了,心想,要点菜了吧,多点些,让我赚多多的钱吧。

  “店家,我们公子请你帮忙介绍一下菜式。”施信抱拳行了个礼说。

  “额,那行吧。”张大牛也慌忙做了个不伦不类的礼。

  顾客是上帝,介绍菜式而已,前世还有服务员帮忙剥虾、烤肉的服务呢,别怂,别抬头,态度谦卑些,得有点底层阶级人民的样子,别出头,枪打出头鸟。

  张大牛心里一边安慰自己,一边告诫警告自己,低头垂手跟着施信进了屏风。

  一进屏风,里面就只有一个人坐着,其余的丫鬟小厮都环立在周围,好像是怕有暴徒偷袭一样。张大牛没敢抬头,也没说话,只是对着上首那人行了个抱拳礼。

  坐着的那人,张大牛在他进门的时候看见了他的样子,当时只在内心腹诽,为什么自己不能过上混吃等死的生活?

  张大牛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不敢直视坐着的那人,尽管自己站着视线较高,也只敢瞧着自己脚边这块地。

  这块怎么没弄平整,嗯,等人走了好好整整。

  旁边侍立的丫鬟小厮都很满意这人的守规矩,眼睛没到处乱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