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行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长兄难为1-53

快穿之行旅 人参福果 4477 2020.03.23 18:00

  张二牛把那几个麻袋都提了过来,再去打了两桶水,把角落里的大木盆摆到旁边,将木桶里的水倒进盆里。

  张大牛蹲下,把一个个麻袋解开,猪头、猪蹄、猪尾巴这三部分仔细看了看,又装进去,让张二牛放到屋外去。

  这三部分不是今天要弄的重点,先放外面冻着去。现在的温度,就是天然的冰箱。

  第二个麻袋是装的分好的条状肉,今天主要处理的就是这个。张大牛把麻袋里的肉拿出来,放到装了水的盆里,只留了三四条肉过年吃以及待客用。

  分好后,张二牛接过袋子同样提到了外面冻着,张大妹和张二妹往盆里兑了些热水后,就开始洗这些肉。

  最后一个麻袋是张大牛最不爱管的猪内脏,麻袋系着的时候味道还好,麻袋一解开,味道一下子散出来。

  张大牛赶紧让张四牛把火坑屋门打开,把味散散。虽然之前在冯老屠那里,这些猪内脏都被洗过一遍了,但这味道还是很大。

  张大牛没用手碰,只拿了根木棍子扒拉了一下,就和张二牛把这些都倒到了木盆里。

  这盆平日里是用来给鸡、鹅、兔子剁菜的,刚刚把里面的菜叶子倒了出来,随便涮了一下就用来放猪内脏。

  弄完这些,张大牛和张二牛进到火坑屋里,里面四个人都在洗着肉,已经洗出了八九条肉沥在旁边的簸箕里。

  这下洗出的肉一部分是腌了盐,挂到火坑屋上头熏成腊肉;一部分剁碎了混上作料,做腊肠;还有一部分就直接挂上去熏干,做成熏肉。

  张大牛把一条沥干的肉放到另一个木盆里,手直接抓着盐往肉上抹,尽量不浪费盐,还能抹的均匀。

  张二牛把地面的血水扫扫拖拖,弄干净后洗了手也跟着大哥给肉抹盐。

  不得不说还是人多力量大,看着堆在那儿挺多的肉很快都被抹了盐,腌在了盆里。

  把肉腌完,张大牛也没想再做什么,今天本来回来的时候就不早了,还算了账,腌了肉。估摸着现在时辰也不早了,其余的事明天再做,今天就各自洗洗睡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吃过简单的早食,张大牛让二牛、二妹还有三牛、四牛四个先赶着牛车去食肆里把门给开了,自己带着张大妹去陈婶子那。

  既然昨天已经把账算明白了,事情也都定下来了,那就早点去说,不然就得等到初一初二才能上别人家门。

  走过去的路上,张大牛交待张大妹等会儿记下陈婶子说的该准备的东西,还有些新房布置这些比较私密的事。

  说起来这些事不应该让张大妹一个未婚姑娘来负责,但没办法,家里没有女性长辈,只能让长女挑担了。

  有些安排还能让其他婶子帮着弄,但这里面很多事情还真是必须让张家人来,不然张大牛也不会把张大妹给带上,还特意让她带上了纸笔。

  到陈婶子家,事情很快就说好,六两六的数字说出来,张大牛看出婶子还是挺满意的。至于分产的事,张大牛没说的太细,但也将大概意思跟婶子讲清楚了。

  “你放心,这接下来婶子保证给你们安排的妥妥当当的,张家这么好,我娘家那边肯定没有问题的。”陈婶子拍着胸脯保证下来。

  “行,放心放心。婶子,还有挺多事的,咱们家里也不懂,我把大妹带来,就是为了准备的事,劳烦婶子细细说清楚。”

  “不麻烦,不麻烦,婶子知道怎么说,保证给你们讲的明明白白的。”

  “大妹,今儿上午你就在这里听婶子说,弄好了就早点去食肆,那边也需要人帮忙。”张大牛走之前叮嘱道。

  “好,大哥,我肯定会快点的。”张大妹把大哥送出门,点头应下。

  “行了,大妹,婶子,别送了,我先走了啊。”

  “慢点啊。”

  “诶!”

  “走,大妹,咱们进去火坑那,那里暖和。”婶子拴好了门,揽着张大妹的肩膀往屋里走。

  进了食肆,迎面直接飞来一个灰球,张大牛反射性地一推,灰球“啪叽”掉在了地上,定睛一看,被拍飞的是元宝。

  这又是闹什么?张大牛蹲下,把地上装死的元宝捡起来,倒提着抖搂。

  “啊啊啊啊啊!气死我了,那只蠢狗啃掉了我最好看的尾羽!”元宝努力扑腾,想把自己立起来。

  “哦。”张大牛面无表情地答了一声,把元宝放到旁边的桌子上,就往里走。

  “你这个无情无义的人,我毛被蠢狗啃掉了,你得为我报复回去!”元宝拍着翅膀,跟在张大牛旁边。

  “行了,行了,小黑才几个月,你跟个小孩儿计较什么?”张大牛真是觉得脑海里吵得慌,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能有屏蔽元宝声音的功能。

  “我也不大啊!”

  “我不知道是不是记错了,咱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说,你的辈分连我曾曾……曾祖父都得叫……”

  “哎呀,多久前的事你还记得啊。可是你看我现在又弱小,又无助的……”

  “停,现在我要开始做事了,没工夫听你扯淡。你要是闲得慌,就回空间去读书,那里安全又舒服。”

  “额,外面感觉挺热闹的,我去瞧瞧有什么事。”说完,元宝不等回答,直接飞出了食肆。

  外面热闹?外面行人倒是有些,但都蒙着脸赶路呢,哪来的热闹?

  算了,管他的,自己可不能像元宝一样溜号,事情还多着呢。

  张大牛摇摇头,洗干净手,就开始忙活厨房的事,之前张二牛他们已经洗了菜,自己赶紧的都给弄上。

  做完了厨房这里的活儿,还要把粮房仓库里的东西理理。

  今天得把需要的重要的东西运回去,从明儿开始就开始歇业了,这里也好几天不会来人,重要东西都得盘回家里去。

  海带、马蹄果儿、大红枣、葡萄干、熏肉、熏鱼、腊鱼……

  张大牛一样样搬出来,往牛车上放,这些东西每一样都没多少,但都放这,张大牛还真担心谁手长,摸一些走。

  不说其他的,这些东西都是能转化成钱的,被人摸走了可就是亏。

  “大哥,我来了!禄哥,宝儿,进来坐会儿吧,里头暖和。”张大妹掀开食肆的草帘子,先冲里面喊,然后把王禄和王宝儿引进来。

  “大妹,回了啊,进来,准备准备吃饭了。”张二牛从厨房里探出头,叫道。

  “大妹,你们这中午还要吃一顿啊?”王宝儿很惊讶地问。

  王宝儿自从被陈婶子拘在家里学做活儿,已经很久没能出来随意走动了,今天也是第一次到这里来,算是陈婶子给她额外放出来的。

  “是呀,大哥说我们都在长身体,不能亏了嘴,所以每天都给我们做三顿。”张大妹得意地说。

  “唉,我觉得自己也在长身体,可是农忙的时候还有三顿,这种时候家里就两顿,有时候饿的不行。二哥,你说是不是?”王宝儿叹口气,扭头问。

  “就你事多,大牛他们是开着食肆,饭菜整天都备着的。你要是勤快些,中午也做一顿,那咱们家不也是三顿了。”

  “每天两顿饭就够了,我这还是跟嫂子们轮着来呢,要是再多一顿,我可宁愿饿着。”王宝儿嘀咕道。

  “诶?禄哥来了,快来里面坐,一起吃饭吧,马上就可以起锅了。”张二牛招呼着两人坐下,放下锅盖去后面叫大哥。

  “禄哥,宝儿,吃了没?一起吃顿简单的吧,也没做什么菜。”张大牛打了一瓢水洗手,一边说。

  “好啊,我们没吃呢,大牛哥,今天做的什么菜?上次你做的杀猪菜可太好吃了,我家都舍不得把最后一些吃完。”王宝儿立马回答。

  “宝儿!”王禄瞪了王宝儿一眼。说好的送完大妹就回去的,现在竟然还想赖顿饭。

  “禄哥,一起吃顿吧,今儿准备的东西没多少人来吃,我们也准备收门,早点回去的,这饭菜不吃也是剩的。哎呀,这么客气干什么,你们急着回去?”张大牛挽留道。

  “没事,没事,家里没事儿,我们就在这吃一点点。”王宝儿赶紧抢着应下。

  “二牛啊,把炉子钵子端到外面来吧,大妹你去帮二妹把锅里煮的起上来,三牛四牛,把碗筷都拿出来。”

  “好!”

  “大牛哥,你这样可真有派头,二哥,我以后也这样叫你们,你们能这样不?”王宝儿对着王禄问。

  “你想什么呢?我这样吩咐你还差不多,你就只能指挥指挥窝头包子。”王禄轻拍了王宝儿一下。

  “来来来,上菜上菜,小心烫。”张二牛叫着,用草垫子隔热,把炉子和钵子端上了桌。

  就像张大牛说的,没做的很丰盛,钵子里炖的是腊肉炖白菜。王禄看了一眼,心里倒是舒了口气,要是吃太好,自己心里还觉得心虚呢。

  但等后面的菜上桌,王禄心里舒出的那口气还是又回来了,菜倒是都简单,不过就是样样里面都有荤。

  等拿起筷子吃第一口的时候,王禄不由得将心里那口气又叹了出去,这味道相比自家的真是好太多了。

  王禄原本以为自己不饿的,但筷子却不由自主地夹菜,等感觉饱了的时候,竟然吃了三大碗菜还有红薯两个,苞米一个。

  等王禄吃完,有了心思注意其他,才发现自己旁边竟然是只鸟,站在一个碗前面正吃的欢。

  看来这个就是那只报恩的鸟。

  既然饭都已经吃了,王禄也不急着回去了,和宝儿两个帮着收拾食肆。把桌子摆好,椅子倒放在桌子上。

  有王禄和王宝儿的帮忙,食肆收拾的速度快了很多,半下午的时候,东西都归置到了牛车上。

  张大牛把二十九到初五歇业的牌子放在食肆门口后,所有人就往村里去。

  牛车装的满满当当,都没地方坐人了,所有人都蒙着头脸顶着风往前走,元宝缩在张大牛的前衣襟里避风。

  最精神的要数小黑了,跑前跑后活跃的很,一直跑在最前面带路,时不时的停下来看后面有没有跟上。

  进了村,张大牛几个牵着牛往家这边走,王禄和王宝儿告了别转弯向村子里头家走去。

  推开前院门,三牛和四牛两个赶紧去火坑里把火生起来。张大牛几个就把东西卸下,归整到地窖和粮房里。

  这些都做好了也还没到歇的时候,昨天搁置在盆里的猪内脏还没处理。尤其是猪肠得洗干净了,不管是灌腊肉还是灌血弯儿都得用上。

  猪肠之前只是把脏东西都冲干净了,但里面褶皱里藏的污脏还得把肠衣翻过来洗,这样才能洗的干净。

  张大牛本人是不怎么吃内脏的,但东西既然在这了,就得处理好,不管怎么说,这些都是得上桌的菜。

  味道真是太难闻了!张大牛心里一边腹诽,一边屏着气,隔一会儿站远些呼吸下新鲜空气。这元宝,吃的时候那么欢快,这种时候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自己以后一定得做那种只掌勺的大厨子,这些活儿真是太麻烦了。

  张大牛深吸一口气,又走到木盆边蹲下,就剩最后一小截了。

  这一截洗完还不算完,张大牛等会儿还要拿面粉和盐把翻过来的肠衣洗一遍,再拿淘米水多清几遍。

  等把猪肠子用淘米水洗了三遍,又用清水冲了三遍后,张大牛才让旁边的张二牛和张大妹把猪肠子晾在竹竿上。

  猪肠子沥水的这段时间,张大牛也没法闲着,仔仔细细把手洗了三遍后,又把昨天留下的没腌的肉拿来三条。

  这三条肉就是剁碎了,拌上作料灌到肠子里,做腊肠的。肉剁碎这种没有技术含量的事不用张大牛来做,他还得准备糯米做“血弯儿”,也就是糯米血肠。

  血弯儿好做,把所有的材料搭配好,都放到猪血中混和均匀,然后全部灌进去,放到锅里煮熟就好了。

  不过张大牛之前没做过,对这些调料不太清楚该放多少,只能自己估摸着放,既要压住腥味,又不能有太重的作料味。

  调好了血弯儿这边,张大牛就交给了三牛和四牛两个灌,自己又到张二牛那边,把剁好的肉都放到一个小盆里,加了作料充分搅拌,放着腌一会儿后就做腊肠。

  处理了半下午的肉,家里所有人都失去了食欲,一人拿着一个苞米啃了就算做了晚饭。

  把腊肠、煮好的血弯儿、昨天腌的猪肉挂到了火坑屋上头,这才算忙完所有的事,接下来就是等时间和烟熏,慢慢让食物升华。

  “三牛,四牛,昨天和今天都没背书吧,去,把书拿来,趁着睡前背几遍。”

  全家人洗完澡后,都坐在火坑里烤火说话,张大牛突然想起这事,让三牛和四牛去拿书。

  “大哥——”

  “快去,谁要不去,明天就早起背书。”

  三牛和四牛不情愿地去拿书,比起明天起大早背书,他们俩宁愿现在背。

  “你们三个,也记得常常写写字。不然时间长了,都忘了,记个账都不知道怎么记。”张大牛又转头看向这边三个说。

  “还有元宝,你也是,字都认得了没有?”不光是几个弟妹,张大牛还在脑海里提醒元宝。

  “知道了,大哥。”二牛、大妹和二妹倒是听话地答应下来。

  “哼!”元宝蜷在张大牛手上,用嘴叨了一下表示不满。

举报

作者感言

人参福果

人参福果

推荐票呀,推荐票票!

2020-03-23 18: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