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剑斩万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合力退妖

剑斩万化 万古晨皇 2849 2020.06.13 21:00

  而就在此时苏安溪的漫天剑光也在噼里啪声停止后消失不见了,待烟尘散去风恒看到麟蟒王的模样时不禁倒吸了一口气。

  却见麟蟒王胸前那手指大的伤口内正不停的往外流着血,而悬浮在它面前的金丹也黯淡了不少,其巨大的兽嘴中不断喷着白气。

  “让你在本座面前嚣张!”兔子在落地后还不忘补上一句。

  “你这该死的兔子到底是什么妖族,我如此强大的自愈力竟然不能修复这伤口。”麟蟒王一双灯笼大的眼睛瞪着兔子,它实在是想不通以自己的肉身竟然两次都被轻易洞穿了。

  “想知道的话就乖乖叫我老大。”兔子此时对于麟蟒王的惊讶表现似乎感到十分满意所以叫嚣道。

  “你找死!”麟蟒王本就已经愤怒到了极限,又听兔子的调侃也不管自己胸前的伤口了,张嘴就把面前的金丹吞入腹中,然后挥动自己的尾巴甩向了二人和兔子。

  “你们快退开!”见此情形苏安溪急忙对着兔子和风恒叫道,然后自己在电光火石之间将手中长剑抛出。

  “巨剑术!”随着苏安溪的一声大喝,她抛出的长剑瞬间变成了一把擎天巨剑横在半空中,于此同时麟蟒王的尾巴也触碰到了巨剑。

  嘭——

  两者相撞的产生的气流直接将风恒和兔子推到了一棵大树之下,而大树也没有撑太久便咔嚓倒塌了,当风恒嘴角留着血慢慢的爬起来看向战场中间时发现四周的树木已经全部倒塌,地面之上出现了一个深坑。

  麟蟒王依旧四肢而立只是它的尾巴却少了一小节,而苏安溪却不见了踪影。

  “苏安溪!”风恒有点着急的向深坑方向跑去,此时他也顾不得麟蟒王还在那里了。

  “小子既然你想提前送死,那本王就成全你!”麟蟒王见风恒竟然还敢冲过来,自然是不介意随手杀掉自己眼里的这个人族蝼蚁,说罢便张嘴突出一片青蓝色火焰喷向风恒。

  “风小子,你不要命了啊!”兔子此刻也从后面跳了出来,看到一路跑过去的风恒,立即两腿一蹬迅速的飞向了风恒将他一下子推到了旁边。

  “小子,你真是为了苏小妞连名也不顾了。”兔子此时恨铁不成钢的说到。风恒也为自己的鲁莽有点懊恼,刚刚要不是兔子关键时候救了自己一名,现在他已经变成一具焦尸了。

  麟蟒王见自己一击未奏效又继续喷出了一团火焰射向了风恒和兔子。

  “大块头你还有完没完了,真以为本座打不过你啊!”兔子插着腰直面麟蟒王,随后它两耳竖起,全身的毛发都变成了鲜红色,之后头顶又浮现出了和之前一模一样的血红色半月,血月飞速旋转直到肉眼看起来如同一个整圆变飘向了麟蟒王射出的火焰,双方触碰的瞬间火焰便烟消云散而血月稍作停顿后立即继续飘向了麟蟒王。

  麟蟒王见此情形,深知这一轮奇怪的血月能够轻易洞穿自己,也不敢大意了直接吐出了自己的本命妖丹,妖丹与兔子的血月直接碰撞在了一起,在一瞬间的僵持之后兔子的血月终究不敌麟蟒王的妖丹直接崩碎了。

  而再看麟蟒王的妖丹也是又的暗淡了不少已然是接近淡灰色了,这下可着实把麟蟒王吓了一跳,本命妖丹是它一身修为的根源,要是妖丹毁了它可能就会重新变成一只没有灵智的麟蟒兽。

  “大块头,不好受吧!还要不要再来一下。”兔子见状便又作势要继续凝结本命血月。麟蟒王见状犹豫了片刻直接吞下妖丹,四肢一弯飞上了天空。

  “你这只兔子,本王记住你了。”说罢便向着森林西边飞去,很快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眼见麟蟒王走了,兔子的毛发瞬间变白了,然后趴到了地上。

  “死兔子!你怎么样了?”风恒立马跑到了兔子身边,蹲下后将它抱在了怀里。其实兔子也早已是强弩之末,两次催动本名血月都被硬生生的击碎了,如果刚刚麟蟒王没有被吓跑恐怕他们都得死在这里了。

  “风小子,本座这次强行催动血月消耗太大,需要休息一段时间了,这段时间本座的元神会沉睡,到时候就会和普通兔子没有区别,你小子一定要保护好我的本体。”兔子红色的眼睛瞪着风恒说道,然后便闭上了眼睛。

  “兔子!兔子!”风恒轻轻的叫了两声,发现兔子是真的没有了反应便抱着它站了起来。“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风恒在心里暗暗发誓,随后他便朝着刚刚的深坑走去,想看看苏安溪的情况。

  当风恒走到深坑边缘向下看去,见到苏安溪正安静的躺在坑洞中间。

  风恒将兔子轻轻的放在了地上,便跳下了坑洞。走到苏安溪的身边后风恒发现发现她双目紧闭,右手还死死的握着长剑,风恒伸出手指探了探苏安溪的鼻息,发现她只是昏了过去心中不禁松了口气。

  “苏安溪!”风恒尝试的喊了几声她的名字,发现苏安溪依旧双面紧闭没有一点动静。

  “得赶紧离开这个地方,看来只能把她抱上去了,迫不得已希望你不要见怪。”风恒一把抱起苏安溪自言自语道。

  当风恒费劲走上了地面上时候,发现了不远处麟蟒王留下的一截尾巴,刚刚麟蟒王忙着逃走也没顾得上自己的断尾。风恒想着要不要把它带走毕竟是妖王的断尾,可是自己要抱着苏安溪和兔子也没有手再去拿其他东西了。

  正在风恒犹豫着要不要将麟蟒王的断尾带走时,怀里的苏安溪睁开了眼睛……

  “这是……”苏安溪一睁开眼睛便看到了风恒一脸关心的看着自己,刚刚她已经认为自己必死无疑了,没想到现在竟然还活着。

  “已经没事了,麟蟒王走了。”风恒见苏安溪醒了也是心中一喜安慰道。

  “走了!”苏安溪下意识的朝着四周看去,却发现自己正被风恒抱着,不由得俏脸一红。

  “风公子,你能不能先放我下来。”苏安溪蜷缩着脑袋说道。风恒见状也是心中一突脸一红,差点没直接松开手,然后他慢慢的将苏安溪扶直了站起来。

  “这个,刚刚是你在那下面,我没办法才……”风恒有点窘迫的想解释。

  “好啦!风公子我知道!”苏安溪见风恒窘迫的样子忍不住捂嘴轻笑。风恒看着苏安溪笑起来的样子不禁有点看呆了,虽然苏安溪此时脸色依旧苍白,但是却难以掩盖她的丽质,肌肤胜雪、眉目如画,风恒从小生活在大山之中又哪里见过这般女子。

  “风公子,风公子!”苏安溪见风恒一直盯着自己看,也有点不好意思,虽然以她的修为在外界别人见到她时候都会在心里默念一声元婴期老怪,可是实际上她也不过是刚到桃李年华的青葱少女。

  “啊!啊!不好意思,刚刚想事情有点出神了。”风恒把头转到一边说道。“你还是叫我风恒吧,老是风公子的我有点变扭。”随后他又摸了摸自己炸乎乎的头发说道。

  “嗯,风恒。”苏安溪抿嘴笑道。“对了刚刚发生了什么,麟蟒王怎么会走了呢?”之后她又问到了刚刚自己的的疑惑。

  风恒见状便将刚刚苏安溪昏迷之后的经过详细的讲了一遍,然后他忽然想起了兔子还在旁边,他便赶紧将地上的兔子抱了起来然后摸了摸它的脑袋。

  “这次真的是要多谢你们了,要不然我是不可能活着走出这里的。”苏安溪看的面前的风恒和兔子正色的说出了自己的感谢。

  “其实这都是兔子的功劳,你应该能看出来我根本没有什么修为。”风恒摇了摇头显得有点低落。

  “不管怎么样,都还是要谢谢你们,要不然你们跟我一起走吧,我带你们去我所在的宗门说不定有能够帮助兔子恢复的灵药。”苏安溪诚恳的看着风恒的脸说道。

  风恒在一瞬间差点就直接答应下来了,能够有这么一位修为高深的朋友照顾,他的修炼之路一定会很顺畅,兔子说不定也能很快醒过来。

  不过风恒有自己的打算,他知道修炼之路跟打猎是一样的一昧的靠别人送给你猎物,你是永远也学不会打猎的必须得靠自己一步步的走进山里不断的学会失败,所以他在思索了片刻还是决定拒绝苏安溪:“我……还是不去了,我现在想加入青林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