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花想叶

花想叶

圣三一

  • 仙侠奇缘

    类型
  • 2018.11.11上架
  • 35.17

    连载(字)

19.98万位书友共同开启《花想叶》的仙侠奇缘之旅

舵主镇西王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皮一下的姬流和韦宝

花想叶 圣三一 4883 2018.11.11 00:48

  自从盘古大神,开天辟地之后,人间遂分为四大部洲。

  东方,胜神洲,日升此处。其土东狭西广。形如半月。纵广九万里。

  西方,牛贺洲,其土形如满月。纵广八万里。

  南方,赡部洲,其土南狭北广。形如车厢。纵广七万里。

  北方,俱芦洲,其土正方。犹如池沼。纵广十万里。

  时过境迁,沧海桑田,天地人三界,各有归属。

  要说的故事,需从北俱芦洲这里开始讲起。

  有一处位于北海元洲界地的小村子,境外四面环海,境内三面环川。

  长久以来,这里一直仅有几百户人丁在此休养生息。

  也不知为何,常在此地的人数总是不增,不减。

  这个村子的四周山涯围绕,处处青色的山峰,高耸林立。

  村外有着连绵几十里的野生桃花林,伴着山中水气,生成的浓浓雾气,使村子与世外相隔。

  这里的环境与外面的世界隔绝,远离了世外,有着难得的安宁。

  偶尔,会有外乡的有缘客人误入此地,村民们也是热情相待。

  相处日久后,客人要是愿意留下来也可成为村民,继续常居此地。

  如果客人不愿留在村里或是有非要出去不可的理由,执意需要出去,村民们也会在临别时设宴为出去的客人送行。

  在送行的宴席上,按祖上的习俗,村民们会给客人敬上一碗甘甜的乡水,表示他们的分离之苦,与客人不忍相离。

  那乡水甘甜可口,来访的客人对村民们的款待总是盛情难却,往往都会举碗喝下,在不忍分别时与这里的村民们依依惜别。

  送行宴后,村里的长老们会再派几位村里的向导,把客人相送到村外的大山,并为客人指明出路。

  而被送出的客人在几日后,自然忘记了在村子中的所为经历,更是记不起当初误入村子时的道路。

  “悠悠岁月,过眼云烟。”

  “花开花谢,再聚忘川。”

  村口的一处大石上,篆刻着先祖们留下的两行古字。

  村子里的村民们取了其中两字,叫自己的村子为

  “忘川村”

  =====

  忘川村的每一天都过得很快,在这里,村民们各司其职,辛勤劳作。

  能闲着在广场街市中打闹的,都是各家各户的小孩子们。

  “韦家公,你家宝儿又把人家姬流女娃打成那样,姬家老爷托我找来说说理了。”

  村子里的安长老在门口吹着胡子,举着拐杖向韦家的屋院里喊着。

  安长老叫了没一会,韦家的屋院里,开始变得热闹了起来。

  “打不着,哈哈哈。。。”

  “爹啊,装装样子就行了,别太使劲啊。”

  一个模样十多岁大的孩子在屋院里被家里大人追打,边跑边围着炉子转圈,娴熟的躲避着大人的追赶。

  这个男孩子,一头乌黑的头发,圆圆的脸,长着一对调皮的大眼睛,脸上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

  过了一会,那个追赶着孩子的大人跑累了,气得转身回屋,拿了个烧火棍出来又开始追着孩子打。

  “哎,不带这样的,我是你亲生的不,你要是打坏了我,小心我爷爷回来收拾你,哈哈。。哎。。。”

  孩子的笑声未落,他的肩上重重的让他爹揍了一棍子。

  那孩子哎了一声就倒了下去,在地上,头向一边歪了一歪就没动静了。

  孩子的爹吓得把手里的烧火棍扔到一边,走上前搂着儿子,仔细看了看儿子的情况。

  孩子脸色红扑扑的,只是眉头紧皱,双眼紧闭,额心也渗出了一层细汗,脸上一副很疼痛的模样。

  “?。。。”

  孩子的爷爷这时也正好从外面回来。

  本来看到安长老在自己家门口发脾气,也不知是什么事,能把安长老气得拿着拐杖的手直哆嗦。

  安长老他老人家年事高了些,行动有些不便。

  韦宝爷爷上前搀扶着安长老进了院门,走到了院子里。

  “这。。。这。。。”

  眼见着赶上了宝贝孙子被打晕的这一幕,赶紧几步上前抱住了孙子。

  还好孙子只是晕了过去,并没有什么伤势。

  看着自己的大孙子被打成这样,把爷爷疼得直掉眼泪。

  “宝儿,宝儿,我的乖孙子。。。“

  ”我的韦宝啊。。。“

  ”你。。你。。你对孩子下这么狠的手,看我不打死你。”

  韦宝爷爷用手指着韦宝爹,三步并成两步就走了过去。

  韦宝爷爷已经六十多岁,虽然年过天命,身体还是很健壮,几个快步走过去捡起地上的烧火棍,一边追着宝儿爹一边就用棍子扫了过去。

  “爹,我就轻轻打了他一下,没有用力啊,这孩子性子太野,不能惯,我用家法教训他,以免日后再造出祸来。”

  宝儿爹往后撤一下,躲开了扫过来的棍子,忙回应宝儿爷爷解释着。

  “都打成这样还说用家法,好好,我也用家法教训下你。”

  韦宝爷爷手上的烧火棍可没停下,边追着韦宝爹,边挥着棍子说着。

  这两个大人就这样在院子里,一个躲着,一个打着。

  刚才是老子打儿子,现在是老子打老儿子。

  “算了算了,我去和姬家人说和吧。”

  “手里没轻没重的,快去叫大夫来给韦宝瞧瞧。”

  安长老看了半天,楞了楞,摇着头,驻着拐,转身出去了,边走边说。

  安长老前脚刚走。

  韦宝这孩子身体动了动,竟然拍了拍手,站了起来。

  “算了算了,孩子不懂事,家法就免了吧。”

  他学着安长老的样子摇着头,还学着安长老的话,说着父亲和爷爷。

  然后,一溜烟小跑,蹦着跳着,跑出去玩了。

  “。。。”

  这下,把韦宝爷爷和爹两个人都说愣住了。。。

  韦宝爷爷坐在了椅子上,手上的棍子从手里一松,掉在了地上。

  宝儿爹叉着双手,往墙上一靠,也不出声。

  他还能说什么呢,不如不说。

  =====

  姬家是村里的富户,姬老爷和夫人快四十多岁了,一直未能生育。

  两人用了安长老从祖上传下来的生子方子。

  也不顾危险,去了村外的禁地,玄涧谷。

  姬老爷和夫人两人在那里,边采药边调理了一年半后,才有了这么一个宝贝女儿。

  老两口,在老来得女后,自然是把这个女儿视为掌上明珠,宠在心口。

  姬夫人更是一眼看不到就担心,没有事情时,就陪伴着她。

  “姬老爷,夫人,大夫送走了,晚一会再来看上一看。”

  女儿这一出了事,姬家这边可没消停,四五个家人围着昏迷的小姐忙得团团转。

  “这孩子,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呢?”

  一直站在姬小姐床前的老爷和夫人,担心着小姐的身体,生怕照顾不周给耽误了。

  那在昏睡中的姬小姐有一头海藻般浓密的长发,微微卷曲。

  皮肤是那种象牙色的白,容貌俊俏恬人,淡红的嘴唇,就像抹过口红一般。

  一双嫩嫩的小手,十指细长。

  这么一个小小的美人胚儿,长大后真个是双腮染桃花,轻语念瑾画的佳人。

  姬老爷平时为人脾气温和,待人和善,这时也气得不行,话也多了起来,对着姬夫人报怨。

  “太不像话了,这是第二次了。“

  ”又是韦家的那小子害得我家流儿受伤。”

  ”上次是流儿偷偷和他去水塘里游泳差点淹死,这次又昏睡不醒,腰上也打得红肿成这样。“

  ”韦家这小子背着流儿回来竟然还和我说,那边山坡上有落石掉下来砸到流儿,被他看到给救了下来。“

  ”还说让我们全家等流儿醒了再去谢谢他,我心里一急,还被他骗过了,谢了他几声,当真以为是他救了流儿。”

  姬老爷走了几步,又说道。

  “后来我细想,村西边的那个山坡那,年年都是这样。”

  ”我从小在这长大,哪记得那附近有什么落石。“

  ”就是有,石头也在山崖顶上,真要是掉下来,还不把人砸死了。“

  ”韦宝这小子人不大,满嘴都是胡话。”

  ”等流儿好些,我要去找韦家,好好理论理论。”

  姬老爷说完,只觉得口干,拿起了桌上的茶杯,喝了几口。

  夫人只顾着照看小姐,也没有心思去想着老爷说的事。

  “要不是大夫说休养几天就好,并无大碍的,我都要担心死了。“

  ”这几天你也别去找韦家了,看好流儿。”

  夫人接着老爷的话说着,她眼里的视线并没有离开女儿身上。

  安长老这时也来到了姬家,用在路上想好的话劝着姬家人。

  “姬老爷,我去韦家说教过了,现在人也打了,韦宝那小子也知错了。”

  “你们看在我的面子上,别再计较了,眼下流儿的身体是最要紧的事,先照顾好吧。”

  安长老进到屋来,抢先说了这么一段说辞,也合着了他这和事佬的脾气。

  村民之间还是要以和为贵么。

  “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这都第二次了,以后不许流儿和韦家的小子见面。”

  姬老爷的气一时还是消不下去。

  =====

  入夜,四更天,天上无月。

  这时候,村民早都入睡了,熄灯后的村子也变得一片黑漆漆的。

  时不时会听到一两声在夜间捕食的青鸦鸣叫。

  这种青鸦体型巨大,不光是两米多高的身体,还长着巨大的硬喙,捕食凶狠。

  这种鸟的习性,眼睛在白天就和瞎子一样,见不得阳光,又懒得不想动。

  所以这鸟,喜欢在白天睡觉,只是在夜间才出来捕食兔子和茸鹿之类的小兽。

  有时饿得太厉害,它们还会啄食着山上的果子。

  村民们为了安全,一般入夜后都不会轻易出门,早早就休息了。

  “哒哒。。。哒。。。”

  一个小小的黑影这时溜溜的跑过街市,在黑夜里奔跑着。

  这黑影来到了姬家的小后门,人搓了搓手,猛跑了几步,一个小跃步就窜上墙头,用手扶着墙头就翻进了姬家的院子。

  看来他不是头一回这么翻墙了,身形在落地时稳稳当当,也不显得慌乱。

  这个小黑影,猫着腰,闪到了姬流小姐的房间后面,在地上捡起一根小木棍从窗户板下丢了进去,等了一下,见没动静,又捡了一根,丢了进去。

  不多时,屋子里有了动静。

  “快快,进来,我等你好久了,屋里没人,守夜的今天都不在。”

  那个在白天昏睡不醒的姬小姐,竟然把头探了出来,催促着。

  他手脚麻利的从窗子翻了进去。

  “哎。。。”

  他刚翻窗进到屋里,耳朵就被姬小姐给捏在了手里。

  “韦宝,你白天在我腰上抹的什么东西,现在还一片红肿呢?“

  “不过,我现在醒了,你得受罚。”

  ”快趴下,让我好好骑一骑。”

  小姐说完,手里就开始使着劲,扭着韦宝的耳朵,还变着法子,转着圈的拧着。

  “疼。。疼,松点劲。”

  “我来的时候看过了,整个村子现在除了我们俩,谁都不在外面。”

  “你家里人果然有问题,现在你家的人一个都不在,那白天我和你打的赌,我就算赢了,应该你让我骑一会。”

  韦宝看来今天晚上是来向姬流小姐收赌债的。

  “快说我的腰怎么办,现在好丑啊。”

  姬流拉起了衣服给韦宝看她的腰间的那片红肿。

  她有点着急,好像都快急哭了。

  “这个简单,你腰上抹的是青鸦粪,用桃树叶子就能擦掉,给你。”

  “我都准备着呢。”

  韦宝坏笑着说话,一边从衣袋里拿出了几片桃树叶子,给姬流寄了过去。

  “什么,你竟然往我身上抹粪,不是说了,只是好玩的么。”

  ”你这个坏家伙,过来让我揍几拳,再踢几脚,然后。。。我也要往你身上抹鸟粪。”

  姬流倒是一点也不吃亏,开始在房间里追打着韦宝。

  这时两人也不在乎有没有人听到声响了。

  反正现在就是把家给闹翻天,也没有人能听得到。

  “来来,我让你几步。”

  “你先别动啊。”

  韦宝诳完了她,转身就向后跑。

  “好啊,还骗我。”

  姬流追着他。

  韦宝光顾着躲她,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屏风架子,咚的一下就撞了上去。

  “卡。。。啦啦。。。”

  那几扇厚重屏风,眼看着就要砸倒下去。

  韦宝怕屏风倒下真的砸到姬流,赶紧得往她身上一扑,用后背挡住了砸下来的屏风。

  “啊。。。啊。。。”

  这几扇屏风至少也有几十斤重,这两个娃娃哪吃得了这个劲,还是被屏风重重的砸了下去。

  “哎哟好疼,我的肩膀白天刚给打过,晚上腰又给砸到了,真倒霉。”

  韦宝和姬流被那几扇厚重的屏风压在下面,动弹不得。

  压下来的那扇屏风,好在正好把他们俩卡在一个夹角里。

  姬小姐应该没有事,她在韦宝的身下还能腾出了两只手,手伸了上去扭着韦宝的脸,不时上下使劲的扭着。

  “我不管,你又骗我,白天你给我吃的那是啥东西,我一觉睡到晚上才起来,还干等了你半天。”

  姬流手上没停下,手劲在说话时还大了一些。

  “疼疼,就是安村长常吃的那个草根,我看他吃完就能睡着,就偷来给你吃了。”

  “没想到你真睡了,像头猪一样不能动。”

  韦宝脸上都被姬流扭得变形了,还能坏笑着回答姬流。

  “韦宝你这个小坏蛋,打赌说好的,要是输了就让你骑一会。”

  “可没让你从前面压着我啊,我娘说了,女孩子不能让人家从前面占了便宜。”

  “不然,就丢了人了。”

  姬小姐说话时一脸认真的样子,逗得韦宝哈哈大笑。

  “我说姬流,咱俩差不多是在一起长大,你身上什么地方我没见过。”

  “再说了,我爷爷说了,在村子里,年龄相仿的也就咱们俩。”

  “你长大了早晚还是和我在一起,安长老也说过这事,咱俩就是再闹,这以后的事都已经定下来了。”

  “就压了你一会,你还不乐意了。”

  “我要不是怕身上这东西倒下来,砸到了你,我还不乐意呢。”

  韦宝干脆身体放松下来,用他的脸贴着姬流的脸。

  “等过了几年,我们俩一起去五芝洞献上忘川水,就算正式成人。”

  “那时,我就娶你做我的妻子。”

  韦宝一字一顿的说道。

  “。。。”

  “我才不要做你的妻子呢,我要你做我的妻子。”

  “那个?妻子是什么意思?”

  姬流小姐完全不懂韦宝说的妻子是什么意思,平时也没有人给她讲过。

  家里人最多也只是教她守规守矩,谁会对一个小娃娃讲这些事呢。

  也就是韦宝人小鬼大,平时总是跑来跑去,一会串这家,一会串那家,耳朵里多少也学会了村民们不少的闲谈话。

  “妻子,就是天天只能让我欺负。”

  “要是有别人欺负你,我就要保护你的那个人。”

  韦宝大概是曲解了妻子的意思,想当然的说着。

  说了不能让姬流被人欺负,倒也是他的真心话。

  “我才不要被你欺负,我才不要做你的妻子,我才不想长大。。。”

  姬流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竟然哭了起来。

  这下该韦宝慌神了,他最见不得姬流在他面前哭。

  韦宝两只手又被卡在屏风下,给压得不能动弹。

  他只好用自己的脸蹭蹭姬流的脸。

  “不哭啊不哭啊,那我做你的妻子好不好,我让你欺负好不好。”

  “你要是觉得不高兴,想消消气,就扭我脸吧,你看,我脸上都是你哭的印子,还有鼻涕呢。”

  他边蹭边说道。

  “你别蹭了,这样压得我好累啊。”

  姬流说着。

  “我就蹭蹭。”

  韦宝才不管她说,继续用脸蹭着她的脸。

  “韦宝小坏蛋,你别蹭了,怪痒痒的,地下有点凉,我的后背有点不舒服了。”

  姬流扭了扭腰说道。

  “你等着,我试试把手抽出来,放你背后给你垫着啊。”

  韦宝把双手活动了几下,再猛的一使劲,总算是把手从屏风下抽了出来。

  他的两只手顺势往姬流的腰间下一搂,两只手臂正好垫在了姬流的身下。

  “怎么样,这样舒服多了吧,我在小时候,常看到我爹在床上这样搂着我娘,你也把手放在我背后,再把脚搭在我的背上,这样就能暖和多了。”

  韦宝真是个鬼头,有样学样。

  姬流听着韦宝的话,也用双手反搂着韦宝,这才感觉到韦宝身上确实热得很,抱起来很舒服,双手不由得又抱紧了一些,两只脚也顺势搭在了韦宝的腰间上。

  “你还真把脚也搭上来了,说是这么说,可真搭上来了,我难受啊。”

  “快把脚放下去。“

  韦宝反而不乐意了。

  “就不。”

  姬流把脚搭在韦宝的身上,感觉好多了,她才不会同意呢。

  姬流和韦宝就这样互相紧紧的抱着,双目对视着。

  两人一时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又似乎一直在交谈。

  相视许久。

  “说好的娶我,可别反悔啊。”

  姬流突然和韦宝说了这么一句。

  “我说到做到。。。”

  不用再多说,韦宝这一句让她暖心的回答,已经足够。

  那屏风上的几朵桃花小画,让屋里的烛光透过,花影映在了姬流的脸上,让姬流这女娃显得更是分外好看。

  这夜,,还很长呢。。。。

  =====

  仙侠小说《花想叶》独家首发站点:起_点_中_文_网

  书友若觉得好看,请别忘收藏本书

  =====

  什么是青梅?什么又是竹马?我想韦宝和姬流的故事应该算是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