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灭烽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灭烽烟

李四维

  • 军事

    类型
  • 2019.06.30上架
  • 2.35

    连载(字)

159位书友共同开启《灭烽烟》的军事之旅

学徒善良的蜂子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白日狂徒

灭烽烟 李四维 3353 2019.07.16 23:20

  李正又醉了。

  不知从何时开始,曾经意气风发的少年郎已经变成了一个嗜酒如命的落魄大叔。

  酒不是个好东西,古语有云“酒不养贤”!

  李正也觉得酒太辣、太苦,还伤身。

  可是,每每快要心灰意冷的时候,他还是会忍不住拿起酒瓶。

  酒虽伤身,却能暖心。

  “师兄……呜呜……师兄啊……”

  也不知道昏睡了多久,李正恍惚听到了一个凄婉的嚎哭声,那应该是个年轻的女人,声音中应约还带着稚嫩的味道,“师兄……呜呜……你们放开我……放开我啊……”

  “呃……”

  李正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循声望去,视线还有些模糊。

  朦胧中,一个瘦弱的小姑娘正被两个大汉拽着胳膊往院门口拖去,小姑娘一边拼命地挣扎着,一边哭喊着……而那双恓惶无助的目光正落在李正的脸上。

  她叫的是我?

  李正顿时就有些懵了。

  我怎么会是她的师兄?!

  当然,在大学校园里的时候,也有一些学弟学妹会叫李正师兄。

  可是,眼前这个小姑娘分明只有十三四岁的模样,而且看那一身穿着,分明就是丧服啊!

  “你们放开我!放开我……”

  就在李正一愣神的功夫,那小姑娘已经被拖到了院门口,情急之下死死地拽住了门框,拼命地挣扎着,将白色的孝帕挣掉了,一头乌黑的长发随着摇摆的脑袋在风中飞舞,精致的小脸上泪珠纵横,在阳光下闪着晶莹的光,“蔡公子,你让他们放开我……等安葬了父亲和师兄,我就随你回去……”

  “哈哈哈哈……”

  一个张狂的声音在李正身响了起来,“小娘子,你这是何苦呢?早早地随了我,也不会有今日之事了……”

  呃……恶少强抢小家碧玉的桥段?

  李正算是听明白了,视线也变得清晰了许多,缓缓地爬了起来,冲着门口就是一声怒吼,“放开她!”

  不论是梦是幻,眼前这个小姑娘既然喊了他“师兄”,他就没有道理退缩!

  李正,不当缩头乌龟!

  以前没当过,以后也绝不会当!

  听到怒吼声,四周陡然一静,一道道目光纷纷落在了李正身上,满是惊愕之色。

  “师兄!”

  小姑娘一愣之后,慌忙大叫起来,“你快跑……快跑啊……”

  说着,豆大的泪珠已滚滚而下。

  “哈哈……”

  那个张狂的声音又在耳边响了起来,“这厮命还挺大!怎么,没挨够打……”

  “干!”

  李正突然一声怒吼,猛然转身,循声扑了过去,犹如怒虎。

  他很少打架,但擒贼先擒王的道理还是懂的。

  “大胆……”

  几乎就在同时,两声怒吼在李正耳畔响了起来,左右蹿出两个大汉,挥拳就拦。

  “嘭……嘭……”

  李正左右开弓,出手如电,右拳砸在了右侧那个汉子的胸膛之上,左拳砸在了左侧那个汉子的大脸之上,砸得两人倒飞而出,脚下却没有丝毫停顿,一个箭步冲到了他们身后那个锦袍公子面前,在他错愕的眼神中一把捏住了他的喉咙,顺势往后一压。

  “呃……”

  那锦袍公子一声闷哼,被李正卡着喉咙按在了怀里,好似一只待宰的鸡,只能徒劳无功地扑腾着。

  “嘭……嘭……”

  此时,那两个倒飞出去的汉子才重重地摔落在地,旋即,“哎哟……哎哟……”地痛叫起来。

  “放开她!”

  李正一举将那锦袍公子擒在手里,顿时心中大定,对着门口那两个已经看傻了眼的汉子就是一身怒吼,“不然,老子掐死他!”

  说着,李正手上稍一用力,那锦袍公子就扑腾得更厉害了。

  “好!好……”

  门口两个汉子连忙松开了小姑娘,犹自不甘地恐吓着,“我们放了人,你可不要乱来,我们衙内要是伤了一根汗毛,你们也别想活了……”

  “还敢给老子嘴硬!”

  李正一声断喝打断了两个色厉内荏的汉子,随即松开了那锦袍公子,抬手就是一拳砸向了他的头顶,“偏偏他狗日的是金子做的……”

  “嘭……”

  话语未落,李正的拳头已经狠狠地砸在了那锦袍公子的头顶,一声闷响,那大好的一颗头颅却好似爆开的西瓜,“咔嚓……”一声脆响,血水四溅。

  “啊……”

  那锦袍公子一声惨嚎,软软地瘫了下去。

  “啊……你……”

  “大胆狂徒……”

  惊呼声四起。

  “师兄……”

  正朝李正跑来的小姑娘也是脚步一僵,被惊得怔立当场,小脸上尽是绝望之色,“快跑!师兄快跑啊!”

  “呃……”

  李正也惊呆了。

  他只是想吓吓那两个色厉内荏的汉子,专门挑了最坚硬的脑袋砸,却不想这锦袍公子的脑袋竟好似豆腐做的一般……这般不经砸!

  完了!

  打死人了!

  李正心中寒气直冒,却不敢表现出来,冲着门口那两个汉子就是一瞪眼,“这狗屁衙内……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强闯民宅,强抢良家妇女……”

  不管做了什么,都要先占住个理字!

  这是李正一贯的宗旨。

  大丈夫不怕人,只怕理!

  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

  “啊……”

  那两个汉子被李正一瞪,竟然调头就跑,连一句狠话都没敢撂。

  呃……

  李正一愣,连忙又望向了那两个瘫在地上动弹不得的汉子,继续理论着,“你们也看到了,我就打了他一拳……就一拳……不是我有心杀他,只是他……太没用了!”

  “师兄,”

  一旁的小姑娘又急得哭了起来,“你快跑!他们不会跟你讲理的……”

  “呃……”

  李正一愣,望着眼泪婆娑的小姑娘,顿时心中一虚。

  是啊!

  这世道如果有理可讲,断然不会有人上门欺负一个正在守孝的小姑娘啊!

  “等我一下!”

  小姑娘见李正神色松动,匆匆地往屋里钻去,很快便拿出一个小布袋来,往李正手里一塞,就把他往院门口推,“你快走!快走……千万不要回来了!”

  “呃……”

  李正犹豫了一下,拉起小姑娘就往门口跑,“跟我一起走!他们如果找不到我,也不会放过你!”

  “我……”

  小姑娘被李正拖到了门口,突然一用力挣脱了手腕,“我不能走……阿爹……还没下葬……”

  “这……”

  李正一愣,有些不知所措了。

  自古孝道为先,小姑娘的确走不了啊!

  “你快走!”

  小姑娘见李正怔怔地站在门口,连忙使劲推他,“官府的人很快就赶过来了……”

  “算了!”

  李正突然一声怒骂,拉起小姑娘就跑,“逃命要紧……”

  “不……”

  小姑娘连忙挣扎,“你放开我!放开我……”

  李正却是一言不发,只是拖着小姑娘就跑,跑出院门,沿着院外的小巷一直往前跑,长长的巷子里竟空无一人。

  想来,不论在哪个时代,好打抱不平的人都寥寥无几。

  “啪嗒啪嗒……”

  李正拽着小姑娘刚冲出巷口,对面街上便有一队捕快迎面冲了过来,人人一身皂衣,腰悬长刀,气势汹汹。

  狗日的,怎么刚刚不见你们来得这么快?还真是富贵人家养的狗!

  李正暗骂一声,拉起小姑娘调头就跑。

  “站住……站住……”

  身后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吼声,一众捕快气势汹汹地追了上来,“大胆狂徒,往哪里跑?”

  “吭啷……吭啷……”

  义正言辞的吼声中还夹杂着拔刀出鞘的声响。

  李正却是一言不发,只是拖着小姑娘拼命往前跑,跑出了小巷,跑过了街口,沿着一路狂奔,所过之处,路人纷纷避让。

  还好,县城不大,跑出三五百米,城门便已然在望了。

  “师……师兄!不……不要管我……”

  小姑娘已经气喘吁吁,听得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突然焦急地吼了起来,“我跑……不动了……”

  “干!”

  跑过一个卖农具的铺子时,李正突然一声怒吼,干脆停下了脚步,松开了小姑娘的手,“不跑了!”

  说着,他已经从铺子上抓起了一根扁担,转身就冲追过来的捕快一扬,杀气腾腾,“想死的就来!”

  “呃……”

  一众捕快连忙顿住了脚步,拿刀遥指着李正,却是没人敢再上前一步。

  想来,他们已经听说了李正一拳就砸爆了蔡衙内脑袋的事,多少有些忌惮。

  毕竟,蔡衙内虽然常常不干人事,但那一颗脑袋却不比寻常人的要软。

  “大胆!”

  当先的中年捕头攥着钢刀,色厉内荏地瞪着李正,“光天化日之下,你竟敢害了县尊大人的公子,如今又持械拘捕……如此作为置大永帝国的法度于何地?”

  “法度?”

  李正一声冷笑,反唇相讥,“那狗屁公子强闯民宅的时侯,大永帝国的法度在何处?那狗屁公子强抢良家妇女的时侯,大永帝国的法度又在何处?”

  “呃……”

  那捕头一滞,大脸涨得通红,气急败坏地一挥腰刀,“给我拿下!”

  “干!”

  那捕头话音刚落,李正便是一声怒吼,猛地扑了上来,手中的扁担照着那大汉的头颅就砸了下去,呼啸生风。

  既然不讲理,那就不讲了!

  哪个怕哪个?

  “啊……”

  那捕头不想李正来得这般快,一声怒吼举刀就挡。

  “嘭……当啷……”

  腰刀迎上扁担,顿时就被砸落在地。

  “嘭……”

  李正的扁担却是毫无阻滞地砸在了那捕头的头顶之上。

  “呃……”

  那捕头一声闷哼,一定铁制的缨冠顿时就被砸得矮了三分,整个身子也软软地瘫了下去,再无一点儿声息。

  “啊……”

  一干蠢蠢欲动的捕快连忙往后退去,尽皆满脸骇然之色。

  “不想死的就滚开!”

  李正一扫众捕快,提起扁担,拉上满脸惊愕的小姑娘,不慌不忙地朝城门口去了。

  见李正过来,一众看热闹的路人纷纷避让。

  那群捕快则小心翼翼地跟在李正身后,擎着刀,亦步亦趋,哪里有半分追捕的模样,倒似在小心翼翼地护送一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