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异世之魔兽庄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功高震主背后的XXOO

异世之魔兽庄园 捞鱼的虎妞 2768 2010.11.04 12:30

    【为了庆祝推荐满2000,今天二更,加更晚上奉上~!】

  **************************

  早餐很丰盛,面包、浓汤、肉排、甜饼等等,布诺一个劲的往我碗里塞,我也一个劲的拼命吃……,浪费粮食可是很不好的行为,而且,不得不说,其实布诺的厨艺还不错。

  吃过饭,布诺打开店门,外面立刻冲进来一个人,拽住他就急切的开口,“布诺先生,请您救救我朋友。”

  我颤了颤耳朵,从货柜后面探出脑袋,果然见昨天来过的蓝亚同学正用力拽着布诺的手臂,脸上的忧心连我看了都感觉心惊,布诺倒是很淡定的拍拍臂上的禁锢,微笑着将蓝亚拉到椅子上坐好,“慢慢说。”

  “阿尔……,阿尔昨天跟魔法部的人决斗,被对方的契约兽烈焰狮打伤,我昨天来你这里买了些治疗火焰系伤痕的药水,回去给他用过之后伤势缓解了很多,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早上起来,他的情况突然变得很糟糕,浑身发红,体温如沸水般烫手,我……,校牧师看过后,说那个学生的召唤兽是变异的,普通药水没用……,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布诺微微斟酌了一下,眉头轻蹙,脸色凝重的点点头,转身回到柜台里拿起药箱就带着焦急的蓝亚往外走,“我跟你去看看。”

  我忙把抹布往柜台上一丢,撒丫子就追了上去,“哥哥,等等我,我也去。”

  布诺一怔,脚步微顿,抬手轻轻摸着我脑袋,转头冲着旁边一家武器店的胖老板喊道,“金吉特,帮我看一下店。”胖老板笑眯眯的招招手,“没问题,去吧!”

  布诺弯腰将我抱起,跟着蓝亚一起,以一种正常人绝对不可能有的速度如风般穿梭于人群之间。

  我刚来帝都两天,对于这座城市的了解仅限于“帝都”二字,也知道这座城市最有名的建筑不是皇城不是皇宫,而是传说中的魔武学院撒凯,迄今为止咱认识的两个学生,蓝亚和小盗贼哈森都来自这个学校,所以,潜意识里我对它已经有了一定程度的好感,却没想到它竟然会如此庞大。

  光是一个大门就有数层楼那么高,金光闪烁的雕花门扉,秘银绘制的魔法阵交相辉映,在阳光下流转着令人不敢直视的幽光,【撒凯魔武学院】六个由魔法元素构建起来的大字高高悬于大门之上,浸染于空气中,吞吐不定,仿佛有生命般,冷眼看尽来来往往的莘莘学子。

  大门两侧是绵延而去看不到尽头的围墙,那厚度、那高度、那坚实度……我丝毫不怀疑它的防御力甚至比帝都城墙更加顽固,学院里正对大门的是一条宽阔的大道,大道两边种植着茂密的树木与花草,给这座庄严的学府增添了几分浓郁的生命气息。

  布诺进入学院以后,熟门熟路的往右边小道上拐去,穿过清新的林荫小径,视野突然豁然开朗,一座红墙绿瓦的小别墅赫然出现在眼前,别墅大门口有个穿着与蓝亚相似短装的橙发少年正焦急的等待着,一见我们出现,他眼睛一亮,急匆匆的跑过来,对着布诺就是一礼,“布诺老师,您终于来了。”

  “嗯。”布诺淡淡的应了一声,表情没什么变化,我张了张嘴,惊讶的望着他,“你是老师??”

  “是啊。”布诺轻轻勾起嘴角,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声音平缓有力,“我没说过吗?我是撒凯学院魔法部的药剂学老师,很惊讶??”

  “嗯。”我郑重的点头,非常严肃的盯着他打量,“你没说过,而且,蓝亚少年明明叫你先生的。”

  “那是因为布诺老师说出了学校他就是个商人,不许我们在学校以外的地方喊他老师。”蓝亚面无表情的望了我一眼,很好心的为我解惑,一对上他的目光,我就想起昨天那笔可观的生活费,不好意思的抓抓脑袋,我讷讷的低下头,鸵鸟的不想再说什么。

  橙发少年和蓝亚一起将布诺迎了进去,别墅大厅里还坐了好几个人,其中有一个头发有些花白的老者显然不可能是学生,他们一见布诺进屋,便立刻起身,老者上前几步,“你终于来了,跟我进去看看阿尔吧,但愿你有办法救他,不然迪利亚公爵恐怕会……,哎~!”

  “迪利亚公爵是谁啊?”我抱着布诺的脖子,小声跟他咬耳朵,布诺宠溺的笑笑,同样小声嘀咕,“帝都的一等公爵,雷尔吉斯帝国的财政大臣,阿尔是他的小儿子,很得他的宠爱,要是真有个什么,啧~啧~,撒凯可就有的玩儿了。”

  “财政大臣说白了就是帐房先生吧,虽然有钱,但那钱也不算是他自己的,他难道还真能把这么大的国家学府怎么样?”

  “他是不能怎么样,但他的妹妹能怎么样。”布诺脸上的笑意不仅明显了些,仿佛还带了丝揶揄的味道。

  “呃??”

  “迪利亚公爵的妹妹流冰夫人是曾经的帝都第一美人,她的丈夫欧利尔公爵统领天下兵马,哪怕是跺一跺脚,这整个大陆也要抖上三抖,而且他们家的儿女个个都大陆年轻一辈中数一数二的高手……,所以说,这样的家族很危险啊很危险。”

  布诺一边嘟囔一边摇头感叹,我微微歪了歪脑袋,被四个明晃晃的大字给砸了个头昏眼花——功高震主!!真不明白这么夸张的公爵,这么有潜力的家族,为毛君王还会允许他们存在,一般来说不是应该胡乱安个什么罪名然后直接满门抄斩么?还是这里面其实也有一段什么不得不说的故事——

  公爵帝王攻+君主傲娇受=????

  我为你保这江山社稷,你为我阻挡一切谗言??囧~!

  “啪——”我“嗷~”的一声吃痛捂着红彤彤的额头,控诉的眼神直直盯着布诺还未来得及收回的手指,他嘴角微微抽了抽,无语的瞪着我,“你小脑袋瓜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口水都留出来了!”

  “呃……,没什么,我在思考生命进化的本能而已。”我淡定的胡扯,布诺狐疑的打量着我,我眨巴眨巴眼睛,用最纯洁的目光昭示着自己的无辜。

  布诺眼角一抽,明智的收回了自己的怀疑。

  走进临时病房,就见某公爵的小儿子阿尔正气若游丝的躺在床上,裸|露在外面的肌肤都红得放光,让我有一种面对烤狼肉的错觉==!

  布诺把我放下地,然后自己走到床边,伸手探了一下阿尔的额头,烫得他快速缩回自己的爪子,眉头却揪得死紧,“他的伤口在什么地方??”

  “在胸口。”蓝亚和那几个学生都老老实实的站在房间门口张望等待,一听见布诺的问题,他立马快步走进来,小心的打开阿尔合在一起的衣襟,那道狰狞的伤口就这样红果果的暴露在我们眼前,鲜红的血肉外翻,深可见骨的伤口里似乎还燃烧着火焰一般,给人一种炙热的错觉。

  饶是已经知道了伤势的严重程度,众人还是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布诺表情严肃,脸色凝重的研究着那火焰般的伤痕,我却忍不住蹙眉,因为躲在我耳朵后面的啪啪说了一句话——

  ‘呀~,没想到现在还能见到血焰斩呐~,怀念ING~!’

  看了看全神贯注注意着布诺和阿尔的众人,我不着痕迹的后退一步,尽量不动嘴唇的小声嘀咕,“血焰斩是毛东西??”

  ‘嗯……是烈焰狮王的必杀技,烈焰狮王是烈焰狮的终极形态,但看这个伤痕不算太深……嗯……应该是还没有完全进化成烈焰狮王的烈焰狮所造成的……嗯……阿尔小盆友的命还真大。’

  我嘴角微微抽了抽,“这伤还不算太深??”

  ‘当然。’啪啪忍不住钻了出来,伸出一根手指义正严词的指证,‘烈焰狮王是上古圣兽之一,完整的血焰斩连天族都能一切为二,何况只是区区一个人类。’

  “……!”天族什么的我是不太懂,不过,也听得出来这伤恐怕不太好治,“你知道该怎么救他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