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异世之魔兽庄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小猫VS小喵,一庄不容二猫?=

异世之魔兽庄园 捞鱼的虎妞 2953 2010.11.12 12:34

    【咳……,履行昨天的承诺,如无意外,今天晚上应该还会更一章,敬请期待,汗~!】

  ***********************

  “之前有个人带它来治疗,不过可惜伤得太重,我没有回生药剂,除非去神殿找大祭司用生命系高阶魔法,不过那需要付很高额的治疗费,那人便直接丢下它自己走了。”

  我蹲下身子,有些不忍的望着苟延残喘的小家伙,“为什么?”

  布诺抬头淡淡的望了我一眼,声音平稳毫无起伏,“有治疗的钱他可以再去买两只新的。”

  “它为什么会受伤??”

  “谁知道,决斗吧,大概,每年不知道有多少契约兽、召唤兽因主人的决斗而死,没什么好奇怪的。”

  “……!”伸手轻轻抚摸着猫咪的小脑袋,绒绒的很舒服,它满足的闭上眼睛,弱弱的叫着,“喵嗷~”。

  虽然在血月森林杀过不少魔兽,但我从来不对这种弱小的东西动手……,好吧,其实除了宅女、腐女之外,我还有一个严重到人神共愤的主属性:宠物控,~OTZ~!

  小猫咪的呻吟似乎又弱了几分,它已经没有力气仰头,只是虚弱的趴在爪子上,间或蹭蹭我手心,静静等待死亡的来临,剔透的黑色眼眸如最水灵的葡萄,清澈见底,对于那个抛弃自己的主人,似乎也没有任何怨恨……。

  我不由自主的将它抱起来,走到井边,打了半桶水,准备帮小家伙清洗伤口,布诺轻轻摇头,无奈的叹气,“没用的,你这样也只是稍微延缓了它死亡的时间而已,还不如让它早点解脱。”

  我没有理会布诺,而是将手按进空空的盆子里,细嫩得有些婴儿肥的爪尖开始不停的往外冒清泉,不一会儿就装满了半个水盆,水质剔透见底,不含任何一丝杂质,细闻之下还有一股淡淡的甜香味……,这是我从庄园小溪里引出来的水。

  将小家伙放在膝盖上,我用手撩起水盆里的水小心的浇在它伤口上,大概是感觉到我的善意,小家伙弱弱的“喵嗷~”一声,竟然伸出舌头轻轻舔着我的手,湿湿的、热热的、痒痒的。

  一点一点将小家伙身上的血迹洗干净,然后再小心清洁它的伤口,其他小的还好说,就是脊背到腹部那道实在是严重得让我心里发寒,“啪啪,你去帮我问问其他小妖精有没有不需要加工就可以直接敷在伤口上止血、促进伤口愈合的草药。”

  我轻声说到,然后打开空间把啪啪放了进去,不一会儿它就急急的冲了出来,手上还抱着一株通体红如火的植株,‘这是泣伤草,性属水,无毒,噜噜说只要将叶子和茎碾碎盖在伤口上包扎好就行。’

  “谢谢。”我忙接过直接往嘴里塞,像几百年没吃饭一样,以狼吞虎咽的姿势狂嚼泣伤草,不一会儿腥甜的汁液就充斥齿间,感觉差不多了,我才将已经被咬得稀巴烂的草药吐出来,一点一点小心的盖在小家伙的伤口上。

  小家伙瑟缩的颤了颤,却没有反抗,只是舌头舔得更欢了。

  一切处理好,我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满意的点点头,转脸望向布诺,“哥哥,还有没有干净的绷带?”

  “嗯?”布诺惊讶的回头,想了想,才点头,“有,”视线在我怀里的小家伙身上溜了一圈,才无奈的叹道,“你等等,我去拿。”

  “谢谢哥哥。”

  布诺进到前店,很快回转,手上拿着他的宝贝药箱,“幸好因为每天要给你换药我准备了很多,否则,还得跑好几条街才能买到专用绷带。”

  布诺一边笑着一边走过来,突然,他目光一凛,脸色微变,三步并作两步的急急走到我身前,死死盯着我怀里的小猫,瞳孔骤缩,声音因激动而有些变调,“这个药草……这个药草你是从哪里得到的?”

  “嗯?”我疑惑的歪了歪脑袋,坦白道,“从家里带出来的。”

  布诺一惊,猛然抓住我手臂,急道,“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药?”

  “知道啊,泣伤草。”作为小妖精总不可能连自己的守护植株也认错吧。

  “你既然知道这是泣伤草,怎么还会敷这么多在这小魔兽身上,你真是太浪费了。”

  被布诺的惊吼给震得头昏眼花,我晃晃晕乎乎的脑袋,有些微愠的瞪眼,“哥哥,药草本来就是用来救命的,我给它用有什么不对?放在那里坏掉不是更浪费么?”

  “浪费个鸟,我一直以为你对药草有一定的了解,就算不会炼药,但至少懂得基本的药用原理,可事实上呢……”小心的捻起小猫伤口上一坨黏糊糊的药草,布诺整个脸黑得比巨龙大哥的皮还透亮,“你知不知道只要泣伤草的一点点汁液就可以让多少伤重的战士起死回生?你竟然就这样连叶带茎的全部碾碎敷在这小魔兽的伤口上,你还敢说自己不是浪费??这么一株泣伤草再加上一些别的辅药,我可以炼出数十瓶回生药剂,可以救活上百濒死的伤者,也包括这只小魔兽,你……你真是……,气死我了~!”

  之前的气势一瞬间泄了个干干净净,我害怕的缩缩脖子,耷拉着脑袋,老老实实听训,布诺气得跳脚,却打又不是骂又不是,直把自己给憋得七窍生烟。

  我怯怯的瞄他一眼,伸出手小心的扯扯他衣角,闷声讷道,“对不起嘛,哥哥,我保证以后不管用什么草药都会咨询你的好不好?……要不然……要不然我另外再给你找颗泣伤草嘛~!”

  听了前面的话,布诺纠结的望着我,简直是无语问苍天,却又在我最后一句话里僵硬了身形,他惊异的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死盯着我,连声音都有些结巴起来,“你……你还有……还有这个……泣伤草??”

  “嗯。”我点点头,将小猫小心翼翼的放进他怀里,他也直接坐下认真的为小猫包扎伤口,两眼睛却直往我这瞟,我抽出腰带上的空间袋,伸手进去掏了掏,记得之前在花海的时候我收割过不少成熟的药草,里面应该有泣伤的……嗯……有了!

  我眼睛一亮,扯出一株跟啪啪抱来的一模一样的药草,“哥哥,给。”

  “嗯,嗯。”布诺包扎的动作又快了几分,直到将小猫的伤完全处理好以后,他才激动的接过泣伤,却还不忘用可惜又控诉的眼神瞄着趴在地上休憩的小猫,我忙将小家伙抱起来,远离布诺哀怨的眼神。

  “柏可,我决定了,”郑重的将泣伤草收好,布诺双手抓着我肩膀,严肃认真的盯着我的眼睛,“为了避免你再出现这种暴殄天物的罪孽行进,从今天开始你必须跟我学习药草知识,就算不炼药,起码也得知道一些珍贵药草的价值和最正确的用法……,一想到那株被浪费掉的泣伤,我就……,嗷嗷嗷——”

  我满脸黑线的抽了抽嘴角,认命的点头,“好吧,哥哥,柏可听你的。”

  “乖——!”

  晚上休息的时候,关上房门,我望着趴在床上没什么精神的小猫,想了想,干脆抱着它一起进了八卦空间,希望里面的特殊环境能够对它的伤有点帮助。

  庄园里还是闹哄哄的一片,嬉笑尖叫伴着狗吠响彻整个天空,我有些头疼的咧咧嘴,低头无奈的望望怀里的小猫,弯腰正要把它放到地上让它趴着晒会儿太阳,没想到它竟然突然弓起身子,浑身毛发如过电般根根竖起,深瞳闪着嗜血的幽光,喉咙里还蹿出一阵阵威胁似的低吼,“嗷呜——嗷呜——”

  “喵呜——”同时,另一声更加压抑危险的低吼也自不远处传来,我猛然抬头望去,却见向来喜欢懒洋洋蜷在屋顶晒太阳的小喵竟然落到地上,整个身子弓成半圆形,森森利爪闪着寒光,猫瞳中凶光暴涨,小嘴微张,尖锐的牙齿上满是幽黯的毒素。

  两只猫咪各霸一方,遥遥相对,毫不客气的向对方展示自己的危险与魄力,剑拔弩张的气氛一触即发。

  我傻眼了,这是怎么回事儿?从来没听说过两只猫一见面就会出现生死搏斗的?还是说这个世界的品种就这样?那也太夸张了吧~,我这个饲主还站在这呐,当我不存在啊混蛋~!

  【(大家还记得么,小喵就是当初在希望花海的时候,小妖精咔咔被第一次带进庄园,柏可曾经介绍过的那只蜷在木屋顶上睡懒觉的肥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