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雇佣兵的文娱传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038章 年夜饭

雇佣兵的文娱传记 遁龙 2018 2020.09.04 10:00

  他入行近四十年,饰演过的角色不下上百个,本身又是京电表演系的教授,一部剧是好是坏,有没有爆火的潜质,多少还是能看出一些来的。

  而且,他也不是非要自己掏钱投资。

  以黃滏今时今日的地位和在圈子里的影响力,有大把的人愿意拿着钞票来供他挥霍。

  赚了自然皆大欢喜,赔了也无所谓,毕竟能让黃滏欠下人情的机会不多。要知道,有些东西绝对不是钱可以买到的。

  说句狂妄一点的话,光是他那些学生,就已经占据了华夏娱乐圈的半壁江山。

  杜唯也正是知道这一点,才想到要找老师帮忙。

  只是他没想到,老师竟然要自己投资来给他练手。

  感动之余,又不免有些惭愧。

  把剧本发给老师。杜唯又选了几条朋友的聆讯逐一进行回复。

  他喜欢这种感觉,似乎前世那种宛如窒息一般的孤独正在远离。

  “哥,饺子煮好了,我和爸正准备下楼放烟花,你去不去?”

  晚上十点半的时候,杜轩准时敲响了他的房门。

  “马上!”

  杜唯揣好手机,麻利地穿上外套,快步出了门,和杜轩一起,往楼下的库房跑去。

  烟花属于易燃易爆物品,需要单独存放,杜爸还特意在库房的里外两面都刷了防火漆,十分完全。

  三人将烟花搬到指定位置,在小区安全管理人员的监督下,和其他居民一起,集中进行燃放。

  夜色很美,澄净如洗的暗蓝色天幕上,几点料峭的寒星闪烁着迷人的微光。

  无数绚烂而又瑰丽的烟火,在星光下绽开,好似下凡的仙女,怀抱琵琶,轻拨银弦,奏响了一曲代表着“平安与祝福”的华美乐章。

  “新年好!”杜唯闭起双眼,轻声地呢喃道。

  华姐特意为了今天的年夜饭准备了很多道菜。红烧肘子、闷罐牛肉、清炖羊排、土豆烧鹅、酱烧鲫鱼、蒜泥白肉、孜然排骨、干炸茄盒、熘肉段、锅包肉、鱼皮冻和黄瓜拉皮。

  一家人边吃边聊,气氛说不出的融洽。

  “小唯,我听你表姐说,娱乐圈的人结婚都比较晚,有很多人四五十岁了还单着,有这回事吗?”华姐假装不经意地问道。

  “也不都是。”杜唯道:“明星这个行当,有很大一部分人是吃青春饭的,过早结婚,对他们的事业发展很不利。再者,这个圈子相对来说比较封闭,工作又忙,很少有机会能接触到外面的人……”

  “别人啥样,我管不着。你呢?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华姐放下筷子,异常认真地看着他。

  “三十岁之前吧。”

  杜唯苦笑道:“这种事还要看缘分,不是我想结婚就一定会有人愿意嫁给我的。”

  “那就先找个女朋友。”华姐正色道:“别的人我不管,也管不着。但你是我儿子,一定不能学那些明星,那么晚结婚,要是耽误了我抱孙子,有你好看。”

  “知道了妈,我努力。”杜唯无奈地应道。

  他其实也想组建一个自己的家庭,有属于自己的孩子,每逢夜归的时候,有人在担心与等待,每次失落的时候,有人安慰和劝导。

  只是,他真的不知道该如去何开始一段感情。

  “光嘴上说努力可不行,你得付诸行动。”华姐颇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对了,上次我去京电看你的时候,有个叫林浅浅的小姑娘挺不错的,样子漂亮,性格也好,关键是没有半点娇气,说起话来柔声细气的,特别招人喜欢。要是她能当我的儿媳妇,那你老妈做梦都能笑醒过来。”

  “林浅浅吗?”

  杜唯脑海中不自觉地浮现出一个袅娜娉婷的身影来。

  每个人的心里都住着一道白月光,最皎洁,最明亮,也最冰冷。

  某种意义上说,林浅浅就是杜唯的那道白月光。

  在她身上,能找到一切杜唯对于美的定义。

  他喜欢这种美,却又偏偏无意去沾染。

  总觉得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似乎很远。就像月宫里的嫦娥,你或许会偶尔对月遐思,在心里尽情勾画她的美貌,却无法与之有片刻的接近。

  扪心自问,自己喜欢她吗?或许,但要说到结婚,杜唯却从未有过类似的想法。

  美是用来欣赏的,当你想把它据为己有的时候,那份美其实已经被破坏了。

  莲花开在池塘里无疑是美的。

  当你为了拥有这种美而把它摘下来的时候,它的生命也就随之凋零,继而它的美也会枯萎。

  “拜托,您老人家千万别在这乱点鸳鸯谱了,我和林浅浅就只是最普通的同学关系。再说了,就算您儿子有什么想法,那也得人家姑娘同意才行吧?总不能剃头挑子一头热。”

  “一头热咋了?”华姐瞪了他一眼。“你爸当年追我的时候,我也觉得他是一厢情愿,自作多情。结果怎么样了?我们还不是做了大半辈子的夫妻?男孩子有时候就不能太要脸。否则,等人小姑娘的名字写进别人家户口本的时候,你哭都找不着调。”

  “对啊,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这句话还是你教给我的。怎么轮到你自己的时候,就婆婆妈妈的,一点都不干脆。”杜轩本就是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在旁边见缝插刀。

  “有道理,这么说,你明年打算带女朋友回家过年?”杜唯果断将话题转到了弟弟身上。

  “指望他?”华姐撇了撇嘴。“这这小王八|蛋比你还不靠谱,我都怀疑他这辈子还能不能娶上媳妇。一天天除了做模型就是玩游戏,见到小姑娘连个囫囵话都说不明白,也就在家里的章程。”

  “好了!”杜爸打断她:“大过年的,说这些干什么?儿孙自有儿孙福,能不能娶上媳妇,看他们自己的本事和造化,你跟着掺和什么?”

  “你不掺和?那你刚才怎么不阻止?非要等到我把话都说完了,才出来装好人?”

  “我这不是没反应过来吗?”杜爸有些期期艾艾地回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