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雇佣兵的文娱传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044章 合作

雇佣兵的文娱传记 遁龙 2028 2020.09.10 08:00

  有些爱是深重的,你能清晰地感受到它的份量,却也要承受它所带来的压力。

  黃滏对杜唯的期待太高,这让他多少有些无所适从。

  东偶的八强名单,在经过网上一番激烈地“争夺”以后,终于确定了下来。而杜唯和卓凡这两个从比赛伊始就住在一起的好基友,也在抽签的时候,被“幸运”地分到了一组。

  按照赛制,这一轮比赛节目组是要全程跟踪录制的。选手在“极限创作”的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心理状态,以及“组合”成员彼此之间的沟通、分歧、争执、退让、妥协等都要被剪入下一期的节目当中。一来是为了增加节目时长,毕竟只剩下四组选手,四首歌,完全无法撑起一期节目,需要用其它的内容来进行填充。二来也是向观众展示整个创作的过程,让人们了解原创音乐人的不易,呼吁支持正版,保护原创音乐人的基本权益。

  杜唯和卓凡很快便达成了一个初步的合作方案:由杜唯谱曲,卓凡则试着填词。

  早在毛锦荣特地来“征求他们意见”的时候,两人就已经探讨过这个问题。

  杜唯所表现出来的“作曲”能力很强,几首歌的旋律,也都相当不错,受到了四位评委和绝大部分观众的认可。而卓凡的文字功底也是经过了时间的磨砺与检验的,清新隽永,朴实自然,更是被粉丝亲切地称呼为“音乐诗人”,作词的功力可见一斑。

  当然,对杜唯来说,曲子是现成的,只要从脑海中提取出来就可以了。不过,与以往不同,这一次自己的一举一动都会暴露在摄像头下。所以,他只好装模作样地拿着稿纸反复进行涂改,并再三易稿以后,才在工作人员充满惊异的目光中,将“写”好的曲子交给卓凡,此时离比赛开始已经过去了近八个小时。即便以他的体质,也感觉到胳膊一阵酸麻。

  卓凡迫不及待地拿过吉他,按照谱子弹奏了起来。

  轻柔舒缓的旋律从他跳动的指尖流出,如同一杯涤烦的清茶,在众人的脑海中不断回响。

  《理想三旬》,前世由唐映枫作词,陈鸿宇作曲并演唱的一首民谣歌曲。

  陈鸿宇是他除了赵雷、朴树和毛不易以外相对比较喜欢的一个民谣歌手,虽然他也只是听过对方这一首歌。

  不过至今仍对那个温暖而低沉的声音留有很清晰的印象。

  卓凡的目光很炽烈,仿佛积年的老饕遇到了丰美的食物一般。

  他觉得“选择”和杜唯一组实在是太明智了,居然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创作出这样唯美的旋律。只要自己的词填的不是很差,晋级几乎已经毫无悬念。

  事实上,为了能赶在周末顺利播出,节目组只给了他们每组48小时的“极限创作时间”。时限内没有完成,则视为弃权。没时间让他们字斟句酌,反复推敲。

  先作词再谱曲,还是先谱曲再填词,一直都是其他各组成员争论的焦点。

  杜唯和卓凡自然也不能例外。

  不过得益于杜唯脑海中所拥有的大量库存,这个问题以极快的速度得到了解决。杜唯只是随便哼了几段较为经典的旋律,就让卓凡干脆地同意了他的提议。

  “阿杜,你丫实在太牛了!这曲子真不错,怎么做到的?”卓凡有些语无伦次地说道。他心里已经产生了茫茫多的灵感,就差等下付诸笔端了。

  “天才的人生,不解释!”杜唯牛皮哄哄地回答道。实际他心里慌的一批,总担心被对方看出点什么来,要知道这货的第六感有时候比女人还要邪门。

  “不说算了。”卓凡难得地没和他计较,捧着曲谱兴冲冲地进了节目组特意为他们准备的静室,完成他自己的那一部分工作去了。

  为了以防万一,杜唯还是趁机将原版歌词用和“作曲”时一样的方式还原了出来。

  不是他不相信卓凡,实在是节目组给出的时间太紧迫了。

  将心比心,杜唯自认在刨除吃饭、睡觉和上厕所的时间之后,在剩余的短短不到三十个小时的时间里,自己未必就能填出和曲子比较契合的词来。推己及人,他觉得必须要做好两手准备才行。

  好在,卓凡的文字功底确实不俗,在经过了十几个小时不眠不休的奋战以后,歌词终于定稿。

  杜唯试着演唱了一遍,与原作相比,竟然别有一番风味。

  卓凡见他满意,也顾不得和他讨论后续的编曲事宜,一头栽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这一觉,直睡到了第二天的中午。距离比赛正式进行也不过还有四个小时的时间。

  “你怎么不叫醒我?”卓凡一边刷牙一边含混着问道。

  “我看你太累了,就想着让你多睡一会儿。放心,编曲的事我已经搞定了,不会耽误后面的演出。”

  “我不是担心这个。”杜唯漱了漱口,擦干嘴角的浮沫道:“这毕竟是一首新歌,不管怎么说,上台之前都要尽量抽时间练习一下,避免因为不熟悉而导致失误。”

  “失误?啥失误?怕忘词?还是怕找不准拍子?你丫什么时候对自己这么没自信了?”杜唯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把心放在肚子里,我刚刚去看了一圈,除了伊莎蓓尔和楚沫那组,另两组根本不具备竞争力,黄子轩和胡志才那一组更是闹到差点发展成全武行的地步。等下吃完饭,你再抓紧时间过两遍,一定不会有问题,把心态放轻松,这一场我们就是来虐菜的。”

  “胡志才和黄子轩不是同一家音乐学院的同学吗?怎么会闹到这么僵?”卓凡疑惑地问道。

  两人呆在洗手间里,也不虞自己的话会被工作人员听到,就随性了许多。

  “谁知道呢?听说两个人都觉得自己的曲子比较好,想让另一方填词。”杜唯对这些八卦其实并不是很关心,如果不是涉及到“二叔”以及和爷爷之间的约定,他甚至连是否夺冠都不是很在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