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雇佣兵的文娱传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018章 硬骨头

雇佣兵的文娱传记 遁龙 2019 2020.08.15 08:00

  这首《硬骨头》,是由窒息乐队创作并演唱的一首重金属摇滚歌曲。收录在2010年4月发行的《窒息乐队•纷扰世界》当中。

  窒息乐队一直以来坚持以最传统的敲击死亡金属作为自己的风格趋向,追求整体的速度与力度,且不乏旋律性。作品主题表现多角度的内容,具有很强的人文色彩,以金属的手法来演绎自己所要表达的人生观。被摇滚迷们称为“中国金属领袖”,是中国极具代表性的老牌金属乐队。

  “重整戎装罢,再赴硝烟中,待众臣服时,换君临天下。”

  这是窒息乐队在音乐中契刻出的独属于他们的窒息式金属精神。

  没有听过现场的人,一定不会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痴迷于摇滚。

  “杜唯抽取到的限定词是‘重金属’,那么他的这首《硬骨头》是否扣题了呢?”主持人的发型看上去有些凌乱,胸口不断起伏,言语间带着轻微的喘息声。

  这就好比命题作文,你写的再好,文字再优美顺畅,表达的意境再高超,如果跑题了,一样只能得零分。

  “怎么说呢?此前,我一直在为杜唯担心,毕竟重金属音乐在华国属于小众,只有极少数的特定人群喜欢听,对于能否得到在场的媒体评审和大众评审的认可,我是持保留态度的。”毛锦荣神色复杂地看了杜唯一眼。“然而,杜唯今天的表现完全把我给震住了。我从未想过一首歌的现场可以如此激|情澎湃,让人热血为之沸腾,我喜欢这首歌。”

  “说实话,我非常不喜欢重金属音乐,太燥。但是,我不能让自己的主观意识影响到对歌曲质量的评判,这是不专业的,对杜唯来说也是非常不公平的。”来自香江的著名音乐制作人陶哲操着一口蹩脚的普通话说道:“歌词写的非常好,简直令人惊艳,曲子也完全符合重金属摇滚的特征,我认为这个作品是非常优秀的。”

  “我与陶老师恰恰相反。”变色龙乐队主唱,有音乐鬼才之称的阿笠(陈伟笠)接口道:“我算是一个资深的摇滚迷,这首《硬骨头》是我近年来听过的最好的华语重金属作品。先不说它的歌词如何的荡气回肠慷慨悲壮。单就音乐和编曲而言,它几乎代表了当下华语摇滚乐的最高水准。不客气的说,这首歌将会成为一个标杆,供所有热爱摇滚的人追捧。”

  这已经是非常高的评价了。做为华国最具影响力的乐队主唱,阿笠的名望和地位可以说完全不输给苏锦荣,他的话还是十分具有公信力的。

  “我喜欢你今天的打扮,哥特黑暗风,非常帅!”苏胤贞柔柔地笑了一下,接着道:“我虽然不是很懂什么是重金属。不过不得不承认,你今天为了打开了一扇神奇而瑰丽的大门。这让我有一种发现新世界的惊喜。谢谢,非常棒!”

  “我有一个问题。”媒体评审团当中一个看上去二十多岁的胖子突然向主持人吴娜举手示意。

  “噢,李老师,您请说!”她看了一下对方的名牌,是宇音国际的代表李涛。

  “谢谢主持人,我就是想要问一下杜唯,你当过兵吗?”

  “没有!”这辈子,杜唯一直在上学,确实没接触过军旅。

  “也就是说你在歌词中写到的投笔从戎都只是空想对吗?”他言辞变得很犀利。

  杜唯皱了皱眉:“有参军报国的想法难道不应该吗?”

  “当然应该!”

  胖子撇了撇嘴:“我想知道,你为什么没有去?反而投身到了娱乐圈,是因为挣的钱比较多吗?还是说你写这种歌词就只是为了卖弄情怀,为自己拉票。”

  他的话一出口,包括主持人和评委,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皱起了眉头。

  这已经明显是在挑事了。

  “您觉得我应该去?”杜唯看上去很平静,脸上丝毫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变化。

  “当然!”

  “这么说,您支持我?”

  “为什么不呢?这是一件好事不是吗?”胖子的表情有些得意。

  “那太好了!”

  杜唯突然激动地冲下台,一把抓住胖子的手腕。“您一定有办法把我送进去,对吧?”

  胖子一愣:“你别乱说,我怎么可能会有办法?那是军队,又不是我家。”

  “哦!”

  杜唯失落地松开手,垂头丧气地走回台上。

  “原来你知道啊!”他看似自言自语地说。

  杜唯的直觉告诉他,这个李涛来者不善,很可能是左岩磊或者盛鑫娱乐布下的棋子。当然,也不排除有其他人想把他当成棋子,用来对付盛鑫娱乐。

  他刚才的话,明显是想让观众对杜唯留下一个心机深沉喜欢算计的印象。

  “你……”胖子张了张嘴,似乎还想再说些什么,一旁的主持人吴娜忙黑着脸打断他,并示意评委开始打分。

  “那个李涛是这么回事?”迟宏宇看向导演。

  幸亏不是直播,否则这已经算是非常严重的播出事故了。

  “我已经跟宇音国际的相关负责人通过话了,他表示并不知情,这件事在调查清楚以后,一定会给我们节目组一个合理的解释。”

  导演其实也有些生气,他可是知道迟宏宇这个制作人到底有多强硬的。一旦出了岔子,说不好自己也得打铺盖卷走人。

  “迟总,这一段需要剪吗?”他有些战战兢兢地问。

  迟宏宇沉吟了一下,道:“照常播!我倒要看看,背后究竟是什么人在推波助澜?”

  “不是左岩磊?”做为节目组的核心成员,他自然知道杜唯和左岩磊之间的纠纷。毕竟,他的前任就是因为这件事被赶出去的。

  “或许是,或许不是!”迟宏宇沉声道:“看事情不能只看表面,这个圈子里的水浑着呢,你也不是第一天当导演了,这种问题还想不明白吗?”

  他顿了顿又道:“让总务部派人把媒体评审团各个成员的资料梳理一遍,我不希望再有类似的意外发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