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雇佣兵的文娱传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051章 《绝望》

雇佣兵的文娱传记 遁龙 2047 2020.09.17 08:00

  杜唯确实给了陈信笠一个非常大的惊喜。以至于这个在华夏流行乐坛也算占据了一席之地的老牌巨星,被震撼得久久不能平静,甚至对自己的能力都产生了一定程度的怀疑。

  “你是怎么做到的?”他看着杜唯那张犹带几分青涩的脸,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

  “什么?”杜唯揉了揉干涩的双眼,一脸倦容地回道:“您是说刚才的舞步吗?”

  阿笠点了点头。“太神奇了,明明看上去是在往前行走,身形却偏偏在向后退。”

  “这个不是一句两句话就能解释明白的。阿笠老师要是想学,我到时候专门录一个分解视频给您。”杜唯强打精神回答道。

  陈信笠这才反应过来,歉意地说道:“我天生肢体就不协调,跳舞这种事,恐怕这辈子都跟我没什么缘份了。不过,我还是要跟你说声对不起,是我忽略了,你现在应该很累了吧!快点去休息,编曲的事交给我。放心,这首曲子已经非常完美了。不需要做任何无意义的改动,我很期待,你在舞台上震撼所有人的那一刻。”

  整整二十多个小时的高强度“创作”,杜唯也确实感觉到了疲倦。当下,随便应付了几口吃的,跑回宿舍补觉。

  这个世界是没有MJ的,自然也不会有月球漫步。

  《时代》周刊把MJ描述为一个“挽救了唱片业的拯救者,定义了一个年代音乐潮流的作曲人,拥有不可思议双脚的舞者,打破了所有喜好、风格与种族界限的歌手”。

  他是一个时代的记忆,是世界的宠儿,是真正的流行音乐之王,也是前世今生杜唯最喜欢的歌手。

  很快,最后一轮的录制终于开始了。

  舞台有些昏暗,一束耀眼的光打在杜唯身上,黑色的圆顶礼帽,黑色的修身小西服,左臂上绑着白色的手绢,白手套,黑西裤,黑色锃亮的皮鞋,裤脚高高挽起,露出一双纯白色的袜子。看上去英姿飒爽,帅气逼人。

  “恐惧和彷徨从来都没走远,连天空也会逐渐变得很灰暗。你麻木的笑脸,在梦里不断浮现,是绝望,都是绝望。”

  他右手打了一个响指,身形随着音乐一阵奇异的抖动,踢腿,耸肩,提胯,摆了一个MJ的经典造型,紧接着,他的身体开始奇异地向后滑行。

  “孩子的双眼总是充满慌乱,这世界应该检讨还是该改变。让幼小的心灵,不再承受着不安,是绝望,良知倍受熬煎。都是绝望,绝望,绝望,绝望......”

  侧滑、原地滑、旋转滑,杜唯整个人仿佛脱离了地心引力的束缚,在太空中随性漂移。

  “真的都是绝望,绝望,没有什么未来,支离破碎的心,经历折磨苦难,心里怕怕地。都是绝望,都是绝望。都是绝望,都是绝望。”

  杜唯的身体开始向下倾斜,与地面呈四十五度角静止。

  场下的观众已经呈现一种半疯狂的状态,疯狂地嘶喊着,尖叫声此起彼伏。

  “正义的审判何时才能出现?孩子你不要害怕我在你身边。遍地燃起狼烟,是谁让生灵涂炭?是禽兽,就是禽兽。”

  他的身体开始不规则的扭动,如同机器人一般,利用肌肉的绷紧与放松,使身体出现震动与停止。

  “愤恨让理智濒临崩溃边缘,这怒火积压心底终究会燎原。时间抹不平仇怨,嘶喊和悲叹,是绝望,心里充满绝望。都是绝望,绝望,绝望,绝望......”

  原地滑步、前滑步、压脚跟后滑步、提踵后滑步、压脚跟横滑步、双提踵横滑步、交横滑步、转身横滑步,每一个动作都充满了机械感和诡异的平衡感。

  “真的都是绝望,绝望,欲|望遮蔽双眼,战火焚毁家园,为了心中贪婪,放下做人底线。都是绝望,绝望,绝望,绝望......”

  “真的都是绝望,绝望,戕害善良的心,无视无辜的眼,摸摸你的良知,肆意妄为的你。绝望,绝望,绝望,绝望……”

  突然,他的脖子仿佛断了一般,头部猛地向下掉落。

  现场立时发出一阵刺耳的惊呼,所有的人都被他有悖常理的动作震傻了。

  “They told him don't you ever come around here,Don't wanna see your face, you better disappear.The fire's in their eyes and their words are really clear,So beat it, just beat it......“

  第二遍的时候,杜唯选择了英文原版,一来是为了向MJ致敬。二来,英文版的歌词和曲子也更加契合。

  “很棒,非常棒!”陶哲站起身,语无伦次地说道:“这首歌的曲子巧妙融合了节奏蓝调和白人摇滚的乐风,高亢激昂,铿锵有力。中英文的歌词更是分别以反战和反暴力为内核,立意极高,是我近几年见过的最好的作品,也是我一直以来所追求的目标。以我当前的音乐素养,已经没资格做出点评了,希望你以后能够再接再励,创作出更多这样的作品来。”

  “谢谢陶老师,我会努力!”杜唯连忙躬身道谢,所谓花花轿子人抬人,面对这些前辈,他可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托大。

  “陶哲老师说的没错!”陈信笠也笑着起身道:“我第一次看到谱子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这种水平的歌曲,以我的水平怕是一辈子都写不出来,还谈什么修改和润色啊?说实话,我当时是既欣慰又尴尬,心态都差点崩了。”

  “我特别能理解阿笠老师。”毛锦荣笑道:“这一轮我之所以没选杜唯,就是怕出现类似的情况,他那首《东风破》实在是太惊艳了,我没把握能在他的作品中帮上忙,稳妥起见,就没敢冒险。”

  “我比较想知道,刚才的舞步到底是什么?”苏胤贞道:“我也算舞蹈达人了,目前圈子里比较流行的各个舞种,多少也都有一点涉猎,但是,却从来没见过你刚才那种舞步。”

  “严格来说,应该是三种舞......”杜唯解释道:“一开始那段如同在月球漫步的舞蹈,我喜欢称呼它为‘太空步’,而好像机器人一样运动的那种叫机械舞,最后头部仿佛要掉下来的那种叫断头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