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雇佣兵的文娱传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036章 转变

雇佣兵的文娱传记 遁龙 2044 2020.09.02 08:00

  “不怨你。”杜穹恋恋不舍地摩挲着手里的A4纸,神情有些复杂地说道:“我只是厌倦了,不想再过这种千篇一律仿佛永远也看不到希望的生活。这个梦做的太久了,久到我已经忘了最初选择音乐这条道路时的初衷,是时候该清醒了。人生不长,我的更是已经过了泰半,不能再一直这么蹉跎下去了。”

  “不遗憾吗?”杜唯道:“您已经坚持了那么多年,付出了自己的整个青春和几乎全部的精力。”

  “遗憾自然是有的。”杜穹轻叹了一声道:“更多的是不甘吧。一件事持续了这么久,最终却没有得到一个好的结果。”

  他扬了扬手里的曲谱,道:“谢谢你的‘礼物’,和我的嗓音真的特别契合,如果能早一点碰到这种类型的作品,二叔说不定还真能小火一把。不过,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意义了,我了解你爷爷,这件事基本上已经没有了任何转圜的余地。”

  杜穹觉得这或许就是自己的人生吧,时也,运也,命也,非吾之所能也。

  仔细想想,这种“归园田居”似的生活其实也不错,日出而作,日入则息,凿井为饮,耕田以食,没有那么多生活上的压力和烦恼,自给自足,自得其乐。虽然清苦,却难得可以让自己的心灵平静下来。

  “如果我能拿冠军呢?”杜唯很坚定,仿佛找到了当年初入佣兵行当时在生死线上挣扎的那种感觉。

  要知道,在战场上是没有退路可言的,尤其他们这些佣兵,失败往往便意味着死亡。

  杜穹诧异地看了侄子一眼,他敏锐地察觉到对方身上似乎发生了某些不为人知的变化。原本中正平和的气度仿佛突然间就变得有些锋芒毕露起来。

  “并非没有这个可能!要知道从预选赛开始,到现在已经有近四个月了,大家的存货应该也都消耗得差不多了。再加上下一轮属于即时创作,时间短不说,还要和其他的选手进行配合,难度可想而知,成绩普遍不会太理想,以我现在的‘实力’,保级绝对没问题。关键是最后一轮……”

  杜唯沉吟了一下,接着道:“四位导师的风格各有不同,很难界定到底哪一种更受欢迎。不过,这毕竟是比赛,还要综合现场表现力一起进行考量。毛老师无疑在圈子里的地位最高,也最懂音乐,但他擅长的领域是民谣,这种类型的歌比较适合安静的时候细品,却不适合比赛,缺乏感染力和爆点,很难调动现场的气氛。”

  “苏老师则比较擅长情歌,这个最稳妥,但也最不容易出彩,古往今来,歌颂爱情的诗词歌赋不知繁几,很难写出新意。”

  “而陶老师是做先锋音乐的,作品充满了不确定性。和他一起做音乐,就如同是在开启潘多拉的魔盒一般,你不不知道自己即将要面临的是灾祸还是奇迹。”

  “剩下的就只有阿笠老师了。首先,他是做乐队的,现场经验可以说极其丰富。其次,他是个标准的摇滚迷。而我,恰好是现阶段华夏摇滚乐的‘标杆’人物。如果最终的互选环节,选定跟我一起进行联合创作的导师是他,我相信一定可以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争取到最大的自主创作的权利,到时候说不定真的可以捧一座冠军奖杯回来。”

  “想什么美事呢?”杜穹瞥了他一眼,有些哭笑不得地说道:“节目组又不是咱家的,还能你想跟谁合作就跟谁合作?先不说会不会有人和你一起选择陈信笠,人家万一要是拒绝呢?别忘了,导师可是有权利进行反选的。”

  “好了小唯,你也别给自己太大压力。冠不冠军的无所谓,二叔现在也看开了,就算老爷子再给我两年时间又能咋样?前面二十多年都没混出个名堂,你凭什么认为短短两年的时间,就可以咸鱼翻身?”

  “因为有我啊。”杜唯理所当然地说道:“有我帮您写歌,你想不火都难。”

  杜穹眼前一亮:“都是这种水准的?”

  “只高不低!”

  杜唯道:“您的嗓音其实非常好听,低沉,厚重,且略带着一丝沙哑,唱这类歌会特别有味道。”

  “真的?”杜穹有些将信将疑地看着他。

  “当然是真的。”杜唯道:“不信我们可以做个实验。”

  “实验?”杜穹愣了愣问道:“什么样的实验?”

  杜唯笑了笑说道:“要不您明天跟我们仨一块儿进城,咱爷俩去卖个唱?”

  “你说街头表演?”杜穹有些意动,他年轻的时候做过几年流浪歌手,说起来还真有点怀念。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行不行,试试不就知道了。”

  杜唯对那两首歌可是非常有信心的。

  “哥,姥爷让我问你,他跟小哥要去江上打渔,你去不去?”江小北清亮的喊声从门外传来,她没有进屋,显然是知道杜唯正在和舅舅说一些比较“敏感”的事情,没敢贸然进来打扰。

  “你想去就去吧。”杜穹道:“我再想想,晚饭后,咱爷俩再聊。”

  “那行。”杜唯应了一声,起身道:“我就先和爷爷他们到江上去了。”

  冬捕是北方人的一大乐趣,用冰钏在已经冻结的冰面上凿开一个大洞,趁鱼游过来透气,用特制的捞网进行捕捞。运气好的话,一网下去,可以捕到十几斤,特别有成就感。而且,能在数九寒冬的天气里,吃到新鲜的自然鱼,也是一桩美事。

  杜唯从小就很喜欢冬捕。

  那时候家里穷,能吃到肉的机会不多。尤其冬天,经常十天半个月也见不到半点荤腥。

  鱼是唯一可以不用花钱就能获取到的肉类。

  捕来的鱼和水一起在室外冻成冰块,即能保持鱼肉的鲜美,防止水分流失,也便于保存。

  选择几条比较肥美的,刮掉麟片,去除内脏,用葱姜和料酒腌一下,加白菜、豆腐、粉条、木耳等炖成一锅,汤汁鲜美,味道香醇,是北方人冬天餐桌上不可或缺的一道美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