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雇佣兵的文娱传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041章 礼物

雇佣兵的文娱传记 遁龙 2048 2020.09.07 10:00

  “红肠?”巴雅尔猜测道。在他印象里,这应该是冰城最有名的特产了。

  “不对。”杜唯神秘地笑了笑,这样东西可是费了他不少心思,专门请大师级的制器师傅按照他绘制的分解图纸制作并组装起来的。

  世界终究是不同了,盛唐之后的朝代更迭和他记忆里已经大相径庭,李承乾励精图治,把国家治理得空前强盛,国祚延续了整整四百多年,后因子孙实在太过于昏聩,被一个名为景的王朝取代。而后,又经历了庆、魏、金三朝,始有华夏。

  也因此,有很多东西从历史上消失了,其中便包括杜唯要送给巴雅尔的礼物,一把马头琴。

  马头琴又名潮尔、胡兀尔、马尾胡琴等,是前世蒙古地区特别常见的一种拉弦乐器。具有极为独特的音色,柔和、浑厚而深沉,拉奏起来,十分的洪阔、低沉且豪放,富有草原风味,深受蒙族人民的喜爱。

  杜唯第一次听到巴雅尔唱歌,便萌生了为他制作一把马头琴的想法。

  呼麦、长调加马头琴,才是他印象中苍凉悠远的蒙族音乐,那种让人浑身直起鸡皮疙瘩的感觉,至今仍让他流连不已。

  “那是什么?总不会是榛子、木耳、松果之类的吧,这些东西我们那边也有,蒙族自治区可不是只有大草原,我们那也是有山地和丘陵的。”巴雅尔打趣道:“如果是这些烂大街的玩意儿,就不需要拿出来了,否则会有损你在我心目中的光辉形象。”

  “切!不要拉倒,我才不上赶着拿热脸贴冷屁股呢,送你东西还挑三拣四的,真把自己当成啥牛|逼|人物了。到时候别后悔就行。”杜唯不屑地撇了撇嘴,睨了他一眼道:“我这礼物可是独一无二的,全世界都找不出第二把。”

  “卧艹!你这么一说,我怎么觉得越来越不靠谱了呢?要不还是别送了吧?欺负老实人,可是会遭天谴的。”卓凡在一旁接口说道。他虽然也对杜唯给巴雅尔准备的神秘礼物感到好奇,不过,却不忍心看他被坑。

  主要是杜唯神秘兮兮的样子看上去实在太可疑了。

  “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杜唯卖了个关子,笑道:“总之,对老巴来说是好东西。”

  “没坑人?”卓凡表情狐疑地看着他。

  “你觉得我如果想坑你们,会事先提醒,让你们有所防备?”杜唯嗤笑道:“就你这幼儿园大班的智力水平,是怎么活到这么大的。叔叔阿姨没少操心吧?”

  三人一路打闹着进了食堂,引得不少正在用餐的工作人员频频侧目。

  说来也奇怪,三人明明是竞争对手,关系却好得不可思议。

  无论他们在比赛场上拼的有多惨烈,只要一下了台,立马就会凑到一起,仿佛有说不完的话题。

  “蓓蓓,看来你的希望要落空了,我们的杜大才子明显已经有了合作的人选。要不,你就跟我凑合凑合,咱俩一队得了。”十二强当中的另一位女选手楚沫拉着伊莎蓓尔•林的胳膊说道。

  这姑娘个子小小的,眼睛大大的,耳朵尖尖的,鼻子翘翘的,留了一头齐耳的短发,带着圆圆的厚框眼镜,看上去就像从动画片里走出来的一般,有些呆萌。

  “我原本也没抱太大的希望。”

  伊莎蓓尔苦涩地笑了笑,轻声说道:“杜是我见过最有才华的音乐人,那首《东风破》,真的是太让人惊艳了。好似江南烟雨一般的旋律始终在我的脑海中恋栈不去,那种独特的韵味和轻轻浅浅的离愁别绪,让人在午夜梦回的时候,总是忍不住潸然落泪。”

  “是啊……”楚沫眼中流露出一丝向往,呢喃道:“如果我能写出那样曲子,哪怕一辈子只有一首,我就已经满足了。”

  随即她又看向伊莎蓓尔道:“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吗?我们两个说不定能碰撞出不一样的火花。”

  “还是等晋级名单公布以后再说吧。”伊莎蓓尔笑着拍了拍楚沫的肩膀。“放心,如果我们两个都没被淘汰,我一定会选你做我的队友。”

  “才怪!”楚沫情绪有些低落地说道:“你不过是在等他的室友被淘汰罢了。”

  “又或者,我被淘汰。”她在心里暗暗补充道。

  除了杜唯,没人敢肯定自己能够晋级,当然也包括她。

  伊莎蓓尔愣了一下,却没有解释,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望着杜唯的背影呆呆出神。

  “哎,我说阿杜,你还不承认那洋妞和你有一腿?瞧人家看你那眼神儿,含情脉脉的,充满了求而不得的幽怨倚门望君归的苦楚,老实说,你丫该不会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人家的事吧?”卓凡越想越觉得这里边有故事可挖,眼神无比殷切地看着杜唯,似乎想从他脸上瞧出一点什么来。

  “我能做什么事?有哪些是应该的?又有哪些是不应该的?我就不明白了,你一个大老爷们儿,怎么这么喜欢八卦?”杜唯颇为无奈地怼了他一句。

  “也不知道你长这张脸是干嘛用的?整个一木头疙瘩,送上门的小白菜都不知道拱一下,你丫特么的比猪都笨。”卓凡面带惋惜地摇了摇头,摆出一副怒其不争的样子。

  “你拱过?”杜唯问道。

  “我……自然是拱过的……”卓凡有些心虚。

  “哦,原来你跟猪一样。”杜唯面无表情地回应道。

  “而且,还是种猪。”巴雅尔在一旁跟着补刀。

  “嘿,我这暴脾气!”卓凡撸了撸袖子,恶狠狠地说道:“晚上睡觉的时候都警醒着点,小心爷把你们给拱了。”

  杜唯和巴雅尔对视了一眼,脸色不禁有些发绿。

  “剪了吧,留着怕是惹祸的根苗。”巴雅尔一本正经地说道。

  “也好,自此六根清静,百业皆消,说不准还能得证圆觉,往登西方极乐世界。”杜唯双手合十,宝相庄严,口中念念有声。

  “猪总要去了势才能祛除腥臊气。”巴雅尔再次说道。

  “人也只有断了烦恼根才能得见真佛。”杜唯跟他一唱一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