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雇佣兵的文娱传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019章 爆料

雇佣兵的文娱传记 遁龙 2062 2020.08.16 08:00

  “我先说两句吧!”阿笠不好意思地起身向其他几位评委欠了欠身道:“歌的好坏,相信各位都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我就不赘言了。我想说的是,请在座的各位,给杜唯一个机会,也给华夏的摇滚乐一个机会。我谨代表所有的摇滚迷,谢谢大家!”说完,他恭恭敬敬地向在场的所有人鞠了一个躬。

  杜唯自然不敢怠慢,也连忙跟着鞠躬。

  半晌,现场轰然爆发出无比热烈的掌声。

  四位评委都给出了非常高的分数,尤其阿笠,竟然破天荒地打了一百分。这也是迄今为止,比赛当中唯一的一个满分。

  可惜的是,媒体和大众评审的票数都不算高。对于他们来说,情怀是最不值钱的东西,摇滚乐的发展与否,也跟他们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他们在意的只有你的歌是不是很“好听”,符不符合他们的审美。

  第四轮是命题创作,和本轮不同,在歌曲的类型上不做要求,但要符合关键词的界定。

  杜唯抽到的是“分手”。

  这多少有些出乎他的预料,前世今生,写分手的歌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他的脑海中瞬间便闪过了不下十几首经典作品。

  然而越是简单的,想要出彩也就越难。他又不想只是复刻,“创作”的难度自然也会相应地提升。

  录制还没结束,巧合的是,排在他后面出场的恰好是左岩磊。

  “你不会每次都这么幸运!”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左岩磊突然用极低的声音充满挑衅地说道。

  杜唯嘴角一哂,嗤笑道:“被狗咬了,没办法咬回去也确实挺讨厌的。不过,我不介意在有机会的时候把它弄死!”

  左岩磊脸色一沉,阴冷地看了他一眼,却没有再多说什么,跟在工作人员身后径直向演播厅的方向走去。

  杜唯皱了皱眉。

  今天在台上被宇音国际那个胖子刁难的事,给他提了一个醒。近两个月以来,由于要参加《东方偶像》的录制,杜唯对自己和盛鑫娱乐之间的版权纠纷案,并没有持续跟进。而是通过林浅浅的关系,委托了一家律师事务所代为处理。只是,由于左岩磊一直拒绝传唤,迟迟没有开庭。

  如今看来,对方恐怕是存了别的心思,想用资本的力量和引导舆论导向的方式来对付他。

  “狗哥,可以开始了!”他打开聆音,飞快地输入了一条信息。

  “OK!”狗哥秒回。

  《东方偶像》经过了几轮的酝酿,热度和关注度持续上升,收视率一举破三,成为了年度爆款。

  节目彻底火了。

  由杜唯创作并演唱的三首歌曲《共剪西窗》、《林中鸟》和《硬骨头》也都陆续登上了畅销榜单。

  特别是《硬骨头》,被摇滚迷们奉为圭皋,下载量更是以一个极为惊人的速度疯狂激增。遥遥将其他的作品抛在身后。

  在这个没有张楚,没有杜唯,没有何勇,没有崔健,没有刘铮,也没有张燕青(牛|子)的世界,华夏摇滚乐并没有经历过八九十年代的所谓“辉煌”,在这里,依旧是一片荒漠。《硬骨头》的出现,似乎为那些喜欢摇滚的人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于是,这种“久旱逢甘霖”的欣喜,促使他们开启了一场名为“希望”的狂欢。

  喜欢和关注他的人,也变得越来越多。网络投票的数据开始飞速上涨,一路高歌猛进,挤下了几个实力非常强的对手,问鼎冠军。

  与此同时,一则名为《东偶选手黑幕》的帖子在网上引起了极大的关注,短短时间冲上了热搜,随即引发热议。

  帖子当中详细阐述了演唱《硬骨头》的歌手杜唯和另一个人气歌手左岩磊之间的恩怨纠葛。同时附上了杜唯在京电毕业典礼上的演唱视频和他在中华版权库备案的序列号和截图。另外还有左岩磊最新单曲《同桌的你》具体的发行时间和词曲创作人截图。

  爆料人的落款,竟然是在业内鼎鼎大名的网络第一狗仔“深层嗅探狗”。

  这让很多人始料未及。

  “你说,这帖子有没有可能是杜唯故意爆出来的?”

  凯勒斯地产,总裁办公室,身形已经在长期的“养尊处优”中变得颇有些臃肿不堪的左邱,一脸冷肃地望着眼前的中年人。

  以他的身份,原本是不会刻意去针对杜唯这样的小虾米的。

  怪就怪他那个志大才疏却又极其偏执和狂傲的儿子。

  看上人家写的歌,买下来也就是了,他们左家,难道还缺那几个糟钱?更何况,这世上又不是只有杜唯一个词曲作者。即便是他不想卖,还可以找其他的人买,何至最终闹到要对簿公堂的地步?

  在他看来,凡是能用钱解决的事,都不是事。倘若解决不了,那只也能说明你给的钱还不够多。

  “应该不是,老狗这个人非常神秘,在黑客圈子里是出了名的。而且据我所知,他不会主动联系任何人。我不觉得杜唯能和他有什么关联。”中年人皱了皱眉道:“我现在担心的是,他手里还有没有其他对我们不利的证据。这个人被称作网络第一疯狗,咬住人就绝对不会撒口,万一……我们会非常被动。”

  “你是说……”左邱欲言又止。

  “希望不会!”中年人道:“我们对他的了解仅限于网络上的只言片语,如果……应对起来可不是一般的麻烦!”

  左邱犹豫了一会儿,道:“能不能通过网络跟他取得联系?”

  “恐怕不行!”中年人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老狗真正厉害的地方不是他的技术,而是他确实苟……”

  “什么意思?”左邱疑惑地问。

  “字面意思。”中年人道:“为了不让人找到他,老狗每次发帖之后都会把自己的痕迹清理干净。而且从不接收别人的私信。”

  “既然如此,先不去管他!”左邱稍微沉吟了一下说道:“法院那边怎么样了?还是不松口吗?”

  中年人无奈地叹了口气。“老罗的意思,是让我们劝劝小石头,否则下一次,他们很可能就要进行强制拘传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