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雇佣兵的文娱传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030章 回家

雇佣兵的文娱传记 遁龙 2171 2020.08.27 08:00

  一曲唱罢,满场皆寂。场下的观众似乎都沉浸在了一种淡淡的离愁之中。思及过往,不少人流下了遗憾的泪水,曾经错过和失去的青春岁月,曾经美丽而又缱绻的柔情,曾经的她或他。

  这首歌把那种百转千回的惆怅表现的淋漓尽致。

  Jay低沉沙哑,仿佛低低吟喔一般的声音,将人们带回了那段斑驳的旧日时光。

  “谢谢杜唯为大家带来的歌曲《东风破》,‘一壶漂泊浪迹天涯难入喉,你走之后酒暖回忆思念瘦。水向东流时间怎么偷?花开就一次成熟我却错过。’我不知道大家听完之后是什么感觉,反正我是被深深触动到了。”主持人吴娜的眼圈有些微微泛红,语气略带忧伤地说道。

  不过她很快就反应过来这对一个主持人来说有些不妥,忙深吸了一口气,调整好自己的情绪,继续道:“他抽到的限定词和关键词分别为古风和爱情,那么,杜唯今天的这首歌点题了吗?请评委老师给出你们的评价并打分。”

  “评价是不敢评价的,这辈子都不敢评价的,要我写又写不出,想又想不到,只能膜拜,才对得起自己做音乐的初衷这样子。”阿笠先是开了个无伤大雅的玩笑,继而正色道:“说它是古风没错,但是杜唯明显又做出了很多新的改变,古韵悠悠,曲调婉转凄美,二胡和琵琶的融入,更是让我在惊叹之余,感觉到无比的汗颜。做音乐这么多年,我从没想过可以将流行元素和古典词赋进行这样的结合,这是一次大胆而且成功的尝试,某种意义上说,是为华夏的古风音乐找到了一条看得见的前路,我想以后有很多音乐人都会因此而感谢他。”

  “我没有陈老师那么大的格局,就是单纯地对这首歌很喜欢。杜唯用他慵懒温婉的唱腔表达了一种含蓄委婉且带着淡淡忧伤的少年的初恋情怀。很美,也很伤感。”苏胤贞轻轻叹息了一声道:“‘旧地如重游,月圆更寂寞,夜半清醒的烛火不忍苛责我。’这是怎样的一种寂寞?又是怎样的一种哀愁?”

  “很震撼!不客气的说,仅凭这一首歌,你的成就就已经凌驾在我之上了。就像阿笠老师所说的,它确实是古风没错,但却超出了古风原本的窠臼,开创了一种全新类型的音乐。我觉得叫它‘华夏风’或许更为合适。”

  毛锦荣是正统的学院派,对创新格外重视,说实话,他确实被杜唯的才华惊艳到了。

  “厉害!”陶哲伸出大拇指。“我一直觉得华夏的音乐受西方和霓虹国的影响比较多,风格比较偏西化,很想做出能代表我们自己的音乐。不过我做唔到,我认识的很多很叻的音乐人也做唔到。而你,毫无疑问,给我们所有人做了一个榜样。”

  对于《东方偶像》来说,这一期的内容确实显得有些过于劲爆了,因为本赛季的第一首满分作品出现了。四位导师同时给出了最高分。

  即便是一直以来评判标准都比较苛刻的媒体评审团也有九十三人进行了投票。大众评审的票数更是高达四百八十多票,这个成绩已经足可以傲视群雄了。

  当然,那些没投票的人也不一定就是觉得歌不好,毕竟听歌是件很私人的事情,每个人喜欢的风格不同,审美自然也就存在偏差。

  完成了录制,杜唯和卓凡等参赛选手跟节目组做好了报备,便各自急匆匆地往车站和机场的方向赶去。

  这些人,最短的离家也至少有半年时间了,临近春节,对家的思念也就尤为迫切。

  这个时间段的票非常难买,杜唯也是通过狗哥用了一点手段才搞定了回家的机票,坐上飞机的那一刻,他的心绪不由自主地飘回了那方魂牵梦萦的热土。

  人生有的时候就是这么无奈。为了理想,杜唯不得不离开好不容易才拥有的家人,离开慵懒闲逸的舒适圈,独自一个人到燕京闯荡,个中的苦闷,不是外人可以想象的。

  弟弟考上了省内最好的大学,攻读机械设计制造及其自动化,标准的理工男,除了日常喜欢和自己斗嘴,在外大多数的时候都不苟言笑。用一个比较流行的词汇来形容,就是“闷骚”。父亲杜宪,是第三高中的语文老师,把教书育人视为一生的事业和梦想,亲手带出了至少三个高考状元,生平最大的乐趣就是炫耀自己一屋子的奖状。母亲余敏华是街道办的妇女主任,家长里短大事小情就没有她不管的,被街坊邻居亲切地称呼为“华姐”,为人是个十足的热心肠,唯一的缺点就是说话比较噎人,兄弟俩的毒舌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她。

  这段时间,随着《东方偶像》的持续热播,杜唯也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再加上他本来人长得就帅,个子虽然不算特别高,但是身形挺拔,体态修长,很是招惹了一些迷妹。

  坏就坏在,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红了,穿着上比较随意,也没佩戴口罩,刚一下飞机就被人认了出来。

  “阿杜,你是阿杜对不对?我太喜欢你的《共剪西窗》和《分手以后》了,能不能给我签个名?当然《林中鸟》也很好听,不过《硬骨头》我听不太懂。”

  一个看上去十七八岁左右的女孩把他堵在了登机口,脸上红扑扑的,带着一丝羞涩和腼腆。

  “嘘!”杜唯做了一个不要声张的手势,示意她跟着自己离开,以免耽误别人登机。

  “谢谢你喜欢我的歌。”杜唯有些无奈,却也莫名地有些兴奋,没想到自己居然也是有粉丝的人了。“签在哪儿?”他看着手足无措的女孩温柔地笑道;“别紧张,我又不吃人!”

  “啊?哦!”女孩连忙从怀里掏出一个日记本,小心地翻开,里面竟然用笔工整地誊写着杜唯那两首歌的歌词,可见这女孩是真的很喜欢他那两首歌。

  现在还有歌词本的人真是很少见了,杜唯下意识就觉得特别亲切。

  “你叫什么名字?”他问。

  “刘贝贝,你可以叫我贝贝。”女孩激动地回答道。

  “好的。”杜唯接过日记本,在扉页上非常认真地写道:“送给我亲爱的歌迷刘贝贝同学,愿你往后余生,被幸福绑架,被美丽羁绊,被富有拱卫,被贫穷厌弃,被病痛恐惧,被丑恶隔离,平安顺遂,健康愉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