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雇佣兵的文娱传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雇佣兵的文娱传记

遁龙

  • 都市

    类型
  • 2020.08.05上架
  • 17.12

    连载(字)

710位书友共同开启《雇佣兵的文娱传记》的都市之旅

见习ChenYz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001章 新生

雇佣兵的文娱传记 遁龙 2013 2020.08.01 08:00

  2013年秋,华国,燕京。

  熙熙攘攘的古街上,陆逍如同一叶随波逐流的扁舟,悠哉游哉地荡漾在如织的人潮中。时不时还举起胸前的单反,雀跃地捕捉着那些生活中平凡而又真实的美好。

  午后的阳光很暖,照在人身上柔柔的,带着一股和煦与安然。

  已经很久没能这样肆无忌惮地徜徉在阳光下的世界了。

  当你深陷黑暗,在痛苦与绝望中几经挣扎后,你就会对光明越发的向往。

  陆逍无疑是不幸的,刚出生就被不负责任的父母遗弃在武当山一座破旧的道观里。

  然而他又是幸运的,因为在他的生命即将被饥饿和寒冷夺走的时候,他遇到了师父。

  师父就是师父,陆逍从来都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只知道他是武当道院负责洒扫藏经阁的道士。

  师父很博学,琴棋书画,山医相卜,几乎没有不会的东西。

  陆逍曾一度怀疑过他才是武当山背后真正的大佬,之所以委身在藏经阁,是为了隐藏身份,秘密掌控全局。

  当然,这些都是他的臆想。因为自始至终他也没能彻底搞清楚师父的真实身份。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

  十八岁那年,陆逍被一根藤条撵着逃下了武当山,去投奔传说中的大师兄了凡,怀着既兴奋又忐忑的心情,加入了光荣的武行大军,成了一个挣扎在娱乐圈边缘的杂鱼替身。

  这一干就是五年。

  说实话,这个行业的总体收入不高,危险性也强,很多从业者都是伤病缠身,摔摔打打可谓家常便饭。如果不是实在没有其他的生存本领,陆逍自己都无法肯定能不能支撑下来。

  好在,守得云开见月明。五年时间,陆逍通过不懈的努力和大师兄时不时的照扶,终于熬成了一名动作指导,算是一只脚真正踏入了娱乐圈。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年轻热血,正义感偶尔爆棚的陆道长,因为看不惯某知名导演用下三滥的手段,逼迫一个刚刚从艺校毕业的女学生陪资方大佬畅谈人生。盛怒之下,失手杀了人,成了被警方通缉的逃犯。

  按说,他在这个圈子也算待了不少时间,对各种潜规则也都是心知肚明,见怪不怪。原本不应该这么冲动。

  不过,在陆逍的认知里,这种事要讲求一个你情我愿。而不是利用手段去威逼利诱,强迫恫吓。

  生而为人,总有一些东西是需要坚持的,也总有一些事,是非做不可的。

  在大师兄和一众同僚们的帮助下,陆逍有惊无险地逃到了国外。

  语言不通,本身又没有一技之长。初到异地,他的日子过得可谓艰难无比。

  做过黑工,打过地下拳赛,在工地搬过砖,清洗过下水道。

  为了生存,他几乎拼尽了自己的全力。

  然而,人离乡贱,没有在西方国家生活过的人,永远不会明白一个纯正的亚裔在白人的地盘上,会受到怎样的歧视和打压。

  兜兜转转,几经磨难,被现实打击得遍体鳞伤的陆逍,最终选择了成为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雇佣兵。

  既然这个世界无法对他温柔以待,那么又凭什么去要求他善待这个世界?

  索性,陆逍的心中终究还有属于自己的道德底线。

  他从不屠戮平民。

  也从不接取任何带有侵略性质的任务。

  愿意为各国的商队护航,愿意帮助抵抗军对抗侵略者,愿意去境外营救人质,也愿意帮助正规军剿灭海盗,却唯独不愿意踏上中国的土地,对他来说,那里是最后的禁区。

  长期生活在黑暗中的人,是见不得别人发光的。

  陆逍的特立独行,让他在佣兵这个行当里,非常不受人待见。

  甚至有很多势力团体都在暗网设下了高额赏格,打算要他的命。

  于是,在经历过无数次追杀与反追杀的对决之后,陆逍被迫变得越来越强大。

  潜伏、追踪、伪装、暗杀、狙击、偷袭……

  大量的技能被点亮。

  陆逍就像一块蓬松的海绵,疯狂地吸取着各种各样的知识。

  生活变得越发无趣起来。

  除了一身杀人和潜藏逃逸的本事,陆逍觉得自己近乎一无所有。

  家人,朋友,亲族,师长……

  这些对于普通人来说再寻常不过的情感关系,于他而言,却只能在午夜梦回的时候稍作回味。

  这样的人生显然是不完整的。

  他很喜欢听歌,习惯于在音乐中缅怀过往,憧憬爱情,用或美妙或伤感或激昂澎湃又或恢宏大气的旋律,来弥补心灵上的空白。

  很多时候,陆逍都觉得自己是一个非常感性的人。

  他会为了一首歌而潸然落泪,也会为了某个影视剧的片段而义愤填膺。

  会为了别人释放出来的善意而心情洋溢,也会为了受到蒙骗而沮丧懊恼。

  如果抛却掉雇佣兵这层身份不谈,他和大多数的人并没有什么不同。甚至,还要更加热爱生活。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在成为佣兵的第一天,陆逍就对自己未来的结局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

  所以,在死亡即将要来临的时候,他表现的尤为平静。

  国际刑警组织用了整整两年零七个月时间,辗转数万里,在“堕天之翼”覆灭后的第五年,借助内线的帮助,将他堵在了南非某个小国境内。

  陆逍并没有反抗,事实上,他对这个世界早就已经厌倦了。

  对于一个对世界充满了绝望的人而言,死亡有时候未必就不是一种解脱。

  陆逍死了,他在众目睽睽之下用一根发簪结束了自己的生命。那是师父留给他最后的礼物,也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牵绊。

  或许上天感受到了他浓烈的怨念,本该一命呜呼的陆老道,在做了一个冗长且无趣的梦以后,发现自己竟然获得了一个新的人生,变成了一个名字叫做杜唯的二十二岁青年。

  向所有知道名字的神起誓,陆逍眼中的世界,从未像现在这般明媚过。

  望着周围川流不息的人群,一种莫名的幸福感涌上心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