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雇佣兵的文娱传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046章 春

雇佣兵的文娱传记 遁龙 2002 2020.09.12 08:00

  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是有天才存在的。

  如果不是有前世的记忆做为“根底”,杜唯有理由相信,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自己绝写不出这种水平的歌曲。

  评委给出的分数也很高,几乎和他们相差无几。尤其是楚沫,这个之前在比赛中并不十分出彩却一直发挥异常稳定的小姑娘,在写词的天赋上着实让杜唯吃了一惊。

  聊聊几笔,便将素装淡抹、温柔婉约、琴韵芳华、淡染流年的江南女子刻画得淋漓尽致。

  录制结束,节目组第一时间在网上公布了胡志才和黄子轩被淘汰的消息,以及他们那首东拼西凑出来应付比赛的作品。

  这也是《东方偶像》自开播以来,第一次有选手没经过网络投票环节并综合试听和下载的数据而直接被节目组取消比赛资格。

  一时间引发了很多人的不满。

  甚至有不少观众认为,自己的权益受到了侵害,扬言要对节目进行抵制。

  个别媒体开始公开质疑比赛是否公平公正并具有人性化,各种阴谋论甚嚣尘上。

  好在,最新一期的节目很快便开播了。

  胡志才和黄子轩反目的过程被完整地呈现在观众眼前。尤其他们互相推诿和指责的嘴脸,更是让人由心底感到不适。

  杜唯不禁有些感叹,两个本该前途无量的年轻人,在生命即将绽放出华彩的年纪,亲手为自己掘了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这种行为是何其的愚蠢,又是何其的可悲。

  “元宵节打算怎么过?”卓凡将一杯冒着热气的花茶递给他,找了一个相对比较舒服的姿势把自己扔在床上,看似漫不经心地问道。

  节目在正月十四晚上播出,第二天就是元宵节,总导演开恩,给他们放了一天假。

  “还没想好,可能会呆在寝室睡觉吧。”杜唯疲惫地打了个哈欠,随口道:“感觉最近这几天神经绷得有点紧,需要适当地舒缓一下。”

  “那多没劲啊,要不咱俩去看花灯吧,据说还有舞龙和舞狮的,特别热闹。”卓凡怂恿道。

  “不去!”杜唯在心里暗自嘀咕道:“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这是多美的意境啊!跟着你一块去,我特么一回头,灯火寥落的街角,你丫跟那儿站着呢,多吓人呀。”

  “别介啊,我自己去还有什么意思?你就当舍命陪君子呗。”卓凡可怜兮兮地道:“大不了最后这几天的卫生我都包了。”

  “扯什么淡呢?”

  杜唯撇了撇嘴道:“清理卫生的事,节目组有专人负责,什么时候轮到你了?”

  “给个机会呗!”卓凡道:“条件你可以随便提,能答应的我绝不还嘴。”

  “友情提醒一句,无论在任何时候,承诺都不可以随便许,除非你一开始就没打算遵守。”杜唯懒洋洋地瞥了他一眼道:“说说吧,到底有什么阴谋?平白无故地,你不可能在这种事上这么坚持。”

  卓凡老脸一红,有些恼羞成怒地说道:“你丫就不能偶尔装得笨一点?”

  “哟!”杜唯促狭地笑道:“看你这一脸春心荡漾的德性,该不会是瞄上哪家的萌妹子了吧?怎么,孤独寂寞空虚冷,想跟人滚床单了?”

  “滚!我这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哪有你说的那么不堪?”卓凡恨恨地瞪了他一眼,道:“就是电视台一个做后期的小姑娘,咱们节目里那些搞笑的字幕就是她弄的。人挺善良,也比较风趣,长得虽然不是特别美,不过却属于那种十分耐看的类型……”

  “那我就更不应该去了。”杜唯揶揄道:“有我这么大一个灯泡,你们还能缠缠绵绵卿卿我我了吗?”

  “没跟你开玩笑,我是真的很喜欢她,想跟她一起走完后半辈子。”

  卓凡苦涩地笑了笑:“他其实是你的歌迷,对你那首《东风破》简直爱的死去活来。我们认识,也是因为她想让我帮她跟你要签名。”

  “那她为什么不直接来找我?”

  杜唯有些疑惑地问道:“我看起来很不好接触吗?”

  “那倒不是!”卓凡解释道:“电视台有明文规定,员工在工作期间不允许有任何追星的行为。她要是真的直接过来找你,搞不好会把工作丢了。”

  杜唯还是不明白。

  “她找你就没问题吗?”

  “我们那是邂逅。”卓凡道:“过年的时候,我跟几个朋友一起出来聚餐,恰好在同一家店里遇到了。”

  “嗯!”

  杜唯点了点头,又问:“这和我跟不跟你去看灯有什么关系吗?以咱俩的交情,签名也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有必要这么大费周章吗?”

  卓凡笑的有些尴尬,道:“我不是跟人把牛都吹出去了吗?你就说去不去吧?”

  “你吹的牛为什么要我来承担?男子汉大丈夫说不去就不去,有本事你咬我啊。”杜唯嘚瑟地说道。

  “抱歉,我不吃翔!”卓凡忍不住刺了对方一句,他对杜唯这副无赖的德性早就见怪不怪了,倒也不怎么在意。而是继续以引诱的口气说道:“一顿聚源居的铜锅涮肉怎么样?”

  杜唯抬了抬眼皮,不为所动。

  “两顿?”卓凡继续加码。

  杜唯的喉咙不由自主地滚动了一下,咽了一口口水。

  “再加一顿众生坊的烤鸭!”卓凡气呼呼地说道:“姓杜的,你丫也别太过分了,惹急了小爷大不了实话实说,不就是丢脸吗?又特么不是没丢过。”

  “加一条,袜子你洗!”杜唯丢下一句话,转身拿过牙具和毛巾出门往盥洗室的方向去了,留下卓凡一个人躺在床上发愣。

  窗外的冬雪已经渐渐融化,大地回春,草木发芽,人心似乎也跟着滋生出了一点春意。

  同样在发呆的还有林浅浅。半年了,她和杜唯的联系可谓屈指可数。

  有限的几条聆讯,也都是正常的节日祝福。

  甚至连朋友之间相互的嘘寒问暖都极为少见。

  不知道为什么,这让她的心情莫名有些烦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