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雇佣兵的文娱传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059章 录制前夕

雇佣兵的文娱传记 遁龙 2066 2020.09.25 08:00

  “正常,那小子现在拍一部戏的片酬比我还高,资本决定市场,人家能给投资商带来利益,腰杆自然比咱们这些人直。”许斌不以为意地说道,他在圈子里这么久,这种事见的多了,倒是不觉得有什么。

  “反正我就是看不惯他那副得志便猖狂的小人嘴脸。”李政勋不悦地哼了一声,道:“像他这样的,迟早得栽跟头,为人处世,连最起码的礼貌都不懂,白活了这么大。”

  “和这种人生气,您也不闲累得慌。”许斌起身给他倒了杯水,轻笑道:“子曰:‘君子泰而不骄,小人骄而不泰。’亲君子,远小人,本就是自古以来颠扑不破的真理。他看不上我们,我们也未必真就把他当盘菜了。像这类蝇营狗苟之辈,您理他干嘛?有那时间,还不如多睡会觉,养养精神。”

  “也是,不过就是一个不相干的人,我跟他计较什么劲儿,这几年的养气功夫还真是越来越差了。”李政勋感叹了一句,道:“人有的时候就是被抬得太高了,忘了一个简单的道理,即使你站的再高,别人却未必会仰视你。”

  “算了,不管他,你们刚刚在说什么?那么热闹?”

  他自嘲地笑了笑,随即转移了话题。

  “在谈一部电影。”许斌道:“一个非常惊人的创意,差点颠覆了我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哦?那倒是应该听一听,说说,到底是怎么个故事?能让你跟林丫头这么推崇。”闻言,李政勋也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导演组方面也正就他们刚刚谈及的事情在开研讨会。

  “那个郑豪怎么回事?怎么刚到地方就把李老师给惹生气了?那位背后站的可是部队文工团,连我们都得小心伺候着,他算哪根葱?敢给人家脸色看。”节目总监祝益民的脸色非常难看,他是托了好多关系才把李政勋请来的,别看钱给的不比其他人多,但难度却不是一般的大。这些有编制的歌手和演员,尤为爱惜自己的羽毛,大多不愿意接受真人秀之类的综艺邀约。好不容易才打动了这么一位,居然在节目开录之前,就让人家受气,无论如何都有些说不过去。

  “老祝,你先别生气。毕竟是年轻人嘛,咱们得允许人家犯错,改了不就好了?等下让他去跟李老师道个歉,态度诚恳一点,姿态放低一点,以李老师的性格,应当不至于跟一个小辈计较。”节目组的总导演叶炳滔接口说道,他压根就没觉得这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儿,娱乐圈捧高踩低本就是常态,何况郑豪正当红,偶尔耍耍大牌,也不是不能接受。

  祝益民看了他一眼,微微皱了皱眉头,对一旁的助理小刘道:“你马上给河图文化艺人部的负责人打电话,让他们来领人,我这里不养大爷。”

  “老祝,你这就有点过了吧。李政勋的背景再深厚,还能影响到我们华夏台不成?再说,台里跟他是签了合约的,他就算再不满意,也不能随便违约吧?”叶炳滔下意识觉得这是对方在刻意针对自己,因此语气非常不好。“我承认这件事郑豪做的确实有欠考虑,可他是咱们这个节目请来的明星里面粉丝最多的一个,又是从海外回来的,身上天然就带着话题性,对节目的收视率有多大好处,你不是不知道。为了一个已经过气的歌手,就把他赶出去,你确定自己真的是在为咱们这个节目着想?”

  “不然呢?”

  祝益民沉着脸说道:“一个人的品性,决定了他未来的格局和所能企及的高度。郑豪这种人,注定是走不长远的,你把赌注都放在他身上,就不怕日后会引火烧身?”

  “那是我的事,不烦劳祝总监操心!”叶炳滔冷哼了一声道:“顺便提醒你一句,节目后天就要开始拍摄了,你打算怎么临时再从国内找一个人过来替代他?而且,七人名单早就已经在网上公布了,郑豪和许斌更是宣传的重点。到时候你准备怎么跟媒体解释?实话实说?那以后台里跟河图文化之间还要不要合作了?老祝,听我一句劝,事情远没你想的那么简单。这世界从来都不是非黑即白,有些事,必须要学会妥协。”

  “你们也是和叶导一样看法?”

  祝益民的目光在人群中转了一圈,最后落在一个面容沉肃的老者身上。

  “贺老,您的意见呢?”

  老人抿了一口茶,慢条斯理地说道:“真人秀嘛,要的就是一个真字。他们做什么,怎么做,都由得他们,你们只管记录。是好是坏是对是错,都和你们无关,留给观众自己去评判。咱们做这档节目的初衷,不就是想记录不同的人在面临绝境时的不同表现吗?我觉得,他和李政勋见面的过程你们完全可以剪进节目里,既增加了话题度,又能给那个叫‘郑豪’的小东西一点教训。”

  “可是,这样一来,对他未来的发展会不会不太好?”祝益民有些犹豫,事关对方的前途,他多少还是觉得不忍心。

  反倒是叶炳滔,闻言不由眼中一亮,说道:“这办法不错,既能给节目带来流量,还不用担心弄僵跟河图文化之间的关系。就是剪辑的时候需要注意,不能带有任何的偏向性,否则很可能会招致对方粉丝的攻击。有些NC粉,真的是不可理喻。”

  祝益民瞪大了双眼,怔怔地望着他,疑惑道:“你刚刚不是说……”

  “说什么?你不会真的以为我刚刚是在为他抱不平吧?”

  叶炳滔叹了口气,说道:“这几年台里的收视率一直被几个地方台压着,我们身上都背负了难以想象的巨大压力。我知道,你把这档节目看成是翻身之作,不希望它出现任何的疏漏,可是现实往往比想象中要复杂的多,也残酷的多,我们如果固执己见,坚决不向资本和市场妥协,那这个节目很可能就会半路夭折,成为资本市场上的无辜牺牲品,这是你愿意看到的结果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