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江湖黑杀令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六章 打开藏宝万金门 生路难觅

江湖黑杀令 一萧一剑 2305 2018.12.30 22:34

  一连练习了好几天,由于天门雪的内力充沛,且被小和尚用所谓妖法打通了任督二脉,本来一个常人要练十几年才可熟练的功夫,几天时间天门雪就已练成。

  天门雪将师父教的无影绵掌和悬壶宝典所载功法进行了一一对应,惊奇的发现这两种功夫竟是出于一辙,悬壶宝典的功法较无影绵掌更上一层楼,好似无影绵掌是悬壶宝典中的一个部分或一个段落。

  本来天门雪对师父与冷子虎均会无影绵掌的功夫就疑惑重重,不知道为什么师父与冷子虎的武功相同,却从来没有把这事给他说过,直到他初猎江湖,听的武林盟主冷子虎的绝技为无影绵掌和无影刀时,才知道江湖上竟然还有一个完全不熟悉的人,也与他的武功名称一样,有此重重疑惑,所有天门雪才闯进碧月山庄,就是要看看这位武林盟主的功夫是不是真的无影绵掌和无影刀,而这一看,不仅证实了冷子虎的武功是真的无影绵掌,而且也证实了冷子虎的无影刀确实是天下最厉害的兵刃之一。而现在这个天诛教的遗物里也有个“悬壶宝典”的武功也与无影绵掌象似,这里面到底是什么源头,三家武功谁是主,谁是支?谁是宗,谁是从?这里有什么纠葛?有什么联系?天门雪是毫无一丁点头绪,而且,这天诛教教主也姓天门,还有,江湖传言中的黑杀令主天鲲鹏,与自己是什么关系?是不是自己死去的父亲?这一切一切都是疑问,都是未解之谜,自己必须一一追问清楚,方能解开自己的身世谜团。

  有仙泉门的泉水解渴,二人又都服用了一粒悬壶桂丹,八九天下去二人也没有觉得很饿,一直到天门雪把“悬壶宝典”的所有功夫全部学会,及红丫儿也将其里面的医术学得融会贯通,二人才想起这近十天里竟然没有吃什么充饥的东西。此时,二人均感十分纳闷,红丫儿猜测着说:“我猜测可能是那悬壶丹桂的作用,那不仅是疗伤的圣药,也是特效的大补仙丹,再加上仙泉水里含有的丰富营养物质,所以我们才感觉不到饥饿。”天门雪点点头认可红丫儿的推测,道:“既然我们也饿不着,索性就在这密洞里过个够,把这剩余的四个迷们全都打开,瞧瞧里面到底还有没有什么宝贝,反正这‘悬壶宝典’里的功夫已经学会,打开这些迷们也不会有什么犯难之处,况且,我们还要找那重生门出去。”红丫儿虽然喜欢与天门雪在二人世界里多待些时日,但这个密洞毕竟是不见天日的洞穴,时间一久便也是感到憋闷和寂寞。当下就依照天门雪所言,对余下的四把椅子进行研究,有了对前两次椅子上暗藏机关的窥破经验,二人便很快找到了一把椅子上的秘密机关,石壁轰隆隆响过后,二人便进入石门,这里藏着的东西更是让人大吃一惊,里面是金碧辉煌、珠围翠绕、雕栏玉砌、珠光宝气,各种宝贝琳琅满目、富丽堂皇,真是金玉满堂、富堪敌国。

  红丫儿从没见过如此多的金银财宝,见此便惊得目瞪舌挢、不知所可。天门雪亦是瞪眼咋舌、惊喜交集,看来这天诛教的确是个江湖大派,这么多富可敌国的藏宝,肯定是那柔玄守护大将军天门佐遗留下来的财物,或者是天诛教三代教主积聚的所有财富,这么多财富没有使用,看来是要做一件大事的,但天不逐人愿,一件男女的风流勾当便改变了天诛教的历史进程,让也许当时很有势力的江湖大教一夕间消声遗迹,人间蒸发。

  天门雪与红丫儿在石洞宝库中查看良久,什么样的宝贝都有,数不胜数。红丫儿喜不自胜的对天门雪说:“看来外面那些人都是冲着这些宝物来的,如果那些人真的进来了,这么多好东西,一定会大动干戈,血流成河。天弟,我们必须把这些宝物偷偷运送出去,既然这里已经被人知道有宝,且现在还正在设法夺宝,早晚那些人会找到开启石壁门的方法,我们必须秘密出去,并秘密将财宝运送到另一个秘密之地,才能免去夺宝的血腥屠杀。”天门雪想一想道:“我俩即已学得‘悬壶宝典’的功夫,就必须遵守那天诛教教主天门风霜的遗嘱安排,至此,我俩已是天诛教的人,这时老天爷安排我俩的命运,一旦我们出的这密洞,就必须按照那遗嘱要求的三件事去一个个完成,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了两个黑鬼门的人物,一个是千变神君司徒一鹤,另一个是续魂谷女主的表弟秦大可,找到此二人就可顺利完成第一件事情了。”

  红丫儿当然是全部听从天门雪的安排,议论着财宝如何处理问题时,二人又开始查找剩下椅子上的开启机关。但这次却是毫无结果,二人围绕剩下的三把椅子把所有可想到的机关之处都摸索了几遍,石壁上却一点移动没有,天门雪又到石壁上去找石间缝隙,均是一无所获。

  一连几天的查找,二人几乎把剩余三把椅子上的所有地方都鼓弄了十几遍,依然是毫无动静,那大殿的四周石壁除了先前已开启的三个石门外,均是死气沉沉,坚如磐石。

  此时,天门雪便有些失望,开启不了重生门,就出不了此密洞,早晚还不得死在此处。红丫儿倒是没有多大失望情绪,见天门雪有些颓废,便近前安慰天门雪,道:“天弟好似有些低沉?”天门雪苦笑道:“我俩对这余下的三把椅子已探查的体无完肤,可是却没有发现任何一处机关,开启不了重生门,我俩早晚要困死在此处,小弟不忍心姐姐也陪我去死。”红丫儿忙将天门雪的嘴用玉白娇嫩的小手捂上,眨着美丽的黑眸,飞快的说道:“不许胡想,也不许说不吉利的话,答应我别说。”天门雪被红丫儿温柔的手掌捂住,说不出话来,便点头默认。红丫儿见天门雪点头,便把小手拿开,却又用双手搂住了天门雪的腰,把脸贴在天门雪的胸口上陶醉的说:“天弟永远永远都是姐姐的,永远永远不许你离开我,姐姐更不会让天弟先我去的。”天门雪此时感受着红丫儿的爱意,心头一阵酸楚,想想自己对红丫儿的那一记霸道掌力,顿觉后悔莫及,再回忆二人在这密洞中的种种亲密,心底便泛起了对红丫儿的浓浓感激,低头瞧着怀里的风情万种姐姐,淡淡的清香气息,浅浅的均匀的呼吸声,柔软的肌肤,让他迷醉心神了。天门雪心思微动,将热热的嘴唇浅浅的吻落在红丫儿的额头上,有力的手臂,下意识的搂紧了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