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江湖黑杀令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小哥哥杀死了一个大爷们 好残忍

江湖黑杀令 一萧一剑 4159 2018.10.13 08:35

  在黑衣人死去的同时,梅寒梅在大厅西窗上瞄见一影子,待寒芒倏闪,梅寒梅知是暗器出手,本想救那黑衣人,以便探其究竟,又一想不如静观其势,也好对已有利。待她再扫西窗时,人影已失,同时秋不笑也飞出厅外。

  梅寒梅暗忖道:秋不笑轻功不凡,行走如飞,却不带风声,不知能否追上那行刺之人。正思忖时,忽听有人高宣佛号,梅寒梅遁声望去,却是原坐在冷子虎左首的一个红衣袈裟僧人。只听那僧人道:“阿弥陀佛,我们大家都是来给冷施主贺寿的,不想会发生此类事情,想那捣乱之人也不是什么豪杰侠士,否则不会这么着藏头露尾。今天这事就算是给大家提个警示,希望各武林正道、门派继续精诚团结,拥戴冷施主做为我们武林的下一代盟主,以便使我们武林不受杀戮之苦痛。”顿了顿,对冷子虎道:“冷施主一向恩怨分明,侠肠甘胆,自冷家接管武林盟主这三十年来,武林中风调雨顺,大家相对平安,这些足能证明冷谦老施主与现任冷子虎盟主的治理之才和他们的威望所在。”

  冷子虎这时则客气地对僧人说:“觉悟见大师言重了,想我冷子虎能受大家的厚爱,举荐为武林盟主,虽说我担任盟主之位二十年来为大家做了一些公德之事,但也全靠诸位朋友的协助,特别是少林寺的觉悟相主持,武当派的天机道长给了老夫莫大的支持,这才使整个武林在近二十年内不曾有所血杀之气,所以武林……”就是这时忽的一道白影自大厅右窗而入,一团黑乎乎的东西急射冷子虎。

  冷子虎话没说完,忽见一团黑物向自己射来。说时迟,那时快,冷子虎一个急旋,双掌齐推,使出一招无影绵掌功的“云天细雨。”由于冷子虎不知是何物件,恐有暗藏机关,所以这一招“云天细雨”不曾使老,也只用了四成的功力,而这一招“云天细雨”的妙处在于对方来的力道多大,其对出的力道亦相等,而功力并不在发招人发出时的功夫多少,而是在对招过程。“云天细雨”的招式自动调节其功力,在敌对双方的功力相撞的刹那间,“云天细雨”的功力就已完成了对对方功力的则定,而同时也调节好自己的功力。这样由于力道想等,如物件中有暗藏机关也不会由于相撞的力量过大而发出,所以冷子虎一招“云天细雨”只将此物轻轻地击落着地。与时同时,一个风度翩翩的白衣青年公子随一阵长笑而落于大厅当中。

  脚一着地,那白衣公子便似笑非笑的对冷子虎道:“好一招“云天细雨”,算你运气不坏,没能错眼。今日见面没有什么贵重的礼物相赠,不过这个包裹还算厚重,就请冷盟主收下吧。”

  冷子虎见白衣公子说话机敏,热嘲冷讽,却又不失礼仪风度,从刚才那抛物击人的功夫来看,武功应当划入一流高手之中。但最令冷子虎惊悸的是此青年一语道破了他的那招“云天细雨。”这使得冷子虎十分惊疑。

  冷子虎听到那白衣公子说到包裹时,方瞧了瞧那被自己击落的物件,原是一张大被单裹着一长形东西。冷子虎便向冷飞豹示意打开。

  冷飞豹手持紫剑将被单挑开,不挑开倒还不惊,这一挑开只惊的冷飞豹两眼发直,脸色发白,心抖胆凉的喊道:“爹……爹……”

  冷子虎已看到冷飞豹挑开被单时脸色的异样,又听冷飞豹如此喊叫,极忙向前观看,只见被单之中裹的仍是一个血淋淋之人,四肢皆被齐刷刷砍掉,人却没死,但满脸痛苦之极,见到冷子虎低泣道:“爹……”冷子虎脸色俱变,声音颤抖,语言急促道:“飞熊……飞熊……这……这……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一代武林盟主此时此际失去了往日的威严俊冷,被突如其来的痛苦打击得不知所措,这时的一切欲望及追求皆化为空白,只留下悲痛哀伤。

  这时觉悟见大师双掌合十,低咏道:“阿弥陀佛,罪孽啊罪孽。”全场人皆被这忽变事故惊的目瞪口呆,谁也想不到,能操动整个武林的武林盟主,竞然没能保全自己的儿子;谁也想不到,武林中最有名望、最有权势、最有地位、武功最高,而且是持有一把江湖中最厉害的兵刃———无影刀的人,竞然也有人敢公开去杀他的儿子,而且是一种残酷的杀戮手法,似想这人的胆量该有多大呢?

  这时的梅寒梅也很惊奇,因为惊奇的不仅是冷飞熊的残身,而且更惊奇那个白衣公子的胆量,自出道以来,梅寒梅经过二年多的段练,江湖阅历有了极大提高,再也不是那个因无钱而饿肚子的天真小丫头了。梅寒梅已经学会了各种做人的技能,也了解到了武林中的各种传闻秘事。

  这次,假扮男装混进碧月山庄,为的就是要见识见识无影刀。早在梅花十二园便听得父亲谈论过无影刀的厉害,所以梅寒梅自讨自己的血风剑法还无法战胜得了无影刀,也只能暗中伺隙,等待机遇。一旦遇上机会就要设法夺取无影刀。至于武林盟主的位置,梅寒梅还没有想过。占有无影刀的想法道是欲望极高。

  此时此际,见这白衣公子弄残了冷子虎的二儿子冷飞熊,料想冷子虎必得报仇雪恨,而白衣公子也必是一个难缠的角色,否则,没有极高的武功,也不会同持有无影刀的武林盟主公开挑战。

  梅寒梅思忖道:不论两人谁赢谁输,必将要发生一场惊天动地的血战,而冷子虎必然要使用他的无影刀来报伤子之恨,而争斗的结果,两人或一人受伤至死或两人较量内功,同时受伤。到那时,能同我梅寒梅争斗的人恐怕就很少了,无影刀为我莫属了。

  梅寒梅正自得暗思之际,忽听那白衣公子朗声道:“冷盟主,你只为爱子至残痛苦,却不问为什么会遭此断臂断腿之刑?本以为你已经看出,你的公子只所以的被人暗算,皆因为你的公子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而是一个极为奸阴的坏人之徒。”

  这时的冷子虎慢慢地从冷飞熊身旁站起,脸上又恢复了那种俊冷威严的神色。

  不过在这种俊冷威严中已含有极度暴怒的杀机,只不过由于冷子虎具有极高的上乘内功,这种暴怒只能从那对极为锐利的眼光中偶尔感受到。

  冷子虎的修养可以说已到了一种上乘境界,此时,他竟能对白衣公子拱手施礼道:“请问阁下,是来给老夫贺寿的呢?还是另有他事?”

  白衣公子笑道:“噢,敢问冷庄主,贺寿怎么说?不贺寿怎么说?”

  冷子虎道:“如果公子是给老夫贺寿的,不论是真心也好,假心也好,老夫礼应宽待,请入席喝杯拙酒。如果不是来贺寿的,而是另有原因,也希望阁下不要扫了大家的兴致,有何见教,只待大家吃完了酒席,再寻老夫问罪也不迟。”

  白衣公子听完哈哈朗笑道:“冷庄主果然不失风度,既然冷庄主给敬酒吃,焉有不吃之理。”说完微笑迈步。

  冷子虎一伸手道:“请。”

  白衣公子道:“冷庄主请。”

  这时冷飞熊已被冷飞豹抱下厅。场中众人看到主人如此若定,皆无人声张,也都随着重新入座。

  众人刚要入席坐定,忽听一人高声叫道:“慢。”

  众人遁声望去,却是一个青瘦面皮,身着银灰长衫,年旬四十六七左右的人。只见这人走到白衣公子面前抱拳道:“敢问这位公子尊姓大名,与冷盟主有何仇恨,竟如此残毒地将冷公子断去手足。你不划出个道来,使大家断其分明,这杯酒,虽说是冷盟主做主,但我们大家都是恩怨分明的武林人物,说不得要替冷盟主找出个公道来。”

  白衣公子缓下脚步,回头瞅了瞅说话的银灰长衫之人,面不改色的道:“这位侠士不分青红皂白,为什么就断定是本公子伤了冷二公子呢?”

  “嘿嘿,在场的江湖朋友都是有目共睹,是你把冷二公子携来的。”银灰长衫人阴毒着老鼠眼逼问道。

  白衣公子再次爽朗大笑,笑毕之后不慌不忙道:“离碧月山庄十里有一座庵庙,名叫清月庵,冷二公子就是在清月庵被人削去四肢的,至于为什么会被削去四肢,冷二公子自己最清楚。这位大侠想知道原因就直问冷二公子好了。本公子是巧合路过清月庵,并顺带将冷二公子带来给冷盟主送个人情的。”

  “这么说,二公子还是被你救得。”

  “本公子救人也不求回报,只要不被疯狗乱咬就满意了”

  “谁信你的胡言乱语,大丈夫敢作敢为,像你这等癞皮狗只会咬人后夹起尾巴躲藏。”

  白衣青年此时显然已不耐烦,冷哼一声道:“主人不吆喝,那有狗乱叫的。”

  “住口。”只见那青瘦面皮的人,被白衣公子的两声讥骂气恼地面皮更青,那张瘦脸就象忽然间拉长一样,两眼放出阴森森的锋芒。阴阴沉沉地道:“不识好歹的小子,不让你见识见识申某的利害,你还不知道什么是哭娘。”

  语音未了,一招“恶雕啄蛇”猛向白衣公子的前胸袭来。

  那白衣公子冷笑两声,并不见施展什么招式,疾速间闪开袭向前胸的一招,清瘦面皮的宾客只觉眼前白影一闪,青年人竞躲开了那招“恶雕啄蛇”。也是此人武功不凡,一招不成,第二招“十爪分尸”又疾快尾随白影而动,十指速闪而到白衣公子的双肩大穴。这时候,白衣公子一个凌身飞跃,半空中一声银喝:“住手。”轻飘飘落于脸皮青瘦客背后约一丈左右。冷声问道:“你是天山银雕申太紫。”青瘦面皮客道:“申某人站不改姓,座不改名。小子,也道出你的名姓,申某不杀无名之辈。”

  白衣公子大笑道:“哈哈,哈哈。这可真是千里寻觅无去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申太紫,纳命来吧,本公子要杀的第一个人就是你。”话音没落,白衣公子手中己多了一块尺寸大小的黑黝黝令符。“啊!黑杀令。”申太紫刚一道出黑杀令,全场人众皆猛然大惊。江湖中人人皆知十六字令:“鬼斧黑令,毁尸灭命;暴龙烈火,绝死无生。”

  就在全场人众惊愕之际,白衣公子猛然银声长吟,身体旋飞而起。

  天山银雕申太紫猛然醒悟,自己的性命恐要难保,念头刚至,眼前白影便飞袭而来,慌乱中施出“神雕二十四绝”中最利害的一招“九重天爪”。这“九重天爪”乃是“神雕二十四绝”中的最后一招,也是最利害的一招。凭这一招,天山金银双雕曾击败了许多一流的武林高手。二十年前,天山银雕申太紫与同胞哥哥金雕申太红是黑道中的两大魔头,曾夜闯慈宁庵,掠走了两个年轻女尼,惊怒了慈宁庵的净化师太,立誓要活捉两贼,为佛请罪。没过多久,净化终于在漠北追寻到了申氏兄弟。但是,一场恶斗,申太红、申太紫双负重伤,净化也遭暗算,身负重伤。此后,天山金银双雕兄弟逍声江湖。没想到今日在碧月山庄冷子虎的寿宴上竟出现于江湖,也是这天山银雕申太紫命该绝此,本想拍一拍冷子虎的马屁,谁知一出手,便让人瞧出身份,并接到了江湖中人人惧怕的“黑杀令”。

  再说申太紫施展出“九重天爪”,刹时十指齐飞,双臂旋舞,真仿佛一只银雕的铁瓜,刚猛迅疾。

  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从白衣公子长吟旋身到天山银雕申太紫施展“九重天爪”,只觉银白两团影子一撞一分,便传出一声撕裂肺腑的尖叫。

  随着尖叫之声,倒下一人。只见倒下之人的前胸己被撕裂而开,红红绿绿的五脏六肺,乱扯于倒下人双手与前胸之间,腥红的血液,冒出时蹦时炸的气泡。

  在场的均是武林高手,几乎都杀过人,也见过形形色色的死亡。但是今天,每个人仿佛都感受到是第一次亲眼目睹死亡。

  血淋淋的恐怖,冷飕飕的死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