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江湖黑杀令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来了几个男人 谁也别想抢宝

江湖黑杀令 一萧一剑 3079 2018.10.23 17:42

  龙夫人冷冷一声道:“黑鬼门护法长老千变神君是专门来凑热闹的,还是专门来恭维人的?”

  司徒一鹤面色依然不急不躁,言辞不温不火道:“在下听得有人丢失了宝贝,老夫也许可以寻得到,便自作主张的来替人寻宝了。”

  龙夫人冷俊的面容雕刻般棱角分明,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厚薄适中的红唇漾着另人目眩的美感,语言依然冰冷冷的道:“哼,难道你是专门对付我的?”

  司徒一鹤急忙一包双拳,对着三手圣母施礼道:“龙夫人万万不要误会,就是在下不知道龙夫人是九尾飞龙的后人,但仅凭龙夫人做过的几手绝活,在下也没把握能从龙夫人那里得到什么。不过,在下还是能从别人手里拿到一些龙夫人不要的东西的。”

  此时荀道南急的涨紫了脸堂,他不看司徒一鹤,却对龙夫人道:“龙夫人,我父子已将你要的东西给你,那么我们的东西呢?”

  龙夫人看也不看荀道南,目光瞄着远处,冷哼两声道:“荀堂主,我们可是预先说好的,双方须同地同时交换货物,刚才,我门可是同地同时交换的东西,而且你们也提前验证了货物的真假,你们也没有提出异议,你看,我已经将你们要的东西交给了你,我也拿到了你交给我的东西,至于你没能保存好,是被别人抢去了,还是你故意送给别人,我都无权过问,在坐的都可以证明我们的交易是公平的。”

  荀道南急道:“可是我并没有接到手呀。”

  龙夫人道:“我将东西给你,你将东西给我,你我一个时间作的交易,你接不接是你自己的事,我总不能叫别人拿着你的手去接我给的东西吧。”

  荀道南急红了眼:“可是……”

  龙夫人这时缓缓扭转身形,漫不经心的看着荀道南道:“荀堂主,我们的交易已全部完成,已经互不想欠,咱们……后会有期。”

  语音末了,一个飞跃,腾身上马,一扬手中马鞭,“驾!”樱口轻吒,骏马亮蹄而出。钟无期、方氏哥俩亦忙紧身飞出。

  只听得方不方、方不圆尖声尖气的嚷叫声再起:“喂喂,小蜜蜂,等等。”“妈呀,小蝴蝶,你怎么像兔子一样快呢……”“唉呀,老大你怎么扭我……”“你为什么又放臭狗屁?”“我没放臭狗屁啊。”“小蜜蜂明明是人,你说是兔子,不是放臭狗屁,就是放狗臭屁。”“我是打比方,又不是……”惭惭二人的声音同马蹄声消失在远去的官道上。

  此时小店内,荀家父子已剑拨弓张,四双眼睛紧紧盯住了司徒一鹤,杀气爆满这土里土气的乡间酒馆。而千变神君却将锦盒入怀后显的极为悠闲,仿佛这儿发生的一切都与他丝毫没有关联,他不过是个凑巧在此穷喝酒的浪荡乡人。司徒一鹤慢慢的转回道自己的小小木桌旁边,小桌子上还剩下一口菜肴。司徒一鹤慢慢腾腾的拿起酒壶,消闲自得的往酒杯中滴滴答答地倒了半天酒,方将酒杯斟满,原来酒壶中也就只剩下了一杯酒,刚好是最后一杯。司徒一鹤端起酒杯送至唇边,正在这当口儿,秋风一剑荀道南与剑八方荀剑平父子二人的剑,同时分四路刺向司徒一鹤的腰身大穴。司徒一鹤似呼早有准备,右手酒杯不离手,左手单掌一按桌面,身子腾空而起,同时,小小酒桌面上的一只菜蝶、一双竹筷亦一同旋起。半空中,千变神君已将最后一杯酒饮尽,随机左手忽的一旋,一双竹筷被拿住,右手中的酒杯此时已被捏成无数个细小的碎块,一扬手臂,酒杯碎块便如横射而来的箭羽,分向荀道南与荀剑平疾风般袭去。随即哈哈大笑道:“本人一向吝啬的很,从不请人吃饭喝酒,今日破例,将仅剩的两滴酒及酒杯一块送给你们吧。”司徒一鹤边说边将右手的筷子一翻,将夹在筷子之中的菜蝶旋起,一张口,蝶子中的最后一口菜便被送进嘴里,同时,筷子轻轻一点,碟子便疾旋到了荀道南的脑后。

  荀家父子此时已被司徒一鹤的酒杯碎片击得手忙脚乱。虽然荀道南也是江湖上的名剑手,但跟千变神君司徒一鹤的武功相比,则相差甚远。要知道司徒一鹤是黑鬼门的护法长老,江湖上人人皆知黑鬼门是武林中最厉害最神秘的门派,黑鬼门门主一身武功神秘莫测,无人见过其真实面目,连门内长老也是光闻其声没见其人,黑鬼门所有的门内事务商议,门主均是躲在一张模模糊糊的屏风后面进行训话和发布指令,没有谁敢越雷池一步,据说黑鬼门曾有两位长老先后死在那屏风边上,皆是因为有急事要禀报门主,却一时忘了不许任何人走进屏风的规定,而被门主当场毙杀,死状恐怖惨厉。从此,再无人敢迈进那屏风的后面。而黑鬼门中高手如云,司徒一鹤又是掌握众多高手命运的护法长老,可想而知,功夫决不同于一般。

  司徒一鹤能在同一时间里腾空喝酒、夹菜,并随机将酒杯、菜碟化作武器击向敌人,这些动作一气哼成,潇洒连贯,神态自若,可见其功夫已游刃娴熟,出神入化。

  单说荀道南挺剑刺向司徒一鹤妄图夺回失去的锦盒,但却被司徒一鹤用酒杯碎片打的东藏西躲,疲于应付。剑八方荀剑平亦是被逼的危机四伏,手中剑仿佛不听使唤一样,想刺司徒一鹤的手臂,却被其一牵一引,剑锋忽然指向了自己的父亲,急忙撤剑再刺,而此时千变神君司徒一鹤已随回剑点来了一指劲力,剑八方忽感手腕拿剑不力,噹的一声,长剑落地。与此同时,一只菜碟也袭向了荀道南的脑后,白马堂堂主想抽剑去挡,已然不及,正在危急之中,天门雪已悄然出手。

  只见白影一闪,菜碟已被击碎,天门雪手握玉笛,笑眯眯立于荀道南身前。

  司徒一鹤功夫了得,自然观察能力、分辨能力也非常人所比,其早已认出酒馆里的清闲两位是大闹碧月山庄的玉笛公子天门雪和血衣仙子梅寒梅。此时一见天门雪出手相救荀道南,就知道这二人在旁,必定会出手救人,如果再待下去对自己是大大的不利。千变神君见风转柁,马上哈哈一笑道:“天公子出手,姓荀的老儿就多活几天吧。恕在下有事不陪,后会有期!”话未说了,长身贯出草店。

  荀道南与荀剑平一瞧司徒一鹤走了,亦是急刹了眼,二人同时大叫:“留下东西!”挺剑跃身,亦紧随贯出店外,朝司徒一鹤离去的方向猛追下去。

  此时小店中只剩下了天门雪与梅寒梅二人,店主与店伙计已吓的不知躲到那里去了。

  这时梅寒梅问道:“天大哥,司徒一鹤抢去的锦盒里到底是什么东西哪?”天门雪笑道:“他说是什么货。”

  梅寒梅想了想道:“我猜可能是一件武林中的至宝,刚才司徒一鹤曾对龙夫人说是替别人取宝,那么锦盒里一定是一件很贵的宝物,否则荀家父子不会那样视为性命,他们明明知道自己不是司徒一鹤的对手,却还是急匆匆地追赶司徒一鹤去了,看来这件东西对他们父子至关重要,可是他们所说的主人是谁哪?”

  天门雪道:“他们的主人一定是个很有影响力的人物。”

  梅寒梅道:“不错,因为荀道南是白马堂的堂主,做为一堂之主而甘心听命于人,那此人一定不是等闲之辈,但是谁又能让堂堂的白马堂甘心归顺呢?江湖中的有名人物像冷子虎、黑鬼门、季长春等,这其中冷子虎已死,黑鬼门是个极秘密的门派,不可能收降了白马堂,又派司徒一鹤去抢去杀荀家父子,季长春做事一向都讲究排排场场的,至于传说中的鬼斧主人也不可能收拢荀家父子,因为据说鬼斧主人是个武功极高的人物,而且做事也都是单枪匹马,那么荀家父子的主人是不是个江湖二流角色哪?”

  天门雪道:“不可能,因为龙夫人是个一流角色,那么同她做买卖的人也一定是一流的,否则,龙夫人宁愿不做。”

  梅寒梅道:“天大哥是说这雌雄四盗知道真正的买家是谁,而且还是个深藏不露、武功极高的人。”

  天门雪微微一笑道:“要想知道个一清二楚,我们只有去问一问荀家父子或者龙夫人同她的三个小男人。”

  梅寒梅一瞟天门雪道:“别忘了,司徒一鹤也可能知情。”

  天门雪略顿,扬起眉头,笑吟吟道:“那就动身吧。”

  梅寒梅道:“上哪儿?”

  天门雪道:“去追问雌雄四盗,夺无影刀呀。”

  梅寒梅豁然大悟,柳眉舒展,逐笑盈盈的走到玉笛公子身前,双手一览天门雪的左臂,轻轻一拽,甜甜笑道:“对!我们去找回疑问,把无影刀夺回交给原来的主人。”

  说完,二人便像一对甜蜜情侣一样挎着肩膀消失在草店之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