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江湖黑杀令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一把剑 一位名声大噪的传奇侠客

江湖黑杀令 一萧一剑 4004 2018.10.15 19:41

  原来,梅寒梅已练成梅一帆的独门内功“混元真气”。而梅寒梅身穿的血红风衣也并不是一件普通丝绸衣料,而是梅花十二园园主稀年得到的一件宝衣。

  一次,梅一帆深入一绝深的原始森林游玩,偶遇一万年血蛛,此万年血蛛极具毒性,猎物不是飞蛾昆虫,而是凶猛之兽。因为此血蛛能吐织坚韧无比的蛛网,任何凶猛的野兽如撞入织网,休想逃脱。此蛛网不知经过多少年的吐纳编造,已织的密如丝布,而网上也不知死了多少凶禽猛兽,整个蛛网已被染成血红之色。而梅一帆遇此蛛网时,正见一撞入蛛网的豹子同血蛛搏斗,无奈蛛网坚韧无比,且粘性极强,豹子越是凶叫猛挣,身腿越是被粘占网缠,再加上那血蛛不断用毒须刺杀豹子和从蛛脐吐丝缠束,最后豹子被血蛛的毒须粘丝击昏,终于停止了挣扎。

  梅一帆目睹血蛛与豹子的激烈较量后,深知此蛛网是千年难逢的宝物,正在梅一帆想欲得此蛛网时,却发现血蛛开始搬运起大片树叶来,血蛛一边吐丝一边将搬来得树叶用丝连成片状。而血蛛所在之地正是浓密的原始森林,所以树叶不成问题。很快,血蛛已编成一块很大的树叶之布,此连成的树叶正好遮住了那张血色的蛛网。从外面看,就象一顶树冠,而根本看不到里面的蛛网。梅一帆正感纳闷,不知此血蛛用心何在,却忽见血蛛遮盖好蛛网后急急离网而去。

  梅一帆一心探个究竟,便也展开轻功,小心跟踪血蛛而去。血蛛在距蛛网三十丈右左的几棵古朽大树下消失。梅一帆悄悄靠近古树,轻跃古树之上观看,但见那血蛛藏匿于几株大树之间,而那几株大树由于年久日长树身已相互挤靠在一起,但中间都有丈园的空间,而那血蛛正是藏于其间。梅一帆闭住真气仔细观察血蛛动静,只见血蛛此时此际周身血红,卧伏于一粗大树枝之上,一动不动,梅一帆虽然闭住了真气,但仍嗅到了一股鲜腥的滋味,梅一帆几乎就被那种腥气熏倒。梅一帆极快地调整经络,施展出“混元真气”护住了全身穴道。此时,血蛛的血红之躯不断加深,腥气也不断加浓,梅一帆深感有些不适,正待离开,另作他想,忽然,梅一帆发现从血蛛的身躯之下滚出几粒蠕蠕而动的东西。梅一帆马上明白了,原来此血蛛正在产仔,想是那血蛛刚才同豹子的一番较量消费了不少体力,而此刻又马上要产仔,不得已,只好找一隐处躲匿起来产仔。梅一帆发现这一秘密之后心中大喜,知其血蛛在一个时辰内不会产仔完毕,有了这段时间,梅一帆便可将蛛网取下。

  梅一帆想到此处,立刻飞身跃下古树,悄悄离开了此处。马上赶到蛛网之地,用梅花剑砍断了蛛网所连扯的树干枝条,又马上在附近找到一些水源,在蛛网之上泼了许多水。由于是深冬之季,水在蛛网上很快结成冰,这样蛛网的粘液由于有一层水的包围,再加上水已成冰,就失去了粘性,梅一帆没有来得及取下网中的豹子,就急忙离开了血蛛之地。因为梅一帆很明白,一旦万年血蛛回来,凭血蛛吐丝之快捷,梅一帆是无法逃脱之去的。所以梅一帆拎起血色蛛网及网中的豹子,展开毕生所学,快疾离开了血蛛之地。

  梅一帆返回梅花十二园之后,对蛛网进行了一番研究,豹子已在返回梅花十二园之前从蛛网中除掉。经过梅一帆的精心调制及运用了一些奇特的草药,将血蛛之网的表面粘性封住,使其血腥之味不经之内劲真气催发,平常不再散发,而且经过梅一帆用灵药渗泡,此蛛网已俱有抵御邪气、吞纳毒性之功能。经过梅一帆六年的精心制做,将其万年血蛛之网裁作成一件血色之衣。此血衣坚韧柔软,一般刀剑无法伤其毫毛,且能随剑法的剑气而催发血腥之气,此腥味能置人昏迷,又能抵住外来之邪毒之气。梅一帆将此血衣制成之后,又潜心对原来的梅花剑法进行了一番研究,终于创制出血衣与剑相互配合、融恰一体的十六招血风剑法。

  要知道梅一帆当时已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三僧六俗之一,况且在六俗中排名第三位。所以梅一帆的血风剑法成为武林中的高层武学。

  但是,自从梅一帆得了万年血蛛之网,又对其剑法进行一番潜心研究,创造出十六招血风剑法后,梅一帆才感到自己的武功对于武学一说差之很远。因为梅一帆在对原来剑法的研究中发现,原以已万无一疏的剑法,却有许多可乘之处。在创造出新的十六招血风剑法后,梅一帆仍感觉此剑法有许多不适之处。但再想法补缺不适之处时,却再也找不到更恰当的方法。所以学武之人一旦达到了一个非常境界时,反而感到自己的武功极为幼稚,所以每一代的武学大师,只有超越了自我的武学限制时,才能将武学推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如果一个武学之人,老感觉自己是最高武学宗师,认为天下再也无人能越过自己的武功时,那此人的武功一定是有限的,他也就永远成不了武学的宗师。

  梅一帆研造出血风剑法后,只过了三年的江湖生活,就没在涉猎江湖,所以江湖上近二十几年并没谁知道这血风剑法,但三年的江湖经历,已让梅一帆的血风剑,列入了江湖绝顶兵刃之一。所以,梅一帆没有将原来的剑法传给梅寒梅,而是直接把血风剑法传给了她,并将血蛛之网特做成女装赠于女儿。

  两年前,梅寒梅的血风剑法已练成七之八九,忽然梅花十二园来了一位带麒麟面具的人。梅寒梅原以为是父亲的故友,并不曾将其当做一回事。谁知,从那人来到之后,父亲再也不同他整日说笑玩闹,每次父亲总是推诿说今天不舒服,要单独要个安静。梅寒梅不甘心自己遭冷落,就设法在整个梅花十二园制造麻烦,这就苦了梅花十二园的丫头仆人们,今天有个丫鬟掉进水里,明天有个仆人被蛇咬伤,整个梅花十二园整日人叫狗嚎,可是梅一帆始终无动于衷,照样不闻不问。原本梅寒梅只是想气气父亲,并没作其他打算,也没曾将那带麒麟面具的人记在心间。但是,有一天梅寒梅忽然又遇到那个带麒麟面具的人,并且发现这个带麒麟面具的人与父亲有一种极让她无法忍受的关系,梅寒梅好伤心,好伤心。

  而这种伤心并不是别的,而是因为自己好象被父亲失掉了,自己的一切娇纵,仿佛一下子失去了依托。梅寒梅觉的自己受到了极大极大的委屈,但是梅寒梅又不甘心就这样不声不响的委屈下去,因为不论她怎样乱闯,父亲总是不理不睬,梅寒梅决心要离家出走,要让父亲狠狠的疼一回,给一个警告,也报复一下父亲的不理不睬。于是梅寒梅带上血风剑,穿上血蛛之衣,在一个黎明之际独自一人离开了梅花十二园。

  梅寒梅从出生起,在梅花十二园生活了十七年,从没离开过,所以并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怎样。虽然梅花十二园有很多的金银财宝,但梅寒梅却不知道它们的好处,当梅寒梅离开梅园时,只带了一小包干粮,她觉得自己走在路上时一定会饿,所以得带吃的,没有想到金子银子能换吃的。只因为梅寒梅离开梅花十二园时没带一两银子,所以就发生了梅寒梅挨饿,巧遇觉悟心的故事。

  而这次梅寒梅同觉悟心的争斗,一是为了无影刀,二是对觉悟心暗算自己进行报复。觉悟心曾亲眼目睹过梅寒梅与冷子虎的较量,自以为梅寒梅并不是自己的对手,虽然也曾想过此女一定大有来头,年龄不过十七八岁,却敢与当今之第一武林北斗较量,况且一出手就击中了冷子虎的无影刀,这种功底力道及暗器的手法都是武林中罕见的功夫。但是觉悟心以为自己的“媚狐功”是媚功之绝,正是对付十七八少女的最好功夫。况且,梅寒梅丰华绝世,觉悟心早已垂涎三尺,上次本可以轻易得手,却不料有人暗中捣乱,破坏了觉悟心的坏梦。今夜梅寒梅的光临,正是觉悟心巴不得的良机。表面上觉悟心一副和尚慈面,其实内心早就坏性大起。在碧月山庄,觉悟心只所以出手相救梅、白二人,一是想探探冷子虎的虚实,二是想借此再亲近亲近梅寒梅,给其一个救命之恩的身份,减弱梅寒梅的戒备,找准机会,便可轻而易举的美女入怀。今夜的相遇,让觉悟心不能不放弃那个轻易抱美人的计划,从梅寒梅的言行中,觉悟心已看出了自己早就被其怀疑,妄图用假心假意骗取信任的计划不可能实施下去,要想占有她,只有用武力擒俘,方可享用。所以觉悟心很快将其媚狐功提到了顶峰。不成想梅寒梅却有一件稀世之宝——蛛网血衣,更没想到此血衣能粘住邪毒之气,被对方内功催发后,又利用这些吸入的邪毒之气返过来对付自己。要知道梅寒梅这件蛛网血衣是梅一帆用百种奇草灵药喂浸而成,它能粘住吸入的任何其毒液邪气,而每吸入一次毒液之气,便使血衣的防御性增加一成,而催发蛛网血衣发出腥血之味的“混元真气”也相应减负一成。

  要知道“混元真气”是梅一帆武功的根本,使用一次“混元真气”需用去其功力二成以上,没有半天功夫,不能恢复其原本的功力。所以梅一帆只有万不得已时,才使出“混元真气”来催发自己的剑气剑招。

  梅一帆原本是不想将“混元真气”传授给梅寒梅的,因为使用“混元真气”不仅伤其功力,而且加快容颜的衰老,这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是极大的不幸。

  但是梅一帆所创的一十六招血风剑法,有几处地方非得使用“混元真气”不可,要知道学武之人对自己独创得武功是极为疼爱极为欣赏的,特别是自己冥思苦想出来的独辟蹊径之处,更是喜不自胜。而一十六招血风剑法中几个独特招式正是非用“混元真气”不可的招式。

  梅一帆本不想将这几招传授给梅寒梅,害怕自己的女儿练成“混元真气”使用此招,而致使容色衰老。但梅一帆又极害怕自己突发奇想所创的武功无人知晓,而自己又实不愿再涉江湖,只有将此武功传授给女儿,才能使武林中人见识到自己的杰出创造。最后,梅一帆长叹数日,一咬牙,牺牲了女儿的容颜,将“混元真气”传授给了梅寒梅。不过,梅寒梅却始终不知道使用“混元真气”会使自己的容颜衰老,这是因为梅一帆从开始就没有告诉她真相,恐怕女儿知道后,而不再练习“混元真气”。同时,梅一帆也深知,即使女儿练成了“混元真气”,如知道要伤其容颜,也不会再使用“混元真气”,要知道女孩子对自己的容貌是极为珍重的,甚至超过对自己的生命,特别是漂亮的女孩更如此。

  可惜的是——梅寒梅不仅使出了“混元真气”,且是毫无保留的用了七成的“混元真气”。

  不过,如梅寒梅不使出“混元真气”来摧发之蛛网血衣的腥血之味及血风剑的剑气,也不会击败觉悟心。这一切仿佛又是必不可少的,就因为梅寒梅并不知晓使用“混元真气”能伤其容颜,所以才毫无顾忌的连用了数次,以致发生了后来的恨情别离、魔窟失魂之故事。这是后话,下文自有表述,此处不宜多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