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江湖黑杀令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假如我死了 公子会怀念我吗

江湖黑杀令 一萧一剑 2137 2018.11.12 18:56

  洞内漆黑伸手不见五指,什么都看不见,感觉自己完全变成了瞎子。

  天门雪一连喊了两声,却没有红丫儿的回声,天门雪心中不免焦起来,心象被许多小老鼠啃着一样,又象一盆火在心里燃烧。又连唤两声,仍没回声,天门雪急忙摸索到原来两人呆过的地方,从身上摸出火镰,点着火把,洞内一亮,天门雪大吃一惊,只见红丫儿躺在地上,显是昏迷过去,天门雪急忙附身察看红丫儿伤情,周身除了原来的内伤,并无其他明显之伤,天门雪一探红丫儿鼻息,感觉呼吸很是均称有力,好似正在熟睡,天门雪亦感纳闷,逐摇了摇红丫儿,又喊道“红姑娘,红姑娘,醒醒,醒醒。”

  此时红丫儿方被摇醒,一睁眼见是天门雪,急问:“天公子,刚才是谁?”

  天门雪愣了愣,说:“你问是洞外的两个人?”

  红丫儿摇头说:“不,我是说刚才你出去一会儿,就有个人进来了。”

  天门雪一听有人进来急了,忙问:“那你……”红丫儿想想说:“我认为是你进来的,所以没太注意,没想到那人进来一言不发,我才感到不妙,刚想叫你,那人身法极快,飘身就点了我的昏穴,后来的事……我……我就不知道了。”

  天门雪瞄了红丫儿两眼说:“你……有没有感觉什么地方不适?”

  红丫儿一听天门雪这样问,立刻脸就红了,黑影中暗自体会一番下身,并没觉的异样,逐放心轻柔地说:“你放心,好好的,一点不动。”

  天门雪脸现迷雾,摇了摇头说:“好好的,好好的,此人不知是正是邪,你既然没有被其所伤,看来此人并不想杀你。”

  红丫儿一听天门雪这样说,脸上又羞愧红了,心道:原来天公子并不是问的那回事,而只是关心我的伤情,我道是辱没了天公子的心。便说:“只不知那人为什么要点我昏穴。”

  天门雪想了想,立刻转脸问:“红姑娘感觉体内伤势如何?”

  这一问红丫儿才感到体内有一股真气转动,心肺之中痛苦大减,呼吸亦感冲沛,逐喜气洋洋地对天门雪道:“哎呀,我好啦,我好啦,像是没受伤一样,你瞧?”

  红丫儿站起身,像只蝴蝶一样,在天门雪身边旋转了两圈,这时就在红丫儿旋转之中,从其身上掉下一件东西,红丫儿急停下身,天门雪低头一看,却是一个精巧的小瓶和一张纸条,天门雪借着火把的光亮打开小瓶,瓶内有一通红如血的小丸,天门雪又展开纸条观看,只见有二行字:七日后再服一丸,可保一月内无恙,若要痊愈,需续魂谷之续魂花。

  天门雪看完,方知红丫儿之所恢复如此之快,原是服了这红血般的药丸,天门雪抬头看了看红丫儿说:“你可知此人是谁?”

  红丫儿一脸惊愕,说:“我刚才说了,真不知道是谁。”

  天门雪又问:“那你知道不知道这种药丸。”

  红丫儿亦一摇头说:“不知道。”

  天门雪站起身,深思了一会说:“看来此人并没有恶意,不仅没有恶意,而且大有善意,此人赠药又示其医处,决不是武林中的等闲之辈,红姑娘有如此之缘,以后一定会大有造化。”

  红丫儿轻声一笑,嗔道:“瞧你,我再有造化,还能比得上你。”

  天门雪亦轻笑,转了个话题道:“红姑娘的伤势真的恢复了七八成。”红丫儿以为天门雪担心自己的伤势,心中暗暗欢喜,怕急坏了天门雪,亦说:“真的,真的好多了,一点也不感到疼了。”

  天门雪便说:“既然红姑娘现在无大恙,我们即刻动身到续魂谷,寻到续魂花,红姑娘便可痊愈。”

  红丫儿听得天门雪这样说,心中便有些失落,话音郁郁的说:“天公子这么急着让我伤愈,是不是为了你那男人的责任,一旦我伤势好了,你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摆脱我,去找你的梅妹妹了。”

  天门雪听完此话,心中一愣,逐明白红丫儿的话中之音,便说:“红姑娘,可别误会,我只所以急着去,皆因为我们不知道续魂谷在哪里,而如果一个月之内找不到续魂谷,姑娘的伤势必然加重,那时岂不让红姑娘痛苦一生。”

  红丫儿沉笑一声说:“假如我真的死了,天公子会不会记住我。”

  天门雪轻轻回道:“红姑娘不会死,我一定要找到续魂花。”

  黎明静悄悄降临,东方出现的若明若暗的紫色光环不断变换色调,徐徐扩展领域,星星们随之失去光彩。虽然尚有几颗在天空一隅挣扎片刻,终归也还是黯然失色,继而被一把抹去。

  沉睡的大地苏醒时,整个世界就动起来了。那时节雄鸡首先鸣啼,要说它在宣告黎明来临,不如说它像个快活的更夫在催时辰。此时万千生灵成为睁开惺忪的睡眼,注视着这黎明的美景。

  红丫儿这一夜做了好多梦,心情格外的好。梦境是模糊的,各种形象和幻想的断片接踵而至,飘飘忽忽,不相连贯,但都同样隐含着喜庆和爱情的意味,带着一种形容不出的兴奋的光影。

  当红丫儿从梦中慢慢醒来时,天门雪正神情温和的看着红丫儿。

  “你醒了!”他微微一笑道。

  红丫儿点点头,回了天门雪一个微笑,她联想着梦境中的那些爱情片段,好似她与他都是刚才梦中走来。

  天门雪道:“我们现在就出洞去找续魂谷,你的伤情可以走动吗?”

  “没什么危险,昨日那神秘人给的药丸效果挺好。”红丫儿站起身来运了运气力甜蜜的说道。

  “那……遇到危险不可莽撞。切记!万事有我,决不能妄动内力。”天门雪叮嘱红丫儿说道。

  “知道了!”红丫儿乖乖的非常听话的小姑娘样子说道。

  洞口有着水帘,很隐秘的样子,一般的人很难发现这里。天门雪暗暗庆幸,昨夜自己随便找个石洞,竟然就找着了个这么好的地方,要不然也许会被龙虎盟的人或司徒一鹤发现,脱不了身是小事,连累红丫儿不能按时到达续魂谷采得续魂花,伤情便会恶化,后果岂不可怕。想到这儿,天门雪观望四下几眼,确定没有危险,便搀扶着红丫儿朝山下的大道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