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江湖黑杀令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某些自以为聪明的 翘着大拇指牛牛

江湖黑杀令 一萧一剑 2152 2018.11.04 15:21

  大汉双刀劈空,早知此女子身法极快,一招不曾用尽,收势屈身,双双勾镰刀又朝梅寒梅的双腿扫来。梅寒梅怎会被其扫中双腿,腾身飞空,双掌朝下,便取大汉的百会大穴。大汉亦是武功不弱,见梅寒梅双掌袭来,勾镰刀忽的一收,倒纵半步,双刀齐刺,竞向梅寒梅的右臂袭来。梅寒梅略展一招“流风拂雨”,让过双刀,冷声一笑:“无知鼠辈,不给你点厉害瞧瞧,你怎知梅花十二园的绝技。”话音未落,忽的红衣急旋,玉掌错展,左脚踏云飞步,右脚便朝大汉鹰窗穴踢去。大汉忽见红影一闪,知其不妙,一双勾镰刀急旋护身,亦是晚了半拍。大汉尖叫一声,如断线风筝,飞出五丈之远,便倒地嚎叫,显是受伤不轻。

  此时金鞭如意吴文杰两眼紧盯梅寒梅,狠声道:“倒是老夫眼拙,没想到你是梅一帆的女儿,这小子一定是姓天的小子喽。哼。老夫正想拿住你们,好替冷盟主报仇,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没想到你们今日又杀人夺宝,这就休怪老夫以老欺小了,天小子,亮招吧。”

  天门雪仰天一笑道:“三杰村想替冷子虎报仇,岂不是找错了人,江湖上谁不知道冷子虎是被觉悟心、阴鹫怪叟所杀,况且还有一把无影刀的原因。三村主要找我们替冷子虎报仇,不知出于何因。”

  金鞭如意奸笑一声道:“冷盟主是被觉悟心、阴鹫怪叟所害。但是有一点江湖上也是一清二楚,二十多年前,冷盟主曾为武林除害,杀死了一个魔头。那魔头淫罪滔天,杀人如麻,江湖上称其为桃源魔君,他还有一个名头,那便是黑杀令主。嘿嘿,你在碧月山庄杀死申太紫亮出黑杀令,那便表明你是黑杀令主的门人,而你姓天,那魔头也姓天,嘿嘿,你为了替那魔头报仇,便勾结了少林败类觉悟心及阴鹫怪叟贼道,用极阴狠的手段杀了冷子虎,抢去了无影刀。之后,你又威胁兰马堂的荀道南,替你出头露面,用重金买通了雌雄四盗,盗走了云家堡的龙虎盟秘图。今日你又杀死荀家父子,妄图杀人灭口。嘿嘿。老夫岂能容你再在江湖横行,欺霸武林。”

  天门雪冷笑数声道:“你空口发话,可有证据?”

  吴文杰亦冷笑道:“证据?哼。老夫岂能说谎,你瞧。”说完跨前一步,走到荀剑平的尸首前,从掌中便捡起了那枚黑杀令,道:“这不是证据是什么?”

  天门雪复又朗笑道:“笑话,笑话。黑杀令怎能证明我是凶手?”

  吴文杰冷声道:“你在杀死申太紫时,不是也曾亮出黑杀令吗?”

  天门雪沉脸道:“但今天我并没亮黑杀令。”

  吴文杰讥笑一声道:“那荀家父子掌中的黑杀令,又如何解释?”

  天门雪讪笑道:“这也正是我想知道的原因。”

  吴文杰桀桀丝笑两声:“就凭你小子这句话,就想一推了之。嘿嘿。”

  “老鬼你想怎样?”此时梅寒梅愤声道。

  “留下二位的人头。”

  “凭你还不配。走,雪哥。我们只管去,看他们能怎么样我俩。”梅寒梅说完一拉天门雪,二人便要抽身而去。

  此时,吴文杰倏的纵身,双掌空中便打出一股罡气,拦住了梅寒梅与天门雪的去路。

  天门雪见吴文杰打出一掌,急旋身摆掌,脚走“遁流驾”,单掌便使出夺魂阴阳掌中的一招“引鬼入洞”。同时,梅寒梅亦展身姿,微借天门雪托出的一掌之力,旋身腾空,半空中银声愤叫道:“老鬼找死。”话未说完,掌中已打出一枚金梅花。

  金鞭如意吴文杰虽是先发制人,但他遇到的岂是一般的江湖人士?要知道天门雪与梅寒梅均是名家出身,师门武功奇高。吴文杰虽能称得上是武林中的一流高手,但又怎能比得了天门雪与梅寒梅呢?但吴文杰毕竟还是一位老江湖,自己一掌落空,忽见二人各展出武林神功,就知二人是难缠之人。此时,见天门雪单掌击向自己发出的一股罡气,心中只是惊悸,但还没到害怕之步,但当梅寒梅一朵金梅花击向自己,收掌欲闪之时,忽感击出的掌力难以收回,这一惊非小,眼瞧金梅花将击中自己的百会大穴,吴文杰急速速一团身躯,竟骨碌碌横滚出七八步之远,这才躲过了梅寒梅的金梅花攻击。

  梅寒梅飘身落地,讥笑道:“姓吴的,你的滚爬功可是武林一绝呀。”

  吴文杰此时又羞又怕,心中暗惊:自己竞差点命丧两年轻人之手,要不是自己急中生智,唉……但这臭丫头,口舌尖刻酸苦,我吴文杰闯荡江湖几十年,又岂能受此大辱,一旦此事传入江湖,我吴文杰的面子就此丢尽。想罢,一拧身从腰际抽出了如意金鞭,恶声道:“俩个小鬼暗袭老夫,手段歹毒,留你二人,实是武林之害。哼!今日让小鬼尝尝我三村主的如意金鞭。”

  天门雪此时见吴文杰一再纠缠蛮横,心中已然恼怒,便讪笑几声道:“吴文杰,你也妄称三杰村的村主,岂不闻有“得饶人处且饶人”吗?你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于我,我已仁至义尽。你如再呈凶呈霸,说不得本公子要施展杀手了。”

  “嘿嘿,小子,你有多大能耐,竟想恫吓老夫?”

  “多大能耐?你不是已然尝过了吗?”

  “哼。小子,你暗施手脚,怎算光明?”

  “那好。今日小爷就以双掌接接你的金鞭。”

  “你小子即愿找死,休怪老夫占你的便宜。”

  “嘿嘿,小爷十招之内如不取胜,那就任你处置。”

  “好,小子说话算数。’

  “雪哥,你……”

  “梅妹放心,我自有数。吴文杰亮招吧。”

  金鞭如意吴文杰一声狞笑,金鞭倏得便朝天门雪点来,天门雪淡然一笑,一展白袍,身如轻燕,让过金鞭来势。吴文杰抽鞭速旋,一招“飞龙摆尾”直取天门雪双眼,天门雪展开“遁流驾”上乘轻功,滑过吴文杰凶恶的一招。吴文杰恼恨交胸,金鞭如盘龙飞舞,一连施出“蛟龙出洞”、“银蛇狂舞”、“虎尾卷风”、“蟒信添食”之招,只见二人战处,黄叶飘飞,尘土纷扬,吴文杰的如意金鞭招招凶狠,带起的风声如刃,鞭啸如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