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江湖黑杀令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六章 佳人莺歌燕舞 谁醒谁醉

江湖黑杀令 一萧一剑 2044 2019.01.09 19:54

  “一千两!”这无疑是一个相当惊奇的数字,有谁会突然暴出这么一个价格,这可是实实在在的黄金呀!天呐,一粒拇指肚大小的药丸竟然可以买下……,但……这是几十年、几百年都难得的丹药啊!”

  “嘿,一千两黄金!”季长春冷哼了一声,抬头瞟了瞟一号贵宾厅。

  “啊!一千两黄金,还有人加价么?”江月高声音有着磁石般的引力。“还有人加价吗?”江月高又说了一遍。

  天门雪想再听加价的声音,然而,全场寂静的掉个针都清楚的听到。

  江月高细长温和的双眼巡视着拍卖大厅的每一个角落,他的薄薄嘴唇第三次张开:“一千两黄金,最后一次竞价,还有叫价的吗?”三秒一过,江月高敲响了定音锤。

  “一千两黄金成交!”江月高的宣布让一家高兴多家愁。

  “一千两黄金,不错的价格,冷飞豹呀冷飞豹……好戏在后头。”季长春浮现一抹戏谑的笑容。

  华灯初上,星火朦胧。

  摇曳的窗影下,有两条朦胧的人影,互相依偎,呢喃耳语。

  过了一阵,那女子缓缓站立,灯光下,她的美艳,让百花羞愧。

  她的双眸中似乎含蕴着一种魔法,令人无法抗拒和违逆,她轻轻的乜斜着那撒家哥哥一眼,柔声道:“我美么?”

  撒家哥哥的魂魄瞬间就被那一声“我美么?”融化了,顷刻魂不守宅,血不华色,精爽烟浮,容若槁木。

  欲言又止的温柔,声若薄薄的翼羽。

  撒家小哥哥像个婴儿,软软的摊在了美人的脚下。

  美人并不是他日思夜想的饭水水,而是那个姓冬的可人儿。

  可人儿媚眼勾魂,幽幽道:“人家都爱你爱的不顾一切了,你还藏藏掖掖什么?”片刻,可人儿突地轻轻呜咽起来,抽泣道:“我好可伶,是个无家可依的女孩子,尽管我漂亮,可妈妈从不给我买首饰,叫人都笑话我。”

  撒家哥哥儿柔声道:“别人不给你买,我给你买,只要你喜欢,要什么都行。”

  可人儿欢喜的一下子捧起哥哥儿的手手,语气温婉而急促:“嗷,我靠,哇塞,我好好爱你——你可不要骗人家么,你的银子不都让那假和尚骗光了?”

  哥哥儿诡谲一笑,翻身下床,走到桌子前,将放在桌上的宝剑“刺啦”抽出。

  可人儿立时花容失色,紧抱身躯,颤巍道:“哥哥儿,害怕!害怕!”

  哥哥儿此刻倒显得有些英气了,一按剑柄上的机关,啪的一声,剑柄后方伸出一截,撒家哥哥儿将其打开,原是个空盒,里面藏着一卷东西。哥哥儿取出,把它伸到可人儿脸前。

  可人儿眼瞟着哥哥儿,小心的把那卷东西展开:“啊,银票!”可人儿的脸即刻绽开花一样的笑,六七张银票,有一万多两。

  可人儿的模样在灯光下竟像妖儿样靡颜腻理,螓首蛾眉起来:“哥哥儿,小哥哥儿,亲亲,爱死我的银票吆!”

  此刻,窗子落下,灯光更是迷蒙。

  对面的屋脊上,却现出了一条人影,一个全身裹着劲装黑衣的人。见窗户落下,便纵身飞跃,到了撒家哥哥儿的门前,一拧身闪进屋内,那屋门竟然没有上叉。

  无声无息,黑夜依旧风平浪静。驷之过隙,屋门再次闪开,黑衣人一狞身影如风一样消失于夜色边际,紧随着一个女人也闪出屋门,一拐便不见踪影。

  离鼎聚升典当行不远的一座豪宅内,月光撒银,清风柔柔。一间华贵清雅的房间内,轻纱缭绕的幔帐中,烟雾弥漫,恍若仙界,紫檀木的浴盆散发着淡淡的清香,热气在浴盆里蒸腾,水汽中氤氲着妖气,妩媚至极。玫瑰浓郁的香味伴随着薰衣草沁人心脾的香味,窜入鼻中,有一种舒适、放松的感觉……让人不禁放下一切心虑,全身心的沉醉其中……

  但此时赵莹莹却心中有些紧张,她谨小慎微的走到浴盆前,伸出如玉的芊芊细手,试试水温,慢慢将身子浸没在洒满玫瑰花瓣的温水中,墨色青丝漂浮在水面,一会儿收拢一会儿荡漾,像是一团黑色的水草在水中悠然飘动。

  美人入浴,女人如水,当女人遇上水,又将如何演绎别致的风情?看她们洗尽铅华呈素姿,依旧红颜如花。冰清玉洁玲珑心,水一般清透柔和,最是那一回首的妩媚,洛神下凡般惊艳……

  赵莹莹咬着水润的唇,缓缓地在游动玉指,房间里的熏香让她脸颊有些发热,热气却又让她有些压迫之感,不由额上渗出了几滴热汗,脸颊的娇嫩色彩却更浓了。

  一道黑衣剪影迎着皎洁月色从高处掠下,飘飘地踏落在澡房上空,那人影如同鬼魅一般,忽而影去空空。

  月光覆盖了周围一切,淡灰的房子,淡暗的街道,淡白的院落,一切都躲进了淡色里。世间褪去了喧嚣,街巷杳无人影,一望无际的月空,一望无际的静夜,让人不忍心去沉睡,怕那呼噜声会打碎这静谧无暇的安宁——这一刻,月光是这个世界的主角!淡月笼纱,娉娉婷婷,掩映着万户疏影,霜月临江,皓皓皑皑,波光犹如跳动的万点银烛,明月醉红尘。

  赵莹莹脸上越发燥热,火辣辣的,她扬起头轻瞌双目。

  蓝梅娇柔的手在她的柔滑手臂上轻轻游走,一阵沐浴的舒畅升起,从脚跟一直窜到头皮,赵莹莹徒然升起了对天门雪的渴念。不知为何,只从那次赏月后,她对他的思念竟越来越强烈,强烈到她想把他给全部的占有,想要与他立刻融为一片荒野白雪。

  此刻,赵莹莹的眼神里冒出了快要崩溃的思望,她忽的拽住了蓝梅的手。

  蓝梅感受到了赵莹莹热烫的视线,心跳立刻加速了一拍,竟不敢与小姐对视了。

  “蓝梅!他——”赵莹莹的声音风情万种。蓝梅知道赵莹莹心中此刻想的是谁,那人也是自己日思夜想的人,不由便嫉妒起来。

  “我去拿个梳子。”蓝梅借故出了澡房,她受不了她爱着的人被别人想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