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江湖黑杀令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七章 感恩开启重生门 神功显威

江湖黑杀令 一萧一剑 3493 2018.12.31 23:14

  天门雪看着红丫儿光洁如玉的脸庞,细若树枝的小胳膊,不由赞美说:“好美啊!”。

  红丫儿娇嗔着道:“你好讨厌,哪里美,哪有你的那些妹妹美美,要说美那也是敷衍了事,搪塞我这个傻子吧了。”她的嘴巴就翘了起来,显然是不高兴梅寒梅。赵莹莹。蓝梅比自家年轻,比自己鲜肉,嫉妒就自然而生了,天下不嫉妒的女人就不是人,女人生来就是嫉妒的货色。

  天门雪一瞧红丫儿气恼聊聊,就赶紧的跪下求饶,自家先狠狠地煽了自己两个耳光,又用砖头超自家的头上拍了两砖,红丫儿这才解气,超这个小白脸弟弟又踢了四脚,天门雪便兴高采烈、高高兴兴的像谈恋恋爱一样的满脸激情的笑起来。

  突然红丫儿又不高兴了,治着天门雪的鼻子说:“姐姐今天好像不舒服,你这个小弟弟如此可爱,就快给我捶捶腿吧,但要闭上你的眼睛,不准偷看我的腿,我的腿可是世界上最最美的腿,比大象的腿,比老鼠的腿,比鸡腿,比火星腿都美若天仙,听到没有,快说我的腿美!”

  天门雪就幸福无比的对红丫儿说:“姐姐的腿最美最美最美,小弟弟好感动,小弟弟好幸福无比,我是世界上最快乐的小男孩,因为我的姐姐有一双世界上最美最美的美丽腿!”

  红丫儿就立刻陶醉的踢了天门雪几脚,天门雪更加光辉灿烂,他觉得自己比穷要姐姐笔下的哼哼哥哥还帅酷,他想自家要是参加小哥哥比赛,一定是第一名。

  红丫儿这是很有点教育家的光辉道理,俗话说的好,树不理不成材,人不教不成雄,要成英雄就得先成狗熊,我们爱爱的天门雪弟弟就是个光辉正确的爱情坯子,一生追求爱情不动摇,不气馁,不反悔,不怕杀头,不怕狗咬,不怕宫了,是个最时尚最灿烂最让我们爱爱的小哥哥呀。

  也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二人爱情的热度越来越高,天门雪便一再变本加厉的高呼爱情是天空,爱情是大河,爱情是飞鸟,爱情是树里的林子。

  红丫儿的脸红彤彤的,滚烫的头发一直高高的竖立。美丽的爱情就是可以让人变得更加美丽。

  ¨我真的喜欢你,红姐姐!¨天门雪无法思考,一种高高兴兴的感觉传遍他的全身,幸福了他的手臂和大脑。红姐姐太美了,天门雪在心底想着。

  静默,唯有此刻。两双眸子,巴眨着,向着沉睡的夜空,只剩下星星和他俩人对天发出的爱情誓言了——

  激动的泪珠流下,红丫儿感觉到这是一生的珍贵时光,不由的,那滚烫的热泪在双眸里欲落而下,鼻翼轻微的有些许抽动。天门雪立刻转向她,迎上来的是一双清美的泪眼。他知道,她又想到自己的孤苦无助了,他轻轻地握住姐姐的衣袖,大声的感叹道:“老天爷对咱俩非常羡慕,悄悄对我说,你要守护好红姐姐,不要让她受一点点委屈。”天门雪在她的面前发誓,她眨了眨眼睛,对望着天门雪的漂亮眼珠。

  鬼使神差,红丫儿这才顺从的像只小猫,不由自主的就狠狠锤了天门雪的手臂。

  当天门雪的整个身完全跪在红丫儿眼前时,红丫儿微光一瞟,一副柔情小男孩的可爱形态就感染了她的微笑,这小男孩散发着白亮亮光泽的小脸蛋蛋,柔滑泽云,鸡腿一样的腰身,比时尚星星还弱不禁风,啊!啊!,多么清秀俊美!多么完美的人间尤物,世上只有————

  赞美啊赞美,红丫儿就被天门雪完全征服了。

  …………

  爱情爱情,爱情是无法言喻的好好好,让好久没有爱情的红丫儿一时间感动泪流两颊。再也不用牵丝万虑,这个男孩已为自己的一半,高兴的红丫儿就在这不见天日的密洞里,靠在天门雪的脚下,贴着男孩温暖的大脚,惬意地眯着眼,很快自然的睡入梦乡。

  红丫儿醒来时,脚上遮盖着天门雪的外衫。

  红丫儿瞧见了自己的脚的美丽,那快乐的一幕浮现在眼前,她的脸颊飞快的染上云霞,然后非常怡悦的喜上眉梢。

  穿上一双小巧的鞋,红丫儿四目寻找天门雪,大殿内人影无踪。红丫儿朝三个石门内一一张望。

  天门雪跪在尸骨满堂的那座石洞内,前面是那把紫金玉石雕刻而成的龙头宝座,那首尸骨依然是一半在宝座上,一半在地上。红丫儿慢慢走到天门雪的身边,她想给天门雪说几句什么话,但终于没说,而是默默地也随着天门雪跪在了地上。

  天门雪两眼紧盯着眼前白森森的尸骨,满面虔诚,口中念念有词:“天诛教列位教主在上,小辈天门雪有幸成为有缘人,学得“悬壶宝典”神功,得其宝刀、仙丹和无数财宝,并知悉天诛教渊源秘密,小辈愿遵照先辈教主遗嘱,接任天诛教教主一职,并按照遗嘱指示,出得密洞后一定完成三件任务,重振天诛教雄威,‘诛灭宇文,兴举魏风,天诛得道,久盛万世。’”说完,天门雪便朝着宝座上的尸骨磕了三个头,红丫儿也是随着磕了三个头,磕完头,二人便欲起身,此时,忽的二人脚下是有震动,刚要飞身挪步,脚下却又忽然停住了动静,与此同时,就听得一侧石壁嘎吱吱轰响。红丫儿赶紧跑到天门雪身旁,不一会儿功夫,却在二人右侧石壁上现出一道石门来。二人当即赶到石门之前,朝着石门望去,却是一条通道,然而通道不长,便有一块巨石挡住了通道的通行。而那巨石之上赫然有三个大字——重生门。

  天门雪与红丫儿此时一瞧,真是喜从天降,二人不觉就紧紧抱在一起欢笑起来。

  原来,这重生门的机关并不在大殿的椅子上,而是在这尸骨石洞的宝座之前的地板上,而这地板之下的机关只有磕过三个响头后才会触动机关运行,从而开启一侧的石门,显出重生门。

  二人误打误闯,无意开启重生门实是天意安排,不过,天门雪知恩图报,不忘雪中送炭恩人,对滴水之恩亦是涌泉相报,在走投无路、上天无门的情况下,依然不忘赐予武功和宝贝的逝去之人,实为光明磊落的正人君子,而这天诛教教主设计的机关就是为堂堂七尺男儿、坦荡磊落豪爽的真君子所备的。如果是小人有幸闯进了这天诛教神殿,即使学会了“悬壶宝典”的神功,得到了宝刀和仙丹,他也不会对一堆死去的尸骨磕头感谢,而小人永远也不会想到感恩才是出路,试想,当今天下,那有小人虔诚感恩的,小人得了别人的便宜,只会背地里骂人傻瓜,想着的还是怎样再占别人便宜,岂会给磕头谢恩。所以,天门雪能开启重生门,不仅是巧合,也是必然。

  天门雪与红丫儿走到重生门跟前,仔细观察一阵,发现此为一块大石恰巧放在了通道的正中挡住了去路,二人四处看看也不像有机关可以开启此石。红丫儿想起了那兽皮上的说明,便对天门雪道:“天弟,这重生门看来不是用机关开启的,应该是用‘悬壶宝典’的神功将其击碎而出。”

  天门雪闻听红丫儿之言,便让红丫儿躲在自己身后,运气聚神,将真元罡气会聚于双掌,一个猛然发力,双掌推向巨石,轰的一声巨鸣,尘埃纷纷飞扬,碎石顷刻滚落,稍停,察看巨石,竟然被击磞下来好多碎石,天门雪一看,信心大增,便又接连运功击石,十掌下去,那巨石便被击破的还剩最后一点残躯,天门雪十掌功力也是汗流浃背、气喘吁吁,红丫儿心疼天弟,过来急忙给天门雪擦汗。天门雪稍息片刻,运足力道,一招“悬壶宝典”所载的“十狮聚吼”,大呼一声,一股排山倒海似的罡气冲向面前的重生门大石,天崩地裂巨响过后,通道豁然入目贯通。

  红丫儿按耐不住激动,匆匆跑到天门雪跟前,握住天门雪的手就狂热的高兴起来,天门雪也血液沸腾,脸色犹如燃烧的太阳,他大口的喘着气,任由红丫儿握他的手,一点也不觉的疼。

  一番激情澎湃、热情洋溢后,二人手牵手往重生门里行去,不多远便是一个往下的台阶,下了台阶又行了一段时间,便听到了一阵阵的流水声响,不多时,通道便到了尽头,却是一口倾斜的井道,流水声响更甚。二人随着斜道下去,三十多步后便见是个哗哗作响的水道了,天门雪一看通道结束,瞅瞅水势,并不是很急,便让红丫儿在此候着,脱下衣衫,纵入水道之中。

  此时,天门雪内功修为已经达到超高手的水平,他憋足一口气,在水道前行了约七八米左右,便见一石洞口大开,天门雪出了洞口,便觉水中亮堂起来,急忙往上面游去,蹿了四五蹿,便露出头脸来。天门雪深深呼吸几下,抹掉脸上的水珠,发现已是白日阳光,但自身仍处在一个巨大的山洞里,山洞容积挺大,却并不深入山腹多少,十来米外便是天空灿烂,半洞清水往外流淌,山洞顶端垂坠无数乳石,那石上却黑压压一片,仔细瞅瞅,却是成千上万的蝙蝠。天门雪往那洞口游去,来到边沿,却是半山腰之处,洞内之水出洞便结为瀑布,飞流直下。

  天门雪游到水边,上得水岸,往下俯视,并不见续魂谷踪影,而是起伏不定的沟壑深谷,在四周转悠半天,下山之道并不艰难,只是这儿好似极为偏僻,人迹绝少,丛棘甚繁。

  探得好下山路线,天门雪再回到山洞,按着出来的水路回到了红丫儿身边。红丫儿正等的煎熬,心急如焚,焦虑度步,忽见天门雪出了水面,便急匆匆帮天门雪披上衣衫,关切道:“老半天不见动静,把我吓的老是胡思乱想,怎样?没遇上难处吧?”

  天门雪微微一笑道:“出去已经不成问题,这天诛教设计的出口非常隐秘。咱们回去把该拿的东西收拾一下,回来就从这儿出去了。”

  二人又回到天诛教大殿,把“悬壶宝典”、悬影刀、仙丹及部分财宝装入囊中。此时,红丫儿突然又问:“天弟,还有两间石门没有开启,我们还开吗?”

  天门雪细细想想,稍顿说:“这天诛教有许多疑问还要一一揭开,但是,我们不能继续留在这里,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先行解决。”天门雪走到红丫儿前面,抬起两手温情的扶在红丫儿的双肩上,两眼柔情似水的凝视着她道:“本来是到这儿为姐姐疗伤的,却阴差阳错的进了这天诛教的圣坛,现在我最担心的是姐姐的伤情怎样?”

  红丫儿那能听得天门雪如此温柔关怀,嘤鞥一声就打了天门雪一锤,感动的泪水滴在天门雪的手掌上,声音哽咽绵绵道:“姐姐能让天弟这样呵护关怀,死也值得。”边说边用力的把握紧天门雪的手。

  天门雪再次说道:“姐姐,你的伤是否有转?”

  红丫儿松开握着天门雪的小手,面如秋色,眸含恨情,一挑眉角,樱口一斗,甜蜜道:“咱不用再去找那续魂谷女主了,自服悬壶丹桂后,我已多日无恙,况且我还学会了‘悬壶宝典’所载的治愈内伤医术,现在,你瞧!”红丫儿便在天门雪面前任意做了几个翩翩舞姿,又燕子般飞到天门雪身边,逗着红晕的小手,眯眯瞄着天门雪道:“相公……你看怎样……”

  天门雪就被红丫儿逗得纵情欢笑。

  二人甜甜美美、说说笑笑出了天诛教圣坛,神不知鬼不觉的走出了续魂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