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江湖黑杀令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一章 堂主欲收仨丫环 牛黄傻到底

江湖黑杀令 一萧一剑 2757 2019.01.23 21:52

  穿过庄园大门不远,便迎面一并排六间大厅,重檐九脊,斗拱交错,黄瓦盖顶,宫殿一般;迎面房墙雕花窗棂,屋檐下并排有十六根石柱,盘龙交缠,腾云驾雾;中间为一宽敞通道,通道两边各立四名持刀壮汉,看来后进几院均为机要重地。院落两旁耸立着六根旗杆,上面飘着龙黄旗,旗上绣上黑色骷髅头,迎风招展,猎猎作响,阴风森森。

  迎宾厅位于右手,梅寒梅领先跨步进了大厅。正厅中央,一把紫檀交椅,坐着一位四十岁许,身着金锦花袍,头戴紫罗毡冠,面容刚毅,蓄着短须,其余的人分成两道站立。

  “你们是来投降黑鬼门的什么乌仁帮的英雄豪杰?”中间座椅上的短须中年汉开口说道,声音低沉,带着肃杀意味。

  “你是什么人?开口说话不懂礼貌。”梅寒梅气哼着小脸,指指坐在正中的短须中年人毫不客气的问道。

  “大胆!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敢如此与我们仁德堂堂主说话!”两旁站立的人员中走出一人对梅寒梅吆喝道。

  “堂主?堂主什么了不起?我,堂堂七尺男儿,乌仁帮最大的小头目,江湖人称棉花大侠美杰杰,带领未婚贱内一人、二虎将二人及贴身护卫大总管一人前来这这这这……这交流拜访团结贵门,何来投降二字,我们也是江湖上的门派,蚂蚁怪小,照样有鼻子有眼、有吃喝拉撒的东西,与大象有何区别?你们谁知道?”梅寒梅在两旁人员面前连说带比划,最后用手快速指了一圈质问道。

  在场之人竟然被问的目瞪口呆,无人应话。

  “俺知道答案!”此时天门雪晃晃肩膀走上前来,仰着丑脸道:“答案A:蚂蚁没鼻子;答案B:大象比蚂蚁大。俺选答案B。答对了!”说完便自个儿高举着手原地乱蹦乱跳的欢呼雀跃起来,完全一副现代版明星扭扭胎。红丫儿对天门雪的表演佩服的五体投地,不由便花枝招展的狂笑,却真如一个村妇。

  黑鬼门的一群门众及梅寒梅、赵莹莹、蓝梅俱都个个冷着脸膛子瞅二人兴奋不止。

  梅寒梅也不知道天门雪为什么会从阳春白雪一下子跌到天朝社会,而黑鬼门的门众则想也没想这丑脸的笑胎从何而降。

  正当红丫儿笑的前仰后合、家雀唧唧喳喳,那黑鬼门仁德堂堂主忽的猛喝一声:“住笑!”声若洪钟,震耳欲聋。

  红丫儿一个激灵灵,就把笑弯的小腰给僵住了,天门雪则咯嘣停了舞步,梅寒梅则急忙吓的捂起了耳朵,赵莹莹则与蓝梅一下子互抱了一起。乌仁帮竟然被这一声吼吓的都破了魂魄了。

  那仁德堂堂主一瞧这五人惊魂破胆模样,却反而一下子抖颤了满怀舒展,哈哈癫笑开来,声振房瓦,人人感染。“好笑!好笑!好笑!”收住半截狂笑,然声腔仍旧炸雷一般:“娘也,你这五个娃子,先还认为有两把刷子,最不挤也是个二流的货色,这一咋呼,哦,我的亲婶子来,都都都尿裤子了。”

  梅寒梅还有些担心,觉得这五人都表演的有些过分,忸怩作态的有些驴唇不对马嘴,没想这仁德堂的堂主也与那水师堂堂主一样的好骗。其实,梅寒梅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所以能以这种小儿科把戏骗过这黑鬼门一大堆门众,关键不是她与天门雪的编演,而是因为他们五人中有三名女人打扮的村妇。

  大天朝男男,别看自个儿甜不削的脸妄称爷们,只要放眼瞧瞧,就会不攻自破这自吹自擂的称号,因为小脸膛子几乎就不扎毛,有几根小毛毛还没成绺呢,就被剃刀刺啦下刮得像白虎样,真好与大天朝男男的小性性相符相称——“我贱我温柔”。

  那黑鬼门仁德堂堂主虽然声若猛虎,面似金刚,其实也是个八戒哥哥,爱天下女女都痴情,大天朝女女俱美貌,个个皆是白骨媚狐妖,女女们精华的各不相同,有女美在一痣,有女丽在甜笑,有女靓在杏唇,有女妖在一瞟,有女俏在金莲,有女俊在纤腰,有女媚在秋波,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是女女皆为上上品,且不可待之三六九等,更不得恶面摧残虐待。

  赵莹莹、红丫儿、蓝梅虽然是村姑打扮,但仁德堂堂主却看哪个都俊的沉鱼落雁,发火那也是仅仅是为了面子,好让人说他是坐怀不乱的真君子,不近女色的柳下惠,乃真正为“相貌堂堂强壮士,未侵女色少年郎”。

  面子上的东西是与别人瞧的。一个男在千里无人烟的地方遇上一个女,就不需要面子这个东西了,这个男就可以很猥琐的求女,也可以很恶恨的要求女,但大天朝男男很自觉的会无病呻吟,不像西方男人,动不动就搧女人的耳刮子。今日大天朝电视上只有女女们义正辞严的搧男男的耳刮子,要么是男男们自己搧自己的耳刮子,然后男男们还要骂自己是混沌。这样的情节特别感动,大天朝男男有错就改,还知道自己是王八蛋,实在是浩渺天际之文明先进纯洁,有个外国人专门为大天朝男男写了一首诗“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为了女女双眼皮,卖了爹娘卖心脏。”

  有个仙人写过一首诗:“二八佳人体如酥,腰间仗剑斩凡夫,虽然不见人头落,暗里催君骨髓枯。”两首诗一对比,简直是灵芝草与地沟油,外国人对大天朝男男是认识的人骨三分,而本天朝仙人却为了面子,却必须挂羊头卖狗肉的卖弄卖弄文笔。

  那仁德堂堂主虽然是爱女之心藏在肉皮里面,但由于此时的众人皆为下属,便有些任性,任性了怎么着?吾官最大,有本事告老子去。所以堂主就信口雌黄的横笑。

  笑的真情,话语也童真,并不藏三窝四,叫过“亲婶子”后,仁德堂堂主热气腾腾不减,继续道:“那个赛诸葛牛黄,你……哎吆,我的亲婶子,笑死我了。牛……牛黄,你的那个举手的本领本堂主倒是从未见过,有些些娘们的味道,不知道是什么功夫?这三个村女留在本门挺合适,本堂主一会给门主说个请,你三人虽然面色黑些,但也五官端正,人模狗样,就给俺做个端洗脚水的丫鬟吧!”讲完便独自狂笑。

  梅寒梅暗思,这黑鬼门外面传言阴森鬼泣的,而今瞧瞧却是滑稽可爱,何有神秘恐怖之相,让雪哥哥做这个教主应是不难之事。想吧,便直对着仁德堂堂主大嚷:“岂行,岂行!我们乌仁帮是江湖上各门各派争相巴结的名帮,我棉花大侠无人不晓无人不知,给堂主大哥端洗脚水……我也给大哥端洗脚水行不?”梅寒梅噗通给那仁德堂堂主跪下请求道。

  那仁德堂堂主惊喜过望,一瞧连这乌仁帮的小头目也如此愿意给自己当奴,心胸立马海洋了,自得自满的从那把大紫檀木交椅上站起来道:“岂敢岂敢!美大侠如此谦恭,本堂主受宠若惊,端洗脚水就免了,就给本堂主端尿罐吧。”

  噗……

  蓝梅一下子喷出了哗啦一堆笑,紧接着天门雪、赵莹莹、红丫儿俱都天翻地覆的笑将起来。

  拍马屁拍到马蹄上,连梅寒梅也没预料到这仁德堂堂主竟然是个得寸进尺的家伙,当下也是苦笑着慢慢站起身来,眼瞟着那堂主无可奈何的可怜兮兮。

  正在此时,门外通报:“门主有令,仁德堂堂主夏侯霸带乌仁帮众人到执会厅议事。”

  仁德堂堂主夏侯霸一听门主又令,则忙忙收起任性,陡然刚毅转回,下的大交椅,神光精湛,扫视梅寒梅众人数秒,迈步向厅外而行,走了两步头也不回的冷冷说:“随我见门主!”

  梅寒梅与天门雪和其他人迅速交换了一下眼神,梅寒梅便紧跟着夏侯霸向外而行,天门雪紧随其后,赵莹莹、红丫儿和蓝梅亦是不敢怠慢,逐都藏起了嘻嘻哈哈,面色一律的正经着随那仁德堂堂主夏侯霸后面,朝着后进院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