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江湖黑杀令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三章 姐弟二人入秘窟 获得宝典

江湖黑杀令 一萧一剑 2159 2018.12.27 19:15

  二人满心欢喜,红丫儿抓住天门雪的手亲昵的拉着说:“天弟,我们是不是在梦里,一会漆黑如地狱,一会又明亮如天堂,你掐掐我的手,是否有感觉。”

  天门雪一伸出大手将红丫儿的小手猛然一掐,喜道:“你现在感觉是在梦里还是现实?”

  红丫儿小手猛然如被针扎,但知是天门雪故意所为,心中甜甜,魂儿如飘,嘴里却假装疼的要命,声音娇娇又带着生气的口吻,叱咤道:“哎呦!哎呦!你的手里怎么有刀子,一下子扎人家的心了,不过,这一扎姐姐就感觉是真实的了。”

  这石洞像一条长廊,两边石壁上有着奇形怪状的画像,看不出是什么时代的风格,那些画像均在两三米高宽,有人有物,舞剑弄刀的、拳脚相加的,既古朴厚墩,又飘逸洒脱,栩栩如生的肃立幽洞之中,也不知已经多少年历史了。向左稍转,进入另一通道,往里进入,顿觉幽黑异常,而且冷气袭人。

  仗着那些明珠的照明,洞中幽深处的乳石如雪化的翡翠,玉色的柔光染遍了整个洞壁,只见两壁通道上光景灿烂如同玉雕石林,洞中羊脂乳石凝结累累,青白黄碧相间,其纹如云气,如雨脚,如莲花龙凤,状忽升忽降,凸凹参差,狭窄仅能容身,不时觉有水滴沾衣。而那溜水下滴石上,岁久成波浪粼然,虽甚巧莫能角其技焉。这样盘旋曲折二十余米,才看到一个光亮的出口。在明灭变化的灯光下,

  天门雪自食了那异果和异兽后,性情中便发生了某些变化,爱情的火花时而便强烈的似火山喷发,而言语动作也大胆泼辣起来,全不似以前的羞羞答答、不好意思,而是主动表达自己的爱恋和对思念之人的亲切。

  但是红丫儿并不知道天门雪这些性情的变化,在她的眼里,天门雪依然是那个纯洁、忧伤、洒脱、机灵的大男孩子,这样的大男孩子只会害羞、窘迫、小脸白嫩的犹如初生的婴儿,眼睛忽闪忽闪的,睫毛根根如黑黑的丝线,小嘴小鼻子粉嫩若不见天日的妖仔,所有的言语都是诗情画意、鸟语花香。

  红丫儿沉浸在天门雪的无限爱恋中,她被这个大男孩子的热忱迷醉了心神。

  天门雪也被红丫儿感染,心中的热恋一如跳动的火红朝阳,灿烂斑锦,温暖洋洋。

  上了一个较大台阶后,又大约平行行走了几分钟,约有七八里远,他们终于进入了一个大的石洞。

  石洞如同白昼明亮。

  只见石洞顶部和周围,在岩石上镶嵌着核桃般大小的十几颗夜明珠,璀璨绚烂,将整个石洞照耀得如同白天。

  见到这些夜明珠后,二人忍不住的啧啧称赞,红丫儿惊奇道:“这么多的夜明珠,这就是外面的人苦苦等候的宝贝?得值多少银两啊?”稍停一会又叹息道:“唉,这么多宝物,却无法弄到外面去,真是让人难受。”

  此时,天门雪细细的观察着这个石洞的周围环境,只见这个石洞高朗轩敞,显得那么苍老、怪奇,嶙峋斑斓,约高六丈许,深如高,而阔倍之,方圆达三四十丈,爽垲明彻,洞内奇石倒悬,危欲下坠,有的像展翅的鸷鸟,有的像奔突的猛兽,有的像淡淡的云霞,有的像团簇的花朵,龙蟠凤舞,姿态百出。正中心从顶惯底立着两块分别足有两米多直径的石柱,向之连比昵接,俨然若二故人附耳语也。其旁有洞,洞底如螺壳新蜕,旋转深入,愈下愈小,窥之甚黑,莫测其浅深。大殿四周,排列着很多座椅,可容数十人坐。石柱下方有个台阶,台阶上放着一个红木大椅,那大椅十分气魄,如同一把龙椅。

  大椅上还放着一把满是灰尘的刀,那刀在夜明珠的照耀下,泛着幽兰光束。

  二人顿时眼放异光,那刀之光辉第一眼便瞧出是天下利刃中的绝品。

  刀乃兵器之霸,虽不如剑之灵性,但却具有将相勇武雄伟之豪盖,强悍刚毅之气势。

  江湖上有十大名刀,曰鸣鸿刀、苗刀、龙牙、虎翼、犬神、大夏龙雀、青龙偃月、新亭侯、寒月、庖丁菜刀。这鸣鸿刀为轩辕帝铸造金剑时,剩余原料流向炉底,冷却后自成刀形。黄帝认为其自发的刀意太强,足以反噬持刀者。黄帝恐此刀流落人间,欲以轩辕剑毁之,不料刀在手中化为一只云鹊,变成一股赤色消失在云际之中。后汉武帝得到,转赠东方朔。那苗刀却是日本刀的克星。龙牙刀锻造时使用了许多恶毒之物,并有多种诅咒缠缚,所以为夏桀所有。那青龙偃月到了关羽手中,成就了千古名将。寒月相传是战国末年赵国徐夫人的名刃,形若新月,寒气四射。后燕国皇室花重金购买,交由宫廷匠师反复淬炼之后,终于成为一把见血封喉的毒刀,其强度也得到大幅提升,足以斩断当时的秦王佩剑——干将莫邪。所以刺客荆柯就携寒月刃去刺杀秦王。庖丁菜刀虽然是厨师的菜刀,是用最普通的铁刃和最常见的木柄制成,然而由于庖丁技术高超,即便用之解牛也是“游刃有余”,所以经久不坏,数十年不磨依然刃口如新。

  天门雪走到那把大椅跟前,那刀下面竟然还有一块布,天门雪先拿起那块布,布上灰尘已经很厚,看来不知是多少年前就放在这儿了。天门雪拍掉布上的尘土,竟是一块绢丝布料,还没有腐烂,却是一个包袱。天门雪把红丫儿叫了过来,天门雪小心的把包袱解开,“啊!”二人同时惊讶一声,包袱里是两本书和一个不大的瓷瓶,第一本书上赫然四个纵排黑字“悬壶宝典”,右下方一行小字“天门独一”。

  红丫儿看着天门雪道:“这是武功宝典还是医药宝典?天门独一……与你一个姓吆?”

  天门雪没有回答红丫儿的问题,他把第一本书翻了翻,书内既有文字亦有图形,他随意翻到一页,书上写着“夫气之在脉也,邪气在上,浊气在中,清气在下。故针陷脉则邪气出,针中脉则浊气出,针太深则邪气反沉,病益。”又翻一页“元气久氤氲,化作水火土,水发昆仑巅,四达坑阱注。静坐生暖气,水中有火具,湿热乃蒸腾,为雨又为露。本来非我有,解散还太虚。生亦未曾生,死亦未曾死。形骸何时留,垂老后天地。假借以合真,超脱离凡类。”

  天门雪似懂非懂,但他隐约感到这书里好似藏着好多的玄机,他把书本放下,抖抖那块包袱,尘土飞扬抖落,包袱上却出现几行字迹。

  这时红丫儿走进天门雪跟前,看着包袱上的字迹,张口念到:“悬壶宝典,武医双绝,匡扶正统,救死扶伤。悬壶无影双绝,一曰悬影刀,阳刚正气,天地无争;一曰壶影刀,阴柔之美,人间善行。悬壶桂丹,七粒独绝,百疾摒切,丹元滚滚。”红丫儿念完,二人便大喜过望,天门雪又把那把刀提起,手指在刀面上轻轻一弹,刀身便立即发出纯粹的鞥鞥声。天门雪握在手里,刀舍上刻着“悬影”二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