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江湖黑杀令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江湖黑杀令

一萧一剑

  • 武侠

    类型
  • 2018.10.11上架
  • 59.22

    连载(字)

1551位书友共同开启《江湖黑杀令》的武侠之旅

舵主书友20170804110921045 舵主书友20181021174404586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引子

江湖黑杀令 一萧一剑 3105 2018.10.11 14:08

  风越来越大了。

  那朵小云变成了一片白色的浓云,慢慢地升了起来,扩大起来,渐渐遮满了天空,下起了大雪来了。

  大雪纷纷扬扬落下,那一片雪花在空中舞动着各种姿势,或飞翔,或盘旋,或直直地快速坠落,铺落在地上。

  山上的雪被风吹着,像要埋蔽这山的伟岸和冷峻。厉风号叫,风雪向密林遮蒙下来,一株山边斜歪着的大树,倒折下来,寒月怕被一切声音扑碎似的,退缩到天边去了!

  陡然间,落起大块的雪片来了,风呜呜地吼了起来,暴风雪来了。一霎时,暗黑的天空同雪海打成了一片,一切都看不见了,只见天地之间白茫茫的一片,雪花纷纷扬扬的从天上飘落下来,四周像拉起了白色的帐篷,大地立刻变得银装素裹,恰如“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转瞬间,大片大片的雪,便闪耀着银亮的光芒,紧紧裹住冷冰山硕大冷寒的躯体,天空冷色阴骨,山峭如斧砍劈裂,松柏枝瓜狰狞。一只死狼露出皓月银白的獠牙,带着恶毒的意念,带着饥肠辘辘的无畏,空对着茫茫天地,冷静地挺进死亡,在冷冰山浩瀚宽宏的冰冷躯体上再缀上一俱野兽的尸体。

  放眼回顾,雪冷地寒,冰凝天固。阴寒的寂静如万物生命的覆灭,死亡滋味渗透于整个天地,千万生灵透着无边无际的阴魂鬼气,死亡迷漫……

  突然,一股黑色的风团疾速如箭,在雪地上旋起冰冷的银光,刹时那股黑团便矗立于一块巨石之上。

  这是一个人,一个全身裹着黑色衣装的人。

  这人就静立于巨石之上,一动一动,如同那只死狼一样的僵直。

  死亡滋味……透渗着……

  黑衣人孤独地守护着阴冷的荒寂,唯一露出黑衣的两眼似僵似活。

  这时忽有一个声音低声道:“你到底是谁?”

  黑衣人这时的两眼就忽的露出尖锐的箭芒,射往另一块巨石之上。那巨石上赫然也静立着一个全身白衣的人。那人的白衣已同雪融为一个连体。

  白衣人背对黑衣人而立,亦是静如雕尊。白衣人问过那句话之后好久,黑衣人才道:“你——能战胜他们吗?”

  白衣人仍然背对而立。道:“是你替我邀请他们的吧?”

  黑衣人两眼忽又爆闪疾光。略顿道:“是的,因为他们有这个意思,你也应该有。”

  白衣人忽的一阵哈哈朗笑,笑声一松,朗声道:“不论阁下是谁,意图如何,我天鲲鹏都要接下这场决斗,不过,请问阁下以前替我解围可是为了这场决斗。”

  黑衣人冷声道:“不错”。

  白衣人道:“很好,以前我欠你的恩,今日我去完成你的目的。这场决斗之后,我们已经两清。那么下次再见时,我们两人之间应该有个交待,阁下意下如何?”

  黑衣人冷声道:“不错,我们之间应该有个交待。”

  白衣人这时忽的一转身,一张雪白冷俊的面孔衬着两只冷傲锋锐的鹰目,直视黑衣人。白衣人的嘴角有一道硬线蠕动,便一句一顿道:“他们——真——瞎了眼。”

  黑衣人一动不动。

  白衣人忽的旋身而动,疾速如飞,一条白影直倾山下,远远传来沉厚充沛的朗笑。

  黑衣人望着白衣人退去的方向,阴惨冷厉的目光慢慢收闭于眼睑。哼哼一丝冷笑,一碾身,也疾快朝来路回去。

  陡壁林间,一缕炊烟缭绕旋回。一栋猎人的木屋孤寂寥疏,深嵌雪地,只露出半载赫黑色的屋壁,这种颜色的上方被一层积雪压雕出一个银亮的人字,炊烟就在那个人字的周围盘缠留恋。

  这时,就从那缕炊烟中传来一声生命的啼哭,紧连着那声啼哭,又传来更为雄壮的一声连一声的啼哭。

  顺着这强壮的生命音律,渐渐进入这猎人的木屋:木屋内,一堆木火正热热烈烈,并不时从火堆中爆出一个脆响的炸裂,而火苗便在这炸裂声中忽然地壮大,使木屋中的一切瞬然间增添火红的光彩。在这火红的色彩中,更有一个光彩耀目的地方,使木屋平添浪漫诗情,使寒冷变得温馨绵绵。

  这是一个女人的脸,一个年轻母亲的面庞,她目含慈祥温柔,面挂疲惫喜悦,她的怀中正有一个新生命在啼哭呐喊,她的玉手轻托着这个婴儿的脸,她轻轻地,仿佛是自语,又仿佛是对他人似的低道:“他长大了,一定会有许多姑娘追求他,他的眼睛很像你。”

  这时候,婴儿忽然猛烈地啼哭了一声,母亲便亲呢的说:“乖儿哟,你真凶!”说完这句话,母亲将自己娇丽的面庞轻柔地贴在婴儿的脸上,醉醉地说:“我有儿子啦,你会喜欢我的儿子吗?你会的,就像我疼你爱你一样。”

  这时候就听一个男人低沉着声音道:“我会的,就像你疼我爱我一样。”母亲便在婴儿的脸上轻轻的笑了,笑的极为坦然,笑的极为安祥。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就从那间猎人的木屋中渡出一个遍身雪白的人,那张雪白俊冷的面孔同寒雪相衬相依,嘴角的硬线,蠕动再动,那双鹰目极锐利的扫视着冰寒的雪地,便空对着茫茫的雪地与森林,呐声嫉喊道:“我会的,我一定让他成为我的儿子!”声音悲壮而浑厚,在冷冰山深遂的空间,荡荡漾漾,回声不绝……

  冷冰山天绝顶上,嫉风唳叫,暴冷袭身。平滑如镜的天绝湖乌亮泛青,湖旁的绝命崖上立着一个灰衣长发之人,灰衣长发之人的手中托着一只血色的断臂,灰衣长发人两眼紧盯着那断臂的手中握着的一枚黑黑铁牌,紧锁双眉,深思不语……

  过了一会,那长发灰衣人,仰天长叹一声,两手托着断臂慢慢地朝绝命崖的边沿走去。当灰衣长发人走至崖边时,忽的回头瞧了瞧绝命崖顶上那几处绛红的雪,略闭双目,静思半刻,又忽睁双目,瞻视一下如镜的天绝冰湖,便又长叹一声,慢慢旋身,便朝崖下投去。

  在绝命崖万丈峭壁的中间,有一棵千年古松,横长于绝壁之上,树冠如伞,枝条蓬松,松身深嵌于岩石之间。而在这棵古松之上,却凹进一个三十多尺长的石洞,石洞之上又横长两棵较小的古松。这两棵古松树身短粗,但枝条都盘缠曲折,将洞口遮遮掩掩的甚是严密。

  这时,忽从崖顶飘下一影,轻轻落于古松之上,随机一纵,便又落于石洞洞口,影子一停,便发现此乃灰衣长发之人。灰衣长发人刚要进洞,忽的咦声停望,两眼直视洞口之物。

  洞口赫然有一半白半红之人横躺于地。

  灰衣长发人一见此情,就知此人是受伤昏厥,急探身细察伤处,才发现此人身受极重内伤,又被断其左臂。又由于内伤极重,不能闭穴止血,使断臂之伤口流血过多,此时此人已无续发之气,若再误半个时辰,此人性命定无法挽救。

  灰衣长发之人急抱起受伤之人,疾奔洞内而去。进得洞内,灰衣长发人将受伤人放于一玉床之上,急封了受伤人的断臂周围之穴,止住流血,又急将受伤人的后背托起,双掌抵住命门穴,一提周身真气,将自身元气输入受伤人体内。

  灰衣长发人眼中寒光闪烁,直接将体内真元刺入到受伤人的命门穴之中,并将他的所有经络都导引运行起来,然后以极为缓慢的速度将源源不断的真能灌输到全身,剧烈的热量传遍受伤人的身体之中,令得他刚毅的脸庞因为灼热而变得红晕,他好似听到了自己的经络、血液、骨髓及神根、精气被浩瀚的真能一点一点地撕裂重装的声音,痛入心脑,却又好似新生。

  三个时辰过去,二人皆头顶冒出丝丝热气,受伤人的脸色由白而变红,丹田中一股热流在团团打转,这时灰衣人将真能在周身运行后注入丹田,再由丹田疏散至身体四周,一手掌心向下,一手掌心向上,将五成真能运行至掌心,当感觉到掌心有一团气体的时候,变化结印手势,受伤人瞬间感觉到体内受伤的地方开始慢慢地在愈合。

  这时灰衣长发人才停手止住,受伤之人虽仍不醒,但已能听到清晰的呼吸之声。灰衣长发人下了玉床,走至一石桌旁,伸手拿起桌上石瓶,倒出一粒橙红的胶丸,送入口中。之后便又走到另一石床之上,盘膝打坐,显是刚才给受伤人疗伤时,耗去太多的功力,此时,不得不运气复功。

  不知是过了一天或是几天,山下的那座木屋,忽然生出一股烈火,只见一片火海满天横流,疯狂的火浪一个接着一个,张牙舞爪地仿佛想要把天空也吞下去。火海的下方烟雾弥漫,仿佛浸透了乌烟的五月的浓云降到了地面一样。它的上面,好象矗立着一座颤巍巍的摇晃不息的火焰山。

  空而起的焰火光彩夺目,时而像是一只凤凰冲破云霄,时而像是一层火红的薄暮四散开来,时而如同闪烁的夕阳照向大地的最后一缕阳光,久久的凝结在空中,浓浓的火光,将雪地映的灿烂如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